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一三章 真不是挑事儿啊

第三百一三章 真不是挑事儿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拙言从永宁伯府回到长沙王府,连喝了两碗醒酒汤,又命拿了醒酒石含着,沐浴洗漱出来,换好衣服,又喝了碗醒酒汤,才觉得好些了,看看时辰不早,急忙往翁翁金相院里过去。

    闵老夫人站在上房门口,先拉过孙子仔细看了看,酒气不算重,闵老夫人笑着往厢房指了指,“去吧,等着你呢。”

    她这个孙子,少年老成,谨慎得很,唉,就是太老成了,她心疼,他这个年纪,正该是放纵飞扬的时候……

    金拙言掀起帘子,先探头往里看。

    金相坐在他那张半旧摇椅上,捧着杯茶,笑看着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金拙言跳过门槛,几步过去,坐到金相旁边,端起茶连喝了几口。

    “今天挺高兴的?”金相打量着他,眼里脸上,都是笑意。

    “嗯,和江延世划拳,他输了,要吹笛子娱众,偏被郭胜那厮搅局,把大家全搅上去了,江延世起调的一首鸾凤和鸣,没几个音又被他一嗓子搅成了无衣,真是。”金拙言往后靠在椅背上,声调中,隐隐还透着几丝兴奋。

    “这个郭胜,是个大才。”金相微微侧头看着孙子,这会儿看他这个孙子,竟很有几分飞扬之意,象他七八岁那时候。

    “嗯,这样的大才,却一直窝在李家……”金拙言话没说完,一下子坐直了,“翁翁,我就是来说这件事的,今天的婚礼上,江延世抢了李五的利市缴门红,抢了一把,我从他手里抢过来,拿给小古让他分给别人,谁知道,他另一只手里还藏了几根,翁翁,他这是一定要拿到这缴门红的。”

    金相脸色微凝,“江家还议亲吗?”

    金拙言摇头,“从上回我跟您说起,到现在,都咬的很死,说是不宜早婚。”

    金相往后,慢慢又靠到椅背上,眉头微蹙。

    “翁翁,还有件事,我刚刚想起来,当初在杭州城时,秦庆请郭胜入幕,李五找过我和陆将军,打听郭胜,我和陆将军就去看了一回郭胜,陆将军的意思,郭胜这人,看面相,是个桀骜不训之人,李五留不住他。

    郭胜到横山县后没几天,有一回闲聊时,李五说他小妹妹如何如何,李五一直这样,把他那个小妹妹夸的地上没有,天上就一个,因为这个,我当时就没在意。

    翁翁,李五当时是说,郭胜头一回见他妹妹,就说他妹妹不简单,说他妹妹五六岁的孩子,经过糕点糖果,珠花玩偶铺子前,视若无物。”

    金相呆了片刻,示意孙子,“你是说?”

    “郭胜才具不凡,眼光更是高远,我邀请过他,陆将军邀请过他,陆将军替王爷邀请过他,他都是一口回绝,丝毫余地不留,陆将军很不放心他,常请他到他那间小空院里说话,陆将军说,他问过,郭胜说,李家之奇,不在一个李五,李六也不是凡品,那个最小的,更是不得了。”

    金相极轻的叹了口气,“前儿我亲自去翻了几本旧档,他来说让岩哥儿到杭州城求生机那天,是在定了李学明为横山县令的隔天。太原府那边,我让人查过两趟了,没能查出什么,只说李家这个小丫头,成天闷声不响到处跑,淘气得很。都是些小孩子行径,不算什么。”

    金相顿住话,沉默良久,才接着道:“到横山县……不是,是在路上,到江宁府的时候,这孩子就大不一样了,懂事的出奇……此事不可再多追究了,到此为止。”

    “嗯,翁翁,江延世……他这样动作频频,真要上门提了亲……姑婆那边,得赶紧想想办法。”金拙言露出几分焦躁。

    “当年,岩哥儿出生的时候,你姑婆就担心忧虑得很,岩哥儿一生下来,就打发人过来,让你太婆替她到福音寺做了一个月的法事,为岩哥儿祈福。

    后来,你姑婆不只一次拿岩哥儿的八字出来,求人批解,批出来……唉,我告诉她,都是一个批解,照岩哥儿八字看,岩哥儿命系于天,非人力可测。”

    “姑婆信了?”金拙言疑惑的看着翁翁。

    “不知道,大约没全信,不然,当初也不会一听到杭州气机利于岩哥儿,就立刻答应了,你姑婆敏锐得很,更多疑的很。李家,论助力,门第儿,年纪,件件都相差太远,没有能提起来的地方,更没有能经得起你姑婆追究的提法。”

    金相声音沉缓,金拙言肩膀往下塌坐在椅子里,脸色变幻不定。

    “江延世……”金相缓缓吐出江延世三个字,眼睛一点点眯起,“也许不是坏事,让翁翁好好想想。”

    秦王府,书院院里。正午的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叶,星星点点洒在青砖地上。

    内侍小厮从上房提出食盒,抬出临时抬进来的圆桌,送了茶水进去。

    屋里,古六正眉飞色舞的说着昨天的合奏,郭胜的无衣如何如何精彩,秦王斜靠在榻上,斜着古六,嘴角时不时往下扯一扯。

    陆仪坐在茶桌前不紧不慢的沏着茶,金拙言坐到榻前扶手椅上,有一下没一下摇着折扇,一脸笑看着古六,眼角余光却瞄着秦王。

    “昨天那一把缴门红,你都分光了?给自己留一根没有?”趁着话缝,金拙言折扇点着古六问了句。

    “当然得留,我还能王爷留了一根。你不说我都忘了。”古六急忙从荷包里摸出两根红绸,抖了抖,站起来送到秦王面前,“拙言定好亲了,就咱俩了,拿着。”

    “我要它干什么。”秦王折扇推着红绸往外推。

    “这是李五的缴门红,吉利,拿着收好。”金拙言站起来,从古六手里拿到缴门红,塞到秦王怀里,“这是你抢的?还是从江延世那里分的?”

    “一根是从江延世那一把里分的,还有一根是你给我的,你不是说让我替你拿着,今天带过来给王爷?你忘了?也是,你昨天酒多的路都走不稳了。”古六一边说,一边指着金拙言,哈哈笑起来。

    陆仪失笑无语。

    “江延世爱抢这缴门红?他还用抢这个?”秦王抖着两根红绸,这两根红绸,根本没有分别,哪一根是江延世抢的?

    “他从来不抢这个,昨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昨天是真痛快,歌唱的痛快,酒喝的痛快。”古六先接话道。

    “他冲上去抢李五的缴门红,把赵二惊的象个木偶,这太反常了,可吓倒不少人。”金拙言瞄着秦王,“他递话到李家要请柬,就够反常了,他跟李家哪有什么来往?他那眼睛什么时候看到过李家?李五在京城这五六年,也从来没入过他的眼。”

    “就是,我就说,这事儿怪,因为六哥儿吧。”古六很快找到了原因。

    “小古说的对。”金拙言摇着折扇,笑个不停。

    秦王脸色微冷,拎着两根红绸条扔到几上,“他今年多大了?议亲议的怎么样了?”

    “说是不宜早婚,说是过个一两年,两三年再说。”金拙言看着秦王。

    “这是鬼扯。”古六先叫起来,猛的顿住,突然一个跺脚,“这厮肯定是有心上人了,这是在使手段,必定是这样,他看上哪家姑娘了?这京城还有他能看入眼的姑娘?必定是个绝色……”

    “又胡说八道!”金拙言一折扇敲在古六头上,“这话是能乱说的?还这厮那厮,那厮是好惹的?你犯到他手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就是……不说了不说了。”古六被金拙言这一折扇敲的疼痛,捂着头连往后退了几步。

    “你们一个个,真是闲极了,我可没功夫,还有一堆的事儿呢。”秦王一边说,一边下塌。

    “你们忙,我去找岚哥儿,昨天答应他的,今天带他去看看金明池的荷花开了没有。”古六立刻拱手告辞,这屋里的闲人,就他一个。

    陆仪站起来,将古六送过垂花门,回到上房,看着并肩站在窗前的秦王和金拙言,走到旁边窗户旁站住了。

    “江延世想干什么?”秦王脸色有些青。

    “他想干什么,好象也没打算瞒着谁。”金拙言语调很淡。

    “阿夏跟他不合适!”秦王一脸恼意,“阿夏才多大?他简直……什么东西!”

    “阿夏长大了,比李文岚还高一点儿,一幅大姑娘模样了,她又懂事。”金拙言眼皮微垂,几句话说的隐隐有几分生硬。

    “江家不是良善之地,江延世也不是良配!”秦王脸色更加难看。

    “九娘子是个有主意的,只要她觉得好,以江延世的手段,要想结这门亲,易如反掌。”陆仪看着秦王。

    “阿夏不会那么有眼无珠!江延世……他怎么可能对阿夏好?不行!”秦王简直有些气急败坏。

    “阿夏还小呢,她上头还有三个姐姐,总要等三个姐姐议好了亲。说起来,昨天江延世起调,一曲鸾凤和鸣,真是用心良苦。”金拙言也不知道是在开解,还是在浇油。

    “你我,还有你,都是看着阿夏长大的,阿夏还没长大!不是口口声声说看阿夏如同自家妹妹一样?怎么到这事上,你们竟然袖手看着,要眼睁睁看着阿夏被人坑害?”秦王一肚皮恼怒。

    “江延世风采长相,算得上世之无双。”陆仪看了眼金拙言,“才华心计都在上上,江延世从不迷恋女色,不只一次说过,只想找一个知心知已之人,携手对一人,这是门好亲。”

    “你!”秦王脸都青了。

    金拙言看着他,“陆将军说的不错,阿夏不小了,已经是大姑娘了,很快就要嫁人了,她总是要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