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七八章 出个主意

第三百七八章 出个主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进来时,李文岚两只眼睛正通红两团。

    “这是怎么了?”李夏仰头,仔细看着李文岚两只眼睛。

    这两年李文岚个子长的很快,长胳膊长腿,只是脸还有些团圆,带着和小时候差不多的稚气。

    “没怎么,没事。”李文岚拧过头。

    “哭成这样了还说没事,谁欺负你了?昨天听五哥说,你要做大事?是恩科的事?这是没做成?是你自己难过哭的?还是那帮人责备你了?”李夏一连串的问题。

    “是没做成,苏公子让我找唐尚书,请唐尚书附议,唐尚书说他不赞成开恩科,三哥去找郑尚书,郑尚书说他附议唐尚书,三哥就怪我,说他的差使办成了,生生被我拖累了。”

    李文岚对李文林的怨气最多,这怨气只能跟阿夏说说了。

    “那其它人呢?给你出主意让你再去找唐尚书?非得求下来不可?苏公子呢?旁观?”李夏推着李文岚坐下,倒了杯茶递给他。

    “嗯,唐尚书的脾气,谁不知道?我能求得下来?谁都求不下来的事,他们非得说我不尽力,难道只有办成了,才算尽力?”

    李文岚委屈的眼泪差点又要掉下来。

    从李夏五岁那年起,他这个哥哥,和阿夏这个妹妹,就一直是颠倒的,两人一起读书,一个先生,他的委屈,几乎都是说给阿夏听的。

    “那当然,只要没办成,就不能说你尽力了。”李夏的话听的李文岚一个怔神,“怎么能这么说?”

    “事情没办成,你怎么能让人家相信你尽力了?还有,你真尽力了?你拿把刀子到唐家,跟唐尚书说,他不答应你就抹脖子,你抹了脖子,死了,还是没求下来,也算你尽力了。”李夏看着李文岚,笑眯眯道。

    李文岚直直怔怔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吸了口气道:“他们就是这么说,让我跪到唐尚书面前,他不答应,我就不起来,跪死也不起来。难道帮别人,就一定帮到把命帮进去?”

    “你说呢?”李夏慢悠悠反问了句。

    “这是混帐。”李文岚沉默了好一会儿,“先生说过的人心之恶……”

    “知道就行了。”李夏声调愉快的截断了他的话,“这件事你准备怎么收场?”

    “我不管了,关我什么事儿!”李文岚带着几分赌气。

    “你都骑在老虎身上了,不管了怎么行,我给你出个主意,这帮人都是举人身份,举人也是能上书言事的,只要人足够多。

    你跟他们说,唐尚书那里你求不下来,你愿意跟大家一起,联名上书皇上,求开恩科,看看那些人,有多少人肯在联名折子上写上大名。

    还有,先去找一趟郭先生,让他帮帮你。”

    李夏笑眯眯出着主意。

    李文岚听的眼睛都瞪大了,“这不是闹大了?士子联名上书,有倒是有,可哪一回不是大事?都闹出大事了。”

    “对啊,就是要闹出大事,看看那帮人到底有几分胆色,要想好处,自己去搏才是正理,不但要自己肉身去搏,还要做好革掉功名,甚至被杀掉头的准备,不能光让别人替他们冲锋,他们躲在后面,有好处一哄而上,有祸端一哄而逃,这算什么?”

    李夏撇着嘴,李文岚简直是一脸恐惧的看着李夏,这个他们里,还有他呢!

    “你放心,再怎么,五哥,郭先生,还有王爷世子,总归能保你个平安无事,我让你先去找郭先生,就是让郭先生帮你看着些,既挑了头,又不能出了事。”李夏笃笃定定道。

    “这是坑人。”李文岚简单直接的总结了句。

    “那你把苏烨拉上,有他在,就出不了大事。”李夏接了句。

    “苏公子太滑头了。”李文岚撇着嘴,“我有点不怎么喜欢他了。”

    “六哥挺聪明的么。”李夏笑个不停,“我来教教你。你呢,也别再说唐尚书什么肯不肯的,你就说你一向铮铮傲骨,这等光明正大的事,就该光明正大的联名上书皇上,请皇上顺应民意,开这恩科,你要先表态,说你愿意把名字写在最前,问大家愿不愿意在你后面署上名字。

    至于苏烨,你要替他着想,他是早就入仕的人,恩科不恩科的,与他没有好处,让大家不必难为他,免得上巳日的曲水流觞,无人主持。”

    李夏一边说,一边笑。

    李文岚呃了一声,“这不是挤兑他么……也是,嗯,好,真不会出事?”李文岚不放心的确认了句。

    “不会,你放心,事儿多着呢,哪儿轮得着你们这些小事。”李夏欠身往前,看着李文岚,认真道:“六哥,以后你心里要有数,不要怪别人,一来怪别人没用,二来,也不能全怪别人。

    比如苏烨,是你先给他找的麻烦,人家不上当,反手再把你坑了,这怪不着人家;

    比如三哥,他一向如此,从他见你头一面起,就这样,你还不防备,这会儿怪他这个那个,有什么好怪的?

    比如古六,他跟你在一起游玩会文这一年多,可从来没给你添过麻烦,你却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他躲开你,已经是看在五哥面子上,很客气的了,他不怪你是他大度,你可没什么好怪他的。”

    李文岚垂了垂头。

    “至于这帮士子。”李夏干笑了几声,“你要养蛇喂蛇,却被蛇咬了,怪谁啊?”

    “唉,阿夏你怎么能这么比……”

    “我就随便打个比喻,不过也差不多,人若是不能养人性束天性,跟蛇啊狗啊的,也没什么分别。我走了。”李夏跳下椅子,出门走了。

    李文岚跟在李夏后面送到垂花门,看着妹妹走远了,才慢慢转回身,慢慢往回挪,一边挪,一边想着阿夏的话。

    阿夏这些话,不是全对,不过,也差不多是全对吧。

    可这些话,实在是过于刻薄了,他不喜欢这样,很不喜欢,人毕竟是人,生而即为人,哪怕全无教养,人还是人,不是蛇,不是狗,不是其它任何东西,人是灵性而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