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一二章大婚五

第三百一二章大婚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的歌声缓缓而落,笛声琴声袅袅而没,整个堂前,或者说整座永宁伯府,鸦雀无声,片刻,叫好声掌声轰然响起。

    金拙言站起来,用力拍着郭胜的肩膀,哈哈大笑,“真是痛快!”

    苏烨也站起来笑道:“郭兄真是风采无比。”

    江延世垂下笛子,侧头瞄向正堂墙角,看着李夏脚步雀跃,跑的飞快。

    “诸位这曲子太好,实在是没能忍住。”郭胜转身拱手一圈,“这一支清雅之曲,生生让我吼成了下里巴人。”

    “这厮真该姓胡!”苏烨又气又笑的点着郭胜。

    “上古之雅曲,到你嘴里,就成了下里巴人了?那你这嘴……”古六捅着郭胜,一边说,一边冲徐焕眨着眼,徐焕失笑出声,这位六少爷真够促狭的。

    “郭兄这一曲无衣,唱的人心情激荡。”陆仪抬手抚在胸前,冲郭胜微微颔首,这会儿,他这心情还没有完全平复。

    “这一支曲子十分风采,郭兄一人独占八分。”江延世冲郭胜拱了拱手。

    郭胜连连摆着手,“哪里当得起这样的话,看看我这样子,又老又丑,当不得风采这两个字。”

    “这厮这张嘴真是可恶,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江公子的风采,凭的全是年青貌美?”苏烨指着郭胜笑道。

    “他这话里可不只说我,诸位……”江延世立刻接过话,抬手划了一圈,“跟郭兄比,能胜得过的,都只是一个年青貌美。”

    “真要能凭一个年青貌美胜过老郭,我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徐焕立刻接了句。

    “唉唉唉!”郭胜连连叹气,“好好的一句话,你看你们,想哪儿去了?行行行,你们都不年青,也不貌美,又年青又貌美的,只有我们家六爷,好了吧?”

    陆仪笑喷了,摆着手,“郭兄这嘴上的功夫,跟他这首无衣一样,了不得,惹不起,我是甘败下风。”

    “我也惹不起,以后见了郭先生,必当退避三舍。”苏烨冲郭胜拱着手,作势往后退了半步。

    “六哥儿那样天真烂漫的性子,居然是你的学生,真让人不敢置信。”江延世一边笑一边感慨不已。

    “我给五爷也当过几天先生,来来来,刚才唱的痛快,我敬诸位三杯,得此一曲,人生足矣。”郭胜一边让着众人重新落坐,一边招手叫小厮拿了杯子和酒,“这杯子太小,都是男人,用这种杯子?不行不行,换大杯!都换大杯!”

    小厮换了大杯上来,陆仪先接过大杯,和郭胜笑道:“郭兄既然这么说了,我这个男人,是只能用这个大杯了是吧?来,我跟你满饮三杯,今天这一曲痛快之极!”

    郭胜哈哈笑着,喝了满满三杯酒,走到苏烨面前,苏烨爽气无比的接过大杯子,从小厮手里接过酒壶,先替郭胜斟上酒,又给自己斟满,满饮了三杯。

    郭胜一圈酒喝下来,踉跄了几步,满足的长叹了口气,冲着众人举起杯子,又躬身过半,站起来,一声长叹,“一圈酒喝尽天下英才,这一生,此一件,足矣!郭胜荣幸之至,荣幸之至啊!”

    郭胜再次躬身下去,徐焕急忙上前扶住他,“老郭这是醉了,我扶他回去。”

    “没事,我还能再喝三百杯!人逢喜事精神爽,酒逢知已千杯少,这离千杯还远呢,我去那边,再敬一圈!”郭胜伸手从小厮手里抢过只酒壶,一边被徐焕推着,脚步踉跄的跟着徐焕,一边挥着手里的酒杯和酒壶,豪言壮语不断。

    一曲终了,李文山又敬了几桌,一大圈儿敬好,趁着郭胜到处找人邀酒,李文松打着掩护,李文山溜出喜棚,一溜烟跑回新房,还没进院门,守在院门口的婆子就高声叫着禀报:“五爷回来了!”

    李文山酒意不多,可也有几分了,被婆子这一声喊,喊的三分惊气七分喜气,在院门台阶下顿了顿,才抬脚几步冲上台阶,冲进院门。

    一进院门,眼看着几乎站满廊下的丫头仆妇,都看着他笑,李文山脚下一个踉跄,下意识就想转身赶紧逃。

    等在门口的喜娘已经从倒座间出来了,连推带拉,“新郎倌回来了,都让让,看这廊下让你们挤的,人都过不去了。”

    两个喜娘,一个在前面连说带笑推开众人开出条路,一个推着李文山,扬声往里面说话:“新郎倌来了!”

    垂花门内呼啦啦又涌出一群锦衣华服,也不知道是丫头还是哪家姑娘,一边笑一边看一边七嘴八舌的议论:

    “新郎倌好大的酒气!”

    “唉呀,姑爷是不是喝多了,还有礼没成呢!”

    “自己走路呢,肯定没醉,五爷这么稳当的人,不会醉的。”

    ……

    李文山从来没被这么多的丫头婆子姑娘们围观过,紧张的两只手拱起,举过额头,半躬着身子,一分拱手致礼,九分拿袖子掩脸,一幅狼狈模样,被后面的喜娘推着,赶紧往上房逃,他其实挺想往外跑的,不过后面已经没有路了。

    上房里挤的人更多。

    柏悦本来个子就略高,掂着脚尖,伸长脖子,最早看到从锦衣绣带中掩面而来的李文山,顿时哈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指着李文山,“你们快看!把手给他扯下来,不让人看可不行!新娘子都大大方方让人看呢。”

    “让哥儿掩着脸吧,高坐都没坐住,可怜见的,这一对儿,这小郎君可比小娘子害羞多了。”走在前面的喜娘回头看了眼,甩着帕子笑着打趣。

    被柏悦这一喊,李文山紧张的后背汗都出来了,两只手按着额头,顾了头就没能顾上脚,被门槛绊的一个踉跄,直直的往屋里扑进去。

    “唉哟!”前面刚刚进屋的喜娘,和守在上房门口的两个喜娘,一起唉哟一声,扑上去接的接、揪的揪,扯的扯,把摔到一半的李文山硬生生扯了起来。

    满屋的人笑的简直能把屋顶掀掉。

    “那什么,鞋不鞋的,不用压了,你看看,这一进门就跪上了,不用压鞋,你家姑娘也压得住你家姑爷。”江尚书孙媳妇郑大奶奶笑着叫道。

    “都怪四哥。”李文楠正挨着新娘子唐家瑞说话,这会儿踩在脚踏上,掂着脚尖,一只手按着喜娘的肩膀,伸长脖子看着被柏悦扯下衣袖,一张脸红的象块红绸一样的五哥,跳着叫道。

    “跟你四哥什么相干?”在新房里照应的姚四奶奶忍不住接话。

    “就是怪四哥!大哥二哥三哥都好好儿的,到四哥这儿就怕上媳妇了,五哥都是被四哥带的。”李文楠一边说一边唉唉的叹着气。

    “你四哥也不怕媳妇!别瞎说!”被众人注视的姚四奶奶脸都红了。

    “就是怕,我和阿夏亲耳听到的,是吧阿夏。”李文楠一脸得意的看着姚四奶奶。

    阮夫人失笑出声,大瞪着眼睛,指着李文楠和李夏,“你们怎么亲耳听到的?偷听到的?”

    “是听壁角的吧?”罗四娘子眼睛亮闪的拉着李文楠问道。

    “就是……偶尔经过……那个啥,不小心听到的呗。”李文楠顾左右而打岔,“五哥快过来,坐这里!把那筐花生给我,还有那碗汤团,我来……”

    李文楠话没说完,就被姚四奶奶一把拎了过去,“都别给她。你这是添乱,回头我再找你算帐。”

    她和阿夏怎么偶尔怎么听到的,这事可得好好问清楚!

    “压鞋不管用,跟你四嫂好好学学,才有用呢。”唐家珊手指点着唐家瑞,看着姚四奶奶打趣了一句。

    “别听七姐儿乱说。五哥儿赶紧坐好,都让让……”姚四奶奶一张脸通红,这回轮着她打岔了。

    “我才没乱说呢,你再说我乱说我就让大家评评理。”李文楠冲姚四奶奶皱了皱鼻子。

    “那不叫怕媳妇,这是四哥的话,四哥说他不是怕四嫂,他是怕四嫂不高兴,说四嫂离开生身父亲兄弟姐妹,归到咱们家,只要不是大事,他都让着四嫂,七姐姐,四哥是这么说的吧?”李夏挨着李文楠,看着坐在榻上的唐家瑞。

    “唉哟这话说的……”郑大奶奶鼻子一酸,心里涌起股不知道什么滋味,这样的人,才叫良人啊。

    柏悦看着李夏,片刻,又侧头看向李冬,李家小三房这兄妹四个,灵气上头,倒是越小越占的足。

    阮夫人伸手拉过李夏,“这孩子通透灵俐成这样,又生的这样好,往后,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咱们小阿夏?”

    李文楠侧头看着她这个九妹妹,拧着眉头愁上了,可不是,她家九妹妹这样的,这么好,谁能配得上?江公子不错,苏公子也不错,可惜都太老了……

    旁边榻上,红枣莲子桂圆撒的到处都是,喜娘们唱着吉庆歌儿,一边一个,男左女右,各自拆开李文山和唐家瑞一缕头发,用小银剪剪下,将两小束头发并在一起,用红丝绳细细扎好,放到只精致小巧的匣子里,举着匣子又唱了半天,将匣子塞到了枕头下。

    又饮了交杯酒,喜娘招呼满屋里的看客闲人,“礼成,给这一对新人贺喜了!好了好了,都出去吧,天儿不早,新人还有大事要办,要紧得很。”

    几个喜娘连说带笑,众人从上房涌出,几个喜娘最后查看了一遍,出去关上了门。

    屋里只余李文山和唐家瑞,以及唐家瑞最心腹的两个大丫头红桃和绿柳。

    红桃先上前去扶唐家瑞,“坐了这大半天了,姑娘先起来活动活动,我侍候姑娘把簪环去了。”

    “我侍候姑爷先去沐浴?”绿柳欠身看着李文山笑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李文山一只手撑着炕跳下,摆着手急往外冲。

    “姑爷,净房在这边。”眼看李文山不辨方向只管往前冲,绿柳笑出了声,急忙上前拦着他往后面指。

    李文山噢了一声,掉个方向,低着头再往前冲。

    唐家瑞扶着红桃的手刚下了榻,站在脚踏上,侧头看着李文山往那边一冲,再往旁边一冲,忍不住抬一只手捂在脸上,她这个傻夫君啊!

    红桃和绿柳忍着根本忍不住的笑,侍候唐家瑞去了簪环礼服,沐浴出来,李文山才磨磨蹭蹭从净房里出来。

    绿柳看着李文山还在滴水的头发,急忙抱了几块大棉帕子过来,“姑爷,您坐这里,我给您把头发绞干。”

    “不用不用!”李文山急忙摆手往后退,他从来没用过丫头,一句叫喜砚来,还没出来就咽下了,这屋里,喜砚可不能再进来了。

    “我自己来,我自己就行。”李文山从绿柳手里拎起块大棉帕子,侧着身子绕过绿柳。

    唐家瑞看着紧张不安的李文山,看他紧张成这样,她倒是一点儿也不紧张了。

    “把帕子给我,你们下去吧。”唐家瑞吩咐红桃和绿柳,红桃和绿柳答应了,飞快的查看了一遍,退出屋,关紧了门。

    “过来,坐这儿,我给你绞头发。”唐家瑞指着自己旁边。

    见红桃和绿柳出去了,李文山长长舒了口气,挪过去坐到唐家瑞面前。

    唐家瑞跪在他身后,一边绞着头发,一边没话找话说着话,“四嫂说你院子里没有丫头,只有几个小厮侍候?”

    “嗯,用不着丫头侍候,有喜砚他们就行,挺好。”

    “阿夏说你是被古家的丫头吓着了。”

    “呃,哪有?你别听阿夏……算是吧,在杭州城的时候,有一回我病了,陆将军说若论照顾人,小古家最周到,让我到小古家歇着养病,古家你知道的,一向奢华,小古又特别喜欢美人儿,在杭州的时候,他院子里,娇娇滴滴的小丫头就成群成堆,侍候的……反正我的病,当天就好了。”

    唐家瑞笑个不停,“娇娇滴滴的丫头侍候,跟小厮有什么分别?怎么就能把你吓的病都好了?”

    “你不知道……唉,这话没法说,总之,那个啥,以后我再跟你说。”李文山吭哧了半天,也没能说出口,干脆一杆子支到了以后。

    “阿夏说,你收了好多有意思的书?”唐家瑞再找话题,不过她跟他的话题实在有限。

    “嗯,嗯?什么有意思的书?”李文山只觉得头皮有点儿麻。

    “阿夏说,你书房桌子下面,有个柜子里,全是有意思的闲书,还说你还有一大箱子更有意思的书,锁着不让人看。”

    “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李文山带着丝丝惊恐,拧头看向唐家瑞。

    “我刚到京城那时候,她和楠姐儿去看我,楠姐儿还说要找个锁匠……”唐家瑞话没说完,李文山已经光着脚跳下去了,“不得了!喜砚呢?去个人,到我院里,把我屋里最里面那个大立柜最里面那只箱子搬过来,要快,快去!”

    他那个院子,从今天起就给六哥儿一个人住了,怪不得阿夏说要去帮六哥收拾院子,她怎么知道他收了那一箱子书?她什么时候知道的?那锁……她肯定没开过,要是知道那一箱子都是什么书,她就不会跟……她嫂子说了。

    唐家瑞愕然看着急的光着脚在地上乱跳的李文山,呆了片刻,又气又笑,急忙拿了李文山的鞋,过来蹲下,示意李文山,“抬脚,把鞋穿上。”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李文山急忙蹲下,伸手去抢唐家瑞手里的鞋,蹲在太急,挨的太近,唐家瑞被他连挤带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李文山伸手拉住唐家瑞,唐家瑞一巴掌拍在李文山肩膀上,“你就不能稳当点儿!”

    “我平时挺稳当的,这会儿,有点儿着急。”李文山扶稳唐家瑞,有几分低声下气的解释道。

    李文山要的急,这个院子离他原来的院子又近,片刻功夫,他那只不算太小的箱子,就送了进来。

    李文山弯腰仔细看了看锁眼,长长松了口气。

    “里面是书?”唐家瑞好奇无比的打量着箱子,这箱子里装的什么东西,把她这位老实夫君紧张成这样。

    “几本闲书。”李文山一脸干笑。

    “闲书?钥匙呢?打开我看看,我最喜欢看闲书。”唐家瑞斜着李文山那一脸干笑,这箱子里,有门道。

    李文山踌躇了片刻,从箱子一角的暗盒里摸出钥匙,打开了箱子,唐家瑞伸头往箱子里看,箱子里放了大半箱,确实是书,开本很大,最上面一本,用蓝绸封面,不着一字。

    唐家瑞伸手去拿,李文山唉了一声,想拦,手伸到一半,又缩回去了。

    唐家瑞拿起最上面一本,翻开看了一眼,眼睛就瞪大了,片刻,急转头看向李文山。

    李文山嘿嘿干笑着,指着箱子,“这里头,都是,先是小古送了几本,说是……这个,那个吧,我不跟人学,就得跟书学,女儿家不懂这个,我不能不懂,陆将军也说这话在理,也送了两本,后来……那个啥,你手里那本,是王爷给的,下面一本,是拙言给的。”

    唐家瑞托着手里的书,往箱子里扔到一半,又收住了,脸颊绯红,斜睨着李文山,“那你学会了?”

    “不知道啊,这几本画的……”李文山的话突然顿住,慢慢往前挨着唐家瑞,手从后面圈在唐家瑞腰上,从她肩上探过头,往下瞄着,“要不,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