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九七章 旧事的缝隙

第三百九七章 旧事的缝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王没在府里,李夏等了大半个时辰,秦王回来时,脸色不怎么好。

    “怎么了?”李夏仔细打量着秦王的脸色问道。

    “你从宫里出来,就过来了?”秦王没答李夏的话。

    “嗯,娘娘把统总赈济的事派给我了,让我过来找你讨个主意,再要几个人用。”

    “赵贵荣贪腐的案子,已经委给了御史陈江,陈江这个人我认识,我看他很有几分郭胜的品格,百无禁忌,只是才干上,比郭胜差了不少。”秦王话题一下子又抛的很远,李夏看着他,等他往下说。

    “交到陈江手里,赵贵荣案,必定要牵出大小弓这件事,大小弓的事,你听说过没有?”秦王看着李夏,见李夏点头,露出几分意外。

    “赵贵荣贪腐的案子,还有都水监的案子,都是郭胜挑起来的。”李夏看着秦王道,秦王眉头微蹙,却没有什么意外,这个,他知道了。

    “郭胜之所以挑起这两个案子,就是为了大小弓这件事。”李夏接着道,秦王惊讶而意外的看着李夏。

    “最早,是从阮十七身上起来的。”李夏将阮十七巡查刑部大牢,发现十九人案的事说了,“……阮十七就找到郭胜,说这件事他既然知道了,如骨梗在喉,没办法置之不理,而且,大小弓并行,这是乱政,祸乱之源,但是,这件事,只怕牵涉到朝廷中每一个人,甚至是每一个大族富户,每一个得利的人,阮十七这个人,你知道的,看似莽撞,其实滑头得很,他和郭胜两个,就转了这么大一个圈。”

    秦王呆了片刻,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疑心过阮十七,问过他一回,阿凤也问过他好几回,他铁齿铜牙,一字不认。”

    “他只跟郭胜说这件事,是郭胜告诉我的,不过,阮十七大约不知道郭胜告诉了我,我又告诉了你。”李夏笑起来。

    “这件事,确实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就到此为止,不能再容第五个人知道。唉。”秦王轻轻叹了口气,“这大小弓的弊端,当初在杭州时,我就听说,也亲眼见过几起,刚刚,阿娘和我说了大小弓的来历,阿娘说,小弓改大弓,是当年的金贵妃,也就是端敬皇后,给先皇提的建议,先皇用了。”

    李夏眼睛都睁大了,“端敬皇后?”

    “嗯,先皇极宠金贵妃,阿娘说,金贵妃当初极爱干涉朝政,倒不是为了权势,她只是要让皇上看到她的才干,那时候连年灾荒,朝廷拿不出赈灾的钱粮,金贵妃不知道从哪本书里看到大小弓,就给皇上提了这个荒唐蠢恶的建议,皇上采纳了,密旨密州知州孙学仁,在密州试行,推行不到一个月,就出了十九人暴动造反的案子,朝臣反对之声极其激烈,说是先皇的乱旨,害了孙学仁等人,以及密州这十九人。”

    李夏听的专注无比,她要是没记错,金贵妃好象就是在密州案那一年死的。

    “阿娘很生气,罚了金贵妃,金贵妃娇弱,一病没了,先皇伤心过度,心神失守,逆着所有朝臣,执意不肯取消这份旨意,以及,下罪已诏,门下中书也将这份旨意封退,后来,就不了了之,就当这份实际已经废弃,只是没有收回的旨意不存在。直到皇上即位,全具有想起……他大约从来就没忘记过,把这份旨意又拿出来,先在皇庄,后来,又借此祸乱天下,谋利无数。”

    秦王说到最后,声气都有些粗了,李夏却呆呆看着秦王,怔怔忡忡的出了神。

    从前她敢动手,是因为她确定了一件事,皇上不是太后亲生骨肉,确定这件事时,她已经如同刀贴到脖子上的鸡鸭,除了求生,无力顾及任何其它……

    之后,刀从她脖子上移开了,可她站到了地狱一般的修罗场上,四面八方,都是枪刀,偶尔,她会想一个两下,皇上竟然不是太后的骨肉,后为,她就极少想起来这件事,因为她极其不愿意想起那个皇上。

    现在,她知道是谁生了皇上,这份愚蠢和恶毒,一脉相承,不是全具有记得这件事,而是,皇上身上那股子血脉,象磁石一样,在这份蠢坏恶的大小弓上,一见而融,由皇上,她可以想见这位金贵妃,甚至可以想见先皇。

    太后那样的人,怎么会嫁给了先皇?

    “阿夏?阿夏!”秦王连叫了好几声,才把想的出神的李夏叫回了神,“啊,想出了神,原来大小弓是这么来的,我就说,这么蠢坏的政令,先皇是怎么想出来的,不过也跟他自己想出来的差不多了,人以群分。”

    秦王听的眼睛都睁大了,瞪着李夏,李夏迎着他的目光,想露出几分怯意,露到一半又放弃了,摊着手笑道:“你难道不觉得这什么大小弓,蠢到极处,坏到极处?这么个又蠢又坏的贵妃,先皇还能爱若掌珠,因为她自作自受死了,能空虚后宫将近二十年,还幽禁了娘娘,难道不是人以群分?”

    秦王抬手按着额头,片刻,嘿了一声,“也不能全以群分,还有阿娘呢。”

    “阿娘原本就跟他们不是一群啊,那个金贵妃,听说也是金家女?旁枝?那金家这一枝还有什么人?全具有既然是金贵妃的旧仆,怎么不是金家的家仆,倒成了皇家的了?”

    李夏一问一串。

    因为金拙言,她对金家知道的最少,或者说,几乎一无所知。

    “金贵妃姓金,却不是金家人,是金相极少时候,七八岁,或者只有五六岁的时候,有一回出城,碰到金贵妃和她奶娘,以及全具有,说是姓金,到京城寻亲的,金相就把金贵妃主仆三人带回了长沙王府,后来,好象是没找到金贵妃要找的金家,金贵妃生的极好,也极聪明伶俐,就留在了金家,当金家姑娘养着,只不放族谱,不论排行。”

    秦王说着,轻轻叹了口气。

    李夏微微侧头斜着他,古家当初收养了先李太后,这金家,大约觉得他们收养的这个,是又一个李太后?只看这大小弓一件,这位金贵妃,跟李太后的差别,云泥都不足以形容,这样的人品德行,这样的小聪明大愚蠢,她生的孩子,怎么能入了金家的眼?入了金太后的眼,在这位金贵妃死后,成了金太后的长子?

    因为先皇?

    魏国大长公主必定是知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