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八三章 一场遭遇战

第三百八三章 一场遭遇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整齐庄严的士子队伍,一个照面,就被出殡队伍最前的开道家丁们给冲的七零八散。

    李文岚急忙扬手招呼众人聚到一起,让大家在龙津桥一侧角落里人贴人挤着,他们的事再要紧,死者为大,让一让也是应该的。

    可全具有这支出殡队伍,浩荡无比,缓慢无比,士子们等了大半个时辰,僧尼的队伍还没过完呢。

    “六爷,你看看这架势,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再耽误一会儿,等咱们走到地方,这递折子的时辰就要误了!”有人耐不住性子了,踮起脚尖,扬声催促李文岚。

    李文岚往前挤了挤,伸长脖子,看着后面绵延不尽的雪白队伍,也有点儿急了,转头看向跟在旁边的长贵,长贵紧挨着他,紧皱着眉头道:“看这样子,没有两三个时辰过不完,要不,咱们贴着边挤过去?或是,绕个道?大家说呢?”

    长贵一边说,一边环顾着众人问道。

    众人都是中了举的,从前在家乡,多多少少都自是个有身份有地位,有点儿份量的,到了京城,这待考举人身份,也是处处敬重,人人恭敬,这会儿正办着大事,却被户他们都没怎么听说过的人家挡了路,这气儿早就上来了,这会儿听长贵问,七嘴八舌的发表意见。

    “绕路怎么绕?咱们这是国事!这是哪家出殡?这御街这么宽,他们能全占了?”

    “绕路不吉,咱们这是大事,有讲究的。”

    “这是哪家?这样出殡,得花多少银子?这样的富贵人家,全?哪个全家?朝报上没看到过。”

    “就是,这是京城,这家人也太张扬猖狂了,全具有是谁?皇庄管事?一个管事?”

    “走走走!皇家的家奴也是奴,避了这将近一个时辰了,仁义尽至,咱们走咱们的!”

    ……

    士子队伍很快达成了一致,他们上书请加恩科这事,跟出征也没什么分别,这是国事,再怎么死者为大,避让这半天,也仁义尽至,现在该他们行国事了。

    李文岚被大家推着,长贵紧跟其后,从角落里出来,四列是排不成了,其实队也排不成了,在庞大的出殡队伍的挤压下,大家团成一团往前挤。

    刚挤出没几步,骑着马前后照应护卫的家丁就鞭梢指着厉声呼呵,“让让!快回避!说你们呢,找打呢!”

    “猖狂的奴儿!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爷是……这些都是,待考的贵人,是你能大呼小叫的?识相点,给爷滚,让开道!”长贵指着家丁,比家丁气势粗壮太多了。

    “贵人?一群酸丁,滚!别给脸不要脸!”家丁哪把什么待考的贵人放眼里,猛的甩了个鞭花,啐了一口。

    “混帐!这是李家六爷,永宁伯李家,永宁伯府!”李文岚身后一个士子跳脚狂叫,李文岚听的目瞪口呆,转头看着那个士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他说的清清楚楚,这是他自己出面,和永宁伯府无关,他怎么能这么叫?这是要害死他吗?

    家丁明显一个怔神,气势下落,勒马往队伍中间奔过去。

    高叫着永宁伯府的士子颇为得意,迎着李文岚不敢置信的目光,嘿嘿笑道:“六爷,举大事不拘小节,这帮小人,眼里只有权势,哪有斯文?”

    李文岚脖子生硬的拧回头,闷头往前走。

    长贵回头看了眼那个士子,一边紧跟上李文岚,一边扬手招呼众人,“快跟上,别万一隔开了,没有六爷,只怕你们要吃亏。”

    众人呼啦啦紧紧跟上,往出殡队伍里迎面挤过去。

    一百多虽说是读书人,可年青气盛之下,力气不见得小多少的士子迎面挤上来,原本整齐肃然的出殡队伍顿时乱了起来。

    “李六爷是哪位!”刚刚跑往队伍中间的家丁跟在一个管事后面,厉声呵问。

    “这就是!”长贵反应极快,一把揪住刚才扬声亮永宁伯府招牌的那个士子,往前推出示意管事。

    管事猛啐了一口,一边拨转马头,一边挥手给了家丁一巴掌,“李六爷出了名的金童转世,你没长眼?驱散!”

    管事话没落音,就催马急奔回去,今天这出殡,千头万绪,大爷又再三严令,决不许出任何岔子,他忙的都恨不能三头六臂了,这群混帐还敢给他添乱。

    家丁挨了一巴掌,又得了吩咐,管事话音没落,就厉声吩咐:“把这帮酸丁给爷赶走!统统赶走!扰了老爷在天之灵,都是死罪!”

    全家的家丁,多数是跟着全家几位爷在皇庄上当差,以对付皇庄的佃户为主,如狼似虎惯了,得了吩咐,纵马上前,毫不客气的挥鞭就打。

    长贵一声尖叫,护着李文岚,一边唉哟一边尖叫:“我等是国之栋梁!读书人……唉哟!姓全的奴儿,竟敢……唉哟!奴儿戏子之流,都敢殴打我等有功名的读书人!这是什么世道?唉哟!一个管皇庄的奴儿!一个奴儿……”

    李文岚被长贵护着,还是挨了几鞭梢,疼的他眼泪都下来了,一片混乱中,长贵的声音分外清晰,一句句管皇庄的奴儿,奴儿戏子之流,由一人声混乱成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声音。这边叫的越响,那边打的越凶。

    这是打了天下读书人的脸面啊。

    苏烨陪着父亲,刚刚路祭好,就得了李文岗率众士子上书,和全具有的出殡队伍迎面撞在龙津桥,被全家家丁打了的信儿。

    苏烨听了个目瞪口呆,全具有今天出殡这事,谁不知道?怎么挑了这么个时候上折子?还正正撞在龙津桥那里,避无可避,这是要干什么?这求开恩科不是为了求开恩科?

    “我去看看。”苏烨看向父亲。

    苏尚书点头,“快去,挨几鞭子也无所谓。”

    苏烨会意,急忙要了马,绕道往龙津桥奔去。

    江延世知道的比苏烨还要早一丁点儿,呆了片刻,嘴角慢慢往上,挑出丝丝笑意,李文岚这份折子,越来越有意思了,刚一出手,就先打在了全具有的棺材上,全具有死了,全家,就是可以揭可以打的了,打全具有,指向哪里?皇庄?这是太后的意思?要把皇庄收到她手里?

    江延世出了一会儿神,叫过枫叶,低低吩咐:“去请见太子,把刚才的事禀给太子,和太子说,静观其变。”

    枫叶答应了,江延世骑着马走出一射之地,拨转马头,直奔回府,得让阿娘走一趟,提醒娘娘,太后真要伸手皇庄,她最好旁观不动,太后拿的越多,越好!

    陆仪得了信儿,立刻命承影去寻郭胜,自己急忙进去和秦王禀报了。

    “六哥儿伤着了?”秦王脱口问道。

    “还不知道,说是混乱的厉害,有十来个士子掉进了汴河,都捞上来了,全家这边,也有十几个人掉进了河里,也都捞上来了。”陆仪说不上来什么心情,掐着这个点儿,又在龙津桥这个地方,这肯定是郭胜的主意,他想干什么?

    承影回来的极快,小厮说,郭先生疯了一样冲出去,说是去龙津桥了。

    陆仪愕然,疯了一样?他不知道?这怎么可能?

    “承影赶紧去看看,多带几个人,去跟李五说一声,让他赶紧过去。你晚一晚再过去。”秦王吩咐的极快,“让人去跟阿娘说一声,留心宫里,还有,看着苏烨和江延世。”

    承影答应一声,急忙退出去急奔往龙津桥,陆仪打发人带李文山也赶紧去龙津桥,再算着时辰差不多了,上马赶往龙津桥。

    陆仪赶到龙津桥时,承影已经带着人隔开全家家丁和众士子。

    出殡队伍和大雨一样,是不能停的,继续缓缓前移。

    众士子被承影带去的小厮护卫围在离龙津桥不远的一家包子铺门口,周围到处都是淋着大雨看热闹的人群,连汴河上,都挤满了看热闹的船,船上挤挤挨挨全是人。

    陆仪急冲赶到,勒停马,看着或躺或坐了半条街,浑身雨水泥水血水的众士子,这简直就是一场遭遇战之后的惨败之相,也确实是一场遭遇战。

    “六爷怎么样?”陆仪跳下马,看着迎上来的承影,先问李文岚。

    “伤的……还不知道,六爷半截身子全是血,象是晕过去了,小的到时,郭先生已经到了,看郭先生那样子,快急疯了,说了一句,就带着六爷骑马狂奔回去了,把这里托付给了苏公子。”

    承影一脸苦相,他赶到时,六爷已经被抽的两肩膀全是血了,他还没看清楚,郭先生就抱着六爷,骑上马一路狂奔回去了。

    “快急疯了?”陆仪皱着眉头,承影忙欠身答是。

    陆仪嗯了一声,心落了回去,六哥儿真有什么事儿,郭胜肯定是不会快急疯了,托付给了苏公子……嗯,他这是怕六哥儿跑的不够快吧。

    “陆将军。”苏烨迎着陆仪过来,看起来是肩膀上挨了一鞭子,从肩到后背,衣服绽开了一长条。

    “苏公子也伤着了!”陆仪惊讶叫道。

    “没事没事,我赶的有些急了,没能避开,唉,这里离贡院近,先把大家送到贡院吧。”苏烨烦恼的和陆仪商量道。

    这乱相比他想象的更严重。

    士子中间,掉河里的有十几个,清明前后,汴河水还冷的刺骨,都是文弱书生,已经晕过去了三四个了,还有十几个,好象都断了骨头,至于皮外伤,好象人人都受了伤,有几个,伤的很重……

    这是比上开恩科折子大得多的大事。

    紧跟在陆仪后面,京府衙门的吴推官也跑的一头热汗赶到了,黄府尹紧随其后,也到了。

    众小厮护卫和衙役们,借了门板推车,清空了贡院旁边一间客栈,将诸士子安顿进去,赶紧先请大夫熬药,余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