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五二章 简直是当娘的心肠

第三百五二章 简直是当娘的心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下旬,这一科进士的差使落定,李文山自然去了兵部,阮十七找唐尚书自荐,去了刑部,刚一到任,就请了一个月假,他得先成亲去。

    莫宗兴如他叔叔莫涛江所期望的,点了个十分难得的上上等小县,秦庆斟酌着言词,给莫涛江写了封信,隐晦的告诉莫涛江,能点到这样的上上等小县,都是托了王爷的福,多亏了郭先生尽心经办。

    成亲前四五天,从南夷千里迢迢而来的十几船阮十七的书籍,常用的东西,以及阮十七阿娘韦老夫人给阮十七备下的成亲诸物什,林林总总十几船,阮十七让人统统搬进库房锁起来,以后让六娘子慢慢清点吧。

    总算能从头到尾看一回发嫁,李文楠的兴奋可想而知。

    相比五哥娶亲,李夏对于姐姐出嫁这件事,要激动和兴奋的多。

    唐家瑞有了身孕,月份还小一定得小心,这样的忙乱,严夫人,徐太太两人一致不许她近前,只让她在自己院子里静养。

    余下的三个媳妇中,老四媳妇姚氏倒是个能让人放心的,姚四奶奶跟李冬也要好的很,可姚四奶奶年纪青家世一般,有心无力,老二媳妇和老大媳妇两个,在小三房这样的事上,她还不敢多用,这么一来,严夫人诸事亲力亲为,实在顾不过来,干脆和霍老太太商量,收拾了一个小院,把霍老太太请过来住着,专程看着清点查看李冬的嫁妆,反正李冬的嫁妆都是霍老太太一手准备的,她最清楚。

    李文楠和李夏,就自告奋勇,给霍老太太打下手,帮忙清点准备嫁妆的事。

    李夏是头一次看到姐姐的嫁妆。

    家俱是清一色的黄花梨,这是姐姐挑的,她觉得黄花梨最好看,款式很大方,雕花精细。

    衣服不算多,这是霍老太太的意思,年年都有时新样子,以后想穿什么现做多好,李夏从几条大红开档裤,看到一身黑底绣红寿衣,忍不住拎了起来,“怎么还有这个?”

    “这是什么?”李文楠没见过寿衣,只觉得这衣服好奇怪。

    “这是寿衣!这个可不能少。”单嬷嬷接话笑道:“这是要让咱们姑娘嫁过去有底气,我们娘家,连寿衣都替我们姑娘准备好了,不用看婆家脸色吃饭,就是这么个意思,这脸色该看还是得看。”

    “嬷嬷这话让人泄气。”李文楠将寿衣丢在衣服堆里。

    “老单你又胡说什么呢?”霍老太太扬声叫了句。

    “没有没有,我就是跟两位姑娘说这寿衣的讲究,哪敢胡说!”单嬷嬷急忙否认,又冲李夏和李文楠眨了眨眼,低低道:“嬷嬷人老嘴碎,胡说呢。”

    “有嫁妆傍身,跟没有嫁妆,大不一样,”李夏凑近李文楠,低低道:“就看太外婆好了,要不是太外婆嫁妆厚,当年……嬷嬷,当年说是太外婆娘家也不让她和离?”

    “当然不让,压着你太外婆纳妾什么的,九姐儿这话说的对,你们太外婆就是有钱底气壮,就是不咽这口气,和离了,又嫁了,你们太外婆,脾气硬得很,钱多,就硬得起来。”单嬷嬷赶紧接话回转。

    “嫁妆厚也得能干明白,这是阿娘的话,我太婆……”李文楠凑过去,和李夏和单嬷嬷低低嘀咕,“太外婆快六十岁的人了,看着象四十岁,太婆老的不成样子了。”

    “你太外婆想得开。”单嬷嬷笑的十分骄傲,仿佛受到夸奖的是她。

    “阿娘跟我说,让我学太外婆,不要学太婆,阿娘说也不要学她,说她只要我过得好,还有啊,”李文楠又往前凑了凑,声音压的更低,“这是我偷听到的,阿娘和老刘妈说闲话,说从前觉得我能定到唐家,这门亲事她满意得很,现在觉得,还是六姐姐这门亲事好,唐家那门亲事是面上光鲜,以后怕我跟她一样,一辈子操不完的心,说还是六姐姐这样的好。”

    “这话我可不敢多说。”单嬷嬷瞄了眼霍老太太,“你阿娘是个明白人,多明白呢!不过我瞧着唐家那个哥儿,生的真好,又有才,也有心眼,人品又好,大家子弟,哪儿都好。”

    李文楠噗一声笑起来,“嬷嬷跟太外婆一样,真会说话。”

    “唐家比咱们家强太多了,再说,随夫人多明白呢,比太外婆还明白,古大奶奶也是个明白人,咱们家要不是……大伯娘也不会这么累,大伯娘这么说,有点儿关心则乱。”李夏抿嘴笑道。

    “就是啊,我也觉得挺好,唐家人我都挺喜欢的。咱们接着看嫁妆,我最喜欢看嫁妆了!”李文楠愉快的心情压根没受她娘这话半点儿影响,和李夏一起,接着兴致勃勃的清点嫁妆。

    清点造册,一遍遍摆放,折腾好,也就该发嫁妆了,一抬抬的嫁妆抬出去,荟芳阁里,侍候香汤沐浴的几个香水行婆子已经到了,打扫净房,四处熏香,一桶一桶的提了热水进来,准备这场繁杂细致的沐浴。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阮家催妆的冠帔花粉,已经吹吹打打的送到了。

    李夏和李文楠自然起的极早,两人一样好奇的翻看着冠岥花粉,李文楠拿起花粉盒,举给李夏看,“这盒子真好看,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纹样款式。”

    “这是我们老夫人打发人从老家送过来的,这些,都是老夫人准备的,老夫人一年准备一套。”送冠帔花粉的阮家管事婆子,一边说一边笑。

    “哎!六姐夫真是……今年总算用上了。”李文楠放下粉盒。

    “你是从南边过来的?嬷嬷贵姓?”李夏看着婆子问道。

    “不敢当个贵字,老奴姓张,是十七爷的奶嬷嬷,刚从南边过来。老夫人听说十七爷定了这么好一门亲事,高兴的不得了,看着收拾了十来天东西,连老奴,带十来个自小儿侍候十七爷的老成下人,一起打发过来,侍候十七爷和十七奶奶。”

    张嬷嬷问一答十,恭敬非常。

    “姐姐嫁过去,诸事无知,往后,还请嬷嬷多多指点。”李夏深曲膝郑重托付。

    “不敢当,可不敢当!”张嬷嬷吓了一跳,急忙就要跪倒,李文楠一把拉住她,“嬷嬷当得,我也要托付一句,姐姐嫁过去,嬷嬷一定要多多照应。”

    “不敢当,不敢当!”张嬷嬷没跪下去,只不停的冲李夏和李文楠曲膝行福礼,“我们是在路上听说十七爷高中的信儿的,大家都说,这全是托了十七奶奶的福,我们十七爷……从前不大争气,都是托了十七奶奶的福。

    我们老夫人还不知道十七爷高中的信儿,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儿,都是托了十七奶奶的福。”

    李夏叫了端砚过来,吩咐带张嬷嬷和几个送催妆过来的婆子到旁边花厅吃茶吃点心,端砚带了张嬷嬷出去,李夏站着想了想,进了上房,看到苏叶,冲她招手。

    苏叶忙过来,李夏瞄了眼四周,低低道:“那些琐细的事,你不用事事动手,亲力亲为,有件要紧的事。”

    李夏拉着苏叶,站到屋门外,“送妆来的那个张嬷嬷,是十七爷的奶嬷嬷,刚刚从南边老宅过来,一起过来的,有十几个人,说是,都是自小侍候十七爷的,一会儿我让人去打听清楚,到底来了多少人,都是哪些人,也就能打听到这些了,脾气性格什么的没法打听。”

    苏叶凝神听着,眉头微蹙。

    “平时听阮夫人说的,她太婆是个极明理的人,你不用太担心,我不过是跟你说一声,让你心里有个数,不要失了礼。”

    李夏见苏叶蹙起了眉,忙又回转了一句。

    “到时候你跟姐姐说一声,自小儿侍候在十七爷身边的人,特别是象奶嬷嬷这种,情份都不一般,明天认了亲,这些人别忘了,恩惠什么的是小事,脸面一定要给到。”

    “九娘子放心。”苏叶点头答应了,看着李夏,叹了口气,“九娘子跟姑娘,倒了个个儿。”

    “能者多劳么。”李夏嘿笑了一声,推着苏叶,“你去忙吧,记着,事情让小丫头们去做,你统总看着,指挥她们就是。”

    苏叶笑应了,转身进了屋。

    李夏站在门口,看着屋里的忙乱热闹,只觉得心里纷乱一团,揪成一团。

    姐姐踏出这间屋,这方小院,这座伯府,就踏到了她的视线之外,踏进了未知之境,简直象一把掷出的骰子,她这会儿只能眼睁睁看着空中翻滚的骰子,等着落下来……

    万一落差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