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四四章 倒霉的舅舅

第三百四四章 倒霉的舅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初八春闱入场,照例都是天不亮就得进去龙门。

    永宁伯府里,除了李文栎和李文山的院子和周围,其它地方,灯火通明了一夜,第二天寅正,李文栎和李文山就准备停当,由李文松李文岚,李冬李夏李文楠,以及黄二奶奶和四奶奶唐家瑞陪着,坐了车,往贡院过去。

    郭胜先去了徐家,接了徐焕,在街口会合了李文松等人,一起往贡院过去。

    至于小二房李文林,前一天,郭二太太就打发人,说林哥儿读书累着了,明儿必定起不来,严夫人一个字没多说,只让人拿了根人参给她,让她给林哥儿好好补一补。

    严夫人稳坐府中压阵,徐太太得了严夫人一句要稳得住,再加上对儿子无比的相信,还算稳得住。

    李老爷被徐太太按在府里,送李文山和李文栎出了二门,回到院子里,一圈接一圈的提心吊胆,心里一会儿热一会儿冷,一会儿又一阵惊悸,担心儿子忘带了东西,下雨了油布漏了怎么办,万一毛手毛脚打翻什么污了卷子怎么办,这都是有过的……

    离贡院街还有一条街,路上车子多的已经挪不动了,李文山等人下了车,众小厮长随四周护着,刚走了没几步,就看到陆仪站在路边冲他们招手,阮十七站在陆仪旁边,伸着脖子往他们一群人里看。

    李夏推着李文楠往旁边,让出身后正和唐家瑞说着话儿的李冬,唐家瑞抬眼看到正伸头张望的阮十七,笑着推了把李冬,李冬一下子涨红了脸。

    阮夫人也跟来了,跟李夏等人走到一起,汇成一大群人,往贡院挤过去。

    贡院街上人挤人简直水泄不通,李夏等女眷不再往前,站到街边一家铺子门口,唐家瑞推了把一直紧紧挽着她的李冬,“快去交待几句,一直眼巴巴看着呢。我也要跟你哥说几句话。”

    李冬红着脸,松开唐家瑞,往离她只有几步的阮十七挪过去。

    李夏拉了拉李文楠,从李文山的小厮喜砚后面,跟着凑了过去。

    “别担心我,这几年我到处玩乐,没怎么念书,进场也就是去经经场,以后说起来,也是考过春闱的,轻松得很。”阮十七压低声音。

    “嗯,你东西都带齐了?”

    “齐了,好茶好饭,铜锅银碗,还带了罐蟹油,里面有炉子,我自己会做饭,放心。”

    “嗯,照顾好自己就行,别的……”

    “别的也不能太没出息了。”李夏从后头探头出来,接了句。

    李冬还好,阮十七吓了一跳,再一眼看到紧跟着探头上来的李文楠,急往后退了一步,“这两……我走了,别担心我。”

    陆十七转身就逃,李夏紧挨姐姐站着,胳膊抱在胸前,斜着阮十七,哼了一声。人家考试,他烤吃!

    陆仪留在街角照看诸多女眷,郭胜李文松等人,护送李文栎、李文山,徐焕和阮十七往贡院挤过去。

    李夏站的略靠前,兴致十足的看着眼前的士子们,古六说的对,穷士子一说,只在秋闱,考过秋闱,有了举人身份的,就都不穷了,眼前经过的士子,都有人提着考篮,衣履光鲜。

    他们到的早,郭胜等人将李文山几个送进考场,挤回街角时,贡院街和他们在的这条街上,还是人头攒动,人比刚才还多了不少。

    “看一会儿,还是现在回去?”陆仪看向李夏。

    “回去吧。”她们这连主带仆一大群,太占地方了。

    承影和几个小厮在前,刚走出两步,就听到后面一阵骚动,陆仪急忙示意众人将众女眷重新护回铺子门口,示意郭胜,“你看着,我去看看!”

    春闱是国之大事,万一骚动起来,伤了人,就没有小事。

    刚挤进贡院街,前面一声接一声的叫喊传过来:“徐家人走了没有?永宁伯府!叫永宁伯府!”

    郭胜唬了一跳,一把揪过李文松,“你看着,富贵也看着,我去看看!”郭胜话没说完,人已经挤了出去,在人群中,如同游鱼一般,窜的飞快。

    李冬紧张的脸都白了,张嘴想问是谁出了事,却敢问出来,这话太不吉利了!

    唐家瑞紧紧抓着黄二奶奶,两个人一样紧张,是二爷还是五爷出事了?叫的是永宁伯府……

    李夏皱着眉头,这么一路叫出来,好象只能是……忘带东西了?

    李文楠看着李夏,这回李夏镇静也没用了,李文楠拉着李夏不停的问:“阿夏,你说能是什么事?先叫了徐家,又叫了永宁伯府,难道……”

    “别说话!”李文松回头训了李文楠一句,他这会儿一颗心不但高高提起,还在油锅里煎着,这么叫出来,指定没好事儿啊!

    也没用紧张多大会儿,承影一头挤回来,喘着气,手指往后连指了好几指,才说出话来,“徐舅爷……把腿摔断了。”

    堵了整间铺子门口的诸人,连小厮丫头在内,都愕然的张圆了嘴巴,这事儿……真真正正是头一回听说!

    “怎么会摔断了腿?就断了他一个人?在哪儿摔断的?谁在他后面?”李夏眼里闪过道凌利的寒光,紧盯着承影一迭连声问道。

    承影被李夏眼里的寒光刺的一阵心悸,急忙答道:“象是就徐舅爷断了腿,别的还不知道,将军在查看,让小的先回来说一声。”

    李夏嗯了一声,“人呢?”

    “郭先生带着人……象是过来了。”承影回头,看着拥挤的人群中闪出的一条通道。

    李夏一头冲上去,郭胜一个箭步上前,拦在外面护住李夏,话说的极快,“伤在小腿,舅爷说,是他自己脚滑,后头是五爷,五爷后头是二爷,五爷拉舅爷没拉住,掌心擦破了皮,里头传了话说没事,已经上了药了,十七爷在前头,也没事。”

    李夏微微松了口气,看着躺在块门板上,痛的一张脸变了形的徐焕,往后退了几步,示意郭胜,“你先送他回去。”

    站在铺子门口的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门板上痛的呻吟不已的徐焕,擦着众人急奔过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急忙跟在后面,呼呼啦啦的往回冲。

    严夫人稳坐府里,没等回送考的众人,先等来了徐舅爷摔断腿这个让人不敢相信的坏信儿,急忙让人请了徐太太和李老爷,上车直奔徐家。

    徐家从里到外挤满了人,霍老太太倒十分镇定,听大夫说,是小腿靠下的地方断了,断是断了,好在断的不厉害,养上三四个月就能好了。一口气松下来,“只要腿没事就好,这春闱,误就误了,反正也不是头一回误。”

    徐太太眼泪涟涟,她这个弟弟,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上一科,拉肚子拉成那样,生生误了,这一科,都进了龙门了,摔断了腿!

    李夏站在人群最后,示意郭胜,两人往旁边挪了挪,李夏低低道:“太巧了,好好查查,是外因,还是舅舅自己……去寻一趟陆仪,一来问他查到了什么,二来,他大约有事告诉你。”

    郭胜低低嗯了一声,老徐自己?他觉得不可能,这一科,老徐雄心勃勃一定要考中的……不过,姑娘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说不定了。

    徐焕腿上抹了药,上了夹板,痛的轻了些,没喝汤药,先细细给霍老太太、严夫人,徐太太等满屋子的人解释:天黑,他没看清,往里走的时候,没看到有两级台阶,一脚踩空,手里的考篮重,他又想护着考篮,人就直着摔下去了,小腿磕在石头台阶上,就这么断了。

    霍老太太又气又笑,吩咐熬了宁神镇痛的汤药给徐焕喝了,让他好好睡一觉,让着众人出来,不是众人劝她,倒是她劝慰开解了一通大家,连说带笑的把从严夫人到李夏这一大群永宁伯府女眷送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