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八五章 水祸

第三百八五章 水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全具有的出殡队伍,和众士子起了冲突这件事,传的很快。

    全具有深受先皇以及现皇恩宠信任,这是众所周知的,全具有从病重到不治身死,皇上几乎不停的打发人赏药看望,以至数次遣人祭祀,又遣人路祭,这份恩宠,也就是当年皇上奶娘裘氏亡故时有过。

    再加上总是死者为大,众士子被打这事,至少绝大多数官员们都觉得,实在怪不得全家,至于李文岚,那就更是不知深浅,有些活该了。

    京城的官宦们,多数听了禀报置之不理,一小半衡量斟酌了好一会儿,打发人往客栈去看望众士子,得了信儿直奔永宁伯府看望的,除了阮十七,就是古六少爷古玉衍了。

    古玉衍比阮十七到的晚,郭胜已经出去了,古玉衍跟着李文松进去,看了看已经昏昏睡着的李文岚,就退出来,直奔离龙津桥不远的客栈。

    古六到时,苏烨已经换下被抽的裂开的衣服,和陆仪一起,还在陪着大夫挨个给士子们诊脉。

    见古六进来,陆仪忙松了口气,“你来的正好,这儿你陪苏公子看着,我得赶紧回去了,六哥儿没事吧?”

    “睡着了,看起来没事,不过后背僵起来这么高,看着很吓人。”古六比陆仪预想的爽快多了,“你去吧,这里我看着,要是有什么事儿,我打发人去跟你说一声。”

    陆仪和苏烨告了别出来,没上马,穿了油衣,先走到众士子被打的桥头,从桥头走到桥中,俯身往下看着湍急浑黄的河水,看了片刻,皱起了眉头,下了桥,沿着河堤走了一长段,招手叫过含光,低声吩咐道:“挑两个妥当人,去都水监衙门,和常家贵家看看动静,看仔细了。”

    含光答应了,陆仪又看了一会儿,上马直奔秦王府。

    秦王已经得了永宁伯府递过来的信儿,胡太医看过了,李文岚只是皮外伤,没什么事儿。见陆仪进来,皱眉问道:“那些士子怎么样?”

    “落水的十来个人中,有三个呛水呛的厉害,大夫说有可能伤了肺经,要再看几天,有两个断了小腿骨,一个断了胳膊,都已经接上了,养上两三个月就能好了,其余都没什么大碍。”

    陆仪答了秦王的问话,蹙眉接着道:“汴河水涨的很厉害,水流湍急,连士子带全家那些家仆尼僧,落水了二三十人,都是一落水就被救起,这事儿,得好好问问郭胜。”

    “嗯。”秦王微微蹙眉,他已经想到了。

    “还有,汴河水涨的太厉害了,离河堤只有不到半尺,这雨……”陆仪示意外面丝毫不见转小的大雨,“再下一天,也许用不了一天,我前天就让人去看了,往上游百里,都是这样的大雨,往上游再走两三百里,雨不过略小,汴河的水要是漫出来……”

    后面的话,陆仪没说下去,秦王嗯了一声,“让人去都水监衙门看了?”

    “已经去了,快该回来了。”陆仪走到门口,掀帘正要问,就看到含光从垂花门一路急步进来,放下帘子,转头和秦王道:“回来了。”

    含光禀报进来,垂手回道:“都水监衙门和平时一样,只有几个老吏在衙门里喝茶说闲话。常家很热闹,常家贵新抬了个小妾,常家老大一个小妾刚刚生了个儿子,昨天摆了一天酒,说是今天还要摆一天酒。”

    陆仪皱起眉头,带着几分怒气哼了一声。

    秦王抬手屏退含光,看着陆仪道:“在常家贵和他父亲常世富眼里,都水监衙门,不过是个把每年的河工银子转手搬到自己家里的中转地儿,至于河工水祸,只怕他们一家人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水要是漫出来……”陆仪叹了口气。

    秦王神情平淡,“京城也不是没淹过,让人看看郭胜来了没有,来了让他来见我,还有拙言,去长沙王府传个话儿,让他一回来就过来。”

    陆仪答应了,退了出去。

    秦王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密集的雨丝,良久,叹了口气,关上了窗户。

    全具有的出殡队伍,浩浩荡荡缓缓而行,傍晚时分,暂歇在城外的保宁寺里。

    全具有的长子全德清拄着哭丧棒,在棺椁前走了一天,淋了一天,哀哭了一天,早就疲惫不堪,洗了个热水澡,喝了两碗参汤,缓过口气,急忙叫了管事进来,问龙津桥头到底怎么回事。

    管事一五一十说了,仰头看着全德清,“爷,真不能怪咱们,要是别的地方,咱们往边上避一避,两下里让一让,都能过去,可龙津桥那个地方,实在没办法,孙海跟他们说了,请他们体谅一二,绕道别处,龙津桥往前不过几十步,从张家油坊门口穿到保康门,从相国寺桥过去,不是一样的?可那帮士子喊着什么皇上的家奴也是奴儿,硬往里冲,实在没办法。”

    管事回话时,全具有次子全德明也收拾好过来了,听了全德明的话,看着兄长皱眉道:“大哥,这事摆明了是故意,这事儿可蹊跷。”

    全德清嗯了一声,又仔细问了管事些细节,以及士子们都喊了什么,斥退管事,看着弟弟全德明沉声道:“这是有意为之。”

    “咱们和这帮士子,哪有过什么过节?跟永宁伯府……”全德明凝神仔细回想。

    “咱们跟永宁伯府没有往来,也没有过节,士子这头……”全德清眉头紧皱,他们全家一向低调谨慎,跟士子有过节这事,怎么可能?

    “我想起来一件事,”全德明看着哥哥,“大哥还记得今年上元节的时候,常家贵告的那个恶毒刁状吗?后来赵贵荣过来寻我,说是他儿子赵永富看中个清倌人就买了,不知道常家贵那个三儿子常定远也看中了这个清倌人,赵贵荣一个劲儿的磕头,说不该得罪了常家。”

    “赵贵荣那个儿子,也是个混帐。”全德清听的烦躁,站起来,来回踱了几趟,“阿爹常说常家一门,除了裘氏,全是混帐,真是混帐透顶,这种混帐行子,不能留着,不然……”

    就算今天这件事跟常家无关,上元节那一次刁状,就足够他出手除掉常家了,如今阿爹已经不在了,没有了阿爹的全家,在皇上面前,可受不了这样的恶毒的刁状,全家必须更加谨慎,再让这种不分轻重里外的混帐王八打几出王八拳,就要出大事了。

    “这雨要是再下一夜,就够了,等汴河的水一漫出来,就让人上折子,这都水监衙门,也该换个人了。”

    全德清决断下的极快,全德明点头赞同,叫了人进来,低低吩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