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九零章 急蠢坏祸

第三百九零章 急蠢坏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定时分,雨停了,久违的星光破云而出,从半夜忙到半夜的黄府尹和吴推官等人长长松了口气,接着到处查看,城里的民房,淹倒了很多,北城声势低,最低洼的地方,水积了一人多深。

    柏乔带着人,和黄府尹一东一西,也是一夜没睡,罗仲生早朝前睡了一个来时辰,会合了柏乔和疲惫不堪的黄府尹,就急急忙忙上早朝去了。

    魏相的车子刚拐上御街,就迎面撞上了深一脚浅一脚赶往宣德门递折子的士子们,有人认出了魏相的车子,士子们围上去,将折子给了魏相。

    宫里的水已经算是退尽了,大殿上还好,宫门里面,到处都能看到水淹过的痕迹,偶尔,还能看到一两只翠绿的青蛙欢快的跳过,对它们来说,刚刚结束了一场狂欢。

    早朝上,从皇上到站在最尾的官员,都透着丝丝狼狈和晦气。

    罗仲生先上前一步,摸出路上刚刚理出来的数据,说从昨天直到今天凌晨的汛情,以及城里的灾情。

    都水监的乱相和常家贵的几乎不见人影,罗仲生一字未提,他做官至今,奉行的是从不主动与人为敌,都水监和常家这个样子,不是一天两天了,朝中官员,甚至皇上,只怕都是心知肚明,一清二楚。

    常家两任都水监监事,前后几十年,御史台一字没有,尚书门下一言不发,他这个多年外任,回到京城还没满一任的工部尚书,犯不着知道那么多。

    罗仲生从昨天领命起查看到的情况说到今天凌晨,刚刚说完,魏相上前一步,将路上接的那份士子折子,奉给了皇上,这份折子,他只是代转,不能不转,却也不愿多说。

    魏相的折子之后,几个御史出列,各自递上自己的弹劾折子。

    皇上脸色阴沉,看向金相,金相出列欠身道:“臣记得先皇多次说过,水利一事,必要由知水懂水者掌管统领,最忌不懂装懂,胡乱指挥,先皇还说过,前都水监监事都常世富精通水利,乃是难得的懂水之人,也是因为常世富精通水利,先皇才破例将他任命为都水监监事,先皇在世时,常常告诫臣等,不懂水者,不可妄言。臣以为,此事,陛下应召常家贵询问究竟。”

    “嗯。”皇上十分赞同金相的建议,金相这一番话,他更是无比赞同。

    常家贵也算累了一天,天黑后雨停了,常家贵心安之余,又颇有几分悻悻然,他刚刚放出了话,这雨就停了,雨停了灾没了,全家还能有什么事儿?

    回到家里,和两个儿子喝着酒说了一会儿话,回到自己院里,又被新纳的小妾撩起了性致,小内侍到常家传旨召进时,常家贵还搂着小妾睡的香甜无比。

    诏令急如火,常家贵脸都没顾上洗,也不骑马了,抱着衣服上了车,再由小厮侍候着穿戴整齐。

    常家贵进宫是常进的,进早朝的大殿,他好象是头一次,在左右两列一个挨一个站着的朝官绝不友善的注视中,从殿门走到跪下磕头的地方,常家贵紧张出了一身汗。

    “拿给他看。”在宫殿台阶上看过一回游鱼的皇上,看到常家贵,心情也不怎么好,沉着吩咐内侍。

    内侍将士子的折子,和几份御史的弹折,一起递到了常家贵手里。

    常家贵额头冒汗,眼前发花的翻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将折子递给内侍,伏地磕头不已。

    “折子上说的,可是实情?”皇上看着不停磕头的常家贵,心里一软,唉,这是天灾,也不能全怪他。

    “回皇上,不是,臣一向恪尽职责,从来不敢疏忽半分,皇上是知道的,臣从来不敢疏忽半分……”

    常家贵被小丫头急急推醒,听说传他立刻进宫时,就受了几分惊气,一路赶过来,早朝大殿那一道道绝不友善的目光,和这满殿的威压,压出了他心底的恐惧,再看了那些折子,这会儿说是肝胆俱裂,也不算太过。

    惊吓过度的常家贵,唯一的念头,就是把错推出去,河道淤塞不是他的错,河道漫水不是他的错,淹了全城更不是他的错……

    “……皇上最知道下臣,是……本来没什么事,昨天一早就该疏通的,是……罗尚书,是罗尚书,先是弄没了河图,后来……”

    罗仲生愕然瞪着常家贵,他这是失心疯了?要把这盆屎扣到他头上?当着他的面?他怎么敢胡说八道到这份上?

    “回皇上,”说到了罗尚书,常家贵零乱无比的心里有了主心骨,“罗尚书不懂水务,臣的话他又不听,本来昨天一早,就该疏通了,是他让人……是他的人,把河图,一屋子图,都淹没了,皇上明察。”

    罗仲生瞪着常家贵,眼珠都快掉下来了。

    金相面无表情端直站着,魏相那张脸,说不上来是无语,还是没有表情,王相年纪最大,看着常家贵,满脸的皱纹都挪了位,片刻,皱纹归位,看向皇上。

    太子垂手站在皇上和朝臣中间,用力绷着脸上的表情,可两根眉毛还是控制不住的往上抬,栽赃栽到这份上,他算是开了眼了。

    秦王站在金相对面,目光从罗仲生,移向皇上,皇上眉头紧拧,看起来很有几分怒气,可这怒,是怒常家贵的胡言乱语,还是对罗仲生的怒,或者兼而有之,可有点儿说不上来。

    计相赵长海紧绷着脸,绷住笑意和无语,罗仲生这算是伸手摸了把屎。

    吏部尚书苏广溢嘴角带丝丝隐约的笑意,只盯着皇上,皇上会怎么发脾气,可有点儿说不准呢。

    礼部尚书郑志远的目光从罗仲生看向皇上,又看向太子,再移向秦王,以及紧挨秦王站着的二皇子和三皇子,这一对双胞胎眉毛抬的一模一样,这份不淡定,比起太子可差了不少。

    刑部尚书唐承益神气平和,户部尚书严宽面无表情,兵部尚书江周以不修边幅不拘小节著称,这会儿两根眉毛抬出了一额头皱纹,看那样子,不知道是拼命忍笑,还是忍怒气。

    罗仲生从常家贵看向皇上,他憋了一胸口的愤懑的血,可皇上不开口,他不敢说话,君前失仪可不是小事。

    皇上紧拧眉头看向罗仲生,罗仲生急忙出列长揖,“臣还有一份折子,原本想着散朝之后,先递给几位相公。”

    罗仲生说着,从袖子摸出份折子,双手捧过头,“这份折子里,只是臣昨天一天在都水监衙门理出来的。都水监衙门存放河图文书的五间库房,几近坍塌,库房里木架图册等,虫蛀腐坏,几乎进不去人,负责库房的小吏一共三人,已经着人看守住了。

    照朝廷律法,都水监应每三年更新重制河图,自存一份,送工部一份,送宫里一份存档,工部自四十年前起,就再没收到过都水监送来的河图,宫里昨天傍晚给了回复,也已经有四十年没收到都水监所送河图……”

    罗仲生得了机会,一句紧接一句的说着昨天姚参议和朱参议查到的都水监那些简直不可思议的现状,从河图,一直说到都水监三十多名小吏的异口同声,从上一任老常监事起,户部拨下来的河工银子,就是直接拉进常家,都水监的库房和帐房,从来没见过河工银子是什么样儿的,至于每年的例行疏通修缮,现有的小吏,就没人知道什么叫疏通,什么叫修缮……

    罗仲生滔滔不绝,只说了小半个时辰,才一个长揖一句总结:“……请皇上明察。”

    常家贵听傻了,罗仲生说的,有一多半,他都不知道,比如要往工部和宫里送河图,比如河工银子还要入都水监的帐,比如……那河又不是房子,怎么修?

    皇上一脸木呆,都水监在他阿爹时怎么样,他就怎么样,几十年来,都水监从来没出过任何事,京城水务,也从来没出过任何事,金相也从来没说过都水监有什么不对……

    秦王眼皮微垂,都水监早在四十年前,就没有了,户部每年拨的,是常家的养家银子……

    皇上呆了半晌,看向金相。

    金相出前垂头道:“皇上,此事重大,宜先廷议。”

    “嗯,就由金相主持,魏相王相,六部尚书,罗仲生回避,你们几个议议吧。散了吧。”皇上站起来,示意金相,“你留一留。”

    金相跟着皇上退到后殿,皇上背着手站在殿内,低着头,好一会儿,才看着金相低低问道:“都水监这事,依先生看,会如何?”

    “罗仲生为人谨慎,一向言必有据,他说的这些,只怕都是查有实证的。”金相低低叹了口气,“先皇一生英明睿智,没想到……”

    “查实了,常家贵?”皇上有几分失神,好半天,才又低低问道。

    “真要查实了,光河工银子一项,不只常家贵,整个常家……这是抄家灭族的罪。”金相又叹了口气。

    皇上脸上一点点浮出悲伤,往前挪了几步,坐到榻上,“先生也知道,阿娘生了朕后,就一直病着,裘氏……裘氏只有常家贵这一个孩子,常家贵小时候,又常伴在朕身边,这满门……”

    皇上看向金相,“还有别的法子吗?”

    “都水监酿成如此大祸,常家贵罪不可恕,可下臣,和皇上这不察,也是大过,若是皇上能下一份罪已诏,再开内库弥补救济京城小民之损伤,就是皇上替常家贵担了这份大责,常家,就能保全了。”金相微微欠身建议道。

    皇上呆了好半天,垂下眼皮,低低道:“国有国法,朕也不能身在法外,常家犯了律法,就照律法处置吧。”

    金相有几分意外,欠身答应,一股刺骨的寒意,从心底直冲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