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一九章 要恭喜的好事儿

第四百一九章 要恭喜的好事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家玉被点了进宫的信儿,是一大早,在理事的花厅,严夫人语调高扬,一幅喜悦之极的样子宣告给大家的。

    李文楠愕然,李文梅大睁着眼睛,下意识的看向李夏,李夏神情平淡,正看着眼睛微红的五嫂唐家瑞,李文梅目光移向唐家瑞,再看看扬着眉毛,摆出一幅喜悦姿态的严夫人,垂下了头。

    大奶奶赵氏低头理着面前几上一堆对牌,仿佛没听到,二奶奶黄氏怔怔忡忡的出着神。李夏扫了眼赵氏和黄氏,拉了下张嘴要说话的李文楠。

    严夫人接着吩咐管事婆子好好准备一份上上等的贺礼,她要亲自到唐家道贺。

    “咱们去看看阿玉,她现在……”李文楠拉着李夏,低低的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难过。

    “你和八姐姐去吧,我不想去。”李夏话没说完,严夫人转头看着李文楠道:“你和八姐儿去吧,阿夏,你来,跟我去好好挑几样东西。今天也没什么大事,你和老二媳妇商量着安排。”

    严夫人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招手叫过李夏,往后面库房去。

    李文楠和李文梅吩咐了备车,各自回去换衣服,出门往唐家看望唐家玉。

    大奶奶赵氏和二奶奶黄氏各怀心思,心不在焉的安排着例常的家务事。

    严夫人和李夏出了花厅,走出长长一段路,严夫人长叹了口气,“我真是没想到,阿玉才十五,唐家又是那样的人家,都说皇上待唐尚书称先生而不名,总不至于……唉。”

    李夏低着头,没答话。

    皇上对任何人的尊重,都在表面上,他是天下万物,所有人的主人,那一丝表面上的尊敬,就足够了,他称了唐承益一句先生,就足够让唐氏拿出整个一族来报答了,何况,他纳了唐家玉,在他心目中,这是对唐承益,和唐氏一族的爱重,和恩施。

    “再说这些也没意思了,阿玉才十五,性子又娇,这进了宫……唉。”严夫人又是一声长叹,看了眼低着头,心事沉沉的李夏,犹豫了下,低低道:“阿夏,你说说,阿玉这进宫,不能算好事,可她毕竟是唐家姑娘,唐尚书嫡亲的孙女儿,总不至于……太不好吧?”

    “就因为是唐家姑娘。”李夏低低答了句。

    严夫人脸色微变,李夏看着她,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又低下了头。

    严夫人不说话了,两人沉默着站在库房门口,看着蔓青和老刘妈挑了两三样东西出来,严夫人吩咐再拿些别的,看着李夏问道:“我得过去一趟,你去不去?”

    李夏摇头,“我出去走走,心里闷。”

    严夫人呆了呆,脸色微白,片刻,点了下头,转过身,眼泪盈到了眼眶,忙用帕子按回去。

    李夏要了车出来,快到徐家,敲了敲车门吩咐:“去秦王府。”

    富贵立刻催马调头,直奔秦王府。

    秦王没在府里,陆仪也不在,郭胜迎出来,没等他走近,李夏摆手道:“不用你,我自己随便走走。”

    郭胜远远站住,看着明显心情沉郁的李夏进了月洞门,出了一会儿神,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回去了。

    李夏带着端砚,从书房院子外绕过去,沿着花径,信步往里走。

    穿过藤花架,沿着游廊一直走到后园湖边,湖边几棵百年古树浓荫下,一间草亭依树而立,俯看着后湖。

    李夏转个弯,进了草亭。

    远远缀在后面的小内侍急忙去取了锦垫过来,叫了丫头婆子在不远处烧水沏茶,送了些点心进来。

    李夏坐在亭子里,看着清澈的湖水中碧绿的荷叶,粉嫩的荷花,怔怔的出神。

    端砚沏好了茶,垂手站在旁边,小心的打量着四周,她是头一回进到这园子里,再过几年,她就要侍候着姑娘,在这座比永宁伯府大了不知道多少的园子里过日子。

    “端砚,唐家十一姑娘,要进宫了。”李夏扭头看着端砚道。

    端砚一个怔神,她家姑娘极少和她们说这样的闲话。

    “那要恭喜十一姑娘了。”端砚下意识答道。

    “为什么要恭喜?”李夏身子转了转,侧对着端砚,端起了茶。

    “进宫当娘娘,不是好事儿吗?”端砚拿不定情况了,犹疑不定试探道。

    “为什么进宫当娘娘是好事儿?”李夏抿着茶,又问道。

    “那是娘娘啊。”端砚一时不知道怎么说,“那算命的,说谁命好,最命好的,不就是进宫当娘娘么?不过,”端砚跟了李夏这一两年,毕竟不比当年了,“皇上,听说都四十多了,宫里还有江娘娘,不过,夫人不是说,下了旨意了?那就只能想好事儿了,姑娘说呢?”

    “是只能往好处想了,除了往好处想,就该好好做准备。”李夏指了指旁边的鹅颈椅,示意端砚坐,“以后,咱们也许也有这样的时候,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没有更改的余地,除了往好处想,最该做的,就好好准备。”

    端砚不停的点头。

    “进宫当娘娘,不是好事儿,哪怕是三媒六聘,从宣德门抬进去,也不是什么好事儿。”李夏咬着杯沿,一点一点抿着茶,声音有些含糊。

    “太子妃算是进宫当娘娘吗?三媒六聘的?”端砚拧眉想着,问了句。

    “算吧。”李夏点头,“若论尊贵,除了江娘娘,就该算是太子妃了,算的。”

    “那姑娘呢?”

    “江娘娘,太子妃,是君,你家姑娘现在是臣,以后嫁过来,也是臣,君臣之别,你知道的吧?”

    “知道。”端砚立刻点头,片刻,再次点头,“姑娘,我懂了,江娘娘是皇后,夫妻敌体,皇上是君,江娘娘自然也是君,太子是储君,是以后的君,那太子妃当然也是以后的君。”

    “你很明白,是这样,说起来,苏贵妃,姚贤妃,和进了宫之后的阿玉,都算是君。”李夏和端砚说着话,觉得心情好象疏开了些。

    “我记得姑娘说过,为君不易,十一娘子还小呢,怪不得姑娘担心她。”端砚从另一个方面明白了。

    “我没担心她。”李夏下意识的分辩了句,随即又叹了口气,“不是担心,刚才你说的对,这是要恭喜的好事儿呢。走吧,咱们去看太外婆去。”

    李夏站起来,和端砚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路上的花儿草儿,往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