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八四章 一个开始

第三百八四章 一个开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抱着李文岚纵马往永宁伯府,长贵从小厮手里接了匹马,上马紧跟在郭胜后面,和李文岚的小厮们一起,呼呼啦啦往永宁伯府回去。

    李文岚一早上出去,没跟严夫人说去哪儿,他是个省心的,不比李夏和李文楠,正烦恼的看着下起来没完的雨烦恼的严夫人,听说李文岚受了重伤,浑身是血,被郭胜扛回来的,连愕然都顾不上了,一边急忙往前院赶,一边连声吩咐不停。

    信儿先传到明萃院,李夏急忙赶往明安院,接了徐太太,一边拉着她往李文岚院子里去,一边和她说出了什么事儿:“没什么大事,阿娘别急,六哥跟一群士子过桥的时候,跟哪家出殡的撞上了,两边都不是省事儿的,六哥挨了几下太平拳,肯定没事儿,阿娘不用担心。”

    “你六哥?”徐太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六哥儿多乖的孩子……

    “池鱼之灾,几个小厮一直护着,肯定没大事,郭先生赶过去的,郭先生这个人,阿娘也知道,不肯吃亏的,就是六哥没伤,他也得让六哥装着伤得重,一会儿见了六哥,阿娘先别急,伤的怎么样,得等大夫诊了脉才能知道。”

    李夏接着劝道。

    从前这种事都是姐姐的,这会儿姐姐出嫁了,她接手安抚劝慰阿娘这事,竟然有一种无从下口的感觉。

    “我知道我知道。”徐太太脚下越来越快,一头冲进李文岚上房,一眼看到端坐在外间,正听长贵禀报经过的严夫人,眼泪哗的下来了,“岚哥儿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这几个孩子,就数岚哥儿最懂事……”

    “没事没事,你先坐一会儿,外头又是雨又是泥的,里头正侍候六哥儿擦洗换衣服呢,别急。”严夫人起身拉过徐太太,按着她坐到自己旁边,李夏急忙捧了茶递上去。

    “你接着说。”严夫人一只手按在徐太太膝盖上,转头示意长贵。

    “是,因为在龙津桥上,前后人都挤不动,小的们实在没办法……”长贵垂着头,接着回话。

    徐太太定定的看着长贵身上那件干净无比的斗蓬,突然上前,伸手掀起斗蓬,斗蓬下,长贵衣服后面几乎烂光了,后背上横七竖八全是渗血僵起的鞭痕。

    “太太。”长贵急忙伸手拉下斗蓬,往后连退了两三步,“一点儿皮外伤,抹两天药就好了。”

    “这是哪家?这是疯了?还是土匪?哪有这么打人的?那岚哥儿……”徐太太嘴唇抖个不停,岚哥儿是不是也伤成了这样?

    “胡太医到了。”外头婆子的禀报声传进来,严夫人忙着起来,示意请进。

    胡太医脚步很快,冲严夫人和徐太太微微颔首,径直进了东厢。

    严夫人拉住徐太太,两人等在外面,没多大会儿,李文松出来,看着徐太太道:“胡太医说了,一点儿皮外伤,抹几天药就好了,还有就是受了点儿惊吓,一会儿他开幅药,吃上三五天就能好了。”

    徐太太长长舒了口气,这样的话她听过好几回了,说三五天好,三五天是必定能好的。皮外伤没事儿,这一条,她是知道的。

    见徐太太安定下来,严夫人松了口气,吩咐屋里多放几个炭盆,又让胡太医顺便给长贵等人看了,送了胡太医,拿了药,听说李文岚睡安稳了,才和徐太太一起出来,说了几句话,送走徐太太,严夫人就让人去请郭先生过来。

    郭胜已经擦洗干净,换了衣服,进来见了礼,不等严夫人问出来,就先拱手道:“这件事是我疏忽了,这几天秦王府那边事儿多,十七爷又有一件要紧事托付在我这里,六爷这里,就疏忽了,夫人也知道,六爷一向省心。

    前儿加恩科不恩科的,六爷和我说过一回,我没当回事,没想到他们联名写了折子,要递到御前求开恩科,今天这是往宣德门送折子的路上,撞上了皇庄总管事全具有出殡的队伍,两下里呛了起来。

    夫人,六爷虽说受了些皮外伤,可在下觉得,这是好事,总比把那份请开恩科的折子递上去的好,那折子上,六爷的名字,写在头一位。”

    严夫人只眨了几下眼,对自己的淡定,她也有几分意外,她们府上,这样的事儿,已经不算事儿了。

    “十七爷托付你的,是什么要紧事儿?六姐儿正怀着身子。”凭着直觉,严夫人觉得阮十七托付的那件要紧事,才最要紧。

    “夫人放心,十七爷是个谨慎人儿,一件小事,公务上的小事。”郭胜欠身微笑答道。

    严夫人听他这么说,不好再多问,踌躇了片刻,蹙眉郑重交待道:“郭先生,六哥儿是个傻孩子,有什么事儿,您可一定得……”

    顿了顿,严夫人委婉道:“有什么事,让六哥儿远着些,别的……”沉默片刻,严夫人叹了口气,“算了,不是我该管的事,我也管不了,总之,请先生多费心。”

    “夫人的意思我都明白,夫人放心。”郭胜那幅笃定无比的态度,让严夫人松了口气,站起来,冲郭胜郑重曲膝行了个福礼。

    郭胜急忙长揖到底还了礼,又揖了一礼,告退出去了。

    郭胜卡着时辰,刚到二门,就看到阮十七大步流星进来,看到他,眼睛这亮了,连跑几步上前,“怎么样?我是说,六哥儿怎么样了?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你先进去看看六哥儿,出来咱们再说话。我就在这儿等你。”郭胜示意阮十七先进去,看着阮十七急步进去了,郭胜不紧不慢的踱进了旁边的空暖阁里。

    李文岚睡着了,阮十七进去出来的很快,看到站在空暖阁门口的郭胜,急忙进去,左右看了看,盯着郭胜问道:“顺顺当当?”

    郭胜点头,阮十七看着他点了头,长长舒了口气,又长长叹了口气,“老郭,这事儿牵涉极大,简直……唉。”

    “那你准备怎么办?事情还没发作出来,你要是……”郭胜看起来淡定无比。

    “发还是要发出来的,这件事……”阮十七长叹了口气,“谨慎些吧。”

    “放心。”郭胜笑起来。

    阮十七走到窗前,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幕,伸手出去,淋了满手的雨水,片刻,缩手回来,用力甩了甩,“福兮祸之所伏,你看这雨,汴河平安无事了几十年了,唉,我回去了,我家那块儿地方可不算高处,唉,我走了。”

    阮十七转身就走,郭胜站在暖阁门口,看着他走远了,仰头看了看密集的雨丝,确实,福兮祸所伏,不过那祸里,不也跟着福么,天道如此。

    郭胜出到二门,富贵站在门廊下,正伸长脖子往里看,看到郭胜出来,急忙沿着走廊奔迎上去,挨近郭胜,低低禀报:“爷,那几条船到长垣码头了,遵爷的吩咐,先让他们歇下了,接下来……”

    “都准备好,等我的吩咐。”郭胜脚步没停,接过富贵的话吩咐道。

    “是,爷放心。”富贵话里透着丝丝兴奋。

    “爷放心个屁!”郭胜猛的顿住步子,“你办错差使,几回了?我可告诉你,这一回要是再办走了样儿……”郭胜错了错牙,没说下来,只冷哼了一声。

    富贵身子猛的一矮,头不敢抬,“是,爷放心,绝不敢再错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