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八二章 基于差不多的推测

第三百八二章 基于差不多的推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樊楼里的热闹还正热闹,外面就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雨刚一开始落,郭胜就听到了,几步冲出去,仰头看着沉厚黑暗的根本看不到什么的天空,和灯笼光影下,密密的雨丝,眼睛微微眯起。

    “怎么了?”徐焕紧跟在郭胜后面出来,也跟着仰头看向天空。

    “下雨了。”郭胜白了徐焕一眼,一脸这还要问?

    “我知道下雨了,我是问你,下雨你跑这么快干什么?看什么呢?”徐焕努力的看着天空。

    丁泽安也跟了过来,徐焕努力往天上看,他也一脸狐疑不定的也往天上看。

    “别跟你舅舅学着冒傻气。”郭胜拍了丁泽安一折扇,又转向徐焕,“别看了,我这是年青时候被下雨吓着了,那时候最怕下雨,睡到半夜一听到雨声,赶紧就得起来收拾东西往能避雨的地方躲,你这富家子弟,哪能知道我这种可怜人的可怜。”

    一句话不知道触动了丁泽安哪里,丁泽安神情一滞,急忙拧过头,强忍下猛冲而上来的眼泪。

    徐焕抬手拍了拍丁泽安,“都过去了,自己的心,只能自己来安,你只记牢,都过去了。”

    “是。”丁泽安喉咙紧硬无比的答了一个字。

    “进去吧,自从不怕漏雨之后,我就特别喜欢下雨,这热闹也没什么意思了,不如回去安安生生看着雨说说话喝几杯好酒?”郭胜看着徐焕道。

    徐焕折扇拍着手,连声赞同,“我也是这么想,时候也不早了,安哥儿还小,肾水未足,熬不得夜。”

    丁泽安瞪着他俩,是他熬不得夜,还是他俩不想带他?

    李文岚忙着联名上折子求开恩科的事,苏烨表明了态度,十分干脆的置之不理,士子中间,七八成都跟在他后面,表态恩科这事他们也觉得不必增开,却个个极其关注李文岚这张折子,反正真有了恩科,也不能谁上折子谁才能考不是。

    江延世冷眼看着,眼看着李文岚这张折子是能递成了,往宫寻到太子,说了求恩科折子的事,“……大约这几天就要递上来了,必定要议一议的,殿下得先有个章程。”

    “皇上不会开恩科。”太子极其肯定道。

    江延世点头,“我也看出来了,那?”

    “你的意思呢?”太子看着江延世。

    “一小堆妄想好事的士子闹事而已,算不上民心。”江延世先给李文岚这张折子定了调,“就算是民心,太子已经是太子了,皇上正当壮年,民心两个字,这会儿不当想,眼下,皇上至关重要。”

    “嗯!”太子点头,片刻,又叹了口气,他阿爹的爱重至关重要,可阿爹的疼爱象天上的白云一样,实在过于变幻不定了。

    “圣心难测,也是没办法的事。”江延世明了的低低劝了句,太子再次嗯了一声。

    “皇上的脾气,唉。”江延世也低低叹了口气,“如果殿下出言反对,只怕皇上要把殿下推到前面,不能赞成,可也不能反对。”

    “阿爹必定又要训斥:身为储君,只会推脱推卸,全无主意,朕百年之后,你也这样?”太子一脸自嘲。

    “自古储君不易。”江延世看着太子,“象皇上那样的,独子即位,当了皇上才有了个弟弟,哪有几个?我看,殿下不如提议把这件事交给苏烨,让苏烨去劝下这些上书的士子。这件事倒是提醒我了,苏烨既然一心要当这个士林领袖,咱们就推一把,推他高高坐上去,再有这样的事,让他想躲都躲不开。”

    “这个李文岚,怎么想起来要挑起这样的事?秦王府?”太子点了点头,又皱眉问道。

    “挑出这事,对秦王府有什么好处?”江延世微微蹙着眉,“我想不出有什么好处,都不是小孩子,没有好处的事……”江延世顿了片刻,“咱们跟秦王府,老二他们,你来我往不是一天两天了,要真是秦王府布的局,到这会儿还能让咱们全无头绪,他们没这个本事。”

    “推李文岚做这个士林领袖?”太子说完就笑起来,那个李文岚,他看过两三回,过于春山春水了,这士林领袖,可不是只凭风仪才华的。

    “推是推不上去,可这件事,苏烨先头失了手,他必定没想到李文岚竟然出了联名上折子这一手,要不然,李文岚头一次提的时候,他肯定就一口回绝了,现在有了先头的满口答应,推李文岚和李文林打头阵,一拭不成,眼看起了风波有了风险,立刻翻脸说不赞成开恩科,这幅嘴脸……”

    江延世折扇突然拍在手上,笑起来,“是了,李文岚上折子应该是秦王府的主意,用这上折子挤兑苏烨,他肯出头,就是惹皇上厌恶,还要连累老二老三,他要是不出头,象现在这样,就有了这件失德丑事,赶着时候写一篇绝妙文章抛出来……”

    “他们能用,咱们也能用。”太子笑道。

    “对,就是这样最好,老四老五太安静了,姚贤妃也太安静了,要是能想想办法,推他们起来就好了。”江延世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拍在手掌上,凝神细想,“这事让我好好想一想。”

    雨从开酒节那天晚上起,一直下到全具有出殡那天,没停过,也没转小。被急着考恩科跃龙门的士子们一遍又一遍催促的李文岚,捧着折子走在最前,后面跟着在折子上联了名的一百多士子,先聚集在贡院,拜了圣人,沿着朱雀门街转上御街,列着四五队长队,个个神情严肃,看起来颇为庄严肃穆的往宣德门走。

    全具有出殡的队伍,浩浩荡荡,压地银山一般,从西角楼大街,转到潘楼街,在转上御街时,伏跪在地,领受了皇上遣内侍的路祭,再缓缓启程,一路上领受着从金相到六部小官凑成一台两台的路祭,队伍最前已经铺到了龙津桥,最后还有一堆车辆仪仗挤在全家门里没能出来。

    李文岚领头的士子队伍,在龙津桥前,就迎面撞上了全具有这支浩荡的出殡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