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五六章 透口气

第三百五六章 透口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内侍将李夏送到宫门口,看着她上车走了,转身回去。

    李夏等车子转了两个弯,吩咐端砚:“我要去看看太外婆,你和富贵跟着就行,其它人让她们先回去吧。”

    端砚掀帘吩咐了,车子又往前走过一条街,富贵赶着车往这边,几个婆子长随往另一个方向,先回去永宁伯府了。

    “去趟王府。”李夏隔着帘子吩咐道。

    富贵赶着车,穿街过巷,很快就进了秦王府侧门。

    李夏迎着一路小跑迎上来的承影,笑问道:“王爷在吗?忙不忙?”

    “在。大约不忙。”承影笑道。

    “问你王爷忙不忙,是我乱问了,你哪能知道。”李夏一边往里走,一边和承影笑道。

    承影笑起来,“姑娘体谅,确实不知道,不过姑娘运道好,回回都是赶着王爷不忙的时候,这回大约也不能忙。”

    李夏一边笑一边点头。

    走进去没多远,就看到陆仪迎面急步而来,李夏站住,等陆仪走近。

    “姑娘来的巧,王爷这会儿正空着。”陆仪离了四五步,就拱手笑道。

    李夏看着承影,眨了下眼,承影想笑忙又忍住,躬身低头,让到路边。

    李夏跟着陆仪,进了书房院子。

    过了垂花门,就看到秦王穿着件香云纱长衫,没系腰带,背着手站在门外,看着李夏进了垂花门,沿着游廊迎上来。

    陆仪看着迎上来的秦王,顿住步,往后退了两步,往门房过去。

    李夏提着裙子,紧跑几步迎上去。

    “什么事这么急?都跑上了。”秦王脚下加快,迎着李夏,仔细看着她的脸色。

    “没事,看到你了。”李夏仰头看着秦王,笑颜如花。

    “看到我,就不用急了,我总是在的。”秦王看着李夏额角微微的汗意,想抬手去拭,手抬到一半,硬生生转个弯,背到了身后。

    他不能对她无礼。

    “到屋里说话吧,外头太热。”秦王一边转身往里让李夏,一边吩咐侍立在廊下的小内侍,“拧个热帕子来,再拿碗解暑饮。”

    李夏站在满屋凉爽之中,长长舒了口气,“从早上到现在,就没好好透过气。”

    “你刚从宫里出来?没事吧?”秦王再次仔细打量李夏。

    “是刚出来,我没事,可是心情不好,所以过来找你说说话儿。”李夏叹了口气,找了把椅子坐下,秦王跟过去,坐到她旁边,“怎么心情不好?跟我说说。”

    “我觉得皇上对太后娘娘不好。”李夏直截了当。

    秦王一个怔神,李夏话没停,将太后说二皇子和三皇子的亲事,皇上怎么说,仔细说了一遍,“……你说,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秦王脸上的神情复杂而无奈而苦楚,“阿夏,你还小,别想太多,皇上把二哥儿和三哥儿的亲事交到苏贵妃手里,也是人之常情,苏贵妃是生母,若论尽心,没有人比生母更尽心了,再说,就算皇上请阿娘作主,阿娘肯定也是交到贵妃手里……”

    李夏侧头看着秦王,皇上直接指到贵妃手里,和请太后作主,再由太后指到贵妃手里,那可是大不一样。

    秦王也意识他这话说不通,顿时卡住,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阿娘和皇上,不是一天两天了,皇上是在先郑太后身边长大的,阿娘那时候一直病着,几乎闭门不出……总之,宫里的事,你不用多管,没事儿的。”

    “我没多管,我知道肯定没事儿,我就是觉得难过,替你阿娘难过。”李夏一脸郁郁,“皇上是太后亲生的儿子,这样……这是不孝了对不对?你阿娘心里得多难过?”

    秦王低着头,好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阿夏,别想太多,阿娘……不一样,不是一天两天了,没什么难过的。”

    “嗯。”李夏点头,“你这么说,我心情好一点点了,不说这个了,北边大捷,金世子要回来了?”

    “嗯,已经启程了,算着日子,八月上旬就能回到京城了。”李夏转了话题,秦王坐直,下意识的动了动肩膀,仿佛抖掉了什么东西。

    “要献俘吗?听说捉到了乙辛?”

    “要,皇上已经下了口谕,要比柏景宁凯旋还要热闹些,不光乙辛,还有迪烈的长子,乙辛生的一儿一女,到时候,肯定很热闹。”秦王微笑道。

    阿夏爱看热闹这一件,他是深知的,又有一件喜庆大热闹事给她看了。

    “金世子回来,就该成亲了吧?”李夏笑眯眯问道。

    “听说定在了十月里,你打算到哪头看热闹?还是看了唐家再跟到长沙王府?”秦王上身微微前倾,看着李夏问道。

    “不是要看热闹,我是要打女婿,我跟唐家姐姐说好了,这一场打女婿,我来指挥。”李夏眉毛飞动,十分兴奋。

    秦王上身往后仰,大瞪着眼睛看着她,“瞧你这样子,是不是照着不让鹦哥儿进门的打算计划的?鹦哥儿怎么惹着你了?他敢得罪你?”

    “我倒是想这样,就怕唐家姐姐不肯,只能难为难为算了。他没得罪我,就是想难为难为,平时又没机会。”李夏一脸向往。“对了,你帮我想想,怎么样才能难倒金世子,最好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咳,这个……那个……”秦王哭笑不得,“你就不怕人家有样学样……”

    “怕什么?本朝皇子成亲,有亲迎的么?”李夏直截了当道。

    秦王呃了一声,连眨了几下眼,“那倒没有,好吧,这个……得让我好好想想。”

    “行,反正要到十月里呢,你给我想……让我算一算,至少六道题,每一道题都要难倒他,不然……”李夏拖着长音,叹了口气,“我也没什么办法。”

    秦王正等着她的不然,被她这一句没什么办法闪着了,一边哎一边笑,“办法多得很,你不高兴一样就够了,六个太多了,三个行不行?难为的太狠,鹦哥儿恼了也不好。”

    “嗯,好吧,三个就三个,我自己再想几个,还有七姐姐呢……七姐姐还是算了,姐姐出嫁那回,六姐夫两句话就骗的她开了门,我拦都拦不及,真是!”

    秦王听的笑个不停,“阿凤说,十七说他后背都被打青了。”

    “麻杆裹绵能把他后背打青了?他是豆腐做的?”李夏撇着嘴。

    秦王哈哈笑起来,“这话说的是。十七这叫苦喊累讨价还价的本事,真是不得了,这刚到刑部,唐尚书让他先去理刑部那一屋子陈年旧案卷,别人都是勤勤恳恳埋头整理,就他,顶着一头一身灰,一天至少在唐尚书面前晃两圈,这还不够,还跑到我这里,找清肺的方子,说咳嗽病犯了。”

    “他压根就不想领差使吧?”李夏问道。

    “我看是。”秦王点头。

    “他找清肺的方子,是来备案的,再接着,说不定就得说自己呛出了肺病什么的,”李夏捏着下巴,阮十七这份胶黏粘牙,讨价还价的本事,她领教过不知道多少回,太清楚了,一想起来,就恨的牙酸。

    “嗯?”秦王挑起眉毛,还真有可能。

    “得让五哥去跟唐尚书提个醒儿,他要是再抱怨咳嗽病犯了,就调他去核查刑部大狱。”李夏眯着眼,轻轻错着牙。

    秦王一根眉毛挑的高高的,看着李夏,好一会儿,才猛一声咳出来,“不用让你五哥去,我让阿凤去跟唐尚书打个招呼,再让他跟十七说一声,要是再有什么事儿,就把他调到王府,让阿凤看着他。”

    “我觉得还是调到皇城司好,皇城司现在是柏乔统领吧?”李夏笑的眼睛都弯了。

    秦王瞪着李夏,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你就不怕你姐……十七是个聪明人,我让阿凤跟他说。”

    “我走啦。”李夏愉快的站起来,“跟你说一会儿话,心情就好了,我回去了,对了,我一会儿去太外婆家,让太外婆带我去东城姚家吃冰雪凉水,我让人给你送一碗过来?”

    “不用了,送过来冰雪都化了。”秦王站起来往外送李夏。

    “让富贵骑马送过来,给陆将军也送一碗,还有承影。我走了,你不用送。”李夏脚步轻快,出了垂花门,推着秦王示意他站住,自己转过纱屏,迎上从门房迎出来的陆仪,出门去寻太外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