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六三章 先要自助

第三百六三章 先要自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傍晚,李夏拉着李文楠,一路往二房院子逛过去,李文楠看着离二房那两座连成一座的大院子越来越近,急忙问道:“咱们要干什么?二婶这两天还好啊。”

    “不是她,咱们去瞧瞧能不能碰到八姐姐,二伯娘最近改规矩了,说这个时候的花儿最好,八姐姐该出来给她摘花插瓶了。”

    “二婶可真丢人,大夏天的,她让八姐姐正午头上给她摘花,说那会儿花最好,到大冬天,又说天刚亮的时候花最好,这会儿……花儿好什么?”李文楠左右看了一圈,没想出来这会儿怎么不好。

    “秋多蚊子么,傍晚蚊虫最多。”李夏闲闲的接了句。

    李文楠长长的唉了一声,“都十月里了,哪还有……还是有吧,要不然又不知道要生出什么花样儿,八姐儿真是……阿夏阿夏!”

    李文楠一句话没说完,急忙甩着李夏的手,示意前面。

    前面院子角门推开,八娘子李文梅抱着个一尺多高的掐丝珐琅大花瓶,小心的下了两级台阶。

    “抱着这么重的花瓶来摘花,二婶这是怎么想出来的?这折磨上头,二婶可真是聪明,花样百出。”李文楠双手叉腰,看的气儿不打一处来。

    李夏轻轻拍了拍她,示意她淡定,放慢脚步,迎着李文梅走上去。

    “八姐姐。”看着李文梅找了块石板放好了花瓶,李夏招呼了一声。

    “七姐姐,九娘子。”李文梅急忙曲膝见礼。

    “今天要摘什么花儿?我和九姐儿替你挑几枝。”李文楠伸头看了眼花瓶和花瓶里的水,连说带笑。

    “多谢姐姐,我自己挑就行,要跟母亲说哪一枝是在哪里选的。”李文梅垂下眼帘。

    “那一片菊花开的极好,八姐姐去那边看看,对了,八姐姐,明天我和七姐姐要去唐家打女婿,再跟到长沙王府接着看热闹,八姐姐去不去?”李夏话里带笑,一边说,一边紧盯着李文梅的神色。

    李文梅眼睛一下子瞪大,片刻,眼里的亮闪熄灭,垂下了头,“母亲……”

    李文楠眼珠微转,“阿娘说不许跟去长沙王府再看热闹什么的,不过,我们决定不理她!”说完,李文楠转头看着李夏,眨了下眼。

    李文梅猛的抬起头,迎着李夏满是笑意的双眼,又看向冲她连连眨眼的李文楠,目光闪烁不定,片刻,咬着嘴唇低低问道:“明天……什么时候?”

    “咱们早点过去,你辰正到我院子里,衣服什么的,你和七姐姐高矮一样,七姐姐新衣服最多,你穿她的,咱们好好玩一天。”李夏声调愉快。

    李文梅咬着嘴唇,重重嗯了一声。

    “那我们走了。”李夏拉着李文楠转身就走,走出四五步,回过头,笑容灿烂的冲李文梅挥了下手。

    “阿夏你这是什么意思?八姐儿跑出来这一趟,等回去,二婶不得剥了她的皮?”离二房院子很远了,李文楠一把拉住李夏。

    “第一,人必自助,而后人助之,而后天助之,这头一步,得八姐姐自己帮自己;第二,做人得有点儿胆色,没胆色必定稀泥糊不上墙,真要是糊不上墙,咱们就不用费那个力气了。”李夏对着李文楠,竖起一根指头,又竖起一根。

    “有道理!”李文楠一声赞叹,这话说的太对了,阿娘也这么说。

    “还有,得分得出好歹,明天咱们看一天,至于你说的回来剥皮什么的,你当你阿娘是死人啊?嗯,剥还是要剥一剥的,不然……”李夏拖长声音,嘿嘿笑起来。

    “不然哪有借口!”李文楠立刻接上。

    “唉七姐姐啊,看破不说破。”

    “就咱们俩。”

    “那也不行,就咱们俩,不正该相视一笑?”

    “对噢!”李文楠一拍巴掌,懊恼不已,相视一笑多有范儿!

    第二天一早,辰正刚过,李文梅就一头扎进了明萃院。湖颖忙带着她进去。

    李夏一向起得好,这会儿正端坐在桌子前写字,见湖颖带着李文梅进来,放下笔站起来,仿佛没看到李文梅浑身的紧张和惊恐,笑意融融的和她见着礼,“八姐姐来的真好,早饭吃了没有?湖颖,拧几个帕子,侍候八姐姐净一净面。”

    湖颖答应了,笑让着惊魂不定的李文梅到了外间,招呼小丫头端了热水沤壶香脂等过来,几个人侍候李文梅重新净了面。

    李夏坐下,写完了余下的字,净了手出来,湖颖已经带人摆了一桌子。

    李文梅看到李夏出来,急忙站起来,“我是说去看看后湖有没有开的正好的荷花……只怕瞒不了多大会儿。”

    “不怕,一会儿咱们跟大伯娘一起走。”李夏一边示意李文梅坐,一边吩咐湖颖,“打发人去跟七姐姐说一声,八姐姐已经到了,让她快一点儿。”

    “八姐姐先吃饭。唐家肯定忙得很,咱们吃饱了再去,省得到时候饿的不行,给她们添乱,再说,咱们是去打女婿的,不吃饱哪来的力气?”李夏语调轻快。

    李文梅深吸了口气,仿佛下定了决心,嗯了一声,坐下来吃起了饭。

    李夏看着她吃了两只笋丁包子,喝了碗鸡丝粥,又吃了半碟子糯米藕。直看的一根眉毛挑起,好一会儿才落下来,她这位八姐姐,这份豪气难得。

    李文楠也一向起得早,跟着小丫头一起过来,后面几个大丫头小丫头,抱着四五个大包袱。

    李夏和李文楠围着李文梅,左搭一件,右披一件的挑衣服,李文楠的大丫头翠明和李夏屋里的丫头湖颖、蕉叶等人七嘴八舌乱出主意,李文梅举着胳膊,搭了一身衣服,不停的笑。

    挑好衣服,湖颖打散李文梅的头发,刚刚通透了,外面小丫头进来通传,二太太屋里的嬷嬷来问八娘子在不在,说八娘子不见了,正到处找呢。

    李文梅顿时白了脸,却端坐没动,只看向李夏,李夏冲她笑了笑,“蕉叶走一趟,跟二太太说,我请了八姐姐一起去长沙王府看热闹。”

    蕉叶清脆的答应一声,出门和婆子一起去回话了。

    郭二太太一阵风卷进严夫人院里,推开上前一步,要打起帘子的小丫头,一头冲进去,“大嫂,这个家里反了天了,大嫂还当看不见?”

    正抿着杯茶的严夫人将手里的杯子咣一声拍在炕几上,“你看看你这样子!越活越回去了!是走了水还是抄家灭门了?”

    郭二太太冲天的忿怨顿时矮下去了一半,“是我急了点儿,可这是天大的事!大嫂,八妮子这个不孝女……”郭二太太咬牙切齿,“她跟我谎话连篇,阳奉阴违,这个不孝女,我们永宁伯府,从来没出过这么不孝的人!”

    严夫人冷眼斜着她,“怎么不孝了,你说说。”

    “一大早,她说要给我摘花插瓶,我还想着,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她竟然有这个孝心,她有孝心,我也不能拦着不是,就放她出了门,谁知道,她竟然跑到九姐儿院里,死缠活缠着九姐儿带她去长沙王府,这个贱人,她到长沙王府干什么?那王府里都是贵人,她打的什么主意……”

    严夫人一巴掌拍在炕几上,“二太太,再怎么,你也是她嫡母,这话,你怎么说得出口?你不要脸,这伯府还要脸呢!以后再说这种不要脸的话,别怪我请家法掌你的嘴!”

    “好,大嫂这心,偏了,我知道,我不说,这事儿摆在那儿,我不说……我不说了,请大嫂说句话,这伯府,还要不要这个孝字了?”郭二太太气的胸口一起一伏。

    “八姐儿不孝这事,我知道了,今儿个有大事,这会儿我就要出门了,等我回来,必定替你料理好八姐儿不孝这件事。”严夫人看也不看郭二太太了,站起来,走到落地镜前前后看了一遍,不紧不慢的出了门。

    “得先把八姐儿给我叫回来!不能让她出去丢人现眼!”郭二太太一看严夫人扬长走了,急眼了,一头扎出来,跟在严夫人后面气急败坏。

    严夫人理也不理她,只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郭二太太一路跟到二门里,一眼看到和李夏、李文楠一模一样打扮,并排站着冲严夫人见礼的李文梅,一头就要冲上去,却被几个婆子伸手拦住,“二太太可去不得,夫人和三太太都是唐家下了请柬请的,二太太还是回去吧。”

    李文梅垂着眼,一眼不看郭二太太,只紧跟着李文楠,有几分惊恐急切的上了车。

    李夏笑眯眯看着郭二太太,抬手冲她挥了挥,也上了车。

    徐太太两根眉毛挑的高高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看呆了。

    “太太,上车了。”大丫头丁香只好出声提醒她。

    “我跟大嫂一辆车。”徐太太两步走到严夫人车前,婆子刚拿起跳板,赶紧又放下,严夫人伸手掀起帘子,一边笑,一边示意徐太太上车。

    “这阿夏……这事肯定是阿夏的主意,她又想干什么?”徐太太上了车,还没坐稳,就急急的问道。

    “阿夏这妮子,仗义着呢,老二媳妇这么往死里折腾八姐儿,她看不下去了。”严夫人示意蔓青倒杯茶递给徐太太,声音闲淡带笑。

    “八姐儿是可怜,我也想过,可那是她嫡母,一个孝字拘着,我也帮过,帮一回,她受一回罪,唉。”徐太太想着八姐儿,满腔酸涩不忍。

    “阿夏说,有门亲事,跟八姐儿哪儿都合适,说是,要看看八姐儿的脾气性子,这一趟,那一家子也要去王府,正好,悄悄的相看相看那头,午后,唐家这头忙完,你先回来,我跟着去一趟王府,阿夏给我派了差使,让我好好看看那家夫人老夫人。”严夫人交待道。

    “这妮子,她才多大?算了算了,阿夏这丫头,五六岁上我就管不了了,还好有大嫂,要不然……大嫂要好好看清楚,八姐儿可怜,这嫁人,可不能再嫁错了,到时候,我给她添几样嫁妆,我瞧着八姐儿是个好孩子。”

    徐太太一颗心放下来,倒不是因为知道了怎么回事,而是,这事儿大嫂都知道,既然大嫂知道,那就没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