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四八章 十七爷的化境

第三百四八章 十七爷的化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五日李文山、李文栎和阮十七三个蓬头垢面,浑身恶臭的出来,李文山、李文栎还好,阮十七咬牙切齿,赌咒发誓,这样的罪,此生只受这一回,打死他也不考下一回了。

    李文松和郭胜几个接了李文山、李文栎,陆仪帕子垫手揪着阮十七,赶紧各自回去。

    歇到三月初三,刚过了丑正,宣德门外就挤的到处都是等着看榜的人了。

    李文山和李文栎两兄弟,一个提着心,一个一颗心七上八下,向诸天菩萨不停的祈求祷告着,赶在红榜挂出来前,就挤在乌泱泱的人群中,伸长脖子等着听榜。

    阮十七没来,他在家裹着被子睡大觉呢,这一场,他写的洋洋洒洒十分尽兴,可没照着能考上写,他就没打算考上。

    当官这事,他没兴趣。

    寅正时分,几个礼部堂官,严肃着脸,捧了红榜出来,高高挂在宣德门外。

    人群顿时如开了锅的水一般,沸腾着往前涌挤,几个小厮手牵手护着李文山和李文栎,可哪儿护得住,李文山和李文栎两个也跟着往前挤。

    李文山挤的鞋子掉了一只,幞头也没了,总算挤到红榜前,正要凑上前去看,却被前面一个人一个转身,撞的肩膀生疼。

    “五爷!”郭胜一个转身,一看撞的是李文山,唉哟一声,“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在家等信儿?来,过这里看。”

    郭胜一把将李文山揪到自己面前,胳膊往后架着,替他挡出点儿地方,努着嘴儿示意红榜,“前头,你的名字,底下,最后几行,十七爷,二爷的名字在孙山外了。”

    李文山一眼看到自己,又飞快的找到阮谨俞的名字,赶紧从头再细看一遍,果然没有李文栎的名字,李文山兴奋之余,心里涌起一阵失望难过,他是替大伯娘难过。

    “看好了?走吧,你和二爷来了,十七爷呢?来没来?我就知道。”听说阮十七没来,郭胜笑起来,“五爷和二爷赶紧回去吧,夫人和太太她们都急等着呢,我去一趟十七爷府上,得跟他说一声。”

    李文山想说一起去,低头看看自己一只光着的脚,和挤的歪八七拧的衣服,点了头,他还是回去吧,这幅样子,实在不雅相。

    阮十七还没起来,听小厮说自己榜上有名,哎了一声,一骨碌爬起来,拖着鞋冲出来,看着郭胜劈头问道:“你看清楚了?真是阮谨俞三个字?不是重名的吧?”

    “恭喜十七爷,这是我们六娘子的大福。”郭胜打量着阮十七,呵呵笑着,拱手道贺。

    阮十七哎了一声,又唉了一声,“爷我这学问,这是入了化境了哈,随手一考……”

    郭胜呆了片刻,噗的喷笑出声,一边笑一边冲阮十七拱手,“十七爷自然……十七爷还是赶紧洗漱吧,我先回去了,还有殿试一场,不过,照十七爷这化境的学问……”郭胜笑的说不下去了,连连拱着手,告辞走了。

    殿试前一天,北边的捷报,再次喜庆喧嚣的递进了京城,关铨夺回了三座关,正驱着蛮族残部,准备绞杀干净,以绝后患。

    皇上心情极好,殿试那天,大殿内的诸贡士,几乎都得到了他一句两句的亲切关心,收了墨卷,诸贡士退出,皇上干脆吩咐唐尚书等人,当场阅卷,这一科,他要多为国家取些良才贤士。

    唐尚书和几位副主考,心里都是有数的,阅卷极快,排了序递上去,皇上一份份翻着递上来的墨卷,先看了前面几份,又从后面翻看起。

    一眼看到阮谨俞的名字,拎起墨卷笑问道:“这是阮家子弟?”

    “是。都说他在阮家是个不成器的,这份学问文章,也十分难得。”唐尚书欠身笑道:“定鼎以来,天下文风日盛,连阮家这样地道的南夷之家,如今也有这样的家风文气了。开国的时候,象阮家这样的,识几个字就算家族里有学问的了,到如今,阮谨俞这样的学问,却是要算不成器的了。”

    皇上听的哈哈笑起来,“这篇文章文采飞扬,见解独到,确实十分难得。南夷之家,能有这样的学问文章,这是先祖教化有方,宜多鼓励,朕看……”

    皇上刚想说可列一甲,突然想起什么,看着唐尚书问道:“陆仪娶的是阮家姑娘?”

    “是,阮谨俞嫡亲的侄女儿,阮谨俞定的是永宁伯府六娘子李冬,就是指了秦王妃的九娘子嫡亲的姐姐。”唐尚书解释的十分详尽。

    “喔。”皇上意味不明的喔了一声,放下阮谨俞的卷子,走出两步,又顿住,回来重新拿起那份墨卷,蹙眉片刻,放下,刚转身,又转回,拿起卷子,递给唐尚书,“这份见解很过得去,往前放放吧,相比江南,南北文气稍弱,也是朝廷鼓励之意。”

    唐尚书忙接过阮谨俞的卷子,度着皇上的意思,放到了二甲第三。

    殿试不过排个名次,到了放榜这天,已经榜上有名的,就坐家伸长脖子等报喜,就是出来看榜,也找间酒楼茶楼,或是远离人潮的地方,摆出一幅淡定模样,手里捏着碎银子,急等着买一份抄报,要是落进三甲,未免美中不足。

    挤在榜下最前的,都是靠报喜信,抄排名挣赏钱的闲人,这生意,三年一开张,手脚快了,能挣够三年的米粮钱。

    当然最多的,是李夏和李文楠这样看热闹的闲人,别的热闹不说,榜下捉婿可是年年都有。

    严夫人也不拘着她们两个,多点了几个粗壮有力的婆子跟着,放她俩去看热闹。

    两人的车子刚转过一条街,迎面看到秦王的小厮春山,迎着车子过来,跳下马,欠身笑道:“两位姑娘是去看榜吗?我们爷吩咐小的过来看看,有个地方,又清静,看的又清楚。”

    “是去看榜的,多谢你们王爷,你们王爷真好。”李文楠在李夏之前,一边笑应,一边捏着李夏的手。

    春山看向李夏,见她点了头,上了马,在前面引着,直奔御街最前的一家酒楼。

    二楼对着宣德门的雅间门里,垂手站着两个小内侍,雅间茶水点心都是齐全的,两人进屋,站到窗前,宣德门外那份金光灿灿的龙虎榜,和榜前无数的热闹喜庆,一览无余。

    “这一间肯定不是有银子就能订得到,王爷真不错。”李文楠凑过去,和李夏低低道。

    李夏一边笑一边点头,这个雅间,必定是陆仪的手笔,那位王爷可不见得能通这个世情。

    小内侍奉了茶,指着桌子上一份细长的折贴,“榜文已经录了一份,”

    李夏伸手拿起折贴,李文楠伸手拉开,急忙往二甲里找人名。李夏的目光却先落在一甲三人的名字上。

    这一甲三人,还是从前的三人。

    “十七爷第三名!”

    李夏刚看向二甲,李文楠手指点在阮谨俞的名字上,一声惊呼,这一声,惊讶占七分,喜悦三分,他不是说他就是去经经场,以后说起来也是考过春闱的吗,竟然还能考到二甲第三,天下第六啊!

    李夏的目光从阮谨俞飞快的往后看,在六十七位,看到了李文山的名字,松了口气,再往后,最后几排,又看到了莫宗兴的名字,就不再往下看了。

    这一榜比起从前,该中的都在榜,多的,都是多出来的,今年这一榜,比往常多取了一两百人。

    这些,都是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