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零六章 抄没就是一句话

第四百零六章 抄没就是一句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陈江出了书房院门,金相背着手呆站了片刻,转过身,脚步缓慢的穿过月洞门,从后角门出去,往自己院子回去。

    闵老夫人站起来,金相落了座,才又重新坐下,仔细看着金相的脸色,“怎么了?”

    “陈江来见我。”金相喝了几口茶。

    “陈江?”闵老夫人有几分惊讶。

    “嗯,他来跟我皇庄的案子。”金相顿住话,垂眼喝着茶,一杯茶喝完,才看着关切的看着他的闵老夫人道:“这些年,我一直在想,要怎么入手,做那件不可能的事。”

    闵老夫人脸色微变。

    “唉,陈江这一趟来,我想通了,乱中才有机会,我从前求的那个稳字,错了。”金相神情晦暗。

    “鹦哥儿说,皇庄那案子,牵涉极大。”闵老夫人声音低而轻。

    “嗯。”金相这一声嗯,有几分心不在焉,出了片刻神,看着闵老夫人道:“乱相起来,火中取栗,咱们这长沙王府,也许……满门就没了。”

    “总还要两三年吧。”闵老夫人声音低而淡定,“今年里,就把秋姐儿的亲事定下来,明年她就十八了,能嫁了,余下的,都是该担待的。”

    余下的,也就是她们祖孙三代,三对夫妻而已。

    “这是最坏的打算。”金相伸手拍了拍老妻的手,闵老夫人笑容安然,“我知道,咱们做了错事,鹦哥儿,这是他自己执意要走的路,鹦哥儿他爹他娘,是咱们的儿子媳妇儿,鹦哥儿的爹娘,没法子。”

    第二天早朝后,金相跟在皇上后面进了后殿,低声道:“全氏兄弟的案子,我昨天把陈江叫过去问了问,陈江说,眼下他查到的,都是几十几百亩地大小弓的差异,从北到南,牵涉的地方很多,极其琐细繁杂,陈江的意思,这些都得核查核对清楚才行,这话说的极是,只是这样一查,这案子,只怕就要旷日持久了。”

    皇上皱起了眉头。

    “陈江查到的这些,有地方取巧,可有几件,牵涉到皇庄的田地……”金相的话没说完,就被皇上打断,“皇庄的田地?”

    “嗯,大弓出,小弓进,帐面上是平的,或是大弓进,之后再换小弓,多出来的,悄悄割让出去。”

    皇上的脸青了。

    “地方上取巧,急不得,只能慢慢查实纠正,可皇庄,”金相看着皇上,拧着眉,看起来担忧而焦急,“眼看要夏收秋种,没有总管事不行,二来,这皇庄,肯定不能再放到全氏兄弟手里,得有个能干的合适人,指过去,花上半年一年,或是一两年,把皇庄的田亩,好好清理清查出来,把全氏父子扰乱的地方,纠正弥补回来。”

    “这话极是。”皇上立刻答道,“先生觉得谁合适?”

    “皇庄供奉宫中用度,外人不宜,老臣觉得,江延世是个合适的人,他是太子属官,又是江娘娘嫡亲的侄子,人又精明能干,这些年料理上元节诸事,周到妥帖,十分难得。”

    金相立刻推荐道。

    皇上嗯了一声,“先生这话极是,延世确实十分能干……很难得……”皇上声调犹疑,金相眼皮微垂,等他来回犹疑。

    “这是件小事,他是东宫属官,东宫诸事繁杂,他该多留心国事上头,朕看,让苏烨去吧,我看他这个翰林做的过于清闲了,听说最近跟着一帮士子胡闹?都是闲的,正好给他找点事情做做,多历历实务,对他只有好处。”

    皇上一边说一边想,没多大会儿,就有了决断。

    “还是皇上想的周到。”金相抬头看着皇上,欣慰中透着敬佩,敬佩中掺着仰视,呵呵笑道。

    “全氏案中,陈江要理清的,不过是些具体细务,之后再纠正回来,这些都是水磨功夫,全氏一案,大体是明了的了,嗯,陈江要理清这些细务,要多久?”皇上看着金相问道。

    金相带着几分苦笑,“陈江说要三五年,我看他太乐观了,清查几亩几分这样的琐细之事,最耗功夫,照老臣看,少说五六年,多了,得十年。”

    “嗯,这些细务不急,让他理清楚些,全氏的案子,既已明了,不宜再拖至理清这些细务。”

    皇上走到长案前,翻到陈江上一份折子,折子上大略估了全氏父子这些年从皇庄以及大小弓案中贪墨的银两,皇上看着那笔刺目的银子数,哼了一声,“全氏成丁,俱发配到极北之地,其余家眷,驱出千里之外,家产抄没。”

    “是,全氏家产,都是从皇庄中贪墨所得,不宜充入国库,收入内库才最合适,从哪儿来,还回哪儿去。”金相答应了,忙又拾遗被缺。

    “这话极是!正该如此。”皇上连声赞成。

    “既然是皇庄流失之财,也没入内库,老臣的意思,这抄没全家的事,苏烨前去,比较合适,正好,若是有皇庄田亩数目,历年收租细目等等帐册,也省得别人抄检时,损坏遗漏了。”

    金相紧跟着建议道,见皇上点了头,接着笑道:“还有一件,陈江所清查的那些细务,几乎都经了全氏三兄弟的好,老臣觉得,全氏三兄弟宜暂时交给陈江,等清查完这些细务,再行论罪。”

    “还是先生想的周到,就依先生。”皇上连连点头,确实如此。

    陈江拿到这份旨意的抄件,强压着心里的激动兴奋,不紧不慢的回到自己那间破烂小院里,让人去请了朱喜过来,指着抄件,笑容满面,“一切如先生所料。”

    朱喜拿过抄件,一目十行看了,哈哈笑起来,“好了,万事俱备,只等东翁大展拳脚了。”

    “先生后头,真没有旁人么?”陈江上身往后靠,眯眼看着朱喜,再次问道。

    朱喜摊手,“我说没有,东翁也不信,要说有,那东翁且容我慢慢找一个。”朱喜边说,边站起来,“你要是不放心,咱们就做个朋友,我家就在南城边上,你有事了,或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儿,去找我就行。”

    朱喜说着,抬脚就走。

    “先生回来!”陈江忙站起来,一步上前拉住朱喜,“你我都是爽快人,至少现在,我是不信先生背后无人,不过,不管先生背后有人没人,至少这会儿,你我利同,先生请坐,先生见谅。”

    “这话也是,你我利同,我这个人就是这个毛病儿,有了大案,要是不能伸一脚进去,这心里就痒得难受,因为这个,犯了多少贱,唉,这人哪,无欲才刚。”

    朱喜坐回去,抬手抹着脸,一脸一身对自己这犯贱的无奈。

    陈江看着他,失笑出声,他这毛病儿,跟自己的毛病儿一个样儿。

    苏烨接了旨意,对着旨意看了半天,捧着出来,会合了刑部以及内诸司殿前司诸人,往全家过去。

    全家那座阔大的宅子四周,早就被殿前司团团围了将近一个月,这会儿刑部和内诸司诸书办小吏一涌而入,全氏宅子里乱成一片,外面,倒没什么大动静。

    苏烨站在通往内宅的月洞门前,看着眼前惊恐奔跑的仆从下人,婆子丫头,低低叹了口气,转过身,看着将二门里站的满满的诸书办小吏道:“皇上的旨意,是抄检清查全氏父子贪墨的财物,这都是有惯例的,全家媳妇们的嫁妆,不在抄检之列,是这样吧?”

    书办小吏们忙点着头,这惯例确实有。

    “咱们奉了旨意,自然要严遵旨意办事。律法之外,尚有人情,这座宅子里,如今只有些无知女眷,在下的意思,给她们一个时辰,各自清理自己的嫁妆,堆放在一处,咱们就不必过于惊扰,回头,对着嫁妆册子核对一二,诸位看呢?”

    书办小吏明了的笑着,不停的点头,都说苏大公子温润如玉,这份慈悲也极其难得。

    全家大管事贵才已经一路跑着赶过来,得了苏烨的吩咐,感激的跪到地上,连磕了几个头,一路奔跑进去,找大太太二太太等人传话去了。

    苏烨也不指望这宅子里还有人有心情招待他们,命人找了些椅子矮凳过来,再去寻了茶水房,烧水沏茶。

    苏烨没坐下,踱进月亮门,左右看了看,上了五六级台阶,进了旁边一间小小的亭子,转身打量四周。

    哭声喊声,纷沓杂乱的脚步声,夹杂着清脆刺耳的破碎声,从宅子里传出来。

    苏烨暗暗叹了口气。

    明尚书府上抄没时的情形,他听人仔仔细细说过,女眷下人,井然有序,有哭无号,明尚书夫人和几位姑娘,都淡然的让人佩服。

    全家跟明家比,提鞋都不配。

    苏烨站了片刻,出了亭子,出了月亮门,叫了刑部和内诸司几个领头的,分派商量起谁负责哪里,他不管浮财,只要文书帐册,特别是帐册,刑部来的是个堂官,极有眼色,只看着内诸司领头的小官说话,细软都归内诸司,他们刑部诸人,负责清点造册大家俱,以及笨重物件儿。

    大略分配好,时辰也差不多了,苏烨让人叫了贵才过来,先进了外帐房。

    抄检诸人洪水般冲进内宅时,内宅中还乱成一团,婆子丫头还在抱着古玩玉器,金珠首饰,往红绳圈出来的屋子里堆。

    苏烨背着手,冷眼看着还在往红绳圈里堆东西的诸女眷,越过她们,带着自己的小厮长随,和苏府家仆,径直进了内外书房,以及全氏父子四人的住处。

    苏烨先进了已经锁起来的全具有的书房,看着诸小厮长随拉开了所有的明抽暗屉,翻看了几封书信,转身出来,直奔全具有的住处。

    全具有生前的居处,已经和书房差不多,抽屉全部抽开,柜门全部敞开,苏烨站在全具有那架床头靠墙,三面临空的架子床前,围着转了一圈,吩咐小厮,“撬开床板。”

    小厮应诺,上前两人,利落的撬开床板,床板下,整齐的放着一排四只扁平的箱子。

    小厮两个一对,提出箱子,苏烨弯腰,仔细看着小厮从箱子里拿出的一件件旧衣服,一双旧鞋,看样子都是全具有的,到第三个箱子,一件旧棉袄抖开,一只黑铁小匣子掉出来,小厮急忙捡起,捧给苏烨,苏烨转圈看着浑然一体的黑铁匣子,递给心腹小厮,“收好,回去再说。”

    全家大管事贵才在满宅子的混乱中,悄悄瞄着左右,退到临近二门一座假山后,机警的打量着四周,不易觉察的招了招手。

    一个十岁左右,一身小厮打扮,一脸惊恐的小男孩从假山洞里爬出来,一路紧跑跟上贵才,连转了几个急弯,穿过大厨房。

    大厨房通往墙外巷子的角门里,一辆粮行大车旁,站着个中年掌柜。

    见两人过来,掌柜急忙上前几步,伸手拉住小男孩。

    “六少爷,把这个拿好,见了太子,再把这个东西拿出来,记着,以后要懂事。”贵才蹲下,从怀里拿出个浑圆无缝的紫铜圆筒,塞到小男孩手里,立刻站起来,冲掌柜拱手长揖到底,“大恩无以为报。”

    “可别这样,小的一家,全赖大管事照应,大管事放心,必定送到。”掌柜连连长揖还了礼,不敢多耽误,连拉带推,将小男孩推上车,赶了车,往角门外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