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九五章 提一点旧事

第三百九五章 提一点旧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和李夏预料的一样,黄府尹审了也就一刻钟,就命人将赵贵荣单独关押,自己赶紧写了折子,去刑部找唐尚书,唐尚书一句多话没有,立刻附议,折子递上去,很快就送到了金相手里,请金相会同刑部和大理寺共议。

    金相和唐尚书,以及大理寺卿刘明祥商量了,进宫请见。

    皇上心情不好,气色也不好,从开了年到现在,一连串的,就没有好事儿,他这心情自然不好。

    金相的气色,也很是晦暗,磕头起来,举着手里黄府尹那份折子,话没说出来,先叹了口气,“一转眼,皇上今年也过四十了,已经四十年了。”

    皇上一怔,“先生这是怎么了?”

    “这份折子,赵贵荣说到先帝遗旨,唉,这是老臣最不愿意想,最不愿意提的事,没想到……到底提起来了。”金相一把老泪几乎夺眶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皇上更加莫名。

    “说起来话长。”金相扫了眼四周,皇上会意,屏退众内侍,只留了两三个最心腹的内侍侍立侍候。

    “这大弓转小弓,其实,不是先皇的意思。说起这个,老臣真是愧疚难当。”金相老泪滴落。

    皇上愕然,忙示意内侍倒了杯茶给金相,“先生慢慢说,不是先皇的意思?是先生?”

    “皇上也知道,先皇生前,极宠端敬皇后。”金相抹了两把泪,喝了半杯茶,长舒了口气。

    皇上点头,这位端敬皇后,他听说的不多,不过也听太婆说起过几回,魏国长公主也提过几次,是个极贤惠有德的人。

    “大小弓的主意,出自端敬皇后,端敬皇后和先皇算是自小儿一起长大的,一直视先皇重过性命,当时,见先皇因为国库空虚,愁眉不展,想起读过的旧书里,提到的大小弓,就和皇上建议了大弓改小弓。”

    金相声音沉缓,说的很慢。

    皇上惊讶的眼睛都有点儿睁大了,原来这竟是端敬皇后的主意!

    “大弓改小弓,先是在密州试行,当时的密州知州孙学仁,是先皇府邸旧人,没多久,就发生了密州暴民残杀知州孙学仁和诸书办衙役的大案。

    承平时期,这案子,极是轰动,太后娘娘就知道了大小弓的事,也知道了这主意,出自端敬皇后。”

    金相悠悠叹了口气,“你阿娘的脾气,你也知道,当初在娘家时,端敬皇后和你阿娘,就脾性不合,时常冲突,听说了这事,你阿娘大发脾气,罚端敬皇后长跪思过,谁知道……”金相抬手捂着脸,再次老泪纵横。

    “端敬皇后当时已经怀有身孕,你阿娘不知道,大约端敬皇后自己,也不知道,见了红,端敬皇后从小儿就是个极娇弱的,这一场竟没熬过去,皇上痛心彻骨,认定是你阿娘害死了端敬皇后。”

    皇上听呆了。

    金相哽咽失声,片刻,才勉强忍住悲声,一双泪眼看着皇上,“都是我的错,修身齐家,这齐家……竟然让你阿娘和端敬皇后……”

    金相呜咽一声,“这是骨肉相残,这些年,我不敢想这事,从来不敢想,先皇痛心端敬皇后之死,那份大小弓的旨意,明知不妥,也一直悬着,不舍得……唉,要是端敬皇后还活着,先皇……先皇何至于……先皇走时,才不过四十出头,正是强壮之年,都是……过于思念,你阿娘的脾气,也害了她自己,闭门幽居……”

    皇上深吸深吐了一口气,阿娘那时候,是明白清楚的知道端敬皇后怀了身孕吧,要是端敬皇后还活着,要是阿爹还活着……他这会儿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原来这大小弓的事,还有这样的前情,朕要是知道……唉,既然先帝也知道不妥,只是不舍,唉,这大小弓并行的事,朕得替先帝做个清结。”皇上连声叹气。

    “皇上圣明,老臣也觉得是该有了个清结了,皇上看,是大弓,还是小弓?”金相抹着眼泪,神情哀伤。

    “自然是大弓,小弓也不过在皇庄中试用了一二,改用小弓,岂不是天下动荡,再说……”后面的话,皇上没说下去,再说这小弓是端敬皇后的意思,又不是先帝的意思。

    “是,赵贵荣这案子,一是从皇庄中截留钱粮,二,是用这大小弓这差,替几户刁钻之家,做了些田亩买卖,从中谋得暴利,皇上看,这案子是就些结了,还是彻查?”

    金相拧着眉,接着请示下。

    “彻查清楚!”皇上脸上浮起层恼怒,他最恼恨的,就是欺瞒哄骗。

    “是。要是彻查,黄府尹是不大合适,一来京府衙门原本就公务繁忙,这会儿又是灾后,二来,他是地方官员,查起来擎制太多。交到刑部,或是大理寺,又过于张扬了,老臣的意思,不如从御史台挑个人出来,主理此案,就……”

    金相沉吟片刻,“陈江,皇上看怎么样?陈江是河中府人,治平二年的进士,先在礼部历练了一任,之后外放县令,在县令任上辗转,治平十九年底,调任入御史台,这一年多,极是勤恳踏实,他熟知民情,与京城各家无牵无碍,十分合适。”

    “嗯,就陈江吧,你多嘱咐他几句,要彻查清楚,朕最恨此等小人。”

    “是,皇上,先帝旨意尚在,小弓量地,算不上违了律法,大小弓并行……唉,从这上头,算不上错。只是,但凡大小弓并用的,必定怀着谋取暴利,害人利已,不可告人之目的,这上头,就犯了律法,此案,只查这中间的此等不法恶行,不宜再多往外扩大涉及,皇上看怎么样?”金相一脸愁容,这个盖子掀开的后果,略多想一点,他就有些不寒而栗。

    “嗯,先生想的周到,就依先生。”皇上点头应了,这是正理,这会儿,用大弓对,用小弓也不错,这是那位端敬皇后留下的余孽。

    看着金相告退出去,皇上站着出了一会儿神,转身往外走,“去萱宁宫。”

    听到皇上来了,金太后十分意外,皇上逢五到她这里请安,没少来过,也除此,也几乎没多来过,突然来了,出什么事了?

    皇上进了正殿,见了礼,在炕前扶手椅子坐下,笑容少有的真切,“宫里漫水,没惊着阿娘吧?昨天就想着过来看看阿娘这边怎么样,朝廷里事情多的实在脱不开身。”

    “我很好。”金太后语调轻缓,声音柔和,“朝廷里事情再多,你也不要太累着,要是得空,就多歇一会儿,我这里能有什么事儿?你不用担心。”

    “是,就是知道阿娘这里安好,不亲眼看看,还是不放心。”皇上的态度大异平时,金太后一时想不出所以然,干脆先不多想,从他这样子,至少不是坏事。

    “你来了,正好,我有两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金太后含笑道。

    “有什么事,阿娘只管吩咐儿子。”皇上欠身答应。

    “就一件事,你瞧瞧我,这几年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这样,想着一,说着二。今天六哥儿过来,和我说赈济助人的事,我瞧着六哥儿,都这么高了,宫里除了六哥儿,好象十二姐儿最小?”

    金太后笑容温和,和所有的老年人一样,絮絮叨叨,再过上一年两年,大约就要糊涂的前言不搭后语了。

    “十二姐比六哥儿大了足足两岁。”皇上失笑出声,他这会儿看金太后,心里都是暖意。“十九姐儿最小,阿娘说的是,六哥儿是不小了。”

    “是啊,我再一想,算起来,宫里有十来年没添丁进喜了。”金太后没接六哥儿那话,说到了另一个方向。

    皇上再次失笑,“阿娘,怎么十来年没添丁?十九姐儿,还有十八姐儿,哎……”皇上笑着揉着眉间。

    “反正是有好些年没添丁了,你今年才四十,正是盛年,文王百子千孙,咱们这样的人家,人丁兴旺才是正道,我看,这宫里,该挑些新人进来了,皇上说呢?”金太后只按自己的思路说话。

    皇上心里微微一动,这倒是,宫里确实有小十年没进过新人了,他在这美人男女上头,并不在意。不过,阿娘有句话说的对,他才四十,正是盛年,正该再生几个皇子,等他六十七十,他的皇子二十出头,正是好时候……

    “儿子这么大了,还让阿娘操心。”皇上这话说的,很有几分真心实意。

    “当娘的都是这样,只要还有一口气,这心就放不下,唉,所谓骨肉,”金太后笑接了句。

    “都说养儿才知报母恩,儿子这些年,越来越能体会到阿娘对儿子这份疼爱。”皇上欠身,十分感慨,那端敬皇后要不是被阿娘下狠手弄死了,这会儿……真是后怕。“儿子这几年只顾朝政,子嗣上头,让阿娘这样操心,是儿子的错,挑选新人,就依阿娘,请阿娘替儿子掌眼把关。”

    “好。”金太后象所有上了年纪就不再精明的老太太一样,满口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