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六四章 讲究个心服口服

第三百六四章 讲究个心服口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梅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激动,跟在李夏和李文楠中间,进了唐家珊那间三间打通的宽敞上房。

    上房里已经挤了不少人,唐家是大族,年纪相仿的姐妹很多,唐家玉不知道为什么正抹着眼泪,见李家姐妹来了,急忙迎上去,“你们怎么才来?我……”

    “谁惹你了?哭成这样。”李文楠跟唐家玉最要好,伸头仔细看着她,关切道。

    “没,刚才她们说出嫁了就要立规矩……没事,你姐姐出嫁你没哭么?”唐家玉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答道。

    “你们家离长沙王府就隔了两条街,比从你们大门口到最后面角门远不了多少,这么近,有什么好哭的?”李夏歪着劝。

    李文梅想笑又忙屏住了。

    唐家玉斜着李夏,“再近也是别人家,不对,我又说错了,那是姐姐家,以后我们是别人家。”

    “你想的可真多,照我看,这是你姐姐和你家,那是你姐姐和你姐夫家。别胡思乱想了,咱们还是商量商量,这一顿怎么打,还有拦门,这一回让阿夏指挥,上一回我太丢人了。”李文楠轻了一句,就岔开了话题。

    唐家玉一听到拦门打人,眼睛亮了,用力甩了下帕子,“我非好好打他一顿不可!这回听阿夏的,阿夏你行不行啊?这回一定要把我姐夫难为的……进门还是要进的,总之一定要好好难为!好好打!”

    唐家玉一下接一下用力甩着帕子。

    李文梅忍不住笑,她们的日子过的真有意思。

    “人都到齐了没有?“李夏踮起脚尖,看了一圈。

    “差不多了,再等一会儿,人太多了咱们一会儿到院子里,嬷嬷们又要嫌咱们碍事了儿了。”唐家玉兴奋起来,比李夏踮的更高,一边看,一边挥手示意众人往院子里去。

    一群小娘子都是最爱热闹的年纪,这一趟要打的,又是金世子这么个出了名的集英俊与才华于一体的少年,这份兴奋,无以描述。

    众人呼啦啦出到院子里,叽叽喳喳热闹无比的等了一会儿,等齐了人,唐家玉拿人搬了只小凳子过来,李夏站到凳子上,一只手叉腰,点着众人一一分派了差使,又让婆子拿了十几根缠好绵的麻杆过来,让众人一一看过。

    “咱们要先想想,为什么迎亲的时候要打女婿,这样麻杆裹绵,就算打断了,也是半点儿不疼。”李夏先问了句。

    “听说以前是用水火棍的。”罗家三娘子扬声答了句。

    众小娘子顿时笑成一片,旁边的小娘子拍了罗三娘子一巴掌,“那不是打女婿,那是打贼呢。”

    “这麻杆裹绵打女婿,是要告诉女婿,就算咱们是弱女子,手里不过一根裹绵的麻杆,咱们照样能打得他走投无路,让他以后不敢欺负唐家姐姐。”李夏摆着手,一边笑一边说。

    众小娘子拍着手哄然叫好,这话说的,太让人激动了。

    被李冬拉过来一起帮忙的姚四奶奶,站在廊下看的骇笑不已,拉着李冬,“这阿夏……世子得罪过她?我看世子这一趟迎亲可不容易。”

    “从来没听说过。”李冬还真仔细想了想。

    “一会儿我去看拦门打女婿。”姚四奶奶眼睛亮亮,和李冬低低道。

    李冬想了想,“我也得去看着,别闹的太过了。”

    金拙言迎亲的队伍从长沙王府踩着时辰出来,绕过御街,往唐家过去。

    长长的迎亲队伍最前,是一共九对儿上等官媒,穿着崭新的紫绸褙子,甩着帕子,走的端庄气势。

    官媒后面,精神抖擞、衣履鲜亮的乐户们笛鼓笙箫,吹的喜庆无比,乐户们后面,一对一对儿的女伎一样的打扮,唱着喜庆的曲儿,一路走一路跳。

    再往后,是金拙言的护卫亲兵充当的迎亲喜郎们,一色黑底大红滚边锦裤锦衣,幞头一边缀着拳头大的红绒球,神情严肃,马蹄声落如一。

    再后面,四对儿傧相,古六和李文岚在前,金家两个旁系少年在后,再后面,就是一身繁杂大礼服,端坐马上,一脸严肃的金拙言了。

    金拙言后面,是跟来凑成长长的迎亲热闹团的各家公子,柏乔和陆仪缀在最后。

    这一支队伍,好看极了,威风极了,好看威风到街道两边看热闹的,只敢看,没人敢放前凑半步。

    唐府里,随夫人和古大奶奶对打女婿这件事,放手根本不管,余下的,搭台子看热闹再顺手递方便的居多,在金拙言到唐家前,李夏、李文楠和唐家玉带着诸小娘子,在唐家珊院门前,间隔十几丈,现搭了两道门,每道门外都架起足够的踏板,以让她们这些人,都能站到踏板上,清清楚楚的看热闹。

    李冬和姚四奶奶,严夫人,徐太太,以及随夫人等人站在旁边亭子里,李冬看的跺脚,“大伯娘,你也不管管,你看阿夏……”

    “一嫁一娶这样的热闹事儿,正该热热闹闹,瞧这帮妮子这派势不错,可别雷声大雨点儿小,让鹦哥儿轻易过了关。”随夫人站在最前,看起来兴致极高。

    李冬哎了一声,严夫人拍了她一下,“你就安心看热闹吧,唉哟这楠姐儿……”

    严夫人话说到一半,随夫人慢悠悠接道:“我都不担心贤哥儿,你唉哟什么?”

    徐太太噗的一声笑喷了,笑的好一会儿才说出话,“反正,我是不担心。”

    古六和李文岚一起,走在金拙言侧后,迎面看到平地竖起的大红屏障,和屏障上密密一排兴高彩烈的小娘子们,唉哟一声,赶紧捅金拙言,“你看看这阵势!”

    “是阿夏!”李文岚愉快的叫道:“阿夏早就说了,她要……咳,我什么也不知道。”

    离大红屏障二三十步,金拙言站住,仔细打量着屏障,和屏障上方一排小娘子,以及,站在最中间,笑的灿烂无比的李夏。

    金拙言后面的诸家公子,唉哟声连成了片,跺脚声笑声夹杂着叫好声,魏相长孙魏玉桥笑的声音都变了,拍了下金拙言,“拙言兄这是……快走快走,别误了吉时。”

    金拙言深吸了口气,大步往前,一口气走到屏障前,仰头看着诸小娘子,拱起手,呆了片刻,转身看向古六,“该你们先……”

    “没听说过!这门肯定是你自己叫!”古六答的干脆坚决无比,看着伸头过来想说什么的金家少年,从金拙言身后一巴掌拍过去,“往后站站别碍事儿。”

    金拙言倒也干脆,再次拱手往上举,“诸位小娘子,金默然奉父母之命,来贵府迎娶大娘子,请诸位小娘子行个方便。”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份诚意。”李夏接话:“我们不难为你,一共只有六道题,这道门三道,下道门两道,第三道门,就只有一道题了。

    题呢,都简单得很,前两道门五道题,答出来了,我们鼓乐相迎。”李夏一挥手,后面一群小丫头手里的铜壶银盘子一起敲响。

    金拙言身后看热闹的诸公子哄堂大笑,罗盛江笑的连连跺脚,“这叫鼓乐!鼓乐?”

    “要是答不出来,罚酒三杯。”屏障外两个婆子各捧了一个托盘到金拙言面前,一个托盘里放着三只巨大的银酒杯,一个托盘里,放了三个十分小巧的银酒杯。

    “姑娘们吩咐了,喝哪三杯,请世子爷自选。”

    金拙言瞪着三只杯子,后面一大群公子哥儿个个伸长脖子,看向那两只托盘,七嘴八舌:“这里头有什么讲究?”

    “拙言,选大的,小的肯定有猫腻!”

    “别听他的,能有什么猫腻,选小的,三杯也顶不了那一杯!”

    “拙言酒量好,选大的!大的!”

    ……

    屏障上的诸小娘子,也伸长脖子,紧张的看着犹豫不定的金拙言。

    金拙言犹豫了片刻,点向三只巨大的银酒杯。

    李夏一声欢呼,伸手到唐家玉面前,“银子呢!”

    唐家玉一边跺脚一边从荷包中摸出两块银子,一块拍给李夏,一块拍给李文楠,李文楠转身再找别人收银子。

    屏障上的小娘子们收银子给银子一声哀叹声中夹杂着李文楠的笑声。

    古六啪嗒啪嗒连眨了几下眼,一巴掌拍在金拙言肩膀上,“杯子里都是酒!头一局你就输了!”

    金拙言没理古六,只冲屏障上拱了拱手。

    “头一道题,听说议亲的时候,你要了大姐姐好些篇文章诗词拿去看,既然看了,看中了,金世子这么个天底下难有的聪明人,必定是人虽未见心已相知,这六块帕子里,只有一块是大姐姐的,请你挑出来。”

    李夏托着一手的银锞子,笑眯眯道。

    屏障前,六个小丫头托着六只帕子,并排站到金拙言面前。

    古六伸头过去,挨个看了一遍,头一缩,拉着李文岚往后躲。这六块帕子看不出分别,他可猜不出。

    金拙言从头一块瞄到最后一块,再瞄回来,垂着眼皮,片刻,仰头道:“没有。”

    “有一块!”李文楠声音坚定。

    “没有。大娘子肯定不会跟着你们胡闹。”金拙言说的极其肯定。

    “你答对了。”李夏一扬手,锅碗瓢盆一起响。

    亭子里,随夫人笑起来,看向严夫人道:“这几个孩子,倒是会给她们大姐姐增光添彩。”

    “可不是。我就说,看着胡闹,其实都是极懂事的孩子。”严夫人笑的合不拢嘴。

    徐太太有几分莫名,李冬凑过去低低笑道:“世子挑哪一块都对,不挑也对,阿夏不是说了,人虽未见而心已相知。”

    徐太太噢了一声,明白了。

    金拙言暗暗松了口气。一阵锅碗瓢盆乱响后,唐家玉先咳了一声,微微有些紧张的扬声道:“都说你是将才……”

    “帅才!”李文楠急忙拉了唐家玉一把。

    “对,帅才,那个,将军啊大帅啊什么的,都要点兵,乱点不乱,请你点个兵,我们,一共多少人,给你三息,一二三,好了你转过身,说吧,我们有多少人。”唐家玉在屏障外无数双眼睛的注目下,一口气说完,脸色绯红,轻轻呼了口气。

    金拙言被古六一把推的转了个身,瞪着一堆幸灾乐祸的脸,心里如同狂风卷乱草,有这么点兵的么?

    人群后面,柏乔大瞪着眼睛挨个点着人头。

    旁边亭子里,姚四奶奶笑的声音都变了,徐太太拉着个婆子急着问:“到底多少人?你快数数,快去说一声,你瞧她们,还乱动,这哪数得清?”

    “阿娘你别管。”李冬笑的几乎说不出话,摆着手示意婆子别理她阿娘,严夫人一边笑,一边瞄着几步上前的陆仪,轻轻碰了碰随夫人,随夫人也看到了挤上前的陆仪,和严夫人低低笑道:“这才两题,就把这孩子难为成这样了。”

    金拙言看到陆仪递的手势,举手扬声道:“二十一位!”

    屏障里再次乱响一片,金拙言暗暗松了口气,转过身。

    李文楠看了眼李夏,扬声笑道:“我们都知道你掠地攻城,都是智取,厉害的很,请你也智取一回,就我们这座关,许你动拳脚,不过,你要是动拳脚,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给你半柱香的时间!”

    金拙言背后,哄笑一片,“拙言,打杀上去!别怕!”

    “想什么,冲啊!”

    “拙言还是算了,你肯定打不过。”

    ……

    金拙言目瞪口呆的看着屏障上得意洋洋的李夏、李文楠等人,这关,他真打不下来!

    “在下认输。”不用等半柱香,金拙言干脆利落的直接认了输,不就是三大杯酒么。

    “你认了输,不过肯定不服,我们女孩子家,讲究的是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端砚呢,把攻城的东西拿给他看。”李夏居高临下的斜睨着金拙言,和金拙言身后的诸少年公子。

    端砚托着半尺长的扁匣子走到金拙言面前,打开送过去,金拙言上身猛往后仰,古六一个箭步上前,“让我瞧瞧!唉哟!”古六往前还没站稳,就连往后踉跄了几步。

    匣子里装满慢慢蠕动的大小肥虫子。

    端砚举着匣子,示意给后面一堆伸长脖子看过来的诸公子,在一群恶心害怕趔趄中,合上了匣子。

    柏乔伸头看了眼匣子,失笑出声,一边笑一边和陆仪道:“我也没想到,这倒是,一把撒上去……就是实在太恶心了。”

    陆仪笑着没答话。

    金拙言长揖到底,“在下认输。”

    婆子托了三巨杯酒上来,金拙言端起一杯,一口气喝了,低头看了看杯子才放回去,又端起另外两杯,仰头喝了。

    端砚拿着那匣子虫子示意给众人时,李夏等人已经下了踏板,呼啦啦退到后面一座屏障后。

    这第二道门,金拙言答了一道,干脆无比的认输,又喝了三大杯酒。

    众小娘子退到唐家珊院子里,这一道题,没等唐家玉说完,金拙言就干脆无比的先认了输,不让她们打一顿怎么行,听说都盘算了好几个月了。

    两个婆子推开院门,站在两边,满脸笑容的往里让金拙言。

    金拙言轻轻吸了口气,大步上了台阶,低头进门。

    后面,魏玉桥等人急往前冲看热闹,连柏乔也一个箭步,伸头往前冲,古六被挤在门框角落里,唉哟直叫。

    二十几个小娘子人手一支大红大绿喜庆无比的裹绵缠锦的麻杆,五人一组,麻杆往上指着头脸,赶的金拙言狼狈不堪的在院子东一头西一头的躲。

    柏乔看的跺脚笑,“这是兵法!往东往东!没说你,那个那个……”

    陆仪一把揪过柏乔,“世子够可怜的了,你就别添乱了。”

    “实在难得……”柏乔笑的声音变调。

    “等小将军成亲的时候,九娘子肯定也会去助个兴,肯定比这还难得。”陆仪不紧不慢道。

    柏乔的笑声戛然而止,呆了片刻,哎了一声,还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