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七六章 一堆儿连环坑

第三百七六章 一堆儿连环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京城的士子比往常多了许多,这文会自然也多了许多。

    上元节过后,还没出正月,李文岚就去了四五场推脱不得的文会。

    这天,李文岚从文会回来,进了永宁伯府二门,问了郭先生不在府里,呆站了一会儿,转身出门,吩咐去秦王府。

    到了秦王府,李文岚站在二门里,也不往里进,让人请了郭胜出来,和郭胜进了门房小间,低声道:“先生,有件事,我越想越觉得不踏实,得赶紧跟先生说一声。”

    “什么事?你说。”郭胜示意他。

    “今天文会上,有几个太原学子,当初我阿爹在太原府学时,教过他们几年,还有些江南路的士子,说起恩科的事,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大家都很着急,就说……”

    李文岚有些期期艾艾起来,“就说……那个,问我能不能请苏大公子,还有古六少爷他们,问一声,上个折子什么的……”

    “让你出面呼吁一声恩科的事,是吧?你答应了?”郭胜一听就明白了。

    “没算答应,也没回死,我当时就觉得有点儿不妥,没敢答应,不过……”李文岚有些忐忑,直觉中,他觉得这件事十分不妥,当时他被拥在中间,那么多热切急切,他实在没办法一口回绝。

    “那你自己觉得呢?该不该替他们呼吁一声?”郭胜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眯出一眼的笑意,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我自己……”李文岚凝神想了想,“先生,我也觉得,是该开一科恩科,皇上登基以来,就算开国以来,这样的大捷,都不多见,曲指可数,前朝不如这样的大捷,都开了恩科。”

    “去年春闱,可比平时多取了不少士子,足足多出将近一半,不就算是加了恩科了?”郭胜看着他问道。

    “这倒也是。”李文岚有点儿挠头了,“先生,说到这个,我是有点儿想不通,多取士子和开恩科比,当然是开恩科更隆重,更显的皇恩浩荡,就算是去年多取了五成士子,今年再开恩科,少取些人就是了,历年恩科,本来取士就不如正科多,皇上真不开恩科吗?”

    “不知道。”郭胜笑眯眯看着李文岚,“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我不在身边,遇事不决怎么办?”

    “听自己的。”李文岚答的极快。

    “嗯,这件事,也听你自己的,你要是觉得该呼吁几声,你就去,你要是觉得不合适,那就不去,这不是大事。只不过。”

    郭胜顿了顿,“你一个举人,父兄都在五品以下,人小言微,发了声也没人理会,这件事,你想呼吁,也有心无力。”

    李文岚不停的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不是我不肯,而是没用。”

    “不过,”郭胜话锋一转,“那些士子都是人精,肯定比你知道你人小言微,说话没用,他们找你,不过是让你牵个线,找几个说话有用的出来,比如,”

    郭胜顿了片刻,慢吞吞道:“苏大公子。这事,有苏大公子一个就够了,至于古六,他也没考出进士呢,跟你一样一个举人,古家再怎么有声势,也落不到他头上,他就算了,苏大公子那边,你能想想办法,就替他们想想办法,要是不能,也就算了。”

    李文岚不停的点头,笑容满面,“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跟先生想的一样,多谢先生指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那我回去了。”

    李文岚愉快的告辞回去了,郭胜站在二门里,看着李文岚转过影壁,才转过身,慢悠悠往书房院子回去。

    郭胜径直进了上房,秦王从一堆功劳册子上抬起头,看着他问道:“是六哥儿?这么急着找你?没什么事吧?”

    金拙言也看向郭胜。

    郭胜先笑起来,“不能算没事,也不能算有事。”郭胜三言两语将李文岚的事说了。

    “你这是怂恿他!”金拙言指着郭胜,“有你这么当先生的么?”

    “你想把苏烨顶上去?”秦王一边笑一边摇头,“他出面,就是揽收人心,惹皇上厌恶,不出面,就失了士子之心,可你这招数太粗糙了,苏烨再怎么不聪明,也不会上这样的当,只怕到后来,还不知道谁被顶上去。”

    “是谁都行。”郭胜笑的自在无比,“不管是谁,总之,最后不开这恩科的,是皇上,不是没想起来,疏忽了,或是被谁劝止了,就是他不想开,他不开这恩科。”

    “你这是疯了。”金拙言脸色微变,脱口而出道。

    秦王目光中带着几分凝重,看着郭胜,片刻,示意金拙言别再多说,看着郭胜吩咐道:“六哥儿这里,你看着些,别让他吃了亏。”

    “王爷放心,吃不了亏。”郭胜欠身笑答了句。

    李文岚回到永宁伯府,想来想去,又出来去了古家,找到古六,嘀咕商量这件事,古六对这事无可无不可,他没觉得皇上一定不会开恩科,也没觉得开不开恩科是什么大事,当然提一提开恩科这事,自然也不是什么大事,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决定在宴宾楼那天的文会上,当众和苏大公子提一提,成不成,他们也都尽了心了。

    宴宾楼的文会,最早是太学一帮学生会文玩乐起来的,后来日渐兴盛,后来苏烨入了太学,崭露头角,就是在宴宾楼文会上,这宴宾楼文会,就成了这些年京城风头最劲的几次文会之一。

    这些年,宴宾楼文会一向是由苏烨主持打理,这一趟也不例外,苏烨主理的文会,向来人满为患。

    今年的宴宾楼,年前大修了一回,这会儿湖里彻底清理过,湖水清澈的几乎见底,沿湖的亭台水榭都用曲桥相连,极其适合文会这样需要声气相闻又各自有别的场合。

    诗文会了几轮,酒过几巡,古六见一群江南士子上前敬酒说话,冲李文岚使了个眼色,李文岚站起来,和诸人说话了几句,和苏烨笑道:“对了,都说要开恩科,这会儿开了衙,想来旨意也快下来了吧?苏公子常常随侍在皇上身边,一定知道这事,说不定这恩科的旨意,还是出自苏公子这手呢。”

    满花厅的士子顿时都竖起了耳朵,这是大家最关心的事。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苏烨笑容自若,答的极快,“岚哥儿还不知道我吗,最懒散不过,从入了年到现在,我还没到翰林院应个卯呢,我明天就去应卯,看看什么时候能排上班,只怕到那时候,旨意早下来了。”

    苏烨一边说着,一边笑起来。

    “听苏兄这意思,这恩科是必定要开的了?”古六急忙紧问了句。

    “这话别人说了也就算了,六少爷这么说可不应该,谁不知道圣意难测这句话?再说了,妄自揣测圣意,可是犯律法的,这话可别乱说,这开不开恩科,我当然是往好处想,我这个人,凡事都往好处想,难道六少爷不是这样?”

    苏烨语笑晏晏,古六拍着头跟着笑起来,“也是,我这个人也是这样,凡事都往好处想。真要开恩科,我今年得下场考一考。”

    “我跟苏公子,还有六少爷不一样,我都是往不好的一面想,你们说,会不会皇上没想起来恩科的事?皇上日理万机,都是大事,恩科这事,在咱们是天大的事,在皇上那一堆天大的事里,就不显了,万一皇上忘了,苏公子可得替我们提醒一句。”

    李文岚紧跟在古六的话后面道。

    “去年正科前三四个月,主考就定下了,这恩科要开,这会儿肯定不会一无动静,只怕是不开了。”人群中,一个士子微微扬声道。

    “可不是,听说前年十一月里,唐尚书就闭门谢客了,国之大考不是小事,再怎么快,也得准备个三四个月,这会儿还没有动静,只怕是不准备开了。”

    “是啊是啊,恩科都在上半年,可从来没有开在下半年的例。”

    “下半年的例有是有,本朝没有,照理说,真要开恩科,去年年底就该有信儿了,金世子凯旋,是去年九月份的事儿了,到现在,三四个月,四五个月都过去了。”

    “去年两场大胜,开国以来从未有过,这样的大庆,不开恩科,实在是……”

    “可不是,如今南边简直就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我从福建过来,一路上真是舒心极了,眼睛看去,全是平安喜乐,这样的盛世之大捷,不开恩科可是前所未有。”

    ……

    众士子七嘴八舌,越说越激动,他们早的,从去年年中,就赶过来了,去年春闱失利的诸人,也几乎都因为寄希望于恩科,而滞留不走,等到现在,其实大家都已经十分明白,这恩科,等只怕是等不来了,他们现在只能努力一把,看能不能把这恩科争取下来。

    苏烨脸上笑容依旧,凝神听着众人说话,不停的点头以示赞同,眼底却越来越阴郁。

    不会有恩科这事,他比这里所有的人,都更早猜测到了,或者说,从最初,头一场大捷起,他就从来没有过什么恩科这种妄想。

    “苏公子,要不,您领个头,咱们上个折子给皇上,请皇上开了科恩科。”李文岚看着苏烨,直截了当道。

    “对对对!这是个好主意,我附议!”古六急忙举手表示赞同。

    “这事,只能苏公子领个头,我和六少爷都是白身,递不了折子,在座的……”李文岚抬胳膊划了一圈,“几乎都是白身,有一个两个不是,声望上和苏公子比,远远不如,还请苏公子帮大家说一句话。”

    李文岚说着,长揖到底。

    古六跟着笑道:“苏兄可千万不能推辞,你是咱们士子领袖,这是公认的,这个时候,正该你出面,替诸士子发声,这事可推辞不得。”

    “推荐什么?”苏烨眨眼之间就有了决断,爽朗的笑着,冲众人团团拱手,“六少爷这句士子领袖不敢当,折煞了苏某,可替诸位发声,苏某断不敢有所推荐,只是,这事得仔细议一议,咱们这发声,可不只是为了发声,而是要把这事办成,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轰然应诺叫好,起伏不定的冲苏烨,冲李文岚,冲古六长揖致谢。

    苏烨瞄着人群后的李文林,忙招手叫他,“李三爷往前面来一来,诸位请坐,这事儿,咱们得好好议一议。

    头一样,六少爷和李家六哥儿说他们人小言微,老实说,我这个翰林承旨,也是人小言微的厉害,上了折子,只怕都到不了皇上面前。咱们得找几个人不小,言不微的,一起上这个折子。”

    “苏公子请讲!”李文岚带着几分兴奋。

    “头一位,自然是唐尚书,大家说什么我是士子领袖,那是笑话我呢,真正的士子领袖,是咱们唐尚书,唐尚书的人品才学,那是有目共睹,六哥儿跟唐尚书是亲的不能再亲的姻亲,六哥儿嫡亲的哥哥,又出自唐尚书门下,六哥儿,唐尚书这里,能不能请你出个面,请唐尚书出面,就算不能牵头上折子,也要附议签名。”

    苏烨头一个,就点到了李文岚,李文岚一个怔神,随即点头,“行,我去一趟唐府。”

    “六哥儿令人敬佩!”苏烨起身冲李文岚拱手致谢,正要说话,李文林一脸兴奋的举手道:“我跟江大公子有几分交情,要不……”

    “江大公子跟咱们差不多,也是个份量不够。”苏烨开了句玩笑,随即道:“有一个人,正要烦劳李三爷,能不能请李三爷到郑尚书府上走一趟,请郑尚书也附议一二?郑尚书是礼部尚书,这恩科的事,正该他管。”

    “成!”李文林满口答应。

    苏烨哈哈笑着,冲李文林拱手再谢了,再转向古六,古六冲他拱手笑道:“不用你说,我回去请阿爹出面,你们府上,苏尚书可不能推辞。”

    “放心放心。”苏烨一边笑一边连声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