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七二章 台上台下都是戏

第三百七二章 台上台下都是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看看你看看!”徐焕指着丁泽安,一巴掌一巴掌拍着郭胜。

    “看什么看?你头一回不是这样?还没到时候呢。”郭胜用折扇推开徐焕的手。

    “那个!”丁泽安猛咽了口气,僵直的拧过头,指着外面,“先生,舅舅,我还是到外头……”

    “到外头能看得着?”郭胜抬手按在丁泽安头上,推着他的脸面向台子,“就是一点小热闹,别那么没出息。你舅舅不是教导过你,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就算看山想到水,也没什么,人之常情。”

    台子上那群女子,已经都只余了一件肚兜,正拎着丝绦在抽开。

    “坐下看。”郭胜示意富贵挪把椅子过来,按着丁泽安坐到了椅子上。

    丁泽安全身僵直的坐下,双手按在膝盖上,直直的看着台上几乎就要赤祼的女人们,脖子扭的简直咯咯有声,看向郭胜和徐焕。

    郭胜和徐焕站在他侧前,一个背着手,一个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折扇,对着满台子几乎就是光着的女人,和看极其寻常的物件儿一样,半丝异样也没有。

    丁泽安看了片刻,转头看向富贵和金贵,富贵根本没看台上,一双眼睛溜来溜去不知道在看什么,金贵倒是正看着台上,嘴角往下扯着,显的十分的瞧不上。

    郭胜回头看了眼丁泽安,示意金贵挪把椅子过来,坐到了丁泽安旁边。

    丁泽安下意识的拉了拉衣襟。

    郭胜斜着他,轻笑了一声,徐焕也往后退坐到丁泽安另一边,晃着折扇,看着台上妖娆的拧着身子,在满堂轰然中退回后台的女子。

    “有意思吧?”郭胜抬下巴示意台上。

    “这也太……”丁泽安又羞又窘。

    郭胜抬手在他大腿上拍了下,“这没什么,人之本性,圣人说,饮食男女,都是人的本性。”

    “也是一切活物的本性。”徐焕晃着折扇,说不清是要反驳郭胜,还是替郭胜补充。

    “你舅舅就是有学问。”

    郭胜这一句夸的丁泽安莫名想笑。

    “人……好吧,一切活物,之本性,这没什么好丢人的,你看小孩子,饿了渴了就哭,不高兴了也哭,没人笑话他,人之本性,长大了,束发受教,就开始约束天性,这约束,不是没有了天性,就是那些小内侍……我问过。”

    见徐焕折扇一顿就要开口,郭胜抢先一步,先把徐焕的话堵回去,“秦王府就有不少小内侍,自小儿净身的,大了再净身的,都有,我都问过。”

    徐焕哼了一声,接着摇折扇。

    丁泽安微微拧着头,用力抿着嘴,忍着笑,他真是太喜欢这位先生,和这个舅舅了。

    “就是内侍,那天性,也是有的,所以,这不可可耻,可耻的,是放纵天性,你舅舅刚才说了,这是一切活物的天性,人是万物之灵,不能凭天性活着。”

    这几句话,郭胜说的极其郑重严肃。

    丁泽安忙站起来,欠身受教,“泽安记下了。”

    “坐坐坐,别显了眼。”郭胜一把将丁泽安拉回椅子上,“不光这天性,道德伦理,也是一样的道理,人性要压住天性,大于天性,乃至于视天性为无。所谓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就是人性之大成了。”

    丁泽安微微欠身,听的恭敬专注。

    “还有,天性这个东西,不能光约束,该放一放的时候,也要放一放,太约束了,对身体也不好,比如……”郭胜话锋一转,还没说完,就被徐焕打断,“这几句就是胡说了,天性要在人性内,人性之外,半点不能放纵。”

    “别的不说,这饮食男女,怎么不能放一放了?饿了不该好好吃一顿?别跟我强辩什么偷抢,就是自己家里好好吃一顿,这男女……外头多的是,该给多少银子给多少银子,怎么啦?怎么就不行了?”郭胜半句不让。

    “这几句更是胡说!”徐焕折扇点向郭胜。

    丁泽安两根眉毛抬的一额头皱纹,上身紧紧靠在椅背上,大瞪着双眼,看着在他面前你点我一折扇,我点你一折扇,谁都一句不让的郭胜和徐焕。

    “……安哥儿,我跟你说,郭胜这厮无法无天,他混帐的很,他的话,你最多听一半……不对,最多听三成,你听舅舅的。”徐焕突然一个掉头,折扇点向丁泽安。

    丁泽安赶紧点头。

    “你别理他,你是个有主见的,别听他的,你也不用听我的,你自己衡量,听你自己的。”郭胜的折扇也点过来。

    “约束天性这个,我觉得,舅舅说的更好一些。我听太婆说过一回,说世家的好处,她年过半百才知道,别的不说,光从不放纵饮食这一条上,就大有学问。饮食如此,男女更该如此。”

    丁泽安一边说,一边笑,跟舅舅和先生在一起,他总是想笑,忍不住的笑。

    “这个老子不懂,你舅舅也不懂,以后你跟你媳妇探讨吧。相扑的来了,这个不错,极有章法。”郭胜一句话了结了话题,指着台上。

    丁泽安忙看过去,台子一左一右,各出来一个只穿着兜裆,光着上身光着脚的健壮妇人。

    丁泽安呃了一声,抬手按在额头上,他今天真是大开眼界。

    “看蓝衣服那个,这位的角斗,我看过好几回了,极有章法,是个真正的练家子,看门道,别盯着**净看热闹,看她的脚,要动了!看眼神!你看她这眼神……”郭胜指着台上你争我斗的两人,给丁泽安解释着。

    丁泽安凝神听着郭胜的解说,看的兴致上来,见蓝衣服摔倒对方,拍掌叫好,“先生,我觉得这光着上身,最初只怕不是为了……噱头,听说北边那些蛮族角斗,不论冬夏,都是要脱光上身。”

    郭胜拍着丁泽安,哈哈笑起来。

    角斗的两女退下,台上丝竹声响起,象棚入品一阵骚动,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歪戴着锦帽,白狐里织锦缎斗蓬歪斜的挂在肩膀上的,一路横进来,径直走到最前面的一排雅座中,猛一甩斗蓬,坐到了椅子上,几个小厮急忙上前,解斗蓬的解斗蓬,放脚踏垫脚,要帕子净手,再奉上香茶。

    “这是赵永富赵大少爷。”富贵看的咯笑出声。

    徐焕惊叹不已,“这都是从戏文里学来的派头吧?这一手斗蓬甩得好,精气神俱足,瞧这样子,大约水袖也耍的不错。”

    丁泽安噗一声笑出了声。

    赵大少爷刚刚接过香茶,另一边,都水监监事常家贵小儿子常定远常三少爷,也气派无比的入了场,另一边一通同样的忙乱之后,常三少爷也喝上了香茶。

    看着两位少爷都翘起二郎腿喝上了香茶,台上的丝竹声调一变,高扬喜庆的曲调中,一左一右出来一红一绿两位十六七岁,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伎。

    从赵大少爷这边出来,走到赵大少爷面前,就站住不再动,曲膝福礼不停的抛媚眼,不用说,肯定就是樱草了,另一面的脂粉,自然眼里只有常三少爷。

    两位气派不凡的少爷几乎同时吼了声赏,小厮捧着金光闪闪的金锞子,整匹的绸缎,亮闪刺眼的头面,从台子两边,送到樱草和脂粉面前,再一盘盘摆到两人身后大红绒面台子上。

    丁泽安看的一阵接一阵的怔神,这京城的富贵少爷,就这作派?

    “赵永富他爹赵贵荣快七十了,赵贵荣前三十年,一直混在京城下九流,饥一顿饱一顿,后来,饿的实在受不了,托门路投到了皇庄做庄丁,搭上了后来的皇庄总管事全具有,这赵贵荣,虽说大字不识几个,可对全管事一颗忠心,据说无人能及,很快就做到了三等管事,如今打理着京畿一带九座皇庄,一万多亩地。”

    郭胜和丁泽安低低介绍。

    丁泽安看着一替一盘往台上送金银锞子,几乎没断过的赵大少爷和常三少爷,纳闷道:“一万多亩,就富成这样?”

    郭胜嘿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想不明白的时候,别说话,看着。”

    丁泽安低低应了一声。

    “都子监监事常家贵的母亲,是皇上的奶嬷嬷,三年前刚刚过世,常家贵母亲进宫做了皇上的奶嬷嬷当年,常家贵的父亲就领了这都水监监事的差使,常家贵父亲病故时,常家贵母亲进宫求了皇上,常家贵就接手做了这都水监监事。”

    丁泽安听的连连眨眼,这水,好象深得很么……

    “常家三少爷认输了。”一直看的津津有味,兴致盎然的金贵咋巴着嘴,十分遗憾的说了句。

    丁泽安忙看向带着浑身尴尬恼怒,站起来就走的常三少爷。

    “你徐爷有的是银子,让你徐爷拿一把银子把姓赵的砸趴下。”郭胜折扇捅着金贵。

    徐焕急忙摆手,“这不是有没有银子的事,丢不起这人,你瞧瞧,他跟台上的那些女伎有什么分别?台上台下,两场大戏。”

    郭胜一边笑一边站起来,“台下比台上唱得好,看好了,咱们走吧。”

    丁泽安和徐焕跟着站起来,在富贵等人拱卫下,出象棚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