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九三章 掀起盖子来

第三百九三章 掀起盖子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刚受了樱草和唯利是图的会仙楼掌柜一顿羞辱的士子,亲眼目睹了从船上一块一块摸出的,简直象铁块一样的银饼子,以及急促奔来,驱散众人,甚至连府衙的人都远远赶走,将船围起来的全家下人,一场胜利之后的喜悦,全数被愤慨取代。

    愤慨的士子们倒是极有章法,再次递折子,只说开酒节上那位嚣张粗鄙的引客樱草,要求彻查拿银子不当银子的皇庄三等管事赵贵荣。

    当天的小报上,几篇浅显明白的文章,历数了从赵贵荣他祖父起的家史,一直赵贵荣二三十岁,整个赵家,沾亲带故,就是穷极两个字,一个个关于赵家如何穷困的小故事,生动真实,以及,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迹的,如今是如何的比皇家还要奢侈。

    再一篇,是一条条列举赵贵荣的宝贝儿子在樱草身上花了多少银子,开酒节那一天,买花买人气用了多少,樱草的穿戴值多少,最后轻轻一笔,象樱草这样的,赵贵荣那个宝贝儿子赵永富,捧了不下十个了。

    全德清和全德明对着那几张小报,面如死灰,这和先前他们以为是常家用小报放出来的谣言,手段文笔,如出一辙,不是常家,而是,他们和常家,都被人算计了。

    是谁?太子?苏家?还是秦王府?或者是别的什么人?

    全德清和全德明四目相对,全无方向,他们没得罪过什么人,可他们得罪过的人,又太多了。

    “会不会是……皇上?”全德清声音干涩。

    “阿爹说过,皇上不擅谋略。”全德明尾音中拽出几丝颤抖,“大哥,别想这个了,得拿个主意,赵贵荣只怕保不住了,你看,是不是……”全德明做了手势。

    全德清沉默良久,缓缓摇了摇头,“你仔细想想,这件事,环环相扣,只怕赵家,也暗中张了网了,赵贵荣心思灵动……”

    全德清的话停住,眼睛一点点眯起,“这人,只怕不知道这所谓的贪腐后面,都是什么东西,什么事儿!让人去一趟赵家,不会藏藏掖掖,正大光明的去,跟赵贵荣说,真要审到他,问什么说什么,我倒要看看……”

    全德明跟着眯起眼,点着头,“我也是这个意思,要怕,也不是咱们怕!”

    士子们这份折子,是从宣德门直递进去的。

    皇上对着这份写的极其出色的折子,面色阴沉,

    “树大有枯枝。”见皇上看过来,金相欠身劝道。

    皇上阴沉着脸,嗯了一声,看着唐尚书道:“着府尹黄清泉审理,你看着些儿。”

    唐尚书忙起身应了,内侍将折子托给唐尚书,皇上接着道:“告诉黄清泉,给朕查清楚。真是丧心病狂。”

    李夏听郭胜说了京府衙门已经锁拿了赵氏父子,封了赵家。先是惊讶的睁大眼睛,随即笑出了声。

    他从来没让她有过希望,也从来没让她失望过。

    “这个盖子既然掀开了,就不能再让他盖上。”李夏心情愉快极了。

    郭胜迟疑道:“姑娘说的这个盖子,是皇庄贪腐?”

    皇庄贪腐可不能算大事,姑娘从开始吩咐这件事,就少有的谨慎小心,这会儿又这么高兴,肯定不是皇庄贪腐这么简单。

    “你还没想到?你不是游历过很多地方,又是做师爷的,这事,是没想到,还是不知道?”李夏看着郭胜,微微蹙眉。

    郭胜顿时身子一矮,“在下……愚钝。”

    “是挺愚钝的。”李夏叹了口气,当年太后跟她说这件事时,她听到全具有,以及后来的全德清每年送进宫里的银子数目,就觉出不对了,不过,等她查到原因,已经是很久之后了,那时候风雨飘摇,她只能学着某位前辈,在大殿前,一把火烧了所有卷宗,对一切既往不究,只不许再有以后,可因此遗留下来的那无数错综复杂的旧错旧案,而引申引发出来的困境,让她无数次狂骂先皇,和先皇的先皇。

    “罗仲生任上,有大小弓的事儿吗?”李夏心情相当不错,愚钝就愚钝吧。

    “罗尚书做官志不在财,他家里富裕,没有这样的事。”郭胜欠身答道,和大小弓的事有关,他想到了,却又觉得和眼下的案子,连不上去。

    “大小弓这样的恶行,在前朝仁宗时,就已经严厉禁绝,这桩……”李夏顿了顿,这是乱政恶行,只这一条,她就把这位先皇,鄙夷到不能再鄙夷,从前年年祭祀,到这位皇帝时,她都会悄悄的啐上一口。

    “就是从阮十七要给个公道的那十九人案时,旧灰复燃,到现在,大约已经成了帝国南北的大祸患了。”

    郭胜看着李夏,眼睛一点点睁大,他有点儿明白了。

    李夏斜着瞪大眼睛,用力眨几下,努力想平复回去的郭胜,笑起来,“那桩案子之后,大小弓的事,朝廷上,几乎人人反对,先皇就没再强行推下去,不过,这份旨意,却留在了那里,一直,悬在那里。”

    李夏眉头微蹙,关于这个,她一直想不明白,明显已经不能执行,名存实废的旨意政令,为什么一直悬在那里,一悬就是十几二十年,直到死了,还悬着,先皇是很不怎么样,不过,这样的事却极少,或者说,这是唯一的一件。

    “直到皇上登基的时候,内库空虚,先是皇庄改小弓重新丈量,重新计算田租,再后来,”李夏轻轻笑着,“江皇后主持后宫,日常不提,在操办宫宴庆典上,极得皇上赞赏,江皇后和江延世操办庆典宴席的风格,你见识过,这些银子,一多半都是要从内库支出的,一开始,内库无法支应,不过很快,内库就能支应得出江皇后主持下的宫中用度了。”

    郭胜这一下眼睛瞪大,根本收不回去了,他想到了,可是,这得有多蠢……

    “就是你想的那样,全具有是用先皇那份旨意,用大小弓,挣出了无数银子,这事皇上知道,大约,皇上觉得,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既增加了帝国田亩赋税,内库又多了收益。

    这件事,朝廷里,知道的人不会少,比如唐尚书,比如金相,不过,有先皇的旨意,有皇上的默许,有各自的打算,都心知肚明的看不见罢了。”

    “田亩连年增加,都说是皇上仁德……”郭胜已经说不上来什么心情了。

    “嗯,还有很多聪明人,买卖田产时,找到全具有。到十年前,黄河泛滥时,全具有这门生意,已经驾轻就熟。

    那场泛滥,淹死了无数的人,新淤出来的良田,也有十数万亩,加上死的人太多,那些人死绝了,或是拿不出地契的无主之地,就更多了,你听说的有多少?”

    李夏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声音却冷冷的透着浓重的寒意。

    “说是三十多万亩。”郭胜喉咙都紧了。

    “都是全具有经手丈量的,肯定不止三十万亩,可到底有多少,只怕已经查不清了,那一年,在那一带置办田庄土地的,个个都不干净。”

    郭胜呆呆的看着李夏,这会儿,他知道这个盖子有多大了,郭胜心里突然生出股恐惧,姑娘揭起的这个盖子,会牵出多少事,扯出多少人?只怕天下官员,十之四五,不,十之六七,都能扯进去,都不干净……

    “害怕了?”李夏微微侧着头,盈盈笑着,打量着郭胜。

    “不……是有点儿,姑娘,这是跟天下……”郭胜话没说完,看着李夏一脸轻松自在的笑,一股子豪气猛冲上来,将那股子恐惧驱的干干净净,“和跟着姑娘比,从前那些在下以为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时候,都不过是些小孩子游戏,笑话儿罢了。”

    “唉,你想的太多了,这样的案子,最后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大小弓并行这样的恶政,从皇上登基横行至今,这件事,得有个了结,用大弓也好,用小弓也罢,标准只能有一个。皇上自己挖的屎坑,得让他自己一点儿一点儿的,亲手淘出来,亲自清理掉。”

    李夏嘴角挑起,又笑起来。

    郭胜呃了一声,姑娘这话,前一半跟后一半,怎么一个天一个地,前一半在悲天悯人的俯看,后一半,充满了恶作剧得逞的恶趣味。

    “黄清泉审不了这个案子,要是快的话,只怕今天就要一句案情重大往上报送了,你去找一趟金拙言,推荐个人给他,御史陈江。”李夏接着吩咐道。

    “陈江?”郭胜努力想着这个名字,十分陌生,“金拙言能作得了这个主?”

    “象你这样活一辈子,只求一个活的精彩的人,不只你一个,陈江和你一样,不过你是一心要经历见识别人不能历不能见的奇人异事,陈江酷爱查案子找真相。”

    李夏想着陈江,眼睛微微眯起,她极其讨厌这个陈江,讨厌到一看到陈字,就如披芒刺。

    “你全无顾忌,陈江不如你,他极其在意身后名,是个想青史留名的,知道该怎么对付他了?”李夏看着郭胜。

    郭胜急忙点头,“在下懂了。姑娘,在下并不是全无顾忌,比如胡磐石。”

    “胡磐石?”李夏嘿笑几声,“也不过就是胡磐石死了,你一定要报个仇而已,他不是你的顾忌。”

    郭胜呆了呆,好象是这样……嗯,姑娘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