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一七章 照旧的大事

第三百一七章 照旧的大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带着端砚出了青藤院,进了月洞门,放慢脚步,看着两边的花草树木,吩咐端砚,“说说。”

    端砚怔了片刻,瞄了眼李夏,见她没有再说话的意思,踌躇了下,低声道:“姑娘说过,跟在姑娘身边,除了侍候好姑娘,还要做姑娘的眼睛耳朵。”

    李夏悠闲的甩着衣袖,端砚从她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富贵赶车,没问过姑娘去哪儿,就去了……”端砚下意识的瞄了眼左右,秦王府三个字,没敢说出来,“富贵是郭先生的长随,郭先生……知道?”

    李夏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端砚瞄着她,接着道:“将军带我出来,让我在二门里一间屋子里等着,中间送了一趟点心,换了两回茶,都是小厮,门口,也一直站着小厮,要是咱们府上,送点心换茶水,应该点个婆子,或是小丫头。”

    顿了顿,端砚瞄了眼看向她的李夏,“是不想让我搭话?”

    婆子小丫头都能有话没话找几句话说,和她年纪相当的小厮,没话找话就不合适了。

    “不错,你今天眼睛耳朵都带上了,王府那边,陆将军是为了你好,你记着,那样的地方,有眼睛和耳朵就够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攀话打听。”

    “是!”端砚的声音顿时愉快飞扬起来。

    李夏斜了她一眼,笑起来,“你去一趟大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没有,我有点饿了。”

    “是。”端砚在前一个路口转个弯,往大厨房去了。

    李文山和唐家瑞隔一天就从庄子里回来了,带了三四车的新鲜果子。

    隔一天,严夫人和徐太太商量了,叫了唐家瑞和李文山过去,笑着吩咐:“你和瑞姐儿去庄子这事,提醒我了,瑞姐儿陪嫁的几处庄子,只怕瑞姐儿都还没去看过吧?还有咱们家在京城的四个庄子,瑞姐儿最好也去看一看,正好,山哥儿这几天空着,让他陪着你,花上十天半个月,把这几处庄子都好好看一遍。

    还有那座别庄,可有好几年没去住过了,正好,查看查看,有要修缮的地方,该添该换的,记下来,回头打发人过去修缮添换。”

    严夫人说完,看向徐太太,徐太太一边笑一边挥着手,“别急,慢慢看,满月宴前看好了就行,瑞姐儿多操点儿心,山哥儿看好你媳妇,别累着她。”

    严夫人听到别累着她,不知道想到什么,笑个不停。

    瑞姐儿红着脸垂着头,严夫人和徐太太说一句应一句,李文山拧着头,一眼不看看着他笑个不停的李夏,只认认真真的答着话:“大伯娘放心,阿娘放心。”

    李文山和唐家瑞这一趟,还真是不客气的住到了满月宴前两天,才回到永宁伯府。

    隔天满月宴,头一天,姚老夫人逛园子散闷气时,偏偏撞到李老太爷搂着他的小美人儿,在暖阁里嬉戏亲热,气的姚老夫人堵着暖阁门,大骂李老太爷老而不修,不要脸,白日宣淫不怕天打雷劈……

    李老太爷护着梨花带雨的小美人儿,骂姚老夫人才是老而不修,两人互相指着鼻子一场恶骂之后,都气病了。

    严夫人眼皮都不想抬了,打发人请大夫各自诊治,第二天的满月宴,老夫人和老太爷自然就不能出面了。

    严夫人打发人请了霍老太太过来,霍老太太对徐太太这个孙女儿一家的事,向来是有请必到,满月宴这天,早早就到了永宁伯府,先去看了姚老夫人,留下一堆人参肉桂,出来前厅,随夫人已经到了。

    随夫人和霍老太太极能说得来,她赶早过来,是来寻霍老太太说话的,两人坐在榻上,长篇大论说起了闲话。

    没多大会儿,黄夫人和古大奶奶,三姑娘唐家珊,十一姑娘唐家玉一起到了,唐家瑞一直迎到二门里,黄夫人下了车,目光直接落在女儿身上,上上下下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拉着女儿,一边往里走,一边低低问着些琐细闲事。

    “山哥儿待你怎么样?没欺负你吧?”

    “嗯。没欺负,他那样的傻子,阿娘又不是不知道。”唐家瑞被阿娘连打量带问,脸都红了。

    “那家里呢?你婆婆待你好不好?还有山哥儿那两个妹妹?那位二伯娘呢?你大伯娘是个好的,还有你们府上那位老夫人,几个妯娌呢?”

    黄夫人关切非常,她再过一阵子,就要启程返回杭州城了,就把瑞姐儿一个人留在这京城,这李家了,她实在是放心不下。

    “母亲待我好,冬姐儿和阿夏都好,这一个月,阿娘也知道,都在城外住着,府里其它人……阿娘别担心,总不能比江宁府老宅再难了。五郎说,老夫人要是怎么着,就让我到太外婆那儿哭去,说二伯娘要是怎么着,就去找大伯娘哭。”

    黄夫人哎了一声,失笑出声,笑了一阵子,摇头叹气,又笑了一会儿,心就放下来不少,五哥儿能跟瑞姐儿说这样的话,至少他们小夫妻两个这情份,她是不担心了。至于家里,唉,哪家不是这样,李家人口少,这还是好的呢。

    严夫人和徐太太迎在花厅门口,接进黄夫人和古大奶奶等人。

    今天的满月宴,严夫人和黄夫人都是一样的意思,不要铺张,就一家人聚在一起,好好说一天话儿。

    这一天,随夫人和霍老太太痛痛快快说了一天话儿,严夫人和徐太太,跟古大奶奶从儿女说到家务,严夫人和古大奶奶又含含糊糊探讨了些李文楠嫁妆的事,李冬和唐家珊说闲话,李夏和李文楠带着唐家玉在园子里玩,唐家瑞则拉着阿娘黄夫人,到她院子里说体己话儿。

    天色近晚,黄夫人找机会叫了李文山过去,稍稍避开众人,低声笑道:“瑞姐儿说你在兵部领的差使忙得很?”

    “是,跟着王爷,还有世子,安排北上调兵的事,从明天起,就得回去当差了,只怕要忙的昏天暗地,委屈……瑞姐儿了。”李文山带着几分歉疚。

    “做官领差使,都是这样,瑞姐儿小时候,她阿爹也是忙成这样。山哥儿,说到这个,我是想问问你,明年的春闱,你是怎么打算的?”

    李文山一个怔神,“我还没想……”

    “你听我说,差使要紧,可你这出身,更要紧,眼下你在兵部领了差使,又是跟着秦王爷调动兵马这样的大事,有个三年两年,升个五品六品都容易,可你这出身耽误了,后头就难了,没有一个进士出身,文官想做到正三品,难得很呢,我的意思,明年的春闱,比你眼下的差使要紧。”

    李文山踌躇起来,“我懂母亲的意思,让我好好想想,王爷这边,您也知道……让我想想。”

    “明年的春闱最要紧。”黄夫人又嘱咐了几句,才松开李文山,和随夫人等人一起,告辞回去了。

    李文山送走诸人,想着黄夫人的话,越想越觉得好象有哪儿不怎么对劲,可再一细想,又想不出哪儿不对了,她嘱咐他的这些话,都是常理,可那股子哪儿不对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李文山呆站了片刻,转个身,径直往明萃院过去,得跟阿夏说说,问问她,阿夏肯定知道。

    李夏在园子里被蚊虫咬了几下,正让湖颖拿了小冰块,放在红点上止痒,见李文山进来,忙吩咐湖颖等人拿冰碗来。

    李文山看着湖颖等几个丫头都被李夏指使出去了,侧身坐到榻沿上,将黄夫人的话低低说了,“……这话粗想细想都没什么,可我总觉得,这话说的突兀,你说呢?”

    李夏凝神听的专注,好一会儿,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明年春闱的主考,这么早就定下来了……是了,要是唐承益主考明年春闱,那今年秋闱主考,就得另择他人,八月就要考秋闱,是要定下来了。

    “阿夏?”见李夏沉默出神,李文山忍不住叫了一声。

    “明年春闱,你考不考?”李夏看着李文山问道。

    “本来是打算考的,可现在领了兵部的差使,跟着王爷和世子,忙的连睡觉的功夫都没有,听世子说,这么样的忙,最少要忙到明年年中,这春闱,我怎么考?”李文山摊着手,这不是他打算不打算考的事,而是,能不能考的事。

    李文山一番话的功夫,李夏已经拿定了主意,“黄夫人是知道你这差使必定忙成这样,才跟你说了这番话。我跟黄夫人的意思一样,明年春闱,比眼下的差使重要。”

    “可是……”

    “差使也要紧,不过……”李夏看着五哥,“你不是有幕僚么,这一个月,不都是秦庆在户部替你对帐?你还有一个呢,郭胜天天闲着磕瓜子儿呢。”

    “秦先生替我对帐,是因为我成亲……哪有这么领差使的?你这……”李文山简直哭笑不得,领差使领成甩手掌柜的,他可从来没听说过。

    “这件事儿,明天你到秦王府,跟秦王,还有世子商量商量,看看他们的意思,你这出身,对你要紧,对他们,也一样要紧。”

    湖颖送了冰碗进来,李夏接过,吩咐她去跟别的小丫头们一起吃冰碗歇一歇。

    “嗯,这话是,可这春闱,也不是想考就能考上……好,我知道了,我明天问问王爷的意思。对了,昨天我和舅舅,还有郭先生看岚哥儿的文章,今年秋闱,岚哥儿把握很大,要是秋闱考过,明年春闱一鼓作气……”

    “六哥明年不能下场。”李夏打断了五哥的话。

    李文山一个怔神,“不能下场,为什么?”

    “第一,六哥明年下场,考中考不中,最多五五之数,考不中的话,六哥儿名声锐气,至少折掉一半,不犯着。”

    李夏竖起一根指头,“第二,要是考中了,哪怕再考中庶吉士,进翰林院,也是要领差使的了,六哥明年也才十四岁,就要当官领差使,五更起半夜睡的辛苦了?”

    李文山呃了一声,可不是,春闱考中就要授官,就得领差使,万一再点个县令什么的……

    “第三,五哥你从在杭州城,就算是跟在秦王身边历练了,还有阿爹那个县令之责,五哥担的比阿爹多,到现在,五哥已经历练了六七年了,六哥呢?他一天也没历练过,待人接物还没学会呢。”

    “这话极是,我又没想周全。”李文山听的挠头。

    李夏脸色却有点沉,秋闱不是唐承益主考,会点到谁?六哥这秋闱,得等知道主考是谁之后,再说。

    隔天,李文山早早就从秦王府回来了,在园子里寻到李夏,坐到她身边,低声道:“今天刚到王府,我还没来得及说明年春闱的事,王爷倒先说了这事,王爷说,上一科因为明振邦舞弊案,伤了人心文气,所以这一科,准备让唐尚书主考,以提振文气人心,王爷说,明年春闱,我一定要去考一考。”

    李夏嗯了一声,没有什么兴奋高兴,心反倒往下沉了沉,事关天下的大事,都和从前一样,一步一步重复走过。

    “我说让郭先生到王府参赞军务,王爷答应了,不过王爷说,郭先生要教导岚哥儿,不一定有空,让我回来问一问郭先生再说。还有,王爷说,秋闱点了郑尚书主考。”

    李文山声音低低接着道。

    李夏没说话。

    让五哥问一问郭先生,是觉得五哥指使不动郭胜么?五哥确实指使不动……秋闱点了郑志远,上一回呢?李夏凝眉微怔出了神,上一回,也是郑志远么?

    郑家在她掌政之前就破灭了,秋闱主考这样的事,又是很多年前,哪怕是京城所在,她也没有精力多关注,今年的秋闱主考,有没有变化,她不知道。

    “回来的时候,陆将军和我说,岚哥儿今年考不考秋闱,让我和郭先生商量商量,听一听郭先生的意思。”李文山接着道。

    “六哥今年能考,至少不会落榜。”李夏干脆直接道。

    郑志远主考,就是江延世主考,江延世主考,这会儿,六哥怎么会落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