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四五章 想的太多了

第三百四五章 想的太多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通忙乱,将众女眷送回永宁伯府,已经过了正午好大一会儿了,郭胜在永宁伯府匆匆吃了饭,就赶紧再往徐家去。

    徐焕的伤,他不是太放心,刚才那个大夫请得急,听说医术一般,陆将军已经让人去请太医院以治跌打损伤见长的胡太医了,算着时辰,胡太医差不多该到了,他得过去看看胡太医怎么说。

    除了这个,他还要好好问问徐焕,到底有什么隐情没有,这进个龙门能跌断腿,虽说不是一个没有,可真是少之又少。

    郭胜刚到徐家,承影陪着胡太医,也急急赶到了。

    胡太医拆了夹板,仔仔细细查看了半天,确定了前一个大夫的判断,这腿,确实折了,也确实折的不怎么厉害,用了他的药,有个一个月两个月,就能好了。

    胡太医擦掉前面的药,重又上了药,打上夹板,胡太医又细细交待了徐焕半天,如果不是实在忍不住,那宁神的汤药,还是不要吃了,除了让人昏睡,没别的用处,疼一疼对人有好处,再说,他这腿,再疼个一天两天,也就不疼了。

    送走胡太医,又谢了承影,郭胜转回来,霍老太太看着徐焕喝了半碗黑鱼汤,就回去自己院子里了。

    郭胜搬了椅子过来,坐到徐焕床前,欠身伸头,仔细看着徐焕。

    徐焕冲他摆着手,“别看了,没人害我。小十七当时就趴地上看了一遍了,连块小石头都没有。唉,我这是时运没到。”

    郭胜一个怔神,随即笑起来,“十七爷这心思倒是玲珑的厉害。你这也……”郭胜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上一回是先祸后福,这一回……呸!”徐焕连啐了几口。

    “唐尚书主考,诸邪回避……你也回避了?”郭胜话没说完,自己先笑起来。

    徐焕跟着苦笑连连,“我这个人,做什么都是一波三折,原本想着,上一科莫名其妙拉了几个月肚子,这波折肯定过去了,这一科又是唐尚书主考,一个二甲总能有的,唉,临进场前一天,我卜了一卦,是折足之相,我当时还纳闷,这折足是个什么意思,敢情,折足就是折足。”

    郭胜一脸干笑,上一科他那波折,可不能算波折,他这个人还真是,逢大事必波折,亲事一波三折,这科考,照这个折法,那下一科,岂不是还得折下来?

    徐焕连疼痛带心情郁结,哪能睡得着,郭胜陪着说了一下午闲话,吃了晚饭,出来往陆府去寻陆仪。

    在小院里坐了没多大会儿,陆仪就进来了,坐到郭胜旁边,往后,舒服的靠进椅子里,“徐家舅爷怎么样了?胡太医说腿伤不重。”

    “腿上伤是不重,心情不大好。”郭胜上下打量着陆仪,陆仪挪了挪,坐的更舒服了,迎着郭胜的目光,“看我做什么?那天在贡院当值的,是我一个熟人,问了,说肯定是他自己失足。”

    “老徐说,十七爷当时就查看了。我不是说这个,你这心情,好象好得很么。”

    “最近心情是不错,你好象还不知道?”陆仪笑眯眯看着郭胜。

    “知道什么?”郭胜一个怔神,姑娘说他大约有什么事要告诉自己……

    “你们九娘子,指给王爷了,明后天吧,旨意就该下来了。”陆仪倒没卖关子,直截了当道。

    “喔,”郭胜喔了一声。

    “看样子你知道……”陆仪话没说完,郭胜嘴里的花生猛的喷了一身一地,抬袖子在嘴上抹了把,“你刚才说?”

    “你赶紧!擦干净!把衣服脱了。”陆仪嫌弃无比的斜着郭胜喷满花生沫的前衣襟。

    郭胜呼的站起来,用力甩脱衣服,扔到一边,伸手拿起酒杯,仰头喝了,一只手捏着杯子,僵呆住了。

    他心里那一团,不知道是乱还是没乱。

    姑娘要嫁人?她能嫁人?这人和妖……姑娘说她是人,是人身?对,应该是人身。

    陆仪愕然看着郭胜,这事儿不是顺理成章的么?怎么把他惊成了这样,失态成这样?

    “老郭!”陆仪提高声音。

    “别说话,让我想想,这事我得理理!”郭胜手指点着陆仪,示意他别说话,另一只手一下下拍着额头。

    姑娘说让他找陆仪……姑娘的亲事,肯定是姑娘点了头的,姑娘不是常……都不一定是人,她要嫁给秦王……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算的?横山县的时候?也许李学明就任横山县,就是……想远了……

    再理一遍,头一条,姑娘不是常……算人吧,不是常人,所行都是不寻常之事,姑娘要嫁给秦王,姑娘是怎么打算的?姑娘要干什么?

    不管怎么打算,这打算都小不了!

    郭胜越想越兴奋,一屁股坐回椅子上,伸手拿壶斟满一杯酒,冲陆仪举了举,仰头喝了,又斟一杯,连斟连喝了三四杯,才放下杯子,猛的往后仰倒进椅子上,拍着椅子扶手,哈哈大笑起来。

    未来,实在让人期待啊!

    陆仪被郭胜这一连串的惊喝拍笑,看的眼都直了,“老郭,你这?”

    “没事没事!高兴!我就是高兴!”郭胜用力拍着椅子扶手,哈哈笑着。

    陆仪连眨了几下眼,摇头笑起来。

    郭胜待李家兄妹几个的情份,他是看在眼里的,可阿夏定亲王爷,把他高兴成这样,这事儿,肯定不只是为了阿夏高兴,大约……

    陆仪斜着郭胜,这是个好事儿的,这份高兴,一多半,是高兴以后大事儿越来越多吧……

    陆仪一念想通,靠回椅子里,端起杯子,慢慢抿着酒,看郭胜又喝了四五杯酒,总算平静下来了,才笑问道:“徐舅爷跌了这一跤,还能想得开吧?”

    “老徐那脾气,跟他太婆一样,就没什么想不开的事。”郭胜平静是平静了,可这股子飞扬,却压不下去,他也不想压。

    陆仪看着郭胜脸上和声调里的飞扬,失笑出声,一边笑一边摇头,抿起了酒。

    “想得开归想得开,难过还是很难过。”郭胜半点难过之意都没有的叹了口气,“老徐的才名,实实在在,只要这春闱没被钱黑了,能有三成看学问文章,他就能榜上有名,这一科又是唐尚书主考,原本,他是很笃定的,一个二甲总归跑不掉。”

    陆仪点头,徐焕的学问文章,人品气度,他都很佩服。确实象郭胜所说,天下士子中间,他肯定在前面一成两成里头。

    “原本他是打算,放了榜之后,到姜家提亲,他说姜家姑娘象他太婆,爱热闹,放了榜提亲,那份热闹难得。”

    郭胜又叹了口气,这一回,有了几分说不上来的伤感。

    “姜家姑娘为了他,什么都舍下了,也算难得,现在,嘿。”郭胜嘿笑了一声,“我还没问他有什么打算呢,再等一科,那得三年后了。”

    “说是姜家姐弟不打算回复本姓了?”

    “嗯,柏帅那份功劳单子上,霍二当家和邱贺排在头一位,一个三品四品总是少不了……”

    “从三品。”陆仪接了句,“已经议定了。”

    “回复本姓,姜家姐弟俩,一步就登了天,可这事儿,不能光看好处,象霍二当家和邱贺这样,从匪入官,做起官来,也就比做匪安稳那么一点儿,这会儿不回复本姓,等以后有了什么事,就算朝廷知道了,也没有再牵连的理儿。这是长远打算。”

    “嗯。”半晌,陆仪慢慢嗯了一声,霍连城和邱贺投的是王爷这个人,他们的危机风险,还没真正开始呢,这样打算,确实稳妥不少。

    “对了,说到这个,”郭胜想起他家姑娘的交待,“霍二当家他们都议定了,那柏帅呢?动不动?”

    “回京城,调任枢密使。”陆仪笑答道。

    柏景宁这个枢密使,王爷十分满意。

    郭胜愉快的拍了几下椅子扶手,果然是枢密使,姑娘真是料事如神。

    “那霍二当家和邱贺这两个从三品,怎么安置?”郭胜欠起上身,看着陆仪问道。

    “皇上吩咐找两处府邸给两人,大约是要留在京城任职。”

    “不妥!”郭胜不客气道:“其一,霍二当家和邱贺两人,不会当官,只会打仗,放到南边,以匪治匪,才是上策;其二,留在京城有什么用?可惜了不说,说不定还要折在官场倾轧之中,那就亏了;其三,柏景宁任职枢密使,这可是个强横的,不管是家世才干人品,还是圣眷,霍、邱二人,说起来,可是投在他门下的,放到南边……这日子,大家都好过,你说是不是?”

    郭胜冲陆仪抬了抬下巴,又眨了眨眼,只眨的陆仪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郭胜,今天兴奋的过了头了!

    “对了,前儿王爷问起你什么时候回王爷参赞的事,这正月过完了,春闱也开考了,该没什么事了吧?明天?”陆仪没答郭胜这些话。

    “行!明儿一早!”郭胜爽快无比的答应一声,撑着椅子扶手站起来,“行了,我走了,明儿见。”

    陆仪站起来,和他一起出了小院,站在院门口,看着他走远了,才转身往正院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