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二四章 一君一臣

第四百二四章 一君一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子纳妃的仪礼大约和册封皇后有几分类似,反正,是民间娶妇完全不同。

    李夏跟在金太后身边,别说新妇进门的热闹,就是新妇,也没能看到,这一趟贺太子纳妃之喜,其实就是一场喜庆而隆重的大型宫宴。

    金太后独居上首,江皇后稍侧稍后,如同朝会上站在群臣和皇上中间的太子,左边第一是苏贵妃,苏贵妃之下,却是姚贤妃,对面,唐家玉坐了右手第一,唐家玉之后,就和唐家玉一起进宫,封了贵仪的几位。

    李夏紧挨严夫人坐着,在满满当当的大殿中,位置不前不后。

    这是一场极其无趣的盛宴。不过这种宫宴是为了展示皇家的气派和威仪,原本就不是让大家高兴的。

    李夏眉眼微垂,坐到严夫人身边,偶尔抬头看一眼高居上首,看起来安然喜悦的金太后,和一脸淡然的江皇后。

    冗长的礼仪过去的也很快,金太后起身,江皇后跟着站起来,满殿端坐的贵妇贵女急忙跟着起来,曲膝下跪,

    李夏紧挨着严夫人,随在人群中鱼贯退出,一个小内侍从后面小步紧趋,赶上李夏,欠身笑道:“九娘子,太后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李夏先笑应了,再看向严夫人,不等她说话,严夫人先笑道:“我在外头等你。”

    李夏应了,跟着小内侍,逆着人流出来了大殿,走没多远,就赶上了缓步慢行的金太后和姚贤妃。

    “走,咱们瞧瞧新妇去。”金太后看着急步赶上来的李夏,微笑道。

    李夏笑应了,走在金太后另一边,金太后还是一样的缓步慢行,和姚贤妃说着话儿。

    “……这是苏娘娘的话,”姚贤妃看了眼李夏,“魏家这一趟推恩,确实有点儿不一般,苏娘娘说,她让人查过当年的旧档,江娘娘嫁给皇上的时候,也不如魏家这一趟推恩人多位高。”

    “这不一样。”金太后缓声道:“当年皇上虽是独子,可那时候并没立太子,江氏那时候是皇子纳妃,这会儿是太子,大不一样。”

    “理是这个儿理儿,不过,宫里好些人,都觉得魏氏嫁进来,不该压过当年江娘娘。”姚贤妃话里带着笑意。

    李夏听的专心,听这话意,这一趟太子纳妃的仪礼,必定有很多地方超过当年江皇后。就算同样是太子纳妃,这会儿魏氏这场礼仪,是江皇后主持,也肯定比当年由先郑太后主持的那场仪礼,奢华气派不知道多少。

    毕竟,先郑太后是以节俭著称,现在的江皇后,可是出了名的奢华讲究。

    可闲话从来不讲道理。

    三个人慢慢走着,说着话儿,进了喜庆无比的皇太子宫,廊下一对对站满了女使和喜娘,此起彼伏的曲膝见着礼,让进金太后三人。

    上房外间十分宽敞,魏氏穿着黑底绣金凤吉服,浑身上下繁杂奢侈到逼人眼目,端坐在外间榻上。

    李夏不知道这皇家的仪礼是不是也和民间一样,这会儿的魏氏,也是在坐帐,不过看起来,应该是差不多的。

    金太后进屋,满屋多的几乎有点儿拥挤的喜娘女使急忙曲膝见礼,李夏侧头看着端坐不动的魏氏,嗯,看这样子,这是在坐帐,这坐帐的规矩,也和民间一样,是不许动的。

    金太后侧身坐到魏氏对面,微微低头往前,仔细看着满头步摇珠玉之下的魏氏,伸手轻轻拍了拍魏氏的手,笑容温和无比,“好孩子,今天一天辛苦你了,一会儿太子回来,结了发,就能去了这一身累死人的衣服,好好舒缓舒缓了。”

    “等太子回来,去了这衣服,只怕更不能舒缓了。”姚贤妃连说带笑,“明天一大早要祭太庙,还有什么来,我在江娘娘那里看过一眼那张单子,一行行长的不行,只怕要辛苦一阵子呢。”

    “成亲是大事,哪有不辛苦的?你嫁进来,你母亲高兴得很,往后,这宫里也算能有个人,给她搭把手,分担一二了。”

    金太后语调和缓,魏氏不敢动,只笑着垂了垂眼皮。

    “娘娘已经到了,我还到处找娘娘,想着和娘娘一起来呢。”江皇后的声音先在门外响起,话音落了,帘子才打起,江皇后提着裙子,带着外面的秋风,迎面而进。

    “你忙成那样,我们可等不得你。”金太后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笑接了句。

    “可不是,刚才娘娘还说呢,魏氏嫁进来,往后你就有了帮手,也能轻松一二了。”姚贤妃一边曲膝见礼,一边笑接道。

    江皇后没理会姚贤妃,微微侧头斜看着李夏,“咦,你在这里,唐氏到处寻你呢,说要找你说说话儿。”

    “今天不比平时,来的时候,大伯娘交待了我好几遍,不许我乱走乱动乱说话,说要是错了,就是错了国法,都是大罪。”李夏低眉垂眼,带着些过度的谨慎。

    “那倒也是,你和她,从前是要好的姐妹,如今……”江皇后微微拖着长音,“一个贵为贵嫔,是君,一个,是臣,这君臣之分际,一天一地呢。”

    李夏心里猛的一跳,低眉垂眼,“是,大伯娘也这么说。”

    这一君一臣,这似有似无的长音,这一天一地,甩出一丝隐隐约约的长线……

    “什么时辰了?”金太后转头看着屋里,只看到满屋的喜娘,看不到滴漏,不用过也不她看到,立刻就有人答了话。

    “快到时辰了?”金太后看着江皇后道。

    江皇后带着笑,“还早呢,这是钦天监定的时辰,说是宜晚不宜早,娘娘有了年纪,我先陪您回去歇一歇,等到了时辰,再请娘娘过来。”

    “唉,这人上了年纪,连看个热闹,都支撑不住。”金太后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李夏急忙上前扶着她,“要是还早,我可就等不得了,让阿夏扶我回去,不用你们送,这会儿事儿这么多,姚氏也留下,陪陪魏家姐儿。”

    姚贤妃一边笑应,一边扶着金太后,一路送到垂花门,江皇后站起来,送出正殿,站在正殿门口,看着金太后脚步缓慢的出了垂花门,转身吩咐了几句,沿着游廊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