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一八章 踏入

第三百一八章 踏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晚饭后,郭胜提了几桶井水冲了澡,换了件宽松道袍,摇着把大蒲扇出来,溜溜跶跶进了陆府独占的那条巷子,进了后角门,拍着蒲扇进了那间空院。

    陆仪更爽利,光着上身,只穿着件过膝香云纱裤,坐在正屋台阶前的竹榻上。

    郭胜进来,仰头四下看了看,“搭了天棚了?贵府搭得起天棚,用不起冰?”

    “凉风习习,用不着冰。”陆仪看着郭胜手里的蒲扇,这倒是件好东西。

    郭胜穿过院子,走到他那把竹摇椅前,转了半圈,又转了半圈,干脆脱了道袍,和陆仪一样,光着上身,只余了一件半长绸裤,舒服的哈了一声,“果然凉风习习。”

    陆仪看着郭胜上身层层相摞叠的伤痕伤疤,郭胜迎着他的目光看回去,指指自己,又指指陆仪,“我这是残酷过往,你那是累累军功。”

    陆仪失笑出声,抬了抬矮几上的冰碗,“阮氏听说你要来,特意让人做的。”

    郭胜欠身端了冰碗,呼呼噜噜连吸带吞,陆仪看的听的高高抬着眉毛,上身往后倾,瞪着郭胜,一脸说不出什么表情。

    郭胜放下冰碗,满足的长叹了口气,“舒服!”

    “先生可真是……性情中人,那里有调羹。”陆仪点了点旁边的小碟子。

    郭胜斜着陆仪,“将军这话……我瞧将军这样坦诚相待,”郭胜指着陆仪光着的上身,“还以为,你我是要坦诚不拘。”

    陆仪呆了片刻,哈哈笑起来,“敢情先生这风仪,都是拘出来的?好好好,先生是真名士自风流,你这冰碗吃的也太响亮了,院子外头都能听到!就不能轻点儿?”

    郭胜也哈哈笑起来,“当年我从太平村去绍兴,一路上,除了偶尔杀人放火,多数时候,是混在乞丐堆里,一路讨饭往绍兴去,乞丐有乞丐的规矩,哪天谁要是要到一碗不错的饭食,这吃起来,那是怎么响亮怎么吃,显摆么。

    这习惯养成了,到现在还是,吃一口好吃的,就恨不能呼噜砸吧个惊天动地,这冰碗确实不错。”

    “苏公子说你该姓胡,这句话说的很对,你这厮,信口胡扯的本事,无人能及,这规矩从来没听说过,是你自己的规矩吧?好好好,你这与众不同的夸奖,我一定转给阮氏,她这冰碗,让郭先生吃的风仪都没了。”陆仪点着郭胜,笑的肩膀抖动。

    郭胜靠在摇背里,摇着蒲扇,翘起二郎腿,一幅极其舒服自在的模样,“我这算什么,过几天磐石到了,让他吃给你听,你才知道什么叫惊天动地。”

    “胡磐石快到了?”

    “算着他的行程,应该快了。”郭胜拍着蒲扇,“我们五爷说,今年秋闱点了郑尚书?”

    “嗯。”陆仪看着郭胜。

    郭胜笑起来,“六爷就是好运道,考过这一科秋闱,六爷就能安安心心做做学问,写几篇锦绣文章,好好的风花雪月几年。”

    陆仪眉头微蹙,郭胜斜着他,嘿嘿干笑了几声,“你别多想,象我这种凡夫俗子,就是看着眼前,做着眼下事,明天的事能安排,下个月的事也能安排一二,明年的事,谁知道会怎么样?三年五年,就更没人知道了。”

    “江延世那点小心思,你们府上,都有谁知道?”陆仪看着还要往下乱扯的郭胜,突然问道。

    “五爷大约不知道,六爷不知道,别的,我就不知道了。”郭胜几名话答的滑不留手。

    陆仪目光沉郁的看着远方,好一会儿才开口,话却转了,“李五说,你要到王府参赞军务?”

    “不是我要。”郭胜一幅牙疼的不得了的模样,“是没办法。明年春闱是唐尚书主考,五爷要是下场,一个进士几乎是稳稳到手,五爷不小了,这又成了亲了,这出身,当然是越早越好,想来想去,明年一定得考,王爷也是这个意思,对吧?

    可他偏偏刚刚领了兵部的差使,王爷这边又是收土夺关的大事,五爷不舍身为国也就算了,连个春闱都不肯为国暂缓,这说不过去,你说是吧?

    春闱我帮不了,那就只能帮五爷打理打理兵部的差使了,就这样。”

    陆仪看着郭胜,好一会儿,笑了一声,“你能来参赞军务,王爷很高兴,我也很高兴。”顿了顿,陆仪声音落低了不少,“北边那位大头领的事,正好我家里有位老供奉,在北边找几味药,我就托人给她递了话,请她留心一二,前儿她传了信回来,确实如你所说,那个乙辛,极不简单。”

    “那位老供奉,现在还在北边?”郭胜凝神听着,紧问了句。

    “嗯,大约要在北边多停一阵子。这会儿,咱们这儿酷热,北边却正是好时候,前儿朝议,皇上问了几句用兵的事,发了脾气。”陆仪缓缓叹了口气。

    “关将军到北边军中了吗?”郭胜皱眉问道。

    “三天前到的,一路急行军,说是关将军瘦了整整一圈。”陆仪声音里满是沉郁。

    “事先全无打算,定个主帅又扯了一两个月,这会儿……”催个屁三个字,郭胜可没敢说出来。

    “王爷出面挡下来了,几位相公都是睿智之人,也劝了皇上。你能过来参赞军务,王爷和世子都很高兴。”

    郭胜嗯了一声,头往后靠在椅背上,仰望着满天的繁星,好一会儿,坐直起来,看着陆仪道:“能不能在王府给我找个能睡觉的地方?我这个人,一件事做开了头,不分白天黑夜,困了团着睡一会儿,饿了吃几口,得不停不歇一口气做好,最怕断气,一断气思路就乱了。”

    陆仪点头,“这容易,王府有的是地方。”

    郭胜不说话了,继续仰头看天,陆仪也不说话了,目无焦距的看着不知道哪里。空院里没有点灯,弯月的清辉洒满院子,远远的,几声更梆声传来,又远去。

    郭胜动了动,站起来,弯腰捡起衣服,随手披在身上,拍着蒲扇,打着呵欠,径自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