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一九章 长袖子郭

第三百一九章 长袖子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隔天,徐焕就过来接手郭胜,给李文岚和李夏当先生,郭胜则跟着李文山,往秦王府参赞军务。

    秦先生知道了,喜之不尽,非要请郭胜喝一杯不可,这天得了空儿,郭胜从秦王府出来,辞了李文山,往秦先生那间小院过去。

    一进屋,看着已经摆了满桌,几个酒楼伙计还在往上摞的大桌子,郭胜吓了一跳,“秦兄这是要请多少人?”

    “就你我。”迎在门口,正往里让着郭胜的秦先生,看起来极其高兴,“实在是高兴,就咱们俩,也不能少了。”

    伙计将桌子摆的满满当当,又抬了两坛子酒进来,垂手告退出去。

    小厮撕开泥封,将坛子里的酒倒进酒壶,郭胜接过酒壶笑道:“给我吧,我和你家先生好好说说话儿。”

    秦先生闻弦声而知雅意,挥手示意小厮,“不用在这儿侍候了。咱们俩,是该好好说说话儿了。”

    郭胜站起来,先给秦先生斟上酒,又给自己满上,端起杯子,冲秦先生微微欠身道:“今儿个,我是来领先生教训的,这一杯,我先干为敬。”

    “怎么敢当!”秦先生忙站起来,举杯也一饮而尽,一边落坐一边笑道:“你这一句领教训,我怎么敢当?你如今总算肯出来,真真正正跟着五爷做些事,我高兴得很,替五爷高兴,来,这一杯我敬你。”

    两人来往敬了几杯,缓下来,吃着菜抿着酒,说起了话。

    “酒急了,头有点晕,我先喝碗汤。先生见谅,既然入幕李家,哪敢不尽心?六爷今年就考秋闱,是我先跟五爷提的。”郭胜一边盛汤喝着,一边和秦先生说着话。

    “这我听五爷说过。”秦先生点头,脸上露出笑容,秋闱点了郑尚书,六爷运道,实在不错。

    “独木难支。六爷虽然心地单纯,可胜在风仪绝佳,文采出众,若是能扬起声名,和五爷相辅相助,那就不是独木了。”郭胜啜完了一碗汤,又盛了一碗。

    “我也是这么想,今年秋闱又是郑尚书主考。”秦先生微笑道。

    郭胜瞄着秦先生脸上的笑意,心念微转,嘿笑了几声,又长叹了几口气,“唉,朝中错综复杂,牵一动百,还有不知道多少咱们不知道的事,郑尚书主考,是好是坏,我以为,难说!”

    秦先生眉梢微挑,又落下,捋着胡须笑起来,“郭兄这话极是,确实难说。”

    “六爷这场秋闱,到这会儿,我已经无用了,这才能抽身出来。我这些小盘算,说出来不好,六爷不中,是个笑话儿,六爷中了,显得轻狂,只好闷下,先生可要多多见谅。”郭胜冲秦先生举起杯。

    “这是闷头发财的事,我见谅什么?我要怪你,早说出来了。”秦先生笑起来,举了举杯子,满饮了杯中酒。

    “还一样,先生是知道我的,一直混迹在江湖下九流,离朝堂极远,虽说跟着舅舅在罗尚书门下做过几天事,一来那也是地方,二来,不瞒先生说,当时也没用过心,所以,这趟到京城,教导六爷是大事,也是借口,我是心提在手里进的京城,就怕自己两眼一抹黑,懞的全无用处,一直看到现在,才敢伸脚出来试试。往后,先生可得多多教导我。”

    郭胜站起来,长揖到底。

    秦先生急忙起身扶起他,按着他坐下,“哪用这样?这些担心,你该早跟我说,唉,你这脾气,你舅舅不知道说过多少回,说你跟他都见外。你跟他见外没事儿,跟我,可不能见外!”秦先生神情严肃的看着郭胜道。

    “是。”郭胜欠身,郑重答应。

    “既然说到这里,正好,咱们就说一说这朝中的闲话。”秦先生拿起壶,斟了酒,慢慢啜着,和郭胜说起朝中的人事关系闲话过往。

    真说到夜色深沉,一桌子酒菜换成茶席,茶换了一遍又一遍。

    “……大老爷收了郑尚书荐的这位先生,这是要?”郭胜听秦庆说到李家大老爷收了郑尚书荐的一位幕僚,一脸愕然。

    “唉,”秦先生悠悠叹了口气,“大老爷收下的这位莫涛江,从前在明尚书身边参赞过,大老爷跟明尚书私交极好,倒不全是因为是郑尚书的举荐。”

    “这就更不应该了,大老爷这是……”郭胜紧拧着眉头,看起来很是不满,“先生,咱们两个就敞开了说话,如今五爷跟在王爷身边,大老爷却偏偏和明尚书、郑尚书牵扯不断,这一家子,岂不是硬生生拆成了两家?”

    “大老爷的心思,我大略知道一些。”沉默好半晌,秦庆才长叹了口气道:“一直以来,大老爷最心心念念的,是把永宁伯这爵位,再延上一代两代,他才具有限,到如今这个位置,一是借了舅兄严尚书之力,还有,就是当初明尚书的托捧,这些,他都深知。

    到如今这个位置,再往上,严尚书这里,已经无力再支撑,五爷这里,再怎么,也惠及不到延续爵位上头,就算惠及到了,那也是五爷自己的。

    他只能剑走偏锋,盛平之时,能立的大功,也只有拥立之功这一条了。”

    郭胜脸色微沉,“大爷如今断了仕途,只怕大老爷这延续爵位的心思,就更浓了。”

    “就是这样,唉。”秦庆叹了口气,“哪怕再延续一代,直接袭到大爷头上,小长房这一支,也不至于太没落。”

    郭胜沉沉嗯了一声。

    ……………………

    虽说自从跟着李文山往来秦王府参赞军务后,就忙的脚不连地,可郭胜还是十分关心李文岚的功课,隔不几天,就得往青藤院跑一趟,看看李文岚的文章,和阿夏聊一聊学问。

    这天一大早,郭胜先过来青藤院,严夫人听说郭先生来了,忙让人去请徐舅爷,她找徐舅爷有件要紧的事儿。

    郭胜看着在院子里转圈背文章的李文岚,低低将秦庆的话和李夏说了。

    李夏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眼神却有些空茫,这一阵子,她一直在想未来,这一趟的未来还是从前的未来么?要说变数,她才是最大的变数,她不希望是从前的未来,她也不容许是从前的未来!

    “太子,那一对双胞兄弟,还有那些皇子,说说你的看法。”李夏眼皮微垂,声音有些冷硬。

    郭胜呆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在下……看不清楚。皇上春秋正盛,后宫美人成群,年年有新人,太子虽然立了太子……生为太子,死为太子的,史书上多的是,就算今年明年后年新生的皇子,到长大成人,皇上也不过六十左右,本朝皇帝,长寿者居多,何况,幼年即位的,本朝也不是没有。”

    李夏低低叹了口气,是啊,皇上春秋正盛,纷乱,还早着呢……

    “大伯妄心过盛,只会给李家招来灾祸。”李夏凝起心神,沉声吩咐郭胜,“第一,让人留意大伯这里,有机会就下手,大伯,做个孤家寡人才最好。

    第二,大伯心思不明,秦凤路不宜承担过多军务,这话你先说出来。”

    “是,那五爷?”

    “五哥专心读书,这些琐事,不要烦扰他。”李夏垂下眼皮道。“胡磐石带了多少人来的?挑了多少能用的?”

    “正要跟姑娘禀报,磐石把能带的人都带来了,一共挑了三十来个人,不是十分信得过的,我都没敢挑,这些人差不多也就够了,姑娘放心,都是能白手混出地盘码头的,一个人,很快就混出一群人。

    有十来个能托付身家性命的,我在世子和将军那边,过到了明路上,有世子和将军暗中相助,事半功倍。”郭胜急忙欠身答道。

    “要是有查不清来历的,挑几个,点给江延世。”李夏垂着眼皮吩咐道。

    郭胜眼睛微瞪又急忙落回,姑娘这是……也是,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先用了再说。

    “还有件事,得跟姑娘禀报一声,早些年,在横山县时,有个姓杨的婆子,姑娘可还记得?”

    李夏点头。

    “在横山县时,我安排她做了官媒,没想到她做媒人极有天赋,没几年,连杭州城里的大户人家,也请她看人说媒,听说我现在在京城,杨婆子就过来了,刚刚到,姑娘看?”郭胜看着李夏。

    “知道了,你安排吧。”李夏应了一声,看着垂着头背着手进了院门的舅舅徐焕,郭胜也看到徐焕了,忙低声告了退,出了上房,迎着徐焕过去。

    “怎么去了这半天?我得赶紧走了,你这个先生,可比我教得好。”郭胜大步迎上徐焕,冲看着他就要跑过来的李文岚摆了摆手,示意他接着背书别分心。

    “你先别走,有大麻烦了,你知道刚才大嫂把我叫过去干嘛?大嫂给我看了一门亲……”徐焕一把揪住郭胜。

    “咦?这是好事儿!恭喜恭喜!”郭胜两根眉毛抬的高高的,看着徐焕,这恭喜里,透着几分隐隐的幸灾乐祸。

    “你又不是不知道……算了算了,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晚上我去找你喝酒。唉,这事儿……唉!”徐焕一眼瞄见大睁着双眼看着他和郭胜的李文岚,忙松开郭胜,一声接一声叹着气,冲李文岚招手,“你的书背好了?过来,背一遍我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