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四一章 召见

第三百四一章 召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年这个年,虽说比往年忙了翻倍不止,可有几个媳妇分担,严夫人只盯着几件要紧事,倒也没比往年辛苦多少。

    唐家瑞嫁进来隔月,就被严夫人带在身边打理家事,大奶奶赵氏一气之下,就病着不肯好。

    严夫人只当她病了,一句多话都不问。

    等到秋闱放了榜,严夫人叫了大奶奶赵氏,二奶奶黄氏,和李文松媳妇姚四奶奶,到自己屋里,屏退丫头婆子,简洁明了的说了一二三件事。

    头一件,是银钱,说的清楚明白。

    小三房当初去太原府时,是拿着小三房应得的一份走的,现在回来,一应用度虽说从公里支出,可小三房的庄子铺子,年帐也是交进了公帐的,入帐足够小三房日常用度支出,明细帐都在,谁想看谁拿去看。

    五哥儿成亲,所有银子,都是徐家拿来的,银帐都在,谁想看随意,都是明帐。

    冬姐儿和阿夏的嫁妆,徐家早就放了话,三太太也说过好几回了,她也早有准备,公中的定例,一文不要,至于六哥儿成亲,徐家也有话在先,照五哥儿的例。

    老夫人,老太爷百年之后,分了家,小三房搬走,自行置办宅院,一分家产不要。

    第二件,这伯府的恩荫恩惠,也就大老爷那点子小恩惠,小三房肯定是用不着了,往后,谁恩惠谁,还说不上来呢,这就是你们兄弟妯娌之间的事,她是不管的。

    第三件,小长房三支,老大就不提了,科举舞弊一案抹成白身,只能杂途入仕,眼下连个门缝都没有呢,现在老二中了举人,老太爷百年之后,分了家,小长房谁能支撑起来,就是谁来支撑。

    严夫人说完这些,再说了管家理事的事,她当家主事,这府里五个媳妇儿,都是要担一份责管一份事儿的,不过,要是非得病着,诸事不管,也可以,这府里有五个媳妇,又不是只有一个。

    从严夫人院里回去,赵大奶奶结结实实的真病了一场,直病了一个来月,李冬定下阮十七那几天,瘦了一大圈的赵大奶奶出了院子,说是病好了,从严夫人手里领了份差使。

    至于二房李文林的媳妇沈三奶奶,唐家瑞嫁进来之后,郭二太太那股子邪火怒气就窝在心头一刻没消过,一句天大的事也比不过一个孝字,拘着沈三奶奶在身边侍病,以此表达和发泄对严夫人浓的比海深的不满。

    严夫人眼皮都懒得抬。

    她家老爷要是在府里,是看不得府里五个媳妇站出来少一个这样的事儿,也容不得兄弟姐妹不和诸如此类,更容不得二太太不贤,二老爷胡闹,以及林哥儿不成器,他不许二房有他觉得不对的事,可这会儿,她家老爷又不在府里。

    至于她,妇人家要求不高,不惹事就行了。

    这个年,姚老夫人忙着全方位打压老东西和老东西的小妖精,李老太爷忙着护着小妖精,对付姚老夫人的打压,郭二太太一手揪着儿子儿媳妇,一手揪着别的人,闭门示威。

    严夫人指挥四个媳妇儿,热热闹闹过了一个年,倒觉得比往年省心舒心了不少。

    出了十五,严夫人安排赵大奶奶、姚四奶奶看着人收拾东西,打理家务,黄二奶奶和五奶奶唐家瑞,则忙着打理各自夫君春闱这件重中之重的大事。

    严夫人眼睛盯着府里各处,比去年秋闱更如临大敌,不许有一丝不吉不利的话儿事儿,又和徐太太、霍老太太三个人,照京城流传的规矩讲究,往城里城外各大寺里烧香许愿,虔诚祷告。

    宫里的小内侍来传太后懿旨,召李冬、李文楠和李夏进宫说话那天,严夫人一大早就和徐太太、霍老太太三人,往城外婆台寺上香去了。

    姚四奶奶得了禀报,呆怔了片刻,急忙让人去请唐家瑞,唐家瑞也怔了,赶紧让人去请郭先生,自己拎着裙子直奔李文山的书房。

    郭胜几乎和姚四奶奶同时得的信儿,怔愕之后,头一个反应就是出大事了。

    李夏得了小丫头的禀报,急忙让人告诉姐姐和楠姐儿,换好衣服,刚出了上房,迎面,李文山一头冲进来,跑的一额头热汗,“阿夏!你知道了?出什么事了?那个,我是说,没什么事儿吧?”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事儿。”李夏看着五哥,笑容安闲,“上回在大相国寺,太后就说过一句,说以后召我和姐姐进宫陪她说话,这年过去了,太后闲下来,大概想起来了,没事,五哥别担心,就是有事,我以为吧,也是好事儿。”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李文山长长松了口气,连喘了几口气,“你嫂子吓的脸都白了,她去荟芳院了,不说了,你赶紧去,冬姐儿呢?还有楠姐儿……你嫂子肯定忘了告诉她们!唉……”

    “我让人跟她们说了,等我回来再说吧,五哥安心看你的书去,放心,没事儿。”李夏在五哥胳膊上拍了两下,带着端砚,出来会合了紧张的脸色微白的李冬,和一双眼睛里全是兴奋的李文楠,上车往宫里过去。

    车子停在天波门外,李夏和李冬、李文楠三个人下了车,端砚等丫头被拦在门外等着,三个人跟着小内侍进了天波门,往太后居住的萱宁宫过去。

    李夏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

    那一回进宫,她是半夜里,跟在一群女孩子中间,从一个只容一人过的小角门进来,沿着一人来宽,两边的红墙高到要把头仰到最高才能看到顶的夹巷进来的,因为她仰头看那简直高到入云的红墙,还挨了嬷嬷一巴掌。

    很久以后,她出宫,都是坐在辉煌的辇车里,从宣德门出去,再从宣德门进来,这条路,她头一趟走。

    远远看到萱宁宫院门,李夏的心猛跳的几乎破胸而出,那十几年里,这里,是她心目中的家。

    李夏垂下头,眼睛看着脚尖前半步,跟着小内侍,进了萱宁宫院门,她再次走进了这里,比从前早了好些年。

    金太后自在随意的歪在炕上,炕前扶手椅上,大长公主含笑打量着李夏。

    从李冬到李夏,在炕前跪成一排,磕头见了礼,金太后挨个打量着三人,声音温和,“起来吧,给冬姐儿搬只锦凳,你们两个,坐到这里,让我瞧瞧。”

    金太后示意李夏和李文楠坐到炕沿上。

    小内侍搬了锦凳过来,李冬屏气噤声,端坐在锦凳上,悄悄瞄着李夏和李文楠,说不清为什么,她有点儿担心。这召见,好象不是无缘无故。

    金太后先打量了一遍李文楠,再看向李夏。

    李夏迎着金太后的目光,想笑,却没能笑出来,心里一阵突涌而来的酸涩热辣,顶得她眼前有些模糊。

    “这是怎么了?”金太后惊讶道。

    “娘娘象我太外婆……”李夏喉咙微哽,一句话说出来,那股子热辣冲过去,李夏有几分尴尬胆怯的垂下了头。

    “这小丫头倒是跟你有缘分。”大长公主笑起来。

    金太后拉过李夏的手,从她脸上,看到手上,放下,看向大长公主笑道:“在杭州的时候,有一回,岩哥儿拿了个这么大的美人偶回来,我当时就纳闷了,岩哥儿可从来不爱那样的东西,后来才知道,是给这丫头买的,那个美人偶,还有没有?”

    最后一句,金太后看着李夏问道。

    李夏连连眨着眼,哪个人偶?她好象不记得了……

    “刚到杭州那年?”大长公主问道,见金太后点头,大长公主笑起来,“那她才多大?哪还记得,阿夏过来,让我瞧瞧。”

    李夏看了眼金太后,站起来,走到大长公主面前。

    大长公主拉着她的手,从头到脚看一遍,又看一遍,“这丫头真是越看越可爱。”大长公主说着,站起来,将李夏送回金太后身边坐下,重新坐回去,看着金太后笑道:“这丫头好,你看看,面相,手脚,都是福相,让人看着就心生欢喜,多好的孩子。”

    李冬越听心提的越高,这些话……这是相看!她们要把阿夏定给谁?

    李文楠大睁着双眼,从金太后看向大长公主,再看到李夏,心跟着目光,一点点提了起来,迎上李夏一脸羞怯中透着安然的笑意,心又放了下来,阿夏没急眼,那就没事。

    金太后脸上带着笑,却没有很多喜悦,倒是透着浓浓的无奈,再次仔细打量着李夏,似有似无的叹了口气,“这个年纪,性子还没养成,这会儿看着倒还好……”

    “从小看大,那性子可不是养成的,你看这孩子这双眼,多清澈透亮,一看就是个聪明孩子,聪明了就好,学什么都学得快,以后肯定更好。”大长公主看着李夏,倒是十分的喜悦。

    “嗯。”金太后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盯着李夏又看了一会儿,慢慢叹了口气,“这孩子,看着倒是个好孩子。”

    顿了顿,金太后带着丝笑意道:“今儿就说这些吧,好生送她们回去。”

    李夏和李冬三个忙站起来告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