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六六章 家家有彪悍

第三百六六章 家家有彪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夫人带着姐妹三个没走多远,金拙言母亲,长沙王妃蒋氏就带着女儿金秋金二娘子急步迎上来。

    严夫人急忙紧迎上前见礼,“怎么敢当?王妃还不知道忙成什么样儿,实在不敢当。”

    “夫人和几位姑娘能来,我们府里上下,都高兴得很。”蒋王妃温婉笑道。

    严夫人和蒋王妃说过几回话,知道她是个内向温婉,不怎么长袖善舞的,也不多客套,指着李夏三姐妹笑道:“这是九姐儿阿夏,这是八姐儿,文梅,这是七姐儿,文楠。”

    李夏三人齐齐曲膝和蒋王妃见礼,蒋王妃急忙伸手托住三人,和严夫人笑道:“真是一排三朵姐妹花,看着就让人高兴。”

    蒋王妃一边说着话,一边让着严夫人等人往里走,这会儿的长沙王府,拥挤忙乱,严夫人笑道:“王妃只管去忙,这会儿新嫁娘进门,多少事儿呢。你们府上,我是来过的,咱们两家这样的交情,可用不着客套,让二娘子和阿夏她们去寻她们小姐妹玩去,我自己去给老夫人请安就行,可千万别客气。”

    蒋王妃笑着应承,“都说夫人体贴,那我就不客气了,想什么要什么,只管吩咐丫头婆子们。”

    严夫人连声应了,蒋王妃就匆匆往前面喜堂过去了,她得赶紧过去招呼送亲的亲家太太等诸人。

    李夏姐妹三个,和金二娘子说着话,往后面园子过去,严夫人带着蔓青,跟着个婆子,往大花厅过去。

    大花厅里坐满了各家老夫人、夫人,热闹非凡。

    严夫人先上前给闵老夫人请安,闵老夫人看到严夫人,忙笑着招手,“你怎么才来?阿夏她们呢?你们三太太没来?”

    严夫人见了礼,侧身坐到闵老夫人旁边,连说带笑,“阿夏带着那帮淘气丫头们拦门呢,可把世子难为够怆。三太太还在唐家,你们府上这么忙,她说她就不来添乱了。”

    闵老夫人细问了几句拦门的热闹,只听的哈哈笑起来,“这要不是九姐儿手下留情,我瞧他一关也过不了。”

    “碰到阿夏这帮没轻没重、鬼主意一个接一个的淘丫头,世子这亲迎的,真是不容易,后头那麻杆阵上,这帮小丫头就是不依不饶,世子只好挨个长揖求放过,可怜见的。”

    严夫人一边说一边笑一边摇头,金世子这样的身份地位,今天这一天长揖行的礼,大约能抵得过三五年的量了。

    众人跟着又笑又叹,严夫人陪着说了好一会儿话,才站起来,和几家相熟的老夫人、夫人们说笑了一会儿,瞄着坐在一只角落里,明显有几分寥落冷清的威远将军丁庆胜遗孀苗太夫人,和儿媳妇赵老夫人,走了过去。

    威远将军丁庆胜和夫人苗氏都出身穷镖师之家,青梅竹马长大,成亲后,就做了夫妻档镖师,成亲后隔年,两个人失了一趟镖,走投无路之下,夫妻两人干脆背着没满周岁的儿子,北上投了军。

    没想到时来运转,丁庆胜不到四十岁,就因为军功封了威远将军,五十六岁那年,和长子丁贺武战死在关外,如今长孙丁泽兴在关铨麾下,这一场大战中军功卓著,刚刚晋升为从三品将军。

    丁家婆媳枯坐角落,浑身上下却没什么喜庆之意,独坐角落几乎无人理会,这是因为苗太夫人的二儿子丁贺文一家的惨剧丑闻。

    苗老夫人只有两个儿子,长子丁贺武没满周岁就被苗老夫人背上了战场,次子丁贺文,如同名字,自小儿从了文,中了举人隔没两年,父亲和兄长战死,丁贺文被赐进士出身,点了个上等好县,去做了县令。

    前年年初,还没出正月,在知州任上的丁贺文家里,出了大事,丁贺文的宠妾吴氏,一把毒杀了二太太孙氏,孙氏生的长女丁睛,捅了吴氏七八十刀,把吴氏捅成了一块烂肉,在丁贺文面前,一刀抹了脖子。

    苗太夫人和媳妇赵老夫人星夜赶到,没两天,丁贺文自缢而死,苗太夫人求到长沙王府,报了丁贺文病亡,掩下了这件丑事,可京城诸家,却是无人不知,不知道多少人家,拿这件事教导自家子弟。

    丁家原本根基就浅,这一场事几乎倾覆了丁家,幸好今年这场大胜,长孙丁泽兴军功卓著,丁家,总算缓过了半口气,苗太夫人和赵老夫人,这是头一趟出现在这样贵妇贵女云集的场合。

    见严夫人毫无疑问是奔着她们婆媳过来了,苗太夫人愕然之余,急忙站起来。

    严夫人急走几步,伸手扶住苗太夫人,“有一阵子没看到太夫人了,太夫人这份硬朗,真是让人羡慕,恭喜太夫人,恭喜老夫人,我听我们五哥儿说过好些回你们家大郎如何英勇善战,如何料敌如神,太夫人不知道,我们五哥一说起丁将军,眼睛都会放光。”

    严夫人扶着苗太夫人落了座,连说带笑,语气亲热。

    苗太夫人心里无数疑惑,却又觉得暖的心酸,都说永宁伯府的严夫人是个极会做人的,这不是会做人,这是良善。

    “夫人过奖了,他一个武夫,只有一把子力气,五爷过奖了。”苗太夫人连声客气,“五爷是真正的人中龙凤,永宁伯府李家福泽深厚,夫人持家有方,又这样良善……”苗太夫人声音似乎有些哽。

    “太夫人和老夫人都是有大福的。”严夫人招手示意小丫头,托了杯茶递给苗太夫人,“都说积善之家有余庆,太夫人和老夫人这些年施粥施药施银子,谁提起来,不赞几句?听说当年失了镖的那一家人,后来一直是太夫人供养的?”

    “这话不敢当。”苗太夫人急忙解释,“可不能这么说,当初我们夫妻失了镖,一走了之,那家东主也不富裕,回去没两年,就一病没了,这都是我们夫妻作下的恶孽,那不是供养,是人家允我们赎罪,那家人厚道,早好些年,那家长孙就中了举,那是恩人之家。”

    “只听太夫人这话,太夫人就是个极明白有大福报的。我多问一句,太夫人,老夫人别多心。”严夫人说着,从苗太夫人,看向一直低眉微笑陪坐旁边的赵老夫人。

    “夫人只管说。”

    “如今二房几个孩子,可还好?还有几个孩子?”严夫人声音落低,带着几分小意。

    “还有一子两女。”苗太夫人喉咙一哽,眼圈微红,“子孙不肖,都是我的错,累的孩子们……可怜,唉,不怕夫人笑话,我这个穷镖师出身的人,见识短浅,半辈子顺当,不知道……唉,都是我的错。”

    “都过去了,太夫人也别太自责。说起来,那家百家大家,防范周到,还不是因为经的事多,经过见过,不过是吃一堑长一智罢了,总还是留下了根苗,这几个孩子,现在可还好?”严夫人劝了两句,接着问道。

    赵老夫人看向严夫人,心里微微一动,“孩子还好,多亏了泽安。安哥儿是老二纳吴氏前,一个通房生的,那时候没有吴氏,老二媳妇也不是不贤惠,后来,吴氏进了门,一年比一年闹腾,安哥儿护着两个妹妹,那也是两个苦命孩子,生母都没了,也不知道怎么艰难,一想起来这个,我和阿娘就痛悔的睡不着觉。安哥儿是个好孩子,聪明,心眼好,前年回到京城,才开始正正经经的读书,如今,几个先生都说他学问文章很不错了。”

    “不是不错,是好得很呢。我们六哥儿看过他的文章,说极有才气,前儿还跟我说,下次我们府上文会,他要请你们安哥儿过府,好好说一说学问文章呢。”严夫人笑道。

    苗太夫人惊讶的看着严夫人,赵老夫人也极其意外,严夫人一边笑着一边站起来,“回头我让人送帖子到贵府上,我们六哥儿是个傻孩子,年纪又小,还请安哥儿多担待照应。”

    “夫人客气了。”赵老夫人忙扶着苗太夫人站起来,严夫人欠身按着苗太夫人坐下,“太夫人要总跟我这样客气,下次我就不敢给太夫人请安了。”

    严夫人按下苗太夫人,又让着赵老夫人落了座,才欠身告辞,往别的地方说话了。

    赵老夫人看向苗太夫人,苗太夫人看着赵老夫人,两人面面相觑了半天,又低低讨论了几句,没等她们讨论出这个那个,就又有别家夫人太太过来打招呼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