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六二章 难得和一堆

第三百六二章 难得和一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拙言看护不周被罚思过,干脆专心准备起他成亲这件大事去了。

    长沙王府是本朝数一数二的尊贵权势之家,又有金相和金太后两尊大神,金拙言也是自小儿就出了名的少年英才,这一趟北边督战之行,牛刀小试,锐不可挡,虽说皇上责罚了,功劳没了,可这才干摆在那里,人人都是看得到的。

    联姻的又是唐家这样底蕴深厚到甚至古家都排在其后的诗书大家,娶的是天下读书人心目中学问道德典范的唐尚书嫡长孙女儿。

    这份热闹,可想而知。

    秦王是一定要到的,太子早早就打发人递了话,君臣分际,他若是到了,只怕要给长沙王府添加无数麻烦,他就礼到人不到了。

    二皇子和三皇子早早递了话,金拙言大婚那天,他们要早早过去看热闹。

    四皇子和五皇子不敢托大,找机会偶遇了金拙言,各自讨要了一份请柬。

    金太后打发人替六皇子要了份请柬,到成亲那天,她打发人送六皇子过去看看热闹。

    魏国大长公主一向视金拙言自家孙辈一般,金拙言成亲,她是必定要到的。

    朝中诸人,金相嫡长孙娶亲这样大事,两位副相和六部尚书,必定要捧场的。

    柏景宁虽说承继柏家传统,崖岸高峻,一向少与人往来,不过金拙言不同,不是因为他欠着金拙言不少人情,而是他十分瞧得上金拙言,早早就打发人和金拙言说了,成亲那天,他要带着柏乔过来看个热闹。

    赵计相不说了,一向长袖善舞。

    朝中其它人,都是想方设法要拿到一份请柬了。

    金家的请柬送出的很早,严夫人对着面前厚厚一摞请柬,一张张翻开看过。

    老刘妈和蔓青在严夫人背后掂着脚尖,伸长脖子看着严夫人手里一张张的请柬。

    “这几天,净听人说这请柬的事儿了。”老刘妈看着严夫人把请柬翻看了一遍,笑的眼睛眯成一线,“多少多少难得,拿了一张半张的,都敢拿鼻孔看人,咱们府上倒好,一堆儿一堆儿的。”

    严夫人回头斜了老刘妈一眼,“瞧你这话说的,一股子轻狂味儿。”

    蔓青噗一声笑起来,“就知道夫人要责备,我都没敢说话。”

    “唉。”严夫人烦恼的叹了口气,“多了也烦,你们瞧瞧,老太爷和老夫人这两张,怎么办?倒不是怕丢人,是……”

    严夫人又是一声长叹,那天的长沙王府里,没一个好惹的,就她家老太爷和老夫人现在这样子,一对儿乌眼鸡,半分体面也不讲了,真要闹出点儿什么不妥,脸面不脸面的不说,那得是多大的麻烦事儿?

    她们府上刚有个起步儿,可容不得闪失,这两张,还是算了。

    严夫人将李老太爷和姚老夫人那两张请柬,拿出来放到旁边。

    还有二老爷这一张,看到这张请柬,二老爷那一身骨头立刻就得轻没了,不用到大婚那天,就不知道要惹出多少笑话,多少麻烦!

    这一张也算了。

    二老爷不去,那三老爷呢?有三老爷的请柬,没有二老爷的请柬,这话说不过去,这一张,得跟五哥儿商量商量。

    严夫人将三老爷李家明那张请柬,单放一边。

    二太太就算了。

    郭二太太的请柬,倒不用严夫人多盘算,直接跟姚老夫人扔到了一起。

    严夫人将老二李文栎,老三李文林,老四李文松和李文山、李文岚的请柬并排放在一起,先将李文山和李文岚两张请柬抽起拿在手里,呆看着眼前的四张请柬,好半天,心疼无比的叹了口气,将三张请柬一起推到了姚老夫人那一堆。

    要是知道老三林哥儿有请柬,二老爷就有脸找金世子要一张,林哥儿不去,老二和老四去,就不合适了,唉!

    严夫人再次心疼无比的看了眼那两张请柬,伸手抓起姚老夫人等人的请柬,将李文栎和李文松那两张,压到了最下面。

    老刘妈看着严夫人压起那两张请柬,心疼无比的嘀咕道:“多少难得,夫人可真能狠得下心,我多嘴,唉,夫人不容易。”

    严夫人没理老刘妈,吩咐蔓青拿了只锦袋过来,收了姚老夫人那一堆请柬,吩咐先锁起来,将余下的请柬摊开。

    余下也没几张了,六哥儿领了傧相的差使,五哥儿前儿说了,迎亲前一天午后,他就得过去帮忙。

    到时候,她和三太太到唐家打着帮忙的旗号凑个热闹,比去长沙王府好,既显得懂礼厚道,又淡定不张狂,至于阿夏去打女婿这事,她是不管的,楠姐儿必定跟着阿夏,她也不管……

    仔细又想了半晌,严夫人慢慢吐了口气,就这样吧,府里如今的情形,稳妥为重。

    李文山从严夫人手里接了他爹李老爷那张请柬,袖着请柬去找李夏。

    李夏接过请柬晃了几下,又塞到五哥手里,“阿爹现在这幅万事足的模样,去不去他肯定不在意,你拿去问阿爹好了,把你刚才的话跟阿爹说一遍。”

    “那阿爹肯定不去了,他现在就一件要紧事:不添乱。”李文山笑起来。

    “他去了也就是一个累字。你去找一趟陆将军,让他给四哥找点小差使,再让他打发人过来跟大伯娘说一声。”李夏接着道。

    “我本来想找拙言,这倒是,还是陆将军合适,我现在就去,还有什么事没有?”李文山赶紧去找陆仪了。

    李夏送到门口,站在廊下出神。

    那天,她得想办法把八姐儿带过去,放到金拙言成亲这样的场合好好看看,心性脾气,眼光见识,看清楚了,她才能给她挑一门合适的亲事。

    从前八姐儿嫁给了谁?后来怎么样了?她竟然不知道……

    从前的八姐儿,和现在的八姐儿,和从前她和姐姐一样,有人同情,却从来没有人真正的伸以援手。

    现在,她有伸以援手的力量,她就不想袖手。

    眼看着金世子成亲的大日子一天天近了,二老爷李学珏这脖子都长了,也没等来他的请柬,到离大婚还有四五天,李学珏耐不住了,打听着李文山在书房,摇着折扇,踱着四方步,一幅不紧不慢、十分名士的模样,进了书房。

    李文山迎到门口,替他掀起帘子让进,再跟进来,从小厮手里接过茶奉上。

    李学珏翘起二郎腿,接过茶抿了几口,左右转头打量着李文山这间书房,“山哥儿这间书房布置的还过得去,那盆茶梅不好,茶梅是贱物儿,真要喜欢茶花,再怎么也得是象十八学士这样的,才过得去。”

    “二伯教训的是,”李文山陪着一脸笑,“花草上我不懂,这盆茶梅是王爷赏的,王爷从宫里得了几盆茶梅,就给了我一盆。”

    李学珏没什么尴尬之意,话转的极快,“茶梅这东西,虽说便宜易得,要养好却极不容易,这一盆姿态极佳,也就宫里的花匠能养得出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李文山垂着眼皮干笑欠身,算了,他还是别接话了。

    “我来寻你,也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金世子大婚这事,你知道吧?”李学珏又干扯了几句,转入正题。一句话说的李文山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翻出白眼,这事儿,满京城有不知道的吗?

    “听说请柬都派出来了?咱们府上,好象没接到这请柬,山哥儿啊,这就是……不对了,你跟金世子,这不说了,身份悬殊,你也就是跟在身边凑个趣儿,可九姐儿可是接了旨意的秦王妃,咱们府上一张请柬没有,这可是打秦王府的脸呢,这事,你得跟王爷说说。”李学珏板着脸。

    “府里上上下下,不管是谁,都不许借着秦王府,还有什么秦王妃的名义,说话生事,这是阿夏的话,大伯娘当众训诫过好些回,二伯这秦王妃秦王府的话,要慎言,阿夏脾气大。”李文山微微欠身,虽然话说的极不客气,可态度却恭敬的无可挑剔。

    李学珏嘴角抽了抽,用力摇着折扇,一句没敢驳,让他领份教谕的差使外放这话,九姐儿说过不只一回了,他真不敢惹她。

    “大伯娘和阿娘要去唐府帮忙,六哥儿被古家六少爷拉去做了傧相,我和松哥儿被陆将军点去帮忙,阿夏……我没问,大约阿夏要拿着请柬去的,要不,我替二伯问一问阿夏,让阿夏带二伯去?”李文山看着二伯,一脸笑接着道。

    李学珏脸色更加难看了,猛的收了折扇,干笑了几声,“瞧五哥儿说的,我这个人,五哥儿还不知道,最厌这些俗事,最怕吵闹,算了算了,我这个人最受不得吵闹,我就是问问你……你大伯不在家,这个家,我总得多操点心,行了,你忙吧,我走了。”

    李学珏背着手大步走了,李文山一路送过垂花门,看着李学珏出了院门,才掸了掸衣襟,进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