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五九章 真都是实话

第三百五九章 真都是实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柏乔,金拙言和陆仪凑在一起,简单商量了几句,陆仪带着郭胜和银贵出门回去秦王府,金拙言命人抱出昏迷不醒的乙辛女儿,并将乙辛两子捆起,命人贴身看管,和柏乔一起,等明天宫门开启时,进宫禀报。

    陆仪带着郭胜回到秦王府,进了书房院门,不等陆仪开口,郭胜冲他拱手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不过,这话只能跟王爷说,你放心。”

    陆仪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吩咐含光:“去请王爷,就说我和郭先生有极要紧的事。”

    含光来回的极快,“王爷已经歇下了,可喜进去请了,让两位爷稍等。”

    陆仪和郭胜等了没多大会儿,秦王披着件月白长衫,急步进来,越过陆仪和郭胜,一边往上房进,一边招手示意,“进屋说。”

    陆仪和郭胜紧跟其后,进了上房,秦王站住,看着陆仪和郭胜,“出什么事了?”

    “老郭把乙辛杀了,就刚才。”陆仪开门见山。

    秦王愕然看向郭胜。

    郭胜神情自若,看向陆仪,“请将军见谅。”

    陆仪嗯了一声,看着秦王道:“我在廊下。”

    看着陆仪出了门,郭胜往里走了两三步,“有一回,陆将军问我,五爷有何德何能,让我死心踏地的辅助。”

    秦王皱头蹙起,看着郭胜。

    “我和陆将军说,我不光是辅助五爷,我是留在李家,要说东主,有三位才是,五爷,六爷,和九娘子。”

    “是阿夏让你……”秦王脱口而出。

    郭胜垂着眼帘,没答秦王的话,只接着自己的话往下说:“王爷知道,我从在横山县时,就开始教导六爷和九娘子读书写字,九娘子一个女孩子,又极少说话,初时,我并不在意,直到……”

    郭胜顿了顿,抬头看了眼秦王,“到了横山县,在横山县的时候……到横山县也有一阵子了,我才发现,九娘子之聪慧,世所罕见。

    李家这兄妹三人,五爷心思清明,本性仁厚,福运极佳;六爷天生风雅,才华横溢,皮囊又极好。九娘子的聪慧,却在于虑事高远,世事洞明,见事看人,直指本源,从无错漏。九娘子的聪慧,非我教导之能,而是出于天性。

    李家两子两女,有三个都是世之奇才,留在李家尽心效力,在下以为,是在下的荣幸。”

    秦王呆站了片刻,往前两步,坐到扶手椅上,示意郭胜也坐。

    郭胜跟着坐下,接着道:“王爷也知道,我落脚李家之前,曾经游历天下十数年,遇到过不少奇人怪事,象九娘子这样聪慧的孩子,也见过三五个。”

    郭胜顿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一脸哀伤,“世人愚昧,又偏爱以已度人,已所不见,就是世之不存,已所不能,就是世人皆不能。

    我游历时,遇到的头一个奇才,就是毁在这份愚昧上。

    那是个小男孩,姓易,我见他时,他才不过十三四岁,过目不忘,他这过目不忘,不光是读书,一间屋子里,不管堆了多少东西,有多乱,他眼睛扫过一遍,把东西全部清走,他能原样摆回去,一件不差。

    镇上的人,都被他吓着了,说他鬼魂附身,驱鬼驱邪,万千折磨,把个千古奇才,生生折磨成了失心疯。

    我见到他时,他疯疯癫癫,清醒的时候极少,我花了半年的功夫,才得以见识了一回他的本事,两年后我再经过,他已经死了。唉,可惜之极。”

    郭胜闭着眼睛,半天,才伤感无比的叹了口气。

    秦王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看着郭胜,静静的听他说。

    “九娘子和五爷,六爷不一样,她的聪慧,不是世人能容得下的聪慧。王爷也知道,在横山县的时候,我带着六爷和九娘子四处观风看景的时候,不比读书写字的时候少,这都是为了九娘子,我没什么能教九娘子的,能做的,就是让她多看看热闹世事,看看俗人,再就是,和九娘子讲我那些年经历过、看到过的奇人奇事。”

    郭胜顿住话,片刻,才接着道:“我旧年诸多事,跟九娘子说时,还是混沌一片,九娘子听完,往往一句两句话,就点明关键根本,让我醍醐灌顶,立刻就通透明白了,说起来,倒是九娘子在指点我。

    当初乙辛做了大头领的信儿传过来,我是想着九娘子之奇,那位乙辛哪怕只有九娘子一半,做这个大头领,都是绰绰有余,感慨之下,才断定这大头领,就是乙辛。

    九娘子说过一回,迪烈父子,是乙辛挑中的人。

    今天我杀乙辛时,乙辛毫不犹豫拿亲生骨肉当武器抛向我,这份狠辣冷硬,我做不到,王爷大约也做不到,单看这一条,乙辛就远胜男子百倍。”

    “你没接。”秦王这句话没有丝毫疑问,只是陈述,“你大约不会抛出,可你能避开不接,我大约不忍不接,我不如你。”

    秦王语调沉落,乙辛这份狠厉,他做不到,郭胜这份狠辣,他也做不到。

    “是阿夏……”

    秦王的话没说完,就被郭胜打断,“我当初和陆将军说三位东主时,还说过一句,李家兄妹四个,未来最耀眼出色的,只怕就是九娘子,如今看来,特别是九娘子定给了王爷之后,这句话,只怕这两个字,已经可以不用了。

    王爷,您和九娘子虽说还没有成亲,可夫妻名份已定,除了生身父母,您跟姑娘,两位一体,同富贵共患难,是这世上最亲的人了。有什么话,在下以为,王爷自己问姑娘,才最佳。”

    郭胜双手抚在膝上,微微欠身,十分恭敬。

    秦王直视着郭胜,郭胜欠身低头垂眼,恭敬恭敬,一眼不看秦王。

    片刻,秦王站起来,“你辛苦了,回去好好歇一歇。乙辛死了比活着好,这一条,我跟九娘子想法一样。”

    “王爷圣明。”郭胜忙站起来,冲秦王恭敬躬身,秦王斜睨着他,“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最好先跟阿凤打个招呼,省得连累了别人。”

    “是!”郭胜再次欠身,答的极是恭敬。

    郭胜退出上房,经过陆仪,低低道:“累了,我先回去,明儿咱们再说话。”

    陆仪看着郭胜大步出了垂花门,转身进了上房。

    “郭胜说,是阿夏。”秦王背着手站在窗前,头也不回道。

    陆仪走到秦王身后,沉默片刻,“去年,世子离开京城的时候,交待过我一句话。”陆仪声音很低,“说是,王爷若能娶回九娘子,于王爷大事,事半功倍。”

    秦王猛的转身,直盯着陆仪。

    陆仪迎着他的目光,“我比王爷留心得早。离开杭州城后,直到九娘子回到京城,只有世子去高邮时,见过九娘子,高邮案之所以如此干脆利落一网打尽,郭胜功不可没,郭胜从来没说过是他的功劳,只说侥天之幸。那一趟,只怕世子看到了什么。”

    秦王低低嗯了一声,拙言那一趟回来后,再说到阿夏,和从前确实有些不一样。

    “我和郭胜把酒夜话,郭胜屡次评论李五和李六,亲近却不敬重,却从来没评过九娘子,哪怕一个字,不评,连说都没说过,我提到了,他也是避而不谈。”

    顿了片刻,陆仪眼帘微垂,“江延世头一回见到九娘子,是九娘子刚刚回到京城,在长垣码头,小古说,江延世找他打听过一回,听说九娘子只有十一岁,极是惊讶,咱们是从小看着九娘子,先入为主,总觉得九娘子是个小孩子,可江延世……江延世眼光极好。”

    “这些,都烂在心里吧。”好半天,秦王低低吩咐,“拙言这里,明天见了他,我跟他说。郭胜说的对,阿夏的聪慧,只怕世人不容。你明天让人接阿夏过来一趟,我有话交待她。”

    陆仪欠身答应,“离早朝还有一个多时辰,王爷赶紧睡一会儿,明天早朝上,只怕不得清静。”

    “嗯。”秦王低低应了,“叫可喜收拾收拾厢房,我就歇在这里,你也去歇一会儿。”

    陆仪答应,出门叫了可喜进来,自己也找地方赶紧睡一会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