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一五章 各想心事

第三百一五章 各想心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想……几件公事,想好了,没事了,走,我带你去逛逛园子。”秦王很快回过神,侧着身子从李夏身边过去,脚步很快,“快走,我带你去逛园子。”

    李夏用秦王能明明白白听到的声音哈了一声,跟在他后面,不紧不慢的往外走。

    出了鹦鹉园十来步,秦王回头看着落后他足有六七步的李夏,站住,等她跟上来,“我带你去后湖看看荷花开了没有,这会儿正是看荷花的好时候,阿凤说,后湖里种了不少珍品荷花。”

    “嗯。”李夏瞄着明显有几分别扭不自在的秦王,他刚才出神在想什么?公事?大伯?为什么不自在?刚才她和陆仪说到大伯,陆仪可没接话……

    “陆将军说你最近忙得很,打仗的事吗?”李夏看着秦王问道。

    “嗯,他怎么跟你说起这个?”秦王微微蹙眉。

    “是我问陆将军的,大家都在说打仗的事,算了咱们不说这个了。今天一大早,五哥和五嫂去给阿娘请安,五哥说,阿娘这一阵子辛苦得很,还有大伯娘和姐姐,说他得和五嫂一起,去五嫂陪嫁的那个果园里,好好挑几筐新鲜的果子回来,给阿娘和大伯娘,还有姐姐和我,好好补一补。”

    李夏话题转的极快,秦王听到一半就笑出了声,“这个李五,这借口找的也太生硬了,拿果子补一补,你五哥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可不是,阿娘不让我笑,五哥说挑点果子给阿娘补一补时,五嫂一个劲儿的捅他,你说他们两个,找阿娘说这事前,难道没先商量好怎么说吗?”

    “你五嫂肯定没想到你五哥笨成这样!”秦王笑个不停,“也不对啊,相亲的时候,就笨过一回了。”

    “娶亲的时候还笨过一回呢,请高坐的时候,五哥一看到黄夫人,还离的老远呢,就窜起来了,把喜娘吓坏了,赶紧把他按了下去。”李夏一边说一边笑一边叹气。

    秦王听古六说过一回,可这会儿听李夏说起,只觉得李夏说的,比小古说的生动有趣的太多了。

    “还有啊,五哥敬了酒回新房,竟然被门槛绊着了,是一头扑跪进门的,阮夫人说,五哥肯定是个惧内的,她赌一百两银子的戏酒,我跟了一百两。”

    “阮氏倒是有趣,你们跟谁赌?还有人看好李五?我也跟一百两。”

    “就是没人跟我们赌啊,连五哥自己都不肯,还说什么赌这个有什么意思?”李夏摊着手。

    秦王哈哈大笑。

    “要不你押五哥吧,两个月为限。”李夏拉着秦王的衣袖摇了摇。

    秦王半条胳膊都僵了,“押你五哥……好好,我押我押。”

    “两个月啊,一百两银子的戏酒,在哪儿都行,随你。”李夏松开秦王,愉快的拍了拍手。

    “好。”秦王暗暗舒了口气,带着几分无奈应了一声,一百两银子容易,戏酒……到时候再说吧。“还有什么热闹?”

    “一整天都是热闹事,你想听什么?五哥的,还是六哥的,还是……阿爹的?”李夏侧头看着秦王。

    秦王踌躇了下,“听说江延世,苏烨都去了?”

    “嗯。”李夏先笑起来,“我跟你说个笑话儿,隔天,我听老刘妈训我们府上那帮小丫头:一个两个的,半点出息都没有!”

    李夏学着老刘妈的语气神情,“说的就是你,昨儿个我让你去厨房传个话,你足足绕了大半个府,我从前怎么不知道你腿脚这么快?

    那个丫头,绕了大半个府,先跑到前面看了苏公子和江公子,再到厨房传话,再回去回了老刘妈的话,居然和平时差不多时候,老刘妈是听她和几个小丫头炫耀,才知道的。

    唉呀,那一天可热闹了,你没去真是可惜。”

    李夏一边说一边笑不可支,秦王斜着李夏,抖开折扇摇起来,“我去了,不就给你们府上添乱了?”

    “嗯,那倒也是。光苏公子和江公子,还有古六少爷,已经够大伯娘忙的了,还有我们府上的小丫头们,你要是去了,那帮小丫头个个都得成飞毛腿、千里眼了,说不定还得激动的晕过去好几个。”

    秦王哭笑不得看着李夏,“你这是夸我呢?”

    “当然了,你难道不知道,大家排京城谁风仪最好,你排第一,江公子排第二。”李夏往前跳了两步,回身站正,打量着秦王。

    秦王一步上前,用折扇捅着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去,“哪个大家?你和你七姐姐吧?”

    “对了,听说你让人画了我和七姐姐打架的图?”李夏顺口问道。

    秦王呃了一声,“哪有……你听谁说的?”

    “六少爷,说画的十分传神,拿来我看看。”李夏一边被秦王的折扇推着往前走,一边拧头看着秦王道。

    “这个小古!他又胡说,哪有什么打架图?我忙成那样……你别理他。”秦王一听是古六说的,赶紧否认,见李夏冲他撇嘴,“那天听阿凤说你在南水门跟人家打起来了,我就问了几句,阿凤说你阿爹在哪里,你在哪里,说的不清楚,就拿笔在纸上点了几下,哪有什么图?小古就这样,他的话哪能当真。”

    李夏抿嘴笑起来。

    古六才不胡说呢,他是难得的几个一直说实话的人之一。

    “你姐姐的亲事,议的怎么样了?”往前走了几步,秦王问道。

    “董家那场事,姐姐气在心里,差点病倒了,后来太外婆和阿娘一起去福音寺求了根签,说姐姐姻缘未到。大伯娘的意思,也是缓一缓,等忙完五哥成亲的事。”提到姐姐,李夏心情有几分郁郁。

    “别担心,你姐姐肯定有份好姻缘。”秦王听出了李夏声音里那丝丝的郁意,软声安慰道。

    “你的亲事呢?你也不小了。”李夏转个身,往后退着,看着秦王,眼底闪动着关切。

    “这不是你该问的事。”秦王被她看的不自在,再伸折扇,捅着她的肩膀让她转个身。

    “好吧,咦,那间亭子映着那棵花树,象画儿一样,那是什么亭?咱们离后湖还有多远?”李夏顺着折扇的意思转个身,指着前面的花树红亭问道。

    “这里……”秦王扫了一圈,呆了,他光顾和她说话,怎么走到这里?这是哪里?他今天这是怎么了,简直乱相丛生!

    见秦王四下打量,一个小厮从旁边闪身出来,垂手看向秦王,见秦王冲他招手,急忙紧几步上前。

    “叫可喜过来。”秦王不认识眼前的小厮,沉声吩咐了句。

    小厮答应了,退了几步,小碎步走的极快,去寻可喜。

    “咱们迷路了?”李夏站在旁边,看着小厮走远,看着秦王,笑眯眯问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这间王府,我只用了外面书房院子,和旁边的海棠阁,收这座府时,也只走了一半,这里……”秦王又看了一圈,“好象头一趟来。”

    “那刚才那个小厮呢?你认识吗?”李夏心微微一沉,笑容却丝毫没变,看着秦王,接着问道。

    “不认识,别担心。”秦王看着李夏,笑起来,“这府里宿卫是凤哥儿打理的,凤哥儿在这府里放了很多明岗暗哨,刚才那个就是明岗。”

    李夏轻轻噢了一声,心里猛一阵跳,上一回他死的时候,陆仪在哪里?陆仪肯定没在他身边,没在京城,陆仪在哪里?

    “这花儿真好看。”李夏蹲下,看着路边一丛不知名的黄灿灿的花儿。

    她进宫的时候,陆仪就是禁卫军都指挥使了,他是从什么时候做的这个都指挥使?

    太后跟她说过无数人、无数家族的履历过往,旧仇旧事,却从来没说过陆仪,甚至金拙言,太后都说过些点滴,陆仪……

    李夏呆呆的看着那丛小黄花,她当时真该好好查清楚秦王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叫金光菊,阿凤最喜欢,阿凤说他打第二仗时,惨败,他中了一箭,落了马,被马拖到跑,后来下了雨,他被雨淋醒,就看到旁边一大蓬金光菊,金黄灿灿,迎风招摇。”

    “陆将军打过很多仗?那时候他多大?”李夏伸手拨了拨金光菊,仰头问秦王。

    “那时候,他不是九岁就是十岁,他也记不清了。”秦王蹲在李夏旁边,也伸手拨了拨金光菊,“阿凤是外室子,一岁左右,他阿娘把他抱进陆家祠堂,阿凤说他一岁左右,就和陆家祠堂里的先祖绣像极象,阿凤的翁翁当众抽了他爹一顿鞭子,把阿凤收录进族,却让人把他送到了南边山里,跟着几位老供奉习学,八岁那年,就把他送进了军营。”

    李夏听的呆怔,这些都是她不知道的,从前,她从来没打听过她的陆将军,她竟然从来没想过要打听她的陆将军!

    “拙言常说老天有眼,不但有眼,还亮得很,阿凤受过那么多的伤,身上伤痕累累,脸上却一丝儿伤疤也没有。”秦王说着,笑起来。

    李夏看着他,老天有眼?也许,真有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