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七一章 教坏小孩子

第三百七一章 教坏小孩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梅和丁泽安的亲事议定下来的很快,苗太夫人走了趟徐家,请霍老太太做了这个大媒,进腊月前,下定了细帖子,只等年后出了正月走小定礼等诸般繁琐讲究的礼节。

    眼看议定了亲事,李夏从徐家回来的路上,弯了趟郭胜那间小院。

    李夏并不往里进,站在院子里和郭胜道:“八姐姐和丁家的亲事议定了。”

    “听说了,恭喜姑娘。”郭胜欠身,其实他对他家姑娘怎么看上了这门亲事,十分不解,不过姑娘的事,他不解也寻常。

    “你去一趟丁家,就说五哥的话,从现在起,丁泽安由你和舅舅教导。”

    郭胜一个怔神,由他和徐焕教导,教导什么?

    “知道丁泽安是怎么长大的?”李夏看到了郭胜那一个怔神,她今天心情好。

    郭胜又呆了下,随即若有所悟。

    “他和你,还有舅舅,异曲同工。舅舅性子豁达愉快,他能学到一分两分,就是大福了。”李夏看着郭胜。

    郭胜拱手欠身,“姑娘的意思,在下明白了,姑娘放心。”

    “嗯。”李夏露出丝笑意,转身正要走,郭胜突然又问了句,“姑娘,教到什么程度?”

    “你看着办,他能学到什么程度,你就教到什么程度。”李夏脚步没停,一边往外走,一边应了句。

    郭胜呆了片刻,下意识的低低吹了声口哨。

    能学到什么程度,就教到什么程度,这是让他收个徒弟吗?

    两场大捷,风调雨顺,今年简直就是皇上登基以来,最繁盛最喜庆的一个年头,刚进腊月,整个京城就热闹的不堪。

    郭胜和徐焕带着丁泽安,虽然有富贵和金贵带着人前冲后挡,三个人挤进南城瓦子最大的那间象棚时,也挤出了一身薄汗。

    “怎么热闹成这样?哪儿来的这么多人?”徐焕在象棚雅座站定,拂着衣服,看着眼前乌泱泱的人头,颇有几分心悸。

    “今儿脂粉小姐和樱草小姐要一场分高下,能不热闹么,这个地方,早两个月就订下了,要不然,出多少银子都没用,除非请出爷的名头……当然小的绝对不敢,爷吩咐过。”富贵接话答道。

    “我不是说这里,是今年这京城,到处都是人,怎么能这么多人?”徐焕坐下,示意丁泽安也坐下,端起茶抿了口。

    郭胜一进雅座,就站到栏杆前,环顾四周,见丁泽安坐下了,招手叫他,“你也过来看看。”

    丁泽安忙起身,站到郭胜旁边,郭先生往哪儿看,他就往哪儿看,可他一头雾水,不知道郭先生这回又要让他看什么。

    “小的略略打听了下,”富贵站在郭胜旁边,抬下巴示意着正对着彩台,和他们斜对的一大片雅座。

    丁泽安急忙凝神细听。

    “捧脂粉小姐的,是都水监常监事最小的儿子,行三,常定远常三少爷,捧樱草小姐的,是一个叫赵永富赵大少爷的,这赵永富的老子,叫赵贵荣,是皇庄一个三等管事。都是财大气粗的主儿。”

    富贵嘴角往下扯了扯,自从跟着郭爷到了这京城,他越来越会说话,越来越委婉了,明明是两个愚蠢比银子多得多的傻货!

    郭胜斜着丁泽安,丁泽安迎着他的目光,他只觉出了这后头只怕有事儿,别的……

    “这两个人不对付?前头结仇了?”徐焕也站过来,随口问道。

    “不就是爷们捧个女伎捧个角儿什么的,瞧舅爷说的。”金贵笑接了句。

    “这是打擂台。”徐焕手里的折扇不客气的敲在金贵头上,“你们爷带出来的人,都是猴精猴精的,怎么到你这儿……”徐焕啧啧。

    “我能打,力气大。”金贵抬了抬胳膊。

    丁泽安噗一声笑了,还真是,郭先生那一群不怎么象下人的下人里头,就这个金贵,最实诚心眼少。

    “他的好处跟磐石差不多,憨是憨,要论坑人,富贵也不如他。”郭胜抬手在金贵胸前拍了几下,“我就吃过他的大亏。”

    “爷过奖。”金贵顿时一脸红光,没往下躬身,反倒挺了挺胸膛,看样子,坑到过一回他家郭爷这事,是他极大的骄傲。

    郭胜斜着他,金贵赶紧躬下身子,陪着一脸嘿嘿的笑。

    “来了来了。”徐焕眼睛盯着台子上,回手拍了下郭胜。

    郭胜忙转身看向台上,丁泽安下意识的先扫向那一片还空着的雅座,郭胜眼角余光瞄着丁泽安,嘴角挑出丝丝笑意。

    姑娘说的半点不差,这个丁泽安,确实,是做他们这一行绝好的材料。

    台子旁边的小门帘子高高掀起,一串儿十一二个十来岁的曼妙女子踮着脚尖,侧身提气,沿着台子一溜小跑了两圈,在台前站定,齐齐行福礼。

    丁泽安是头一次到瓦子,以及象棚这样的地方,看的大瞪着双眼,稀奇无比。

    徐焕瞄着他那一脸的惊呆,轻轻捅了捅郭胜,“这么个半大小子,你把他带到这种地方,学坏了怎么办?”

    郭胜斜了徐焕一眼,带着无数对徐焕的鄙夷,哼了一声。

    台子一角的丝竹声变了个调儿,那群女子走了几下并不怎么太优美的舞步,正中一个女子越众出前一步,一把揪下背后的薄薄的细纱披风,举着旋了一圈,往还空着的雅座一边密集的人群中扔过去。

    丁泽安看傻了,这是什么意思?

    徐焕又捅了下郭胜,指了指丁泽安,“先让他出去一会儿,这又不好看,等会儿再让他进来。”

    郭胜再次鄙夷无比的斜着徐焕,“你头一回看这个,多大?”

    “哎!”徐焕点着郭胜,“这能一样么?你还不如说你自己呢。”

    “我真不如你,二十大几才头一回看到这个,挺好看的,佛家不是说,心中有佛,看什么都是佛?”郭胜这话越歪越远。

    “你别打岔……”徐焕话没说完,台上一个女子,已经一个转身,双手撑开短衣,手一松,衣服滑下,上身只余了一件大红绣花肚兜。

    丁泽安喉咙里响亮无比的呃了一声,瞪着那个只穿了件肚兜、在满堂的瞩目拍手叫喊催促中,笑的花枝招展,不停的扭着腰肢的女子,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