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一一章 余波

第四百一一章 余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皇子和五皇子几乎挤成一团,出了宫,四皇子紧跟在五皇子后面,上了五皇子那辆车,帘子落下,两个人才敢惊恐万状。

    六哥儿死了,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六哥儿死在他们面前。

    “是~~意外。”四皇子声音抖个不停,“咱们亲眼看着,就是……”

    “四哥。”五皇子看着四皇子,眼泪大滴大滴掉下来。

    四皇子呆看着他,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片刻,眼泪夺眶而出。

    “五爷,是回去,还是先到四爷府上。”外面的小厮等不到吩咐,只好敲了下车厢板,问了句。

    “回府。”五皇子答的极快。

    车子缓缓往前,五皇子指了指外面,四皇子会意,垂下眼皮,耷拉着肩膀,只觉得疲惫之极。

    他和五哥儿身边,府上,大约谁的人都有,只除了没有他们自己的人。

    车子停进二门,四皇子和五皇子一前一后下了车,进了二门,径直进了后园,站到后园湖边。

    四皇子和五皇子几乎同时环顾四周,小厮内侍们都离的很远,湖面上荷花已经绽放,四周空无一人。

    “咱们,该怎么办?”四皇子收回目光,低低道。

    “我宁可自己不是皇子,我从来没有过任何非份之想,从来没有。”五皇子声音低落却清晰。

    “我也是,可这有什么用?谁会相信咱们?就是六哥儿,他才多大?他能有什么非分之想?他们……”四皇子的目光从湖水上移开,他仿佛又看到了六哥儿青灰的脸。

    “我想,去求一求小叔。”五皇子低低道。

    四皇子看了眼五皇子,垂下头,好一会儿,才低声道:“那毕竟是小叔,小叔跟太子……你也知道,跟二哥三哥也不和,六哥儿又没了,求了小叔,人家肯定以为……”四皇子抬头看向五皇子,“你生了什么心,我觉得,还是太子好,本朝立了太子的,从来没有废太子的例,太子人也好,娘娘,也还好,就是苛刻了些,反正咱们现在也不住在宫里了。”

    “我是养在姚娘娘名下的。”五皇子往前挪了几步,坐到湖边长凳上。

    四皇子跟着坐下,两人几乎一模一样的呆看着眼前碧波盈盈的湖水粉荷,好半天,四皇子站起来,“那我走了,以后,你多保重。”

    “你也是,多保重。”五皇子没站起来,仰头看着四皇子,目光随着他转了半个弯,看着他没入一片花丛中,垂下头,眼泪一串串落到地上。

    宫里,江皇后看着人殓好六皇子,命人将那死抱着六皇子的两个小内侍的尸体剁碎了喂狗,冲回自己宫里,连砸了七八样东西,才浑身酸软的坐到榻上。

    太子站在正殿台阶下,垂着头,听着屋里安静了,才上了台阶,掀帘进去。

    “你都看到了?如此恶毒!”江皇后看到太子,刚刚要往下落的愤怒,再次冲上来。

    “阿娘查出来是谁下的手了?”太子脸上浮起一层疲惫,他知道阿娘会怎么说,这么些年,从他懂事以来,每次她都这么说。

    “还能有谁?这宫里,谁还有这个本事,有这份狠毒?除了她,谁敢当着众人的事,这样杀人?还能有谁?”江皇后直视着太子,一句紧一句的逼问。

    太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皱起了眉,“阿娘,你每次都这么说。太婆是皇上亲生母亲,从我到六哥儿,都是她嫡亲的孙子,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你不是从小就教我,谁得的好处最多,谁最脱不得干系?那你说说,六哥儿死了,太婆有什么好处?”

    “我要说多少回你才能明白?在那个老虔婆眼里,她只有一个儿子!程曦!那才是她的儿子,你?皇上?哈!”江皇后满眼讥讽,“你小时候,她从来没抱过你,她连碰都不肯碰你,她从来不让她那个儿子跟你在一起,她把她和她儿子跟你们都隔开,你是瞎子还是傻子?竟能说出这样的话,嫡亲的孙子?呸!”

    太子脸上的疲倦更浓,“阿娘,我从懂事起,就听你这么说太婆,换了你是太婆,只怕也要离远点以防瓜田李下吧,不说这个了。刚才你把那两个小内侍剁碎了喂狗,太不妥当,这要是传出来,就是可怕两个字,阿娘就不能压一压自己的脾气吗?”

    江皇后脸色铁青,下巴一点点抬起,片刻,语带讥讽道:“不剁碎了喂狗,难道我还要给他立个忠义牌坊?”

    太子烦躁的吐了口气,往后退了两步,“阿娘好好静静心吧,我先走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江皇后看着他的背影,呆了片刻,一把掀起榻几,榻几在空中连连翻转着,砸到了地上。

    太子刚迈出殿门,听到背后榻几落地的咣噹声,猛的一甩衣襟,几步冲下台阶,出门走了。

    苏贵妃的心情,是在听到皇上下了斟选五品以上官员家女子充实后宫之后,由愉快而直跌谷底。

    呆坐了好半晌,苏贵妃心里的愤怒一点点升起,她知道她的狠毒,却没想到她狠毒至此,竟然拿六哥儿一条人命,就为了逼着皇上充实后宫,让一群新鲜娇嫩的美人儿来,分薄她和她的儿子的恩宠……

    可她苏氏,早就立稳了脚跟,她会怕她?会怕这个?

    笑话儿!

    李夏回到永宁伯府,给严夫人和阿娘告了平安,回到明萃院,吩咐端砚研墨,端正的坐到南窗下的榻上,凝神静气,慢慢抄着十几页金刚经,放下笔,吩咐端砚收起,接过杯茶,看着窗外初夏的明媚,一丝丝整理着今天这一切。

    六皇子死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皇上,他亲眼看着六皇子是失足落水,他很相信自己亲眼所见,除非有人告诉他什么,会有人告诉他么?

    太后肯定不会,太后不会,姚贤妃就不会。

    江皇后呢?内宫平安祥和,朝廷平安祥和,一切平安祥和,才是对她和太子最有利的局面,既然大家都看到了六皇子的不慎落水,她就犯着多事,她虽然暴躁,却聪明。

    苏贵妃大约极其乐见少了一个皇子。

    李夏低低叹了口气,这是一场意外,是六皇子自己太不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