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六五章 风起于苹末

第三百六五章 风起于苹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拙言接出新娘子,一身端庄整齐到一丝不苟的大礼服,再怎么理,也带出几分狼狈相,赶在新人发嫁前,李夏、李文楠,拉着李文梅,三个人挤在一辆车上,赶紧往长沙王府去。

    过来拦门看热闹的小娘子,几乎都是和唐家交好,也和长沙王府至少是有来往的,跟着李夏姐妹,也呼呼啦啦乱成一片的叫车赶紧去长沙王府。

    一定要赶在发嫁队伍之前出门,否则,新娘子车子一出来,一条街就全堵上了。

    严夫人则跟古大奶奶等送亲诸人一起,上车往长沙王府过去。

    长沙王府,阮十七捏着杯酒,靠在栏杆上,心不在焉的看着戏台上咿咿呀呀甩着水袖的花旦,出了一会儿神,仰头喝了杯中酒,将杯子递给旁边侍立的女侍,往不远处坐着说话的郭胜和徐焕过去。

    “咳嗽好些了吧?”徐焕看着阮十七过来,一边示意他坐,一边笑问道。

    阮十七顶着一头一身灰在唐尚书面前晃了没几天,就被唐尚书调去巡查刑部所辖几所牢狱去了。

    “好什么,大牢里那味儿,比那些陈年老灰呛人多了。”阮十七一屁股坐到两人旁边。

    “刑部么,不是案卷就是大牢,你要是受不住……”郭胜的话没说完,就被阮十七摆手打断,“不是这个,味儿还好,多闻一会儿就闻不出来了,就是……前儿我跟冬姐儿商量了,还是求个外任好,寻个山青水秀的小县……”

    “你刚到刑部,至少这一任得做完了。过两年再打算吧。”徐焕有几分无语的看着阮十七。

    郭胜却微微蹙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阮十七,“出什么事儿了?怎么突然生出这个打算?”

    阮十七可不是个没成算,打定了的主意说改就改的。

    阮十七自己倒了杯酒,垂着眼皮慢慢啜着。

    徐焕和郭胜对视了一眼,两人一起放下酒杯,看着阮十七,等他开口。

    “刑部大牢里,有八个杂役,都是囚犯,都是京东东路密州人,最小的一个,也过五十了,在刑部大牢里已经住了三十六年,杂役也做了二十年出头了。”阮十七啜了几口酒,垂着眼皮道。

    郭胜惊讶的看着阮十七,徐焕呆了片刻,反应过来了,刑部在京城的大牢,都是各地递送进京要复核复审的在案囚犯,或是京畿一带大案要案案犯,一旦审结,就要转到京畿各处大牢,什么案子,三十六年没能审结?

    “我调了卷宗,案子三十六年前就审结了,是一起造反杀官案,杀了密州知州,衙役等总共八人,放火烧了密州府衙,当时押解进京的,一共十九人,押解进京当月,案子就审结了,十九个人,都是秋后斩立决。”

    阮十七瞄着四周,声音很低。

    郭胜眉头皱起来了,他想起来这是什么案子了。徐焕听的连连眨眼,也跟着环顾四周,他不知道这个案子,只是听出来浓浓诡异味儿。

    “十九个人,当年押解进京时,最大的四十七,到现在,死了十一个,全是病死老死的,有一个,活到了七十九,年年延后勾决。”阮十七看向郭胜。

    “这案子我听说过,这几个,都是沈家集人吧?”见阮十七点头,郭胜嗯了一声,接着道:“我在密州游历过几年,到沈家集时,当地人常去拜一个叫十九郎的,我这个人,最喜欢这样神神道道的事,就到处打听,这十九郎,就是你说的这十九个人,说是当年为了护住自家和各家田地而死,这案子有蹊跷。”

    “嗯,当年被杀的知州进士出身,追封追赠极厚,一子一弟,都恩荫了五品。”阮十七接着道。

    郭胜皱着眉头,片刻,低低道:“等我打听打听,唐尚书执掌刑部快十年了,这事他肯定知道。”

    “这京城,实在烦。”阮十七声音更低,“我这个人,不平就想鸣,憋着难受,可这京城……鸣不得啊,唉!”阮十七烦恼无比的叹了口气,“熬过了年,我还是求个外任算了,最好去江南。”

    郭胜斜了他一眼,没理他。

    呼呼啦啦又赶到长沙王府的一群小娘子,几乎都有长辈到长沙王府贺喜宴饮,各自寻自家长辈招呼了,接着看热闹。

    李夏三人在二门里找了个不碍事的地方,一边等着看新娘子进门的热闹,一边等严夫人过来。

    李文楠拉着李文梅嘀嘀咕咕连说带笑,李夏带着几分好奇打量着长沙王府。

    她这是头一趟到长沙王府。

    古六说,长沙王府是京城显贵中唯一的坤宅,坐西南朝东北,据说金家旁枝,也多数是这样的坤宅,坤宅最旺金家。

    金家一跃而成为令天下瞩目的人家,确实源于坤而不是乾。

    李夏读过金家那位析产分居的古氏国夫人的传记,明利果决,见识卓远,极其令人敬佩。

    王爷说,先李太后最后几年,其实是在这座长沙王府,在古氏国夫人的陪伴下度过的,先李太后走后隔年,古氏国夫人也走了。

    从前她对先李太后漠不关心,一个幸运的女人罢了,现在,她却对那位李太后充满了好奇,连带着,对那位古氏国夫人,对这座长沙王府,和李太后度过生命最后几年的长沙王府后园,都充满了好奇。

    这座王府,以后,她是可以常来的。

    大门口鼓乐高扬,人声沸腾起来时,蔓青绕过来,隔着热闹的人群,踮着脚尖招手叫三人。

    三个人忙从丫头婆子们扁着身子让出的人缝中挤过去,会合了严夫人,一起往里面进去。

    严夫人一边走,一边交待李夏三人,“这里不比唐家,他们府上规矩重,毕竟是首相府上!”严夫人看着李夏,重重咬着首相两个字,李夏赶紧点头,她明白,这府上不光有规矩,还关着国法呢。

    严夫人见李夏头点个不停,满意的嗯了一声,“楠姐儿不许胡闹,梅姐儿也是,你出门的少,跟着你七姐姐和阿夏,别落了单,梅姐儿这趟出门很好,大大方方,就这样。阿夏,你别光想着怎么淘气,看好你这两个姐姐。”

    李夏不停的点头,李文楠跟着头点个不停,李文梅点了两下,就笑的点不下去了,七姐姐和九姐儿太会淘气了,大伯娘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