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九九章 捧场

第三百九九章 捧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很快就从绥安王府出来,上了车,就心情愉快的笑起来。

    魏国大长公主态度之好,在李夏意料内,又出乎在她意料外。

    大长公主不但答应的极其爽快,还十分的热情体贴,主动要在那天一早就过去,还要出面请几位几乎不再出门走动的老封君,接着又是一番指点,极其尽心尽力。

    这让李夏心情轻松之下,十分愉快。

    魏国大长公主这一辈子,天之骄女四个字,名符其实。

    先郑太后只生了先皇和她这一子一女,世宗皇帝活着时,对魏国大长公主的疼爱,远在先皇之上,诸公主中,她是最受宠的那一个。

    从先皇到皇上,她都是最受爱重,最有权势的长公主、大长公主。

    她死的时候,也算高寿了,风光大葬,皇上因为她的死,辍朝三日。

    这样一位天之骄女,对她好到这样,不是因为她是李夏,而是因为她是秦王的未婚妻子,因为秦王是金太后的遗腹子,是太后亲生的儿子,是因为太后。

    她一定是心怀愧疚,才会对她好成这样。

    有愧疚就好。

    有了魏国大长公主的尽力支持,严夫人这场宴席就更加顺当了,照闵老夫人和随夫人的建议,宁缓匆急,这宴席放在第三天,严夫人从严家和徐家借了人手。

    前一天,严夫人不怕麻烦只怕不周到的又挨家说了一遍,京城这会儿遍地灾祸,大小街道都没清理出来,车多人多了只怕不便当,大长公主那天说是一顶两人小轿过来。

    诸人心知肚明,京城这样的情形下,虽说这是场筹集善银做赈济的宴会,可若是奢车华服,喧嚣热闹聚集一堂,好事没做,只怕先成了坏事。

    都是聪明人,宴席那天,从大长公主起,都是一顶两人小轿,几个随从,毫不引人注目的进了永宁伯府。

    永宁伯府里,这几天全府上下比李文山成亲那天还倾尽全力,这会儿早就从大门以内,到花园各处,全部清理干净,粉饰一新,火烤香熏的清新非常。

    李夏和李文楠、李文梅站在二门里,恭敬的迎接每一位到府的女眷,从大长公主到吴推官的太太,一样的恭敬有礼。

    这场宴席,说是宴席,更象是茶会,能体贴周到的地方,都到了极致,奢华却半点没有,不过几杯好茶,几碟子上好的点心。

    魏国大长公主的支持,不是说说而已,到的极早,最后大包大揽,“……九姐儿放心去做,不拘哪里,银子粮食什么的,不够了都是我的,大家都知道,我那庄子封地,多得很呢。”

    有大长公主和闵老夫人,随夫人等人的全力支持,江府来的是江延世的母亲魏氏,安静坐着,几乎没说什么话,银钱上大方的简直令人目瞪,苏广溢的夫人谢氏性子温婉,几乎和所有人都交好,说着路上看到的惨状,叹息连连,悄悄问了严夫人,钱粮药哪一块略少,听说药上不算多,忙包揽下来,她娘家最早是药材起家,现在也是数得着的药材大商。

    忙了大半天,一一送走诸位老夫人夫人太太们,严夫人长长舒了口气,眉开眼笑,“总算是顺顺当当!蔓青呢,赶紧去趟帐房,数目字儿出来没有,要快,得赶紧让九姐儿报进宫里,还有王府,江公子,三位皇子,都得送一份过去。”

    “大伯娘辛苦了,我给大伯娘捶捶腿。”李夏忙凑过去,一脸讨好。

    李文楠紧跟其后,“阿娘辛苦,我给阿娘捏捏背。”

    严夫人一巴掌拍开一个,“安生坐着,大伯娘辛苦这两天了,可不能再让你们两个折腾我。”

    李文梅笑个不停,沏了杯茶捧给严夫人,严夫人接过抿了一口,笑道:“看看,还是梅姐儿体贴,你们两个,就知道给我添乱。”

    徐太太送走了霍老太太进来,李文梅忙再沏一杯茶奉上,徐太太喝了几口,舒了口气,看着严夫人笑道:“我这心,提到现在,满府都是贵人。太婆说我,有你大嫂呢,你提什么心?话是这么说……还是太婆说的对。”

    “我也提着心呢,不光是贵人,还有仇家呢,好在顺顺当当。”严夫人也拍着胸口舒气,话没说完,看到蔓青捧着本折册进来,忙坐直,拍着自己旁边,“阿夏过来,一起看看。”

    李夏忙坐过去,就着严夫人的手,看着册子上的明细,和汇总的数目字儿。

    “这可正经不少!”严夫人看到最后,惊喜交加的失声道。

    李文楠和徐太太等人都凑过来,严夫人将册子举出去,让几个人看了,看着李夏道:“这么多银子粮食药材,可不能全撒出去,这济贫救灾,过了难关就行,多了反倒是坏事,这个理儿,王爷不用说,肯定是知道的,江公子……大约也能明白,那三位皇子,光读书……你得交待几句,让王爷交待几句。”

    “嗯,大伯娘放心,银子必定多,先前也想到了,王爷的意思,若有多的,就留出来疏通城里城外的河道,几十年没清理了,必定艰难,如今撤了都水监,差使归进工部,银子交给罗尚书就行。”李夏凑到严夫人耳边,低低道。

    严夫人连连点头,“王爷就是想的周到。让蔓青她们抄几份,赶紧各处送过去。”

    永宁伯府这场宴请,从前两天各家派请帖的派请帖,递话的递话起,信儿就连续不断的报进萱宁宫。

    听说李夏去了绥安王府,金太后露出笑容,看着韩尚宫笑道:“这小妮子,心眼多得很呢,能请出来助阵的,全让她给拽出来了。”

    “陆将军说她五六岁的时候,就鬼精鬼精的,话又少。”韩尚宫跟着笑起来。

    “这小妮子既然跑了这一趟,不管魏国之前是怎么打算的,这会儿,必定是要倾力相助,至少表面上倾力,有个态度就足够了,这一场事,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只看个最后的银子数吧。”

    “银子肯定不会少了,都是老封君,有大长公主,后头还有娘娘,银子只有多的。”韩尚宫也是极其老于世故的。

    “陈江那个案子,有信儿没有?”沉默了一会儿,金太后问道。

    “还没有动静,陈江这个人,有点儿无处下手。”韩尚宫皱起了眉。

    “嗯,传下话,无处下手,就先看着,不必急着一定找到入手处。”听韩尚宫应了,金太后顿了顿,看着韩尚宫道:“岩哥儿那里,象是有了入手处了,咱们可以再往后退一退,总有一天,都得交到岩哥儿,还有那小妮子手里。”

    “是,真能都交出去,娘娘也就心安了。”韩尚宫看着金太后,一阵心酸涌上来,忙垂下头,压下那股子酸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