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二三章 喜庆

第四百二三章 喜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九月中,李冬顺顺当当生下了长子静哥儿,李夏没敢去阮家守着,从得了李冬肚子疼发动的信儿起,就端坐明萃院,专心一意的抄经祈福,端坐不动,直抄了一夜一天,将金刚经齐整无比的抄了两遍,从傍晚抄到傍晚,听人传了话进来,六姑奶奶已经吃了半碗鸡汤面睡着了,才放下笔,眼泪奔眶而出。

    这一关过去,姐姐必定能一辈子平安顺遂,长命百岁。

    李夏沐浴出来,先去大相国寺上了香,才往阮府,隔着帘子看了一会儿,出了阮府,心情一点点轻松下来,到永宁伯府门口下车时,她有了个小外甥的喜悦,已经完全淹没了先前那份恐惧和担忧。

    整个京城,都笼在一片喜气中,李冬生下长子没几天,就是太子纳妃这件普天同庆的大热闹事。

    午后,李夏和严夫人一起,换了吉服,往宫里去。

    太子纳妃的盛大宫宴,是在晚上,李夏是得了金太后的口谕,让她早点儿去,和她说说话儿。严夫人则是得了唐家玉的口信,请她带上李文楠,早点过去,先到她那里说说话儿,严夫人和李夏商量了,没带李文楠,可早点过去说话,就不好不去了。

    进了天波门,李夏往萱宁宫去,严夫人则跟着小内侍,往唐家玉的住处过去。

    萱宁宫内外都是一片少有的热闹喜气模样,进了垂花门,李夏飞快的看了一圈,垂花门内,和垂花门外,以及萱宁宫外都一样的热闹喜气,嗯,太子成亲了,这确实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好事。

    金太后正拿着把花剪,给一盆枝叶繁盛的吊兰修剪枯干的叶尖,见李夏进来,转过身,将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遍,满意的嗯了一声,“这一身穿的好,又喜庆,又不张扬。”

    李夏上前几步,从女使手里接过接修下来的叶尖的托盆,一边接着金太后修下来的小小叶尖,一边笑道:“是大伯娘帮我挑的。”

    “你大伯娘到了?随夫人呢?”金太后挨个看着那盆吊兰的叶尖,随口问道。

    “不知道随夫人到了没有,唐贵嫔捎了话,让大伯娘带上七姐姐,早点过来,到她那里说说话儿,七姐姐昨天夜里受了点儿凉,今天早上嗓子哑的几乎说不出话,大伯娘就只能自己早点过去了。”李夏瞄着金太后的神情。

    吊兰枯掉的叶尖已经全部修剪干净,金太后满意的又看了一遍,将剪刀放到托盆上,女使忙上前,从李夏手里接过,李夏和金太后净了手,坐到旁边榻上,就转了话题。

    “你姐姐添了个男孩子?”金太后笑问道。

    李夏笑容绽放,急忙点头,“折腾了一夜一天,总算平安无事,我去看了一回,隔着纱帘看了眼,没敢进,也不知道小外甥长的象谁。”

    “象谁都好看,小孩子刚生下来不好看,要养上两三天,三四天,就可爱的不得了。”金太后眼睛里都是笑意,“岩哥儿刚生下来的时候,头脸都是皱巴巴的,可那小手小脚,怎么看怎么好看,我看的舍不得合眼。”

    金太后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低下头,啜起茶来。

    “时辰差不多了,娘娘今天要穿大礼服,更衣可比平时慢。”韩尚宫微微曲膝笑道。

    “我侍候娘娘更衣。”李夏忙站起来。

    “我瞧着,九娘子可比王爷有孝心。”韩尚宫笑道。

    “这孩子可比岩哥儿心眼多。”金太后一边扶着李夏伸过去的手站起来,一边笑道,“也比岩哥儿懂事。”

    金太后换这大礼服,也没比平时慢多少,刚刚换好衣服,就有小内侍一路小跑进来禀报:吉时到了。

    金太后带着李夏,一边不紧不慢往外走,一边说着话儿。

    “魏家姐儿脾气柔韧,这极好,这宫里,就是得柔,得有韧劲儿,耐得下性子,进都进来了,不耐得下性子,怎么能行呢。”

    李夏听的心里一跳,犹豫了下,看着金太后低低道:“唐贵嫔这样年纪,恐怕还不知道什么叫耐得下性子。”

    “这跟年纪有什么相干?你比她还小呢,你早就知道了,这会儿耐不住性子,以后也耐不住。”金太后极不客气道。

    “听说唐家从江宁府来了不少人。”

    “你怎么知道的?这不少人还在路上呢。”金太后看着李夏,目光从她脸上,滑到她手腕上那串浓浅不一的紫气东来翡翠珠串上,眼里带着笑意。

    “五哥在平江府遇到唐家的船了,是江宁府主事的唐老爷次子唐家盛唐二爷带来的,说是唐二爷连家眷也一起带来了。”李夏答道。

    “嗯,你五哥还说了什么说?怎么说这事儿的?”金太后不紧不慢的问道。

    “五哥很担心。”李夏只答了一句,金太后就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点头,“那你呢?”

    “我很担心唐贵嫔,我六岁那年,就认识她了,她一直对我很好,不知道唐尚书……”后面的话,李夏没说下去。

    “各人有各人的福祸,不用多想这个,至于唐承益,先耐心看着,咱们是最不急的,唐家这样,这很好,等唐家盛到了,先好好热闹热闹,这唐家盛,要是再能才干出众,那就更好了。”

    金太后声调平和,李夏却听的一阵寒意,一颗心慢慢往下落,越落越坚硬。

    “太子纳妃这样的热闹事,说起来,我活这么大,竟然是头一回。”金太后再次岔开话题,“倒是难为江氏了,宫里能翻出来的成例,最早也是七八十年前的事儿了,听说礼部也头疼得很,好在,江氏和礼部,凡事好商量,一会儿咱们好好看看热闹,这样的热闹,难得的很呢。”

    “是,大伯娘也这么说,京城好多人家,都高兴得很,太子纳妃,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李夏想着金太后这个热闹,随口笑道。

    “普天同庆?”金太后笑起来,“就是热闹罢了,普天同庆,皇上可不是这样的性子。”

    李夏一个怔神,随即醒悟,这普天同庆里,必有大赦和恩科,这两样,听说皇上无论如何是不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