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一三章 急切

第四百一三章 急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魏国大长公主从宫里出来,在绥宁王府二门里下了车,脸色很不好看,一边往里走,一边吩咐请儿子绥宁王周锦涛过来说话。

    周锦涛过来的极快,打量着母亲的神色,“没什么事吧?”

    “唉。”魏国大长公主一声长叹里充满了烦恼,“就是挑人的事。皇上这脾气,也不知道随了谁。这事江皇后统总,就十分妥当,又让苏氏和姚氏协理,还有太后……”

    说到太后,魏国大长公主脸色更阴沉,沉默片刻,才接着道:“有太后看着,这又托付了我,让我好好替他挑几个德行俱佳的好女子,还说……”

    后面的话,大长公主顿住,叹了口气,没说下去,皇上那话是什么意思?有朝一日,哪怕母仪天下,也要能当得起……

    皇上对太子不满?对如今这几个皇子都不满意?就没一个让他满意的?

    “阿娘。”见大长公主怔忡出神,半天回不过神,周锦涛忍不住叫了声。

    “唉。”大长公主回过神,又是一声长叹,“我实在想不出皇上是怎么打算的。”

    她不是想不出,她想到了,却无论如何不愿意承认,皇上不可能这样。

    “阿娘,宫里有小十年没进过新人了,挑些人充实后宫,不是什么大事,皇上最信任阿娘,让阿娘帮着看几个好的,也是人之常情。”周锦涛宽慰道。

    “我知道。瞧皇上那意思,这次挑人,只怕要就高不就低,先从门第高的人家挑……”

    “阿娘,以前不也是这样么?”周锦涛不等大长公主说完,就低低接了句。

    大长公主滞了下,随即又是一口叹气,“可不是,他这挑人,是大恩惠,自然是……唉。”大长公主连声叹气。

    这件事,皇上觉得是大恩惠,连她在内,谁敢说不是?被挑中的人家,哪家不得张灯结彩以示喜悦庆贺?

    也许,这都怪阿娘和她。皇上小时候,阿娘和她担心他听到不该听到的话,也怕有人别有用心调唆教坏了他,严禁他身边的人跟他说任何闲话,和他说话的,除了先生,就是阿娘和她信得过的教导嬷嬷,他们说的,都是一个储君该听到的话,身为君上不该听到的话,一个字不许说……

    可是,这是人之常情,哪家不是希望自家姑娘嫁个门当户对的少年男儿,金童玉女夫唱妇随呢?

    “阿娘。”周锦涛再次叫回大长公主的飘游的神思,“六哥儿的事,皇上怎么说?”

    “六哥儿,”大长公主脸上浮起层悲伤,“皇上没提,我问了,皇上说,他命小福薄,自己也太不小心了。”

    “江娘娘把那两个小内侍剁碎了喂狗,怎么能是,不小心?”周锦涛顿了顿,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件事,不要提了,皇上不愿意再听到这件事,六哥儿,他也没放心上过。”大长公主神情疲惫。

    “那他把谁放心上过?这不是放不放心上的事,龙子凤孙,是天下最尊贵的血脉,突然死了,怎么能不查个究竟?要是就这样不了了之就算了,那以后……”周锦涛的话突然顿住,不敢再往下说,那以后,岂不是人人都敢起心祸害皇子皇孙了?

    “不提这个了,皇上心里还是有数的,这些事,咱们不知道内情,不能乱说。”大长公主抬手在面前挥了几下,好象要把那数的阴影都挥走,“说说正事吧,皇上既然吩咐了,你替我想想,哪些人家有合适的姑娘家,请来赏赏花,说说话吧。”

    隔天,绥安王府就绣带飘摇,热闹了半天。

    随夫人回到唐府,示意迎出来的媳妇古大太太,两人并肩,一边往里走,一边低声说着话,“玉姐儿的亲事,得赶紧。”

    古大太太一个怔神,“玉姐儿才十五,再说,这挑人,从来没有强挑的例。”

    “这一回只怕不一样,还是赶紧订下来,别到最后,有个万一……唉,早晚要定下来,先定下来吧。”随夫人一脸烦恼。

    “大长公主这宴请,就是这事儿?”古大太太紧拧着眉,家玉还小,她这亲事,她还没留心多想,这会儿急着定亲,定哪家?

    “嗯,我总觉得,这朝廷里,只怕要乱相四起,六爷说没就没了,连个声响都没有,突然这么大张旗鼓的挑人,还要就高不就低的挑,王相说是已经递了乞骸骨的折子了,还有全氏兄弟,全家那案子,可不是结了,那是要开始了,这些天,你阿爹一想到大小弓这件事,就不停的叹气,说祸乱之源,老大到江宁府没有?”

    随夫人说着,突然问了句。

    “哪有那么快。再怎么赶,从京城到江宁府,也得一两个月,阿爹又嘱咐不要急赶,只怕还得一个月才能到。”听到大小弓的事,古大太太一个愁添成了两个。

    “算了,先不提这个,阿玉的事儿最要紧,赶紧。”随夫人烦恼的挥着手。

    “这会儿,也就柏家最合适。”古大太太已经将眼下可能的人家,盘算了好几个来回了,和随夫人低低建议道。

    “柏乔那孩子,我瞧着挺好,柏家门风又好,你去跟家玉说说,差不多就能定下来了。”随夫人答的极其干脆。

    唐家玉送走阿娘,在廊下呆站了好半晌,吩咐小丫头去跟阿娘说一声,她和永宁伯府七娘子约了说话,换了衣服出来,上车往永宁伯府过去。

    李文楠接了唐家玉进去,一边走一边侧头看着她,“怎么啦?你看你这一脸的心事,出什么事了?”

    “进去再说。”唐家玉嘟着嘴,一脸烦恼。

    进了李文楠院子上房,丫头们摆了满桌茶水点心,退了出去,李文楠往前挪了挪,伸手在唐家玉肩上拍了下,“说吧,到底什么事儿?什么事也不值得你愁成这样。”

    “阿娘说,要给我定亲了。”唐家玉揪着帕子。

    “噢!”李文楠长长噢了一声,眼睛亮闪的问道:“是哪家公子?”

    “我还没过定亲的事。”唐家玉拧过头。

    “那你现在想也来得及啊,这有什么啊,你看我早就定好了,还有阿夏,她才多大啊,去年就定下了,定亲又不坏事,嗯……”李文楠拖着长音,“看你这样子,是你阿娘看中的人,你没看中吧?”

    “唉,怎么说呢,阿娘说什么挑人不挑人的,要赶紧给我把亲事定下来,就是挑人,也没有硬挑的理儿是不是?不是我没看中,是我阿娘先前也没看中,就是柏家……”

    “柏乔?”李文楠一声惊呼,“他长的多好看呢!多好!”

    “你看看你,人家正经跟你说正经事儿!”唐家玉眼泪都要下来了。

    “好好好,我错了,你说你说。”李文楠赶紧认错,挪了挪,等着听唐家玉和她阿娘怎么没看中柏家这门亲事。

    “先前我和我阿娘都没怎么看中,我是觉得他杀气太重了,我看到他就害怕,我姐夫比他打的仗多,还比他厉害,也没象他那样,整天凶狠的要命,他跟我姐夫差的太远了,论一条都不如我姐夫,就是论好看,也不如我姐夫好看。”

    李文楠皱起了眉头,“好象阿夏说过一回,说柏公子是年纪太小,历练不够什么的,说以后……不说这个,你先说你先说。”眼看唐家玉眼泪又要掉下来,李文楠急忙住口,摆着手示意唐家玉接着说。

    “他都多大了?还年纪小?算了不说了。说我阿娘,我阿娘说,柏家那位汪夫人,不好相处是出了名的,说我这样的脾气,跟她肯定处不来,还有,他们家男人个个纳妾。”

    “嗯,汪夫人……”李文楠手指抵着下巴,拧眉回想,“当年我们在江宁府的时候,跟他们没什么来往,不过那位汪夫人不好相处倒是挺出名的,还有,听说她能一坐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一句话不说,这个挺厉害的。”

    “就是啊,这不得把人憋死了?可是现在,我阿娘急着给我定亲,这些都不挑剔了,这成什么了?”唐家玉带出了哭腔。

    “别哭别哭。你阿娘那么疼你,你不愿意这事,你跟你阿娘说了没有?你阿娘怎么说的?到你家求亲的肯定多,肯定不只柏家一家,你先别哭,哭只能坏事,最没用了。”李文楠急忙劝慰。

    “说了,我说我害怕柏公子,阿娘说,我就远远看了一眼,又不知道柏公子脾气性格到底怎么样,怕不怕,要说说话才知道。”

    “嗯嗯嗯,这话太有道理了,太对了,以前我还怕你姐夫呢,阿夏也怕,后来就不怕了。”李文楠赶紧跟上话,她倒是觉得柏乔很好,多好看呢。”那汪夫人呢?你阿娘说了没有?怎么说的?“

    “说了,说是汪夫人就是那样的脾气,人挺好的,说只有人好,脾气什么的,熟悉了就好了。你听听,这是什么话?阿娘就是在敷衍我。”唐家玉不说还好,一说起来,就觉得全是委屈。

    “也不全是敷衍,是这样,就说我家六姐夫好了,我跟阿夏,还跟他打过架呢,现在大冢熟悉了,我才发现,六姐夫真好!我记得阿娘也说过,说汪夫人是个好人,光看她待柏湘,就知道她这个人明理心肠好。”李文楠极力往好了圆,柏乔多好呢。

    “我就是觉得不好。”唐家玉抬一只手捂在眼上,“我是来找你拿主意的,你净说好。”

    “我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看人一点儿也不准,看事也不行,拿主意这事,得找阿夏,阿夏这会儿没在家,跟太外婆做法事去了,要到天黑了才能回来,这样吧,反正也不是急事,等晚上回来,我问问阿夏,再打发人过去跟你说一声,或者明天我过去跟你说?”李文楠可不敢随便拿这个主意,她那看人的眼光,就能看出来长的好看不好看。

    “不用了,我就是来跟你说说话儿,我烦死了,挑人不挑人,关咱们什么事儿?阿娘不知道怎么想的,不说这个了,你前儿说要做香露?做出来没有?”唐家玉转了话题,她实在不愿意再多说这种烦恼事。

    “别提了,书上那方子都是骗人的,头一回全蒸坏了,我换了和书上一模一样的蒸笼,还是一样,厨房老唐妈让我春天蒸杨槐花,蒸不出花露,好歹能拌着吃。”李文楠摊着手一脸无奈。

    唐家玉噗一声笑起来,“我蒸出来了,我告诉你,那个蒸,不是上蒸笼的蒸……”唐家玉拉着李文楠,找出那本蒸花露的书,仔仔细细说着她是怎么蒸的,两个人从花露说到熏纸,又说到做琉璃花茶,再把李文楠收的各种香拿出来调了几回,眼看时候不早了,唐家玉才告辞回去。

    李夏很晚才回来,她和霍老太太一起,在太平兴国寺已经连做了三天法事了,给那个悄无声息而走的六皇子。

    李夏回到明萃院,换了衣服,带着从里到外的疲倦,刚刚躺下,李文楠就来了,李夏忙坐起来,让着李文楠坐下,李文楠先凑过去,将李夏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这法事,你还真是一跟一整天啊,什么法事这么要紧?”

    “没什么,求个平安,得心诚,你来,有事?”李夏含糊过去,立刻问道。

    “有。”李文楠挨着李夏坐下,低低将唐家玉过来的事说了,“……阿夏,这次挑人,真到这份上了?当着家玉,我没敢说,她阿娘不说了,她太婆多精明呢,她阿娘急,就是她太婆急,怎么会这样?连唐家这样的人家都……”

    后面的话,李文楠没说下去,李夏眉头微蹙,沉默片刻,低低道:“柏乔……”话刚开口,李夏又顿住了,柏乔到底是不是良配,她说不准。“至少比进宫强,先定下来吧,她还小呢,要是以后实在觉得不好,柏家是极讲理的人家,不过递个话,这亲事说没就能没了,这件事,我现在说不上来,不过,定亲总比不定亲好。”

    “好,我懂了,我明天过去一趟,当面跟家玉说,我知道你的意思,这话点到为止,不能说的太满,唉,这种事,谁敢打保票啊,那我走了,你好好歇着,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听经?”

    “不用,明天我也只听半天,后半天我去趟秦王府。”李夏冲李文楠摆了摆手,算是送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