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一四章 看望

第三百一四章 看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岚是要考秋闱的,功课不能耽误,当然,就是他不考秋闱,永宁伯府的家务,特别是他五哥娶亲这样的事,他也搭不上手,之所以因为他五哥娶亲,前头放了几天假,是因为他的先生郭胜被严尚书点了差使,得去帮忙。

    李文山大婚隔天,认完了亲,李文岚就和妹妹一起,往前面青藤院上课去了。

    郭胜已经到了,严肃着脸,一件件点评起昨天李文岚的待客,哪一件做得好,哪一件没做好,没什么没做好,哪些人哪些事他竟然没招呼到没看到实在不应该……直说了整整一上午。

    这是李夏的吩咐,她六哥心眼实,这接人待物上头,得学,得学到让人如沐春风的水准。

    午后,郭胜吩咐李文岚去转圈好好反思他上午的话,再写一篇心得,李文岚被郭胜十名话里九句半毛病挑的垂头丧气,出到院子里,垂着头甩着胳膊,一圈圈转着反思自己的一言一行。

    郭胜站了看了片刻,坐到李文岚座位上,李夏放下笔,看着他,郭胜迎着李夏的目光,“先从江延世说起?”

    见李夏点了头,郭胜按在两只膝盖上的手挪了挪,坐的更端正些,“江延世昨天算得上曲意捧场,从进门开始,直到后来和金世子划拳输了,那一曲鸾凤和鸣,捧场之意过于浓了,我看金世子好象不怎么高兴。”

    郭胜一边说,一边看着李夏的脸色。

    “你是领差办事,独当一面的人,只管把事情办好就行了,看我脸色,时刻忖度,这是端砚她们要做的事。”李夏微微蹙眉,打断郭胜道。

    “是,在下……是!”郭胜的心由提起到一阵滚热,都在一瞬间,“是。听说江府放了话,江延世不宜早婚,姑娘,”郭胜顿了顿,眼皮微垂,“在下以为,姑娘要是和江家结了亲,王爷要是能倾向于太子还好……可是,太子比王爷还大了几个月,性子又刚,是个要独断的……”

    “想这些太早了,五年之后再议不迟。”李夏打断了郭胜的话。

    五年之后,还不知道是个怎么样的情形,要是大势不变,那五年之后,该死不该死的,都已经死光了。

    “是,苏烨昨天也十分周全捧场,这在意料之中……”

    李夏眼皮微垂,听着郭胜的话,心神却有几分恍惚,象阿爹,阿娘,象五嫂,都是关系不多的人,活了死了,嫁进郑家,还是嫁给五哥,牵连都不大,所以他们的命,说变,就变了。

    那象金拙言,象秦王呢,一生一死,是关系着家国天下,一旦更改,这天,就要变了,那自己呢?还会入宫吗?

    想到入宫,李夏心里象吞了只苍蝇般难受,她不想再看到那个浑身松软的皇上,她不想再费尽心机讨好那个小心眼到极点、极其难以讨好的皇上……

    “你跟陆仪说一声,我要见见王爷,没什么事,就是找他说说话儿。”听郭胜说完,李夏简洁的吩咐道。

    郭胜一个怔神,“怎么说?就说姑娘说?”

    “嗯。”

    隔了一天,富贵赶着车,车子从秦王府侧门进去,一直进到二门里,车子停下,端砚先跳下来,打起帘子,陆仪上前半步,微笑看着踩着脚踏下车的李夏。

    李夏笑容轻快,冲陆仪微微曲膝,看着他笑个不停,陆仪被她笑的简直有几分莫名,一边往里让着她,一边笑问道:“什么事让姑娘这么高兴?”

    “没什么事,就是看到将军,就想到阮姐姐说过的话。”李夏掂着脚步,愉快的跳过月洞门。

    陆仪一个怔神,“阮氏的话?阮氏说什么了?”

    “不告诉你。”李夏看着陆仪,又笑起来。

    “我回去问阮氏。”陆仪跟着笑,“姑娘笑成这样,指定不是什么好话儿。”

    端砚敛眉垂手,跟在两人后面,微微有几分目眩的听着她家姑娘和陆将军说笑。

    “王爷这一阵子忙不忙?仗打起来了吗?”李夏转了话题。

    “还得一阵子,打起来更忙。”

    “嗯,五哥歇过这一个月,也要忙的脚不连地了,大伯娘说,她也放五嫂这一个月,过了这个月,让他们两口子一起忙。”李夏连说带笑,一幅幸灾乐祸的模样。

    “怎么,你大伯娘现在就想把永宁伯府交到你五嫂手里?”

    “对啊,七姐姐说,大伯娘很担心大伯,说大伯在秦凤路,做的又是帅司,一旦打起大仗,大伯肯定忙的日夜不得安,说大伯身边也没有个稳妥人照顾,她心里不安。”

    陆仪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自从郑志远调任礼部尚书后,李学璋和郑志远来往频繁,赴秦凤路时,又收了郑志远荐去的一个幕僚,王爷可没打算让秦凤路承担太多的军务,他放心不下,自己也放心不下。

    李夏扫了眼陆仪,话题跳跃的很快,“……大前天,五嫂认好了亲,二伯娘跑到我阿娘的明安院,你知道她去说什么吗?”

    “说什么?”陆仪一脸,睁大眼睛问道。

    “二伯娘先问阿娘,为什么太外婆给五嫂添了那么多庄子铺子。”李夏一边说,一边咯咯的笑。

    陆仪听的失笑,“你二伯娘……”太不着调这话,陆仪没好意思说出口。

    “正好我在,我就问二伯娘,太外婆给五嫂添妆,关她什么事?我说我要把她这话告诉太外婆。二伯娘就说:这个就算了,那是真正的老祖宗,她想怎么着,谁能管得着?”

    李夏学人说话,一向惟妙惟肖,陆仪看着她,只觉得有意思极了。

    “然后又说,听说陆家柏家古家都添了妆,这明明都是五哥儿的脸面,偏偏添到嫁妆里,这心思用的也太足了吧。”

    陆仪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咳起来。

    怪不得李学璋对李五如此重视,这是累极了可算抓到能一起支撑的人了。

    “我阿娘都听傻了,看着她干张嘴说不出话,她还得意呢,说:你看,你没话说了吧。”李夏说着,笑个不停。

    “你呢?总不会也说不出话吧?”

    “我才懒得理她呢,我就让端砚去找大伯娘,跟大伯娘说,二伯娘说五嫂的嫁妆都是五哥的人情,找上门要分五嫂的嫁妆,请大伯娘出面分一分吧,给二房多分一点,二伯要买瘦马,银子少了不够买。”

    “你大伯娘……”陆仪又咳起来,有几分同情起严夫人来,怪不得要赶紧把这永宁伯交出去,确实是,一个两个,就没有省心的。

    “后来我就不知道了,我上课去了。”李夏笑个不停,转个弯,就看到秦王一袭白衣,背着手站在繁花如锦的蔷薇架下,看着笑声清脆的李夏,眉毛扬起,又落下。

    陆仪顿住步,抬手示意端砚,李夏回头看了眼端砚,“端砚胆子小,头一趟跟我出来,你替我看着,别让人吓着她。”

    “姑娘放心。”陆仪再一次失笑,微微欠身,看着李夏提着裙子,脚步欢快的奔着秦王过去。回身示意端砚跟他走。

    秦王迎着冲他飞奔过来的李夏,急忙迎前几步,下意识的张开胳膊,“你跑什么,小心别摔着。”

    “我都多大了还摔着!”李夏多跑了两步,越过秦王,站到蔷薇架下,仰头看着开的密密匝匝,热烈非常的蔷薇花,“你府上这蔷薇开的真好,二门里那一架蔷薇铺开盖地,这里也这样好。”

    “宫里也种了不少蔷薇,也开的极好,蔷薇这东西,有土就长,见风就开,就没有不好的。”秦王也仰头看着蔷薇,她不说,他都没注意到这架蔷薇竟然开的这样好。

    “你很喜欢蔷薇?”李夏看的脖子有点儿酸了,垂下了头。

    “嗯。”秦王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他没留意过园子里的花花草草,不过好象她很喜欢蔷薇花。

    “你在这里等我?”李夏看着秦王问道。

    秦王仿佛有几分犹豫,“算是吧,正好路过,想着你快到了,对了,你说你有急事找我?”

    “算吧,也算不上,五哥成亲了,有了五嫂,我有点儿难过,找你说说话儿,你忙不忙?”李夏叹了口气。

    “不忙,真难过了?上回你不是说你五嫂人很好?”秦王关切的看着李夏。

    “是很好,不说这个了,过一阵子就好了,你那两只鹦鹉呢?养熟了没有?”李夏转头打量着四周,她来过王府那几步,都是去的书房,刚才一路走进来,进了二门不远,就岔上了别一条路,一直到这里,都是她没走过的路,没到过的地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我带你去看看。”秦王答不上来,他忙极了,那两只鹦鹉,他早忘了。

    “好,你这园子真好看,那间房子好看,把窗户推开,正好看到这架蔷薇,傍晚的时候,看着花儿喝喝茶,多好。”李夏转身打量着四周,她得想办法弄清楚他这间王府的大致。

    “那间?”秦王指向李夏刚才手一划的一间暖阁。

    “嗯,你没去过?”

    “这府里太大,我平时都在书房,有时候就歇在书房,那里……”秦王迟疑了下,“有点儿记不清了,一会儿咱们过去看看?”

    “好!”李夏答应的清脆愉快,“你先带我去看鹦鹉,然后咱们到那里逛一逛。”

    秦王一边笑一边应了,和李夏一起,转了个弯,又转了几个弯,进了上次那间花木郁葱的小园子。

    仆从急忙迎上来,吹了声口哨,正高高蹲在树头上的两只鹦鹉短促的叫了一声,盘旋落下,落在秦王和李夏面前,头歪过来歪过去的看着他俩。

    “它们是不是还认得咱们?”对着两只巨大鹦鹉那两只巨大坚硬的嘴,李夏很有几分胆怯,她被鹦鹉啄过不只一回,啄的骨头都几乎要断了,她害怕这样嘴。

    “哪能认得。”秦王仿佛感受到了李夏的胆怯,伸胳膊拦在她面前,“别怕,他们敢让它让咱们面前,就没事,这鹦鹉比上次漂亮了。”

    秦王伸手抚了下一只鹦鹉的头,那只鹦鹉愉快的叫了一声,头没往后缩,反倒往前伸了伸,秦王哈哈笑起来,再摸了几下,示意李夏,“你也摸摸,都说鹦鹉聪明通人性,还真是有意思。”

    “我就喜欢看一看。”李夏揪着秦王的衣袖,坚定的摇头,真是奇怪,他们程家人,为什么都喜欢鹦鹉这种东西呢?

    “好,那咱们就远远的看。”秦王往后退了半步,垂手侍立在旁边的仆从吹了两声口哨,两只鹦鹉跳跃飞起,在错落有致的树枝间跳动鸣叫,欢快非常。

    李夏松了口气,松开秦王,仰头看着鹦鹉,秦王侧对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看向鹦鹉。

    拙言说她长大了,她好象真是长大了,他从前怎么没注意到她长大了呢?

    秦王有几分恍惚,她回到京城,他头一回见她,好象她就是这般模样了,可他怎么还是一直觉得,她还跟在杭州城时一样,还是那个软胖可爱,让人总是想抱一抱捏一捏亲一亲的小丫头呢?他竟然没看到她长大了?

    秦王又瞄向仰头看着鹦鹉的李夏,她已经长到他肩膀这么高了,瘦了很多,腰肢……

    眉眼还是旧模样,可又跟从前很不一样,哪儿不一样,他又有点儿说不上来……

    她今年都十一了,听说他有个姑姑,十三岁就远嫁了……

    秦王怔怔忡忡的想出了神。

    “走吧,喂!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李夏看好了,拉着拉秦王,又拉了下,秦王才恍过神。

    “噢!没事没事,想了点儿……乱七八糟的事,不看了?咱们下次再来看,想去哪儿?对了,咱们去看蔷薇花,对对对,是往这边走。”

    秦王被李夏用力一下拽醒过神,往前冲了两步,才发现是往这间鹦鹉园里面走了,赶紧一个急转身,迎面对着胳膊抱在胸前,侧头撇嘴看着他的李夏,尴尬无比。

    “你这是怎么了?刚才想什么了?”李夏仰头看着秦王,嘿嘿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