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七零章 同为畸零人

第三百七零章 同为畸零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一大清早,赵老夫人就一辆小车,悄悄到了永宁伯府,即是回话,又是提亲。

    严夫人和赵老夫人都是极其干脆利落的人,很快商量好了相亲这件大事,送走赵老夫人,严夫人长长舒了口气,这丁家哥儿真要象五哥儿说的那样,哪怕只有一半,都是难得的好亲。

    五哥儿的眼光是没话说。

    八娘子李文梅那里,是李夏和李文楠去说的。

    “八姐姐,刚刚,我和阿夏听阿娘和三婶在说你的亲事,她们给你看中了一门亲事。”李文楠坐到李文梅身边。

    李文梅并不怎么意外,看着李夏,迟疑道:“是……丁家?”

    “我就说吧,八姐姐可聪明了,你看看。”李夏坐到李文梅另一边,伸头从李文梅面前,和李文楠道。

    “哈!真是噢!就我笨!”李文楠夸奖的哈了一声。

    “不是,不是聪明,是……”李文梅欠身从炕边小柜子里拿出那只镯子,“这么贵重的东西,大伯娘让都没让,赵老夫人还说,”顿了顿,李文梅有几分不好意思,“是她归家的时候,苗太夫人给她的。”

    “八姐儿真聪明啊!”李文楠再次感叹,李文梅哎了一声,李文楠哈哈笑起来。

    “我来跟你说说丁家。”李夏伸手拍了下笑个不停的李文楠,“丁家不好的地方很多,根基浅啊什么什么的,这不算什么,有咱们家,有我和七姐姐呢。”

    李夏话说的极其干脆直白,李夏说一句,李文楠点一下头,李文梅看着李夏,听的极其专注。

    “根基浅有根基浅的好处,人口简单,没有枯枝。”顿了顿,李夏笑道:“枯枝已经断了,说到枯枝,就是丁家的第二条好处,这是王爷的话,说苗太夫人是女中豪杰,丁庆胜那个威远将军,不多说,七成功劳是苗太夫人的,苗太夫人身体健康得很呢,赵老夫人是苗太夫人捡的孤儿,自小养大的童养媳妇,这是第三条好处,赵老夫人极肖苗太夫人。”

    顿了好一会儿,李夏叹了口气,才接着道:“丁贺文生下来的时候,丁家已经很富贵了,娶的媳妇孙氏,是由富乍贵的进士之家,丁家立脚不稳,孙家富而不贵,王爷说,这些,都是丁贺文这场惨剧的缘由。”

    李文楠幽幽叹了口气,“我就是觉得那个姐姐可怜。”

    “嗯,”李夏随口嗯了一声,“苗太夫人极聪明的人,给长孙丁泽兴挑的媳妇,虽然门第不显,也不富贵,家学却极好,一成亲,丁泽兴升了六品,苗太夫人就打发媳妇去了北边,让他们夫妻团聚,听说,苗太夫人严令丁泽兴,不许纳妾,不许在外面找女人。这些,都是我找王爷问出来的。”

    “我就喜欢不许纳妾的。”李文楠拍了下李文梅。

    “这个丁泽安,据说小时候是个傻子,挨打不会哭,不知饥饱……”

    李文梅听到这里,不知道触动了哪里,眼泪夺眶而出,“太可怜……”

    李夏伸手拍了拍她,丁泽安心机之深,她一直佩服得很。

    “在前年之前,丁泽安没进过学,都说他不识字,前年跟着苗太夫人回到京城,才开始读书识字,如今,听六哥说,一个秋闱大约没什么难的。”

    “这不是傻,这是太聪明了!”李文楠脱口叫道。

    李文梅有几分怔忡的看着李夏,看起来十分犹豫,李夏侧头看着她,等她说话。

    她对这位八姐姐,几乎没什么印象,只在很后来,她做太后已经好些年,脚跟立稳,已经可以稍稍松口气的时候,金拙言和她说过一回,早就星零飘散的李家,小二房有个庶出姑娘,叫李文梅的,在京城开了家绣坊,生意还不错。

    她听了,一言没发,金拙言也就再没提过。

    “阿夏,我觉得,他这心机,是不是太深了?我有点儿……”李文梅怯怯道,她有点儿害怕。

    李夏眉棱微动,抿着笑道:“确实是个真正聪明的,不过,不怕聪明,就怕傻。大伯娘跟丁家赵老夫人约好了,明天去相亲。相亲的时候,你好好看看,人品正,再怎么聪明都不怕,八姐姐眼光好得很呢,明天你好好看看。”

    “对了,阿娘让跟你说一声,你要好好看看,多说几句话,想问什么就问,多问没事,还有,一定要你自己看中了,才能说个好字,阿娘说了,是你嫁过去,可不是我们。”李文楠接过李夏的话,郑重交待李文梅。

    李文梅连连点头。

    冬至前后的金明池,虽是冬天,却照样热闹非凡。李文梅和丁泽安这相亲,就安排在金明池。

    苗太夫人和赵老夫人带着丁泽安到的时候,严夫人和徐太太已经坐着,说了一会儿话了。

    看到苗太夫人和赵老夫人,严夫人和徐太太急忙迎上去,丁泽安紧张的鼻尖上一层细汗,连连长揖,给严夫人和徐太太见礼。

    严夫人笑让着安哥儿快别多礼,却由着丁泽安一个长揖又一个长揖的揖足了,才伸手拉起他,仔细打量。

    徐太太也上上下下细细的打量。

    两个人把丁泽安看的额头上都一层汗了,严夫人才满意的移开眼,看着苗太夫人笑道:“你这个小孙子,象你,看你眉眼,跟你一模一样。”

    苗太夫人暗暗舒了口气,“至少胆子大这一条,随我。”

    “哥儿生的真好,我瞧着比五哥儿生得好。”徐太太也看的十分满意。这丁家哥儿,也就比她家六哥儿差了点儿,是比五哥儿生得好看。

    严夫人先笑起来,拉着徐太太坐下,指着窗外湖边一棵枯柳下的李文梅,和丁泽安笑道:“树底下,穿银蓝斗蓬的就是我们八姐儿,去吧。我和你太婆说说话儿,你在不便当。”

    丁泽安扫了眼苗太夫人,欠身恭敬应了,微微有些紧张的出来,往银蓝斗蓬过去。

    “我们到的早,太夫人别笑话,都是阿夏那妮子,说要看什么杂耍,急吼吼的不行……”严夫人和徐太太坐下,和苗太夫人、赵老夫人说起了家常闲话。

    丁泽安腿脚僵直的走到李文梅背后,金明池边上到处都是人,丁泽安咳了一声,又咳了一声,都淹在了鼎沸的人声中。

    见李文梅没有反应,丁泽安往左侧一步,正要往前,见旁边并排立着几个人,掂量了下,又退回去,再往右侧一步,犹豫了下,再往前一步,这下总算有了见礼的空余,忙侧过身,“姑娘是……”

    李文梅仰头看向他,一个怔神,脸上立刻泛上层红意,“是丁公子?”

    他的好看,远远出乎她的意料。好看到了让人惊喜。

    “不敢当公子二字,姑娘叫我泽安吧。”丁泽安想长揖,刚拱起手,急忙又往后退了点儿,再退了点儿,才长揖到底,他今天有点混乱,连怎么见礼都不会了。

    “不敢当,二爷好。”李文梅忙侧福还了一礼。

    “多谢姑娘。”丁泽安再次长揖到底。

    李文梅又是一个怔神,他谢她做什么?

    “多谢姑娘赏了在下这么大的脸面,姑娘不知道,太婆高兴坏了,大伯娘也是,高兴的不行,我也是,我一点儿也没想到……从来没敢想过……”丁泽安低着头,声音微哽,“不管这一趟怎么样,不管姑娘相不相得中,泽安都感激不尽,都铭记在心。”

    “唉,你别这样,你看你……那个……”李文梅听明白了,想笑又一阵心酸难忍,“二爷别这么说,我担不起,我也跟二爷一样,我和二爷,都是一样的人,我也感激不尽,我真跟二爷一样,也是……”

    “我知道我知道,太婆都跟我说了。”丁泽安有几分急切的打断了李文梅的话,仿佛她这话说出来,对她,以及对他自己,都是一种伤害,“姑娘别这么说,姑娘跟我……还是不一样,大不一样。太婆说,姑娘如今跟在严夫人身边受教导?”

    “嗯,还有三婶,大伯娘和三婶待我……但凡七姐姐和九妹妹有的,我都有,亲生的一样。”李文梅低低答道。

    “那犯了错呢?”丁泽安几乎是脱口问了句。

    李文梅抬头瞥了他一眼,”犯了错挨骂也是一样的,大伯娘很凶的。”

    “那不是凶,那是为了你好。”丁泽安压低声音道。

    “真是难得一个明白人。”站在两人侧前不远的阿夏猛一个转身,吓的丁泽安连往后退了四五步,圆瞪着双眼,差点惊叫出声。

    李文楠也跳转过来,看着吓的脸都白了的丁泽安,手指点过去:“真是噢,这人小心眼真多。”

    “到时候,得好好打一顿。”李夏往前几步,站到李文梅面前,眯缝着眼,盯着丁泽安看了一会儿,招手叫李文楠,“咱们走,你们慢慢说话吧。”

    李夏和李文楠往茶坊进去,丁泽安惊魂未定的看着两人背影,“那个,就是秦王妃?”

    “嗯,没吓着你吧?阿夏可淘了,不过阿夏人可好了,可好可好了。”李文梅语气中带着几分热烈,是阿夏先要帮她的,她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