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四三章 递个话儿

第三百四三章 递个话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隔天,严夫人临出门前,先将几个媳妇教训了一顿,特别是李文山媳妇唐家瑞,眼看山哥儿就要进龙门考试了,天底下有什么大事能比这事更大?再说也没什么事,一个个都不许大惊小怪,要是乱了山哥儿和栎哥儿的心,别怪她不客气……

    一通严厉教训之下,几个媳妇低头反思,严夫人和徐太太,这回把李冬带上了,去太平兴国寺,为几天后考试的李文栎,李文山,以及阮十七上香许愿磕头祷告。

    太平兴国寺里,一拨一拨全是春闱祈福的人。

    严夫人和徐太太,李冬三个上好香出来,往后面静室准备喝杯茶再回去。

    太平兴国寺是她们烧香祈福之行的最后一个地方,今天烧好香回去,她们就开始打点进场要吃的各样吃食点心,衣服笔墨,准备送进考场了。

    刚走了没几步,迎面就看到了阮夫人。

    阮夫人在她们看到她之前,先看到的她们,忙笑着迎上来,几个人一起进了后面的静室。

    “十七爷考试的东西,都备齐了没有?考箱什么的,我让人多备了一份。”严夫人先和阮夫人说起春闱的事,这是大事。

    “都是齐全的,是三堂叔亲自看着人准备的。”阮夫人笑道。

    阮夫人说的三堂叔阮谨严,常年驻守在京城,打理一应庶务,统总阮家在京城诸般杂事,阮家是大族,年年都有人到京城赴考春闱,阮谨严打理这些,是熟门熟路精通得很。

    “那就好。”严夫人笑起来,“原本我没多理会十七爷这边,你们阮家考春闱,可比我们懂得多了,可冬姐儿她娘问了一遍又一遍,问的我也担心起来。”

    “我是瞎担心净添乱。”徐太太也跟着笑,“冬姐儿说过我多少回了,没出息得很。”

    “这可不是没出息,父母心都是这样,太婆那么看得开的人,到今天,已经打发了五六拨人过来了,都是一句两句话,这么远,还打发人一趟一趟的跑。”阮夫人语笑晏晏。

    说了一会儿话,阮夫人给严夫人使了个眼色,也不多避讳徐太太和李冬,只往旁边站了站,低声笑道:“我昨儿个在大相国寺遇到徐家老太太,听说了你们今天要来这里,特意过来等着的。”

    严夫人看向阮夫人,微微有些屏气等她往下说,她特意过来等她们……

    “是将军,说是,王爷的意思,让我找个机会,先跟您说一声,说是,王爷说,已经请下了旨意,定下阿夏做王妃……”

    严夫人一口气说不上来是松下来了,还是抽上去了,哎了一声,一只手拍着胸口,“你说,你说你的。”

    阮夫人回头瞄了眼紧盯着她和严夫人,脸都有点儿白了的李冬,和一脸莫名却紧张起来的徐太太,拉了拉严夫人,又往旁边挪了挪。

    “将军说,旨意大约快下来了。将军说,王爷说,原本该先上门问问夫人,还有家里人的意思,可是这事儿定的急,又有国礼拘着,让我跟夫人解释一二,没有不尊重的意思,实在是事情太急。”

    这几句话的功夫,严夫人已经镇静下来,好象也不算急吧,现在想想,去年冬天,大相国寺法会上,太后娘娘遇到阿夏,只怕不是一个巧字吧?不过说急,也是挺急的。

    “是有点儿急,没出什么事吧?怎么突然就急了?”

    “事肯定没什么事,别的我也不大清楚,就是听将军提过一句半句,说是先前,阿夏年纪小,也没打算过,后来,大约是先定下来吧,将军说,要是有什么事,夫人问问阿夏就行。”

    阮夫人想着她家陆将军那一脸的叹服,想笑又赶紧抿回去,“将军对阿夏,佩服得很呢。”

    严夫人轻轻噢了一声,回头看了眼一脸紧张却茫然的徐太太,暗暗叹气,阿夏鬼灵精成这样,这是随谁来?

    “恭喜了,王爷待阿夏,好得很呢。”阮夫人传好了话儿,笑着低低恭喜了一句。

    “这我听山哥儿说过,实在没想到,这年纪上……”严夫人一时说不上来什么心情,只是感慨不已,别的不说,小三房光这几门亲事,就什么都有了。

    “将军说了,王爷的意思,先定下来,成亲不急,等阿夏大了,十七八岁,十八九岁再说,夫人不用担心。我就不多打扰了,夫人这一阵子,只怕忙的不行,十七叔考试的事,您不用担心,我先回去了。”

    阮夫人笑着先辞了严夫人,再和徐太太和李冬告了辞,先回去了。

    严夫人送走阮夫人,深吸了口气,将阮夫人刚才的话说了。

    李冬已经想到了,听到实信儿,还是怔怔的呆住了。

    徐太太愕然的没能反应过来,呆了片刻,头一个反应就是,“阿夏才多大?楠姐儿的亲事还没定……”

    “阿娘,是先定亲,这是要从礼部走的。”李冬接了一句,看向严夫人。

    严夫人已经定回了神,容光就有了几分焕发的意思。

    “阿夏虽然小,可王爷不小了,这亲事得先定下来,刚才阮夫人说了,先定亲,成亲不急,这事儿,回去先别提,一来别乱了山哥儿的心,二来,旨意没下来,先说出来不好,关着国法的事,一丁点儿都是大事。”

    李冬连连点头,看向徐太太,徐太太跟着点头,大嫂的话,说一句她听一句。

    “阮夫人来说这话,也说了,是王爷的意思,事先说一声,省得到时候,咱们手忙脚乱,阮夫人说,王爷还说了,本来是打算亲自上门的,可他身份不便,也怕惹出枝节,你看看,这多体贴,想的多周到,阮夫人说,王爷待阿夏好得很呢。”

    “这我知道。”李冬低声接了句,“五哥说过好些回。”

    “就是门第儿太高了……”徐太太一下接一下拍着胸口,总算缓过来一口气,头一个就是觉得太高攀了,阿夏要是吃了苦头怎么办。

    “咱们先回去吧,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冬姐儿,你跟你阿娘坐一辆车,好好跟你阿娘说说。”严夫人吩咐李冬,说到最后,声调忍不住往上扬起。

    回到永宁伯府,徐太太下车时,神情明显喜气多担忧少了,李冬悄悄拉了拉严夫人,跟着严夫人一起进了严夫人的院子,也没往里走,站在廊下,低低道:“大伯娘,昨天在宫里,我看太后那意思,对阿夏,不象是很满意的样子。”

    “头一条,阿夏太小了,换了是我,我也不能满意,到能成亲的时候,至少得等上四五年吧,这当娘的,都是替自家孩子着想,第二条,咱们家这门第不怎么样,你翁翁,你二伯,你阿爹,栎哥儿他们几个……唉。”

    严夫人叹了口气,“也就山哥儿是个出息的,岚哥儿……也还好,换了我,也看不上眼。就是这样,太后也答应了,可见对阿夏是满意的,有这一条就够了,阿夏多聪明呢。”

    李冬听严夫人这么说,长长松了口气,对啊,可不是这样,她竟然没想到。

    “再一样,那是皇家,阿夏嫁过去,是嫁进秦王府,又不是嫁进宫里,那秦王府,这会儿就王爷一个人,以后,也就王爷和阿夏两个人,太后是住在宫里的,她可出不来。”

    最后一句,严夫人压低声音,说的极快。

    “只要王爷对阿夏好,太后满意不满意的……”严夫人拖长声音,“想见一面都不容易,这满意不满意的,不用多担心,不出大格就行。”

    李冬抿嘴笑起来,“大伯娘真是……我知道了,其实,我都是多担心,楠姐儿总是说我:阿夏可用不着我担心。可我……”

    李冬有几分不好意思起来,十七郎也这么说她,说阿夏鬼成那样,用得着她担心?可她总是忍不住,担心这个,担心那个……

    “这就叫血脉连心。行了,现在不担心了吧?赶紧回去吧,明儿个你赶早去一趟你太外婆那里,你嫁妆里好些东西,得赶紧定下来,我最近只怕不得空儿了,你自己的事,自己操心。”严夫人接着吩咐道。

    李冬笑应了,告辞出来,走到荟芳院门口,想了想,转个方向,往明萃院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