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三百五四章 宫宴一

三百五四章 宫宴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炎炎六月,京城的喜庆也如热火烹油,北方大捷,乙辛夫迪烈死,乙辛被俘的喜报急递进京城,没隔几天,魏相嫡长孙女魏玉泽被指为太子妃。

    过完小定礼隔天,金太后召李夏隔天进宫,参加宫里的庆贺宴。

    李夏呆坐着想了好长时间。

    太后说过,宴,都是要有所为才宴,这一场庆贺太子定下魏玉泽的宴,是太后要宴的,还是江皇后?或者,是皇上?

    小内侍一句多话没有,她一个字不敢多问。

    好在,她年纪还小,她想旁观,就能旁观。

    李夏叫端砚等人抱了一堆衣服过来,仔细挑了件靛蓝亮绸裙子,蓝灰抹胸和一件灰蓝褙子,都是很老成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却显的她分外稚嫩。

    李夏搭在身上,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十分满意。

    就是要这样,她要她们以为她努力想要显的老成,却用力过猛,把她的稚嫩幼小,显露无余。

    她是聪明的,可年纪太小了,还需要长大。

    隔天,宫里来接她的小内侍到的很早,李夏已经准备好了,小内侍一到,就带着端砚,上车出门。

    这一趟,宫门口没有人拦下端砚,李夏带着端砚,跟着小内侍,远远经过萱宁宫,进了御花园临湖的凌波轩。

    凌波轩外,女使内侍铺陈出去很远,小内侍不再往前,欠身示意李夏。

    李夏微笑谢了他,打量着四周,不紧不慢的往凌波轩进去。

    这间凌波轩,是这座宫里最不吉利的地方之一。

    当年和她一起进宫的小姑娘,有两个夏天偷跑到这间轩堂里玩耍,一起失足落水死了,后来,刚刚会走路的七皇子,也是在这里,据说是被六皇子推进湖里淹死的。

    那一回,宫里人都说七皇子是被那两个小姑娘鬼拉去做了替身,这间轩堂好几年没人敢单身靠近,后来她做了太后,夏天里常在这轩堂里处理公务。

    她到的早,轩堂里只有姚贤妃一个人,正十分悠闲的看着诸内侍使女最后一遍调整摆放杯盏盘筷。

    看到李夏,姚贤妃露出笑容,“九娘子来了,过来帮我看看,这束花儿是放这边好,还是放在那边更好看?”

    李夏紧几步,站到姚贤妃旁边,顺着她的示意,看着轩堂一角花架一大束半开盛开的极其喜庆的大红牡丹。

    “现在还有牡丹?”李夏先惊讶道。

    “花房里常年有盛开的牡丹,江娘娘最爱牡丹,你看看,是放这里好,还是放在那边?”姚贤妃指着旁边的长案一角。

    “长案上是熏香炉吗?”李夏看向长案上青铜熏香炉。

    “是了,还是这里好。”姚贤妃笑起来,“这牡丹很香,是不能离熏炉太近,九娘子提醒的是。”

    李夏笑起来,姚贤妃这份意会的本事,她一直敬仰得很。

    “太后不怎么讲究这些,江娘娘是个极讲究的,江娘娘眼光准,品味清雅不俗,象这凌波轩里,哪一处摆放的好,哪里不合适,江娘娘一眼就能看出来,还有音律,江娘娘也极通,御乐在那边侍候,侍候江娘娘,御乐们最用心,错一星半点,江娘娘都是要罚的。”

    姚贤妃几乎不怎么掩饰的和李夏说着闲话。

    李夏凝神听着,不时感激的看一眼姚贤妃。

    姚贤妃的善良体贴,都在这些不掩饰的细碎交待上,从来她告诉她很多这样的细碎,直到很后来,她才能从她细碎的交待中,听到隐在不掩饰之下的暗示诱惑,以及陷阱。

    唐家玉好象就是因为姚贤妃这样的善良,对她付出满腔信任,和一条命。

    “苏娘娘呢?听说苏娘娘最是雅致出尘。”李夏眼里都是感激信赖,看着姚贤妃问道。

    姚贤妃抿嘴笑着:“那是自然,二爷和三爷,也是难得的精致讲究。”姚贤妃避开了李夏的直问,示意轩堂外,“魏姑娘来了。”

    李夏忙转身看向魏玉泽。

    这是她头一回看到魏玉泽。从前,秦王走后,魏玉泽就落了发,先是在太后的庇佑之下,后来,是金拙言,她从来没敢打扰过她,她也犯不着打扰她。

    魏玉泽端庄美丽的如同那一大束大红的牡丹花,一条大红石榴裙,大红抹胸,外面压着件石青长褙子,艳丽端庄,相对于李夏那一身故作老成,自信大方了不知道多少。

    李夏深曲膝到底,姚贤妃也曲膝往下,“大娘子气色真好。”

    “姚娘娘夸奖了。”魏玉泽先还了姚贤妃一礼,又和李夏曲膝笑道:“一直听人说起九娘子,聪明可爱,见了才知道,她们说的可爱,十不及一。”

    “大娘子过奖了。”李夏看起来羞涩的简直有几分不知所措了。

    “江娘娘和苏娘娘到了。”姚贤妃示意两人。

    轩堂外,江皇后和苏贵妃一前一后,相差不过四五步,却各走各的,还都走的十分自在。

    魏玉泽看着渐行渐近的江皇后和苏贵妃,李夏微微垂头,眼角余光却瞄着魏玉泽,眼前的人中,只有魏玉泽她几乎一无所知。

    魏玉泽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端庄温婉依旧。

    “迎迎吧。”姚贤妃说着,率先出了凌波轩。

    李夏紧跟其后,魏玉泽落后一线,跟着迎了出去。

    苏贵妃看着迎出来的三人,脚步往旁边斜过去,斜到侧边,只留江皇后迎着三人的迎接。

    江皇后的目光在李夏那一身靛蓝灰蓝上顿了片刻,若无其事的移开,带着笑,先和姚贤妃说话:“辛苦你了。”

    “不敢当。”姚贤妃十分恭敬。

    李夏眉眼低垂,看着魏玉泽那条大红石榴裙,亦步亦趋。

    刚进了轩堂,小内侍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太后娘娘过来了。”

    江皇后仿佛没听到,站在轩堂门口,转头仔细打量着四周,指着那束大红牡丹吩咐道:“这牡丹放到角上可惜了,移到案上,把案上的熏香炉换过去。”

    姚贤妃忙亲自去搬那束牡丹,落后江皇后一步的苏贵妃,早就一个转身迎出去了,李夏紧跟着苏贵妃迎了出去,魏玉泽裙角轻摇了两下,看看江皇后,又看了眼脚步急切迎出去的李夏,再次迟疑了下,还是站着没动。

    轩堂外,苏贵妃和李夏已经迎上金太后,曲膝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