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四九章 说定就定

第三百四九章 说定就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春闱放榜的热闹,没有李夏想象,或者说,没有古六描述中的那样热闹,李夏和李文楠看了一会儿,就下楼回去了。

    离永宁伯府还有半条街,只见前面人挤人人挨人,挤的街上水泄不通,别说车了,人都挤不过去。

    一个婆子挤上去看了,一路小跑回来,笑的一张脸象开了花,“唉哟姑娘哎,真是不得了,咱们亲家老太太满大街撒银豆子呢,咱们得绕个道,看看后角门能不能回去。”

    李文楠听到亲家老太太满大街撒银豆子,笑个不停,一边笑一边竖着拇指,表达敬仰之意,“太外婆就是豪气,赶紧赶紧,早知道就该留在家里看热闹。”

    李夏也笑个不停,这话倒真是,满街撒银豆子这样的热闹,可比春闱放榜少见多了。

    后角门没人撒银豆子,畅通无阻。

    两人进了后角门,直奔前面二门,到二门口,却被李文松拦住,“你们两个别往前凑,报喜的报子还没来全呢,外头乱,赶紧进去吧,太外婆来了,舅舅来了,十七爷也来了,都在大花厅,里头热闹。”

    李夏拉着李文楠,掉头往离二门不远的大花厅。

    大花厅里间,霍老太太坐在最上首,左下坐着姚老夫人,脸上堆着笑,严夫人的嫂子,严尚书夫人钱氏,正声调高扬,连说带笑,“……真是大喜!说起来,你们府上上一回这样喜庆,还是大老爷考中那一回,这一晃,几十年过去了。”

    “可不是得几十年,总得等孩子们都长大了。”霍老太太笑接道:“你看看,这一代接一代,都是这么出息,这才是真正的世家气派。”

    “可不是!”钱夫人立刻跟上,“当初大老爷年纪那样青,就中了进士,大家都说青出于蓝,这会儿我看山哥儿也是要青出于蓝了。这一代比一代强,才是真正的兴旺之道,可比什么都强。”

    李夏站在门口,听了几句,伸头往花厅前面看了眼,前花厅里,阮十七正被众人围在中间,一幅志得意满的样子毫不掩饰,李文栎坐在旁边,笑容里透着勉强,李文山脸上的红光简直光照四五尺。

    李夏盯着五哥那张红光四射的脸,纳闷了,五哥不至于没出息成这样吧?还有什么喜事儿?李夏掉回目光,落在坐在徐太太下首的唐家瑞身上,两根眉毛慢慢抬起,抬的老高。

    “出什么事了?”李文楠看着李夏简直要抬飞出去的眉头,急忙问道。

    “五嫂怀上了。”李夏眉毛落下来,眼睛弯成了一条线,冲唐家瑞努了努嘴。

    “怎么看……对噢!就五嫂是坐着的!恭喜五嫂!”李文楠一个怔神就明白了,冲着唐家瑞恭喜上去。

    “你们瞧瞧这两个丫头,看把她们两个精明的,这一眼就看出来了?”霍老太太指着李夏和李文楠笑道。

    李夏挤到霍老太太身边,李文楠挨着姚老夫人坐下,严夫人看着两人笑问道:“看到什么热闹了?没往前凑的太近吧?”

    “不怎么热闹,还不如在家里看太外婆撒银豆子呢,把真正的热闹错过了。”李文楠一脸懊恼。

    姚老夫人想往下撇嘴,撇到一半,下意识的斜向霍老太太,嘴角立刻又往上挑起。

    李夏斜着她,笑意盈盈。

    “等唐家哥儿考中了,太外婆多抬几箱银豆子给你,让你好好看看热闹。”霍老太太笑道。

    “太外婆!”李文楠叫了一声。

    钱夫人哈哈笑起来,“唉哟那可得赶紧,前儿听随夫人说,下一科,贤哥儿无论如何都要下场了。”

    “楠姐儿的亲事定下了?”姚老夫人突然问了句。

    正笑着的钱夫人笑声一滞,严夫人一口气闷的胸口痛,“八字已经合过了,两边草贴子也都看好了,府里这一阵子忙成这样,楠姐儿这事不急,我跟随夫人,还有贤哥儿他娘商量了,等忙完冬姐儿出嫁这件大事,再张罗这个,既然老夫人催了,明儿我就让人请贤哥儿他娘过府,先把草贴子换了。”

    “唉,你说你,怎么就不能看到家里和气一团,高高兴兴呢?”霍老太太脸一沉,看着姚老夫人,不客气道:“哪家老人象你这样?那楠姐儿是你嫡嫡亲亲的孙女儿,这亲事议定的不能再定了,先头是碍着冬姐儿的亲事没定下来,你也是大家出身,也该知道长幼有序这个理儿,再说楠姐儿还小,这个理儿,你不知道?”

    钱夫人和严夫人同时端起杯子抿茶,徐太太晚了一线,也赶紧端起杯子,再示意唐家瑞,“你是双身子,可不能渴着饿着。”

    “你问这一句,这什么意思?你是要说你媳妇儿没脸没皮啊,还是要说亲家嫂子没脸没皮?还是要把你这为老不尊没脸没皮的样子又拿出来给小辈们看?”

    姚老夫人气的脸都青了,却一个字不敢顶回去。

    霍老太太斜着她,也懒得再多说,“楠姐儿,你别跟你太婆计较,她老糊涂了,再怎么着,你太婆是长辈,该有礼儿,你别缺了。”

    霍老太太说一句,李文楠答应一声,却挪了挪,离姚老夫人远了些,端正坐着。

    “刚说到草贴子,你这媒人请好了没有?要不然,你看我怎么样?这些孩子里头,我最疼咱们楠姐儿,这媒人不能偏了别人。”钱夫人放下杯子,说笑起来。

    严夫人刚要笑应,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婆子喘着气在外面禀报:“夫人,太太,宫里来人,说是太后娘娘请九娘子进宫说话儿。”

    “人呢?有人招呼没有?阿夏,快去换衣服,让人准备车。”严夫人呼的站起来,一迭连声吩咐出去。

    “四爷和郭先生陪着呢。”婆子答了一句。

    严夫人松了口气,示意李冬和李文楠,“你们也去,给阿夏掌眼挑挑衣服,快去。诸位宽坐,我去前头看看。”

    李夏换了衣服,出来的很快,从侧门上了车,绕开人群,往宫里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