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一八章 流云

第四百一八章 流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夕阳的余晖中,江延世白衣白马,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出城门,众小厮长随纵马紧跟其后,直奔城外五六里处,江延世母亲魏夫人时常去住一阵的流云山庄。

    管事迎出流云山庄半里多地,远远看到江延世,急忙催马迎上,再调转马头时,江延世已经越过他,冲出两丈多远,管事纵马跟上,直追到山庄门口,翻身下马,连走带跑赶上去。

    “出事了?”江延世一边大步流星往里走,一边冷声音问道。

    “是,抬到一半,绊到机关,惊动了陈江。只能一人抱着些撤走了。”管事愧疚无比的垂下头。

    “陈江看到人了?留下什么线头没有?”江延世进了二门,转弯直奔离二门不远的一处精致小院。

    “没看到人,是小的带人去的,陈江住处,和张家宅子里,肯定没留下任何东西,外围的线头,沈大留下了,正在清查清理第三遍。”

    “嗯。”江延世这一声嗯,明显舒缓了许多,“莫先生到了吗?”

    “刚到。”管事答着话,抬头看向小院,小院门口,莫涛江一件本白细绵布长衫,已经迎到院门口了。

    江延世脚步更紧几步,离了四五步,就拱手笑道:“让先生等候,不该得很。”

    “刚刚到,我又不用应卯当差,公子客气了。”莫涛江长揖到底,侧身让进江延世,两人并肩往里。

    “先生看过东西了?”江延世随着莫涛江的步子,比先前慢了许多。

    “还没有,刚刚细问了一遍经过,这个陈江,心细如发,且心思机巧,那个机关,简直防不胜防,着了道儿,真不能怪他们。”莫源江话里透着感叹。

    “陈江走的是酷吏的路子,自然以心计见长。”江延世对陈江十分鄙夷。

    “嗯。”莫源江应了一声,先让进江延世,自己再进了屋。

    三开间的屋子全部打通,四周不是窗户就是书架,正中一张极大的书案,这会儿,书案上堆满了卷册。

    “这些都是,拿回来不少。”莫涛江指着书案上的卷册,看起来十分满意。

    江延世围着书案转了半圈,嗯了一声,看着跟进来垂手站在门口的管事问道:“一共有多少?”

    “一共六只大铁箱子,都是一样大小,这是从其中一只箱子里拿的,一半的样子。”管事声音里透着紧张了怯意,莫先生刚刚夸了句拿了不少,他这话,就是打在自己脸上,只拿了这些,就翻了船,以后只怕很难再有机会了。

    江延世脸色微变,莫涛江看着江延世,轻轻叹了口气,“六只箱子,这是六只箱子中一只的一半……”

    “十二之一。”江延世冷声接了句。

    站在门口的管事,跪到了地上。

    “起来吧,我也没想到这么多,不能怪你,出去看着。”江延世示意管事,管事连磕了几个头,急忙站起来,垂手退出,守在了院门口。

    莫源江已经拿了本册子,翻了几页,往后退了几步,坐到椅子上,看着江延世,“虽说只是十之一不到,咱们已经是幸运之极。刚才我细问过了,六只箱子,大小一样,他们都提起来试了试,轻重都差不多,就是说,咱们抢在最先,失了手也好,这次之后,咱们很难再有机会,别人,也一样。”

    “嗯。”江延世从莫涛江手里接过册子,飞快的翻了一遍,轻轻抽了口凉气。看着莫涛江,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咱们,幸运之极。”莫涛江声音很轻。

    江延世轻轻放下册子,点了下头,又点了下头。

    “这几天,我留在这里,好好把这些东西理一理,真是天助公子,天助太子。”莫涛江看起来有些激动。

    “辛苦先生了。”江延世坐到莫涛江旁边,眉头微蹙,“那个朱喜,先生那边查出来什么没有?”

    “没有,朱喜生在京城,长在京城,他的事,极好查,这个人能得陈江青睐,我和公子说过,我是觉得不怎么意外。他和陈江一样,有了奇案难案,陈江是不要名不要功,只求能掺一脚进去,解开谜团,朱喜则是案子越难越奇,他要的银子越少,甚至不要钱白替人家出力,这两个人,脾胃相投。”

    莫涛江对陈江收了朱喜这件事,并不觉得奇怪,人逢其主而已。

    “不瞒先生说,我一直想找个朱喜这样的,送到陈江身边,做个脾胃相投的朋友,这是一。其二,先生想想,陈江只有一老一小两个仆从,朱喜银子是不少,可他毕竟是混在下九流的讼棍,这六只大铁箱子,是怎么避过咱们的眼线,运进陈江那个小院的?”

    江延世相信自己的直觉。

    莫涛江皱起了眉,“陈江应该有这个本事,朱喜也不可小看,公子不要小瞧下九流。”

    “嗯。”江延世沉默片刻,嗯了一声,不再多说,“先生这几天就专心整理这些卷册,我现在赶回去,要是来得及,晚上请见太子,这事得尽快跟他禀一声,还有陈江那边,也许明天早上,陈江就要有所举动了,看看他怎么应对。”

    “嗯,太子那边,公子……”莫涛江话语含糊,江延世点头,“我知道,只是知会一句半句,不说不行,多说无益。”

    “就是这样。”莫涛江笑起来,站起来将江延世送到院门口,转回去,埋头卷册中。

    江延世走出几十步,脚步放慢,吩咐跟出来的管事,“朱喜那边,多加人手,一天十二时辰,时时刻刻给我盯死了!”

    “是!”管事沉声答应。

    江延世出了流云山庄,刚要上马,又叫过管事吩咐道:“挑几个靠得住,字儿写的工整的,带给莫先生,跟莫先生说,把那些东西抄一份出来,原件须另行存放。”

    “是。”管事答应了,看着江延世纵马而去,直到看不见了,才转身进了山庄,吩咐各处加人加岗,再亲自挑了四五个字儿写的好的,送给了莫涛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