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五八章 不慈和不仁

第三百五八章 不慈和不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呆站着,想了好一会儿,进屋换了身衣服,叫了银贵过来,沉声道:“爷要去办一件大事,你跟着。”

    银贵神情一肃,一团和气中杀气隐隐,“听爷吩咐。”

    “走吧。”郭胜摸出折扇抖开,带着银贵,直奔秦王府。

    这场大胜,皇上极其高兴和兴奋,庆贺宴后,又留金拙言细问了好久,再让秦王陪着,到后殿祭告了祖先,秦王回到王府时,天已经黑了。

    郭胜迎出来,让过秦王,和陆仪笑道:“见到世子没有?怎么样?”

    “老郭这么记挂拙言?”秦王回头笑道。

    “小一年没见了。”郭胜笑道。

    “他现在西殿前司,借了间小院看着乙辛母子几个,明天将乙辛交到大理寺,才算交完了差使,你要是实在思念,拎一坛子好酒去那儿找他。”陆仪笑道。

    “正有此意,正好,我也很想看看那个乙辛。”郭胜眉梢飞起,兴奋道。

    “你也去吧,好好看看那个乙辛。”秦王回头吩咐陆仪。

    陆仪答应了,和郭胜一起出来,让人拿了几坛子好酒,一起往西殿前司过去。

    西殿前司腾了处两进小院的给金拙言使用,这会儿两进小院里正热闹不堪,一个老管事指挥着往院子里搬各色菊花水仙山茶,摆的到处都是,两三个老嬷嬷指挥着擦这里抹那里,抬桌子摆椅子,再摆上满满一桌子汤水菜肴……

    金拙言叉腰站在上房门口,一脸无奈的看着满院子忙个不停的小厮婆子们。

    陆仪和郭胜掂着脚,缩着身子,从忙碌的人群中一路躲闪到金拙言旁边,陆仪指着满院子忙碌的小厮婆子,“好象……都是你们府上的?”

    “嗯,太婆打发来的,阿娘打发来的,那个是阿爹打发来的,说今天中秋。”金拙言语调都是无奈。

    “这就是有爹有娘的好处。”郭胜这一句啧啧中,有感叹有感慨,却听不出羡慕。

    “老郭想成家了?”陆仪看着他。

    “可别!”郭胜急忙摆手,“是好处也是累赘,我这个人最怕累赘,再说,我有你们这些朋友兄弟,就足够了,余事一概不缺。”

    “老郭这份豁达,你我这辈子是修不到了,进屋坐吧,她们好象收拾好了。有酒有菜,两位既然来了,就陪我秉烛夜谈,以作这一场战事的收官。”金拙言往里让陆仪和郭胜。

    三个人还没坐定,就听到外面传进来柏乔的声音:“世子可在?”

    “柏将军。”金拙言应声迎出去,陆仪和郭胜也忙跟了出去。

    柏乔正穿过院子,一眼看到郭胜,笑起来。

    “柏将军一笑起来,颇有几分稚气。”陆仪和郭胜低声道,郭胜一边笑一边点头,“本来就是个小孩子。”

    “先生,世子,陆将军好。”柏乔一一见礼。

    郭胜摆着手笑道:“柏将军这句先生可当不得,您跟世子和陆将军一样,喊我老郭就成,一听人称先生,我还真是浑身不自在。”

    “家父对先生,都是称先生而不名,我岂敢……”柏乔的话没说完,就被郭胜打断,“你爹古板,小将军要随和些。”

    “老郭这个人,是这样的脾气,你就当他是世外高人,不喜俗礼吧。”金拙言一边往里让柏乔,一边笑道。

    “先生……老郭确实是世外高人。”柏乔恭喜不如从命,这一声老郭,却喊的十分生疏生硬。

    “小将军是公务来,还是脱了差使过来的?”郭胜笑问道,这样的话,他问最合适。

    “当值下来,看看世子有没有空,想请教北边战事。”柏乔看向金拙言。

    “那正好,我和陆将军拿了几坛子酒来,正要跟世子把酒秉烛,好好听世子说一说这一场大胜。”郭胜爽气非常的笑道。

    “小将军酒量如何?”陆仪看着柏乔问道。

    “还算过得去。”柏乔脸上喜色隐隐,也自在了许多。

    “这两个,一只酒桶,一只酒瓮,都是真正的海量,柏兄要谨慎。”金拙言郑重提醒。

    柏乔笑起来,“多谢世子,是我托大了。”

    四个人说着话,小厮已经重新调了桌椅,添了碗筷上来,几个人也不多让彼此,自在的喝着酒,自在的说话。

    “……这杯酒敬老郭,”金拙言冲郭胜举起杯子,“慧眼独具。”

    “不敢当不敢当。”郭胜举杯欠身,不敢当的极其真诚,他是真不敢当。

    “看来,那位大头领,是乙辛无误。”陆仪看着柏乔笑道:“柏将军大约也知道,当初传回信儿,说北边新的大头领,是老头领最小的女儿,就是那位乙辛。”

    陆仪往后院努了努嘴,这会儿,乙辛和她的孩子,就关在后院。

    “朝廷上下,我也是,世子也是,都是这样的想法,老郭一听说就断定,真正的大头领,就是这个小女儿乙辛。”

    “确是如此,刚到北边,关大帅先让人捉拿蛮族哨探和落单之人,我到了军中,关大帅跟我说的头一句话就是:跟咱们打仗的,是个娘们,厉害娘们。”

    “刚刚听说时,我和诸位一样想法,阿爹却说,女子最不可小视,不过,”柏乔摊着手,“阿爹说归说,我没理他。”

    “你们一个两个,不听老人言!”郭胜手指点着柏乔和金拙言,“那是要吃大亏的!对了,你说说,怎么捉住乙辛的?这么个厉害人儿,这么好好儿完整无缺的捉到,还有她那两儿一女,这可不容易。”

    “收回三座关后,关大帅仔细算过,说蛮族青壮,至少还有两三成,不能松口后撤,这一战,至少要打的他们二十年内无力南下。

    再说,他们战败后撤,还算有迹可寻,这一次放了他们,往后再要找,那就太难了,所以,”

    金拙言顿了顿,嘿笑了几声,“在坐的都是能说话的人,这捷报,我和关大帅,就先压下了。关大帅先派出几十支小队,四处搜寻乙辛王帐精锐。我运气好,路上遇到一户蛮人,他家有个女奴。”

    金拙言的话突然顿住,好一会儿,才长叹了口气,“是关内人,被蛮人打谷草时掠走,被人刺聋耳朵,割了舌头,几经转手……”

    金拙言低下头,好一会儿,才接着道:“她识字,一笔字写的极好,她拉着我的马,在我手心里写字,说她知道乙辛的王帐在哪里。”

    “这姑娘人呢?”郭胜将酒杯重重拍在桌子上,看着金拙言问道。

    “她说老家山东的,关大帅让人护送她到山东关家,当作关家长辈奉养。”

    “能识字,她这出身……”陆仪声音低沉。

    “她不肯说,说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回到山东,再喝一杯家乡的水,吃几顿家乡的饭菜。”金拙言垂着头,半晌,长叹了口气,仰头喝了杯中酒。

    “后来!”金拙言猛的提高声音,“就找到了乙辛的王帐,一路追击,乙辛和迪烈兵分两路,我和关大帅也分成两路,迪烈那一部血战到底,乙辛不战而降。就这样。”

    “迪烈死战,乙辛不战而降,有意思!”郭胜眯着眼睛,一小口一小口啜着酒。

    “乙辛是假降?”柏乔脱口问道。

    “降当然是真降,孤儿寡妇,不降还能怎么样?迪烈一死,乙辛带着孩子降了,北边这战事,自然就了了,关大帅收兵撤回,世子得胜回朝,草原上,也就平安了。”郭胜慢吞吞道。

    陆仪看着郭胜,慢慢皱起了眉头,金拙言眉宇间的冷色越来越浓,柏乔瞪着郭胜,片刻,猛转头看向金拙言。

    “听说今天入城,好多人都看哭了,我天朝大度慈悲,特别是皇上,是少有的仁慈之君,再说,不欺孤寡,才叫君子。”郭胜这几句话真诚的太过,听起来一片讥讽。

    柏乔直直的看着郭胜,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

    金拙言脸色有点儿难看,陆仪眉头微蹙,片刻,叹了口气。

    “都是醉话,不说这个了,如今南北都是一片清平,真是可喜可贺,我敬两位一杯。”郭胜举起杯子,示意柏乔和金拙言。

    “不敢当,我该敬您一杯才是。”柏乔忙饮了杯中酒,斟上,举起敬郭胜。

    “若论手段,我最敬服的,就是老郭,我也敬你。”陆仪也举起杯子。

    “这是要灌醉我?”郭胜连声唉哟,酒却喝的极其爽利,连喝了三杯,站起来,“容我去疏散疏散。”

    郭胜出来,站在廊下,先用力伸了几个懒腰。

    坐在院子一角,正和几个护卫喝茶的银贵急忙小跑上前,一边引着郭胜往后面净房去,一边低低道:“找到了一条路,从净房翻上去,过两道瓦面,有个空院子,象是仓库,翻过一道墙,一条隔火的胡同,再翻过去,就是后院的净房。现在动手?”

    郭胜仔细听了,嗯了一声,“要快。”

    银贵压着声音答应一声,抢在郭胜前面,推开净房门,让进郭胜,自己跟进,锁上门,跳起来攀住屋梁,翻身上去,只几下,就揭开瓦片,缩身钻了出去。

    郭胜脱了外面的长衫,跟在后面,比银贵钻的还快。

    郭胜跟着银贵,在屋面上跑的飞快,跳下屋面,翻过道墙,再翻过去,从净房出来,贴着墙根,银贵两个捅开锁,推开门,郭胜一个箭步进去,反手关上了门。

    屋子里,乙辛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往后几步,背靠墙角,警惕的看着郭胜。

    地方宽敞,乙辛和女儿一间屋,隔壁是迪烈的大儿子,带着弟弟。

    郭胜站着没动,目光从乙辛怀里惊恐的小女儿脸上,看向乙辛。

    郭胜往前一步,乙辛挪了挪脚步,抱紧了女儿,一张脸有些狰狞变形,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危险和可怕。

    郭胜一步比一步快,离的只有两三步,乙辛举起女儿,猛的冲郭胜抛了过来,郭胜闪身避过,仿佛乙辛抛的,不是个已经惊恐的哭不出来的孩子,而只是个沙袋,一团破布。

    乙辛明显的愣了一下,这一愣神间,尖细的利刺从郭胜袖筒里滑出,干脆无比的在乙辛脖子上划了半圈。

    血从乙辛脖子上喷射而出,乙辛直直的瞪着郭胜,张着嘴,却已经说不出话了。

    郭胜往旁边避过两步,避开喷到墙上,再四下飞溅的鲜血,目无表情的看着乙辛,看着她委顿在地,几息之间,就生机全无。

    郭胜又往后退了几步,转身蹲到摔在地上的孩子面前,轻轻推着孩子翻个身,看着她血肉模糊的额角,伸手指到孩子鼻子下,微弱的鼻息拂在郭胜手指上,郭胜站起来,呆站了片刻,长叹了口气,推门叫进银贵,低低道:“去请金世子过来,悄悄儿的,就说……就请他过来吧,不要惊动人。”

    银贵呆了下,赶紧点头,急忙闪身出去,往回窜的比来时还快。

    片刻功夫,金拙言猛的推开门,郭胜竖指唇上,示意他啉声,回头指了指血泊中的乙辛,“她自杀了,孩子伤得重,得赶紧找个大夫。”

    金拙言两只眼睛瞪的溜圆,用尽全力,才没泼口骂出来,好一会儿,金拙言用力咽下这股暴怒,点着郭胜,从牙缝里一个一个吐着字,“你要害死我?还有,这是殿前司!柏乔……”

    人死了,他和柏乔都脱不开干系。

    “自杀的。”郭胜往墙角指了指。

    金拙言又是一阵暴怒猛冲上来,直冲的他脚后脚离地,他都想扑上去咬他几口了。

    “这孩子,得赶紧请个大夫。”郭胜再指指地上的孩子。

    金拙言只憋的浑身哆嗦,好一会儿,手指点着银贵,“去!都叫过来!”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

    陆仪和柏乔几乎同时冲进屋,陆仪直直的瞪着半屋血泊,和血泊中的乙辛,猛一巴掌拍在额头,滑下来捂住了脸,郭胜从说想见世子那句话起,连那句话在内,就是为了这件事的吧。

    柏乔愕然的嘴巴都张开了,手指从乙辛点向郭胜,再点向金拙言,猛转头看向捂着脸的陆仪。

    郭胜干巴巴的再次道:“自杀的。”

    陆仪猛一声咳喷出来,柏乔瞪着郭胜,一脸的这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怎么办?”金拙言已经镇定下来了,看着柏乔问道:“人赃俱在,凶器呢?”金拙言回头问郭胜,郭胜没说话,只往血泊里指了指。

    柏乔连连眨着眼,片刻,用力咳了几声,“不是说,自杀的?”

    金拙言一根眉毛高高挑起,斜着他,片刻,轻轻咳了一声,看着郭胜问道:“凶器哪来的?”

    “就是一根红铜簪子,磨的利了点儿。”

    “就是自杀,也有个看护不周的罪。”陆仪低声道。

    “我来担。”金拙言立刻接话,“人在我手里,责任在我。”

    “这点小责,我也担得起,陆将军不必担心。”柏乔也镇定下来了。

    “既然这样,先请个大夫给孩子看病,我是先走,还是留个做个见证?”郭胜站起来,客气而恭敬的看着金拙言和柏乔,讨好的笑问道:“陆将军呢?”

    “留下做个见证吧,你我过来,都看着呢。”陆仪斜着郭胜,从现在起,他得看紧他,他一定要问清楚,他为什么要杀了乙辛,为国?呵!那就是大笑话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