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零七章 不平不忿

第三百零七章 不平不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冬去婆台寺逛了两天回来,病很快就好了,徐太太感叹佛法就是高深,严夫人亲自挑了些自家庄子里出的应季瓜果等,打发人送到徐家,再三谢了霍老太太。

    李冬心情回复,象惯常一样,跟着徐太太打点小家务,严夫人琢磨了半天,和徐太太商量了,把李冬、李夏和李文楠叫过来,吩咐她们跟在自己身边,习学家务,经一经婚礼这样的大事,又打发人跟郭二太太说了,让她把八娘子李文梅也送过来。

    李文楠当然没过来,郭二太太一口就回绝了,八姐儿针线还没学好呢,一堆的事,不得空儿。

    打发走传话的婆子,郭二太太真是一肚子接一肚子的闷气。

    先前她家三哥儿成亲,说好的两进院子并一进没有了不说,那院子里也就上房糊弄着重新裱糊了,别的地方……也就是打扫干净了!

    还有三媒六聘过的礼,她一样样都看过了,比她家三哥儿那时候,厚了一倍都不止!

    听说还要从府门口往外搭芦棚,当年她家三哥儿成亲的时候,也就是在门头上挂了两条红绸。

    老大家的一天比一天失心疯!

    偏偏老祖宗如今也失心疯了,都那把年纪了,不看着这府里,只盯着老太爷和他那个小贱人,有什么意思?

    老太爷也是,也不想想自己都多大年纪了,还一树梨花压海棠,说的好象真的一样!

    这个家里,一个个都是失心疯了,真是该穷该败,妖魔鬼怪,这个家,这是要败了。

    郭二太太越想越气,呼的站起来,带着一肚皮忿气直奔议事厅,她得找老大家的说说这话。

    严夫人正忙着和几个总管事婆子,对着永宁伯府那张总图,盘算宴席放在哪儿既合适又能摆得下,以及,茶水安排在哪里,应急的小厨房安排在哪里,下人们该怎么进怎么出,还有净房,净手净脸的地方,还要有几处安静能歇息的地方……

    永宁伯府娶媳妇这不是头一回了,可让严夫人都觉得头大如斗,这是头一回。

    从老大到四哥儿,娶媳妇就是一场小热闹,来的人有限不说,都是自家亲戚朋友,多年世交,可五哥儿这场亲事,就跟今年她们府上那场年酒一样,她到现在都不能确定谁会来,能来到什么样的人……

    李夏站在旁边,看着那张图,听着大伯娘和几个总管婆子一个个地方的挑毛病,听走了神。

    五哥婚礼那天,能来哪些人?古六必定要来的,他还要迎亲呢,古六既然来,他和六哥那个不算小的才子圈子,至少过半的人要来。

    陆仪夫妻两个应该都会来,阮夫人来了,阮家必定有人过来,阮家在京城主事的,是阮夫人的二叔,奉行的是礼多人不怪,大约也是要夫妻一起来的……

    金拙言肯定要来的,他和唐家珊的亲事已经落定,不管是从五哥,还是从唐家,这场婚礼,他必定要过来捧个场。

    古家和金家两位未来的家主都来了,这两家的亲戚世交以及依附的人家,只怕要来不少,原本,李家,古家,和金家,从百年前就渊源极深……

    秦王……他来了就太麻烦了,还是不来的好。

    听说柏悦不但给唐家瑞厚厚添了份妆,还是她亲自送到唐家的,那婚礼那天,苏烨会不会来?他肯定要来的,郭胜救过柏景宁这事,早晚都会被人放出来,苏烨是个看的很长远的聪明人,五哥的婚礼他要是不来,到时候,难保没有人攻击他没有知恩之心……

    苏烨来的话,苏尚书一系,必定也要来上几家,主动捧场巴结的,或是苏烨递话的,总不能让苏大公子身边连个捧场的人都没有吧。

    江延世呢?

    想着江延世,李夏眉梢挑了挑,听说他最近忙得很,脾气大得很,嘿!帝国的常平仓之烂,和各地驻军那是不相上下,从前那一回,金拙言负责调兵遣将,她做现在江延世做的事,那些常平仓,差点没把她气死,嗯,他才脾气大,看样子,这会儿的常平仓,比十年后强了不少……

    想的远了,李夏拽回自己的思绪,江延世会不会来?虽然怎么分析他都不应该来,没理由来,没空来,没心情来……不过,凭着直觉,她觉得他不会不来,他来了,那赵计相家那位二公子,必定跟过来,这两个人来了,舅舅和太外婆又是明州人,明州籍的几个,还有那个明州会馆里,有点儿头脸的商人,也得跟来……

    李夏带着几分同情看向大伯娘,真要是这样,那天,大半个朝廷都要来的。水火不容,差一点点就要撕破脸的太子党、苏党和说不上来什么党、但时时要跟那两家针锋相对的秦王一系的中坚,只怕要一个不落,大伯娘真是不容易。

    李冬听的专心致志,她这个伯府小娘子,长在太原府市井间,在横山县时,几天吃一回肉,还要精心算计,直到高邮县,桌子上的肉菜,她才敢想吃几块,就吃几块,她见过的最大的世面,就是那年在杭州城看烟火,住过的最富贵奢华的地方,就是现在的荟芳院……

    五哥这场婚礼的种种安排,她听的耳不瑕接看的眼花缭乱,这会儿什么都顾不上了,只努尽全力,跟上大伯娘和几位总管事嬷嬷的话,先听懂了再说。

    李文楠双手托着腮,兴致勃勃的听着阿娘和管事嬷嬷们的话,时不时插一句,她的思路总是跟别人不一样,见管事嬷嬷指着处假山说旁边可以围起来做净房,咯咯笑起来,“那个假山,站在这边说话,很小声的说,那边听的可清楚了,不信你问阿夏,做净房,一片哗哗声。”

    严夫人噗一声,刚托起的一杯茶歪的洒了一手,迎着李文楠心虚讨好的笑,咳了两声,“这是楠姐儿有心了,当家理事就是要这样,这里算了,其它几个地方,你们几个要一处处挨个看过,不能闻到味儿,不能听到声音,还有什么,你们再细想想。”

    李文楠得了阿娘夸奖,得意的下巴抬了好半天。

    郭二太太一头冲进来时,李文楠抬起的下巴还没舍得落下去。

    “哟!大嫂忙着呢。”郭二太太在离门两三步站住,抽出帕子猛甩了两下,这才不紧不慢的接着往前,先伸头看了眼铺在长案上的那张永宁伯府总图,哼了一声,“唉哟,怎么着,老五娶个媳妇,咱们这府上得从里到外翻个遍儿了?离五月可没几天了,这么翻腾,还来得及么!”

    “你找我有事?”严夫人一句多话都懒得说,直截了当的问道。

    郭二太太似是而非的象是嗯又象是哼了一声,斜着眼从李夏看到李冬,目光落在紧张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的李冬身上,又是猛一甩帕子,“大嫂可真是,这不知道的,还以为老五是你生的呢!”

    严夫人将手里的茶杯重重放到长案上,沉脸看着郭二太太,郭二太太顿时气势下滑,“我是说,大嫂这个当家人,就是公道得很,但凡沾个庶字的,大嫂就得照嫡出的加厚好几倍的待着,大嫂这贤惠,可是真真切切的很呢。”

    李夏往旁边半步,在长案旁的圆凳上坐下,胳膊肘撑在长案上,托着腮,兴致盎然的看着郭二太太,这是来找事儿的,这样无知无畏的傻货,要是再不能痛下杀手,实在让人头痛得很。

    李文楠看看她阿娘,再看看郭二太太,现看看她阿娘,掂着脚步,挪到李夏旁边,转身看了看,拖了只圆凳过来,紧挨李夏坐下,和李夏一样,托腮看着郭二太太和她阿娘。

    “我这儿正忙着呢,你要是没什么事儿,就先回去吧。”严夫人根本不接郭二太太的话茬。

    “大嫂可真是……这尽心尽力的,我找大嫂有事儿。”当着李夏等人的面,还有旁边垂手侍立的几个总管事婆子,郭二太太觉得严夫人这是故意让她没脸。

    “有事说吧。”看着蔓青换了茶,严夫人端起杯子,垂眼抿茶。

    “大嫂,你这个当家人,我们小二房不敢求大嫂一碗水端平,可大嫂你至少差不多吧,好歹给我们小二房一个碗底儿吧,你看看,楠姐儿就不说了,这是你自己生的,连这两个,大嫂都能带在身边掏心掏肺的教,我们小二房生的也有姑娘,怎么没见大嫂想着一星半点儿呢?”

    郭二太太一肚皮的邪气无处发泄。

    “谁去请的八姐儿?怎么说的?”严夫人看着蔓青问道。

    “是明安媳妇,说是二太太说了,八娘子要侍候父母,还要学针线,不得空儿。”蔓青立刻答道。

    “我说的不是八姐儿,我家大姐儿和二姐儿,大嫂指点过没有?大姐儿现在多艰难,不就是因为当初在娘家无人指点,没经过没见过,两眼抓瞎的嫁出了门!”

    李冬大瞪着眼睛看着郭二太太,大姐今年多大了?快三十了吧,这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李夏抿着嘴儿笑起来,李文楠气的刚想胳膊一撑站起来,被李夏一脚踩在脚背上,闷闷唉了一声,赶紧坐回去,赶紧再托起腮,气鼓鼓的看着郭二太太。

    “二太太这是专程来找事儿的,你家大姐儿和二姐儿都是有娘的孩子,不过你既然这么想,又这么说了。”严夫人淡定的放下杯子,看着郭二太太,似笑非笑,“二太太跟我说有什么用?要讨这个公道,二太太该找能替你讨公道的人去说,咱们府上,有老夫人,还有老太爷,李氏有族长还有族老,不只一个呢,外头有礼部,二太太该到这些地方,去讨个公道回来。”

    李冬呃了一声,连眨了几下眼,用力抿着嘴,紧紧绷住了那一声噗到喉咙口的笑声。

    李夏斜了眼李文楠,李文楠胳膊一滑,竖手掌挡在面前,脸贴在长案,看着李夏,笑的眉毛乱抖,她阿娘实在是太威风了。

    郭二太太被严夫人这一句话噎的直伸脖子。

    “对了,你来的正好,有件事得跟你说一声,本来我正忙着,打算拖一拖,你既然来了,那正好,二老爷前儿找我,想把今年小二房该得的份例预支出来,说是看中了一对儿瘦马,难得的极品,也就不到两万银子,小二房一年的份例支出来,买了这对儿瘦马,余下的,打点头面置办几身象样衣服,正正好够。”

    严夫人说的不紧不慢清清淡淡,郭二太太眼睛瞪的溜圆。

    “咱们府上没什么银子,这你知道,老五这亲事,也是亲家老太太现拿了银子过来,才支撑下来的,老二要预支这一大笔银子,一时半会,真没地方支出来。”

    郭二太太一口气缓了上来。

    “不过老二要的急,答应给三分的利,我就让帐房,从外面拆了三万四千两银子回来,回头等老二写好欠据,这银子,我就交给老二了。”

    “大嫂怎么能这样!林哥儿他爹什么样的人,大嫂难道不知道,大嫂这是想害死我们小二房吗?”郭二太太急眼了。

    “你们小二房,老二是一家之主,我这个大嫂,可没有多管小叔子家事的理儿,二太太这话,还是跟你家老爷好好说说吧。我这儿正忙着,老曹,你送二太太回去。回来的时候顺便看看哪儿能挤出来一点地方,二老爷说那对瘦马要住的离他近一些。”

    几个总管事婆子个个绷着一脸严肃,被点了名的老曹上前一步,恭敬殷勤却手劲极大的推的郭二太太一个转身,再一路推了出去。

    “什么是瘦马?肯定不是马!”李文楠捅着李夏问道。

    “瘦马就是清倌人,女伎中的极品。”李夏的话和严夫人的用力猛咳一起响起。

    严夫人最后一声咳嗽卡在喉咙里,瞪着李夏和李文楠,李夏用力拧头往旁边看,李文楠双手捂脸,从手指缝里看着瞪着她的阿娘。

    几个总管事婆子忍不住笑起来,七嘴八舌的和着稀泥,“这瘦马两个字,可是夫人先提的。”“夫人不是常说,该知道的,还是要知道。”

    李冬看看冲李夏和李文楠错着牙的严夫人,一脸我错了但明显没打算改的李文楠,以及顾左右就是不看严夫人的李夏,只觉得就象刚才听家务一样,眼前是一个豁然推开的新的世间。

    “死妮子,就没你不知道的!”严夫人指着李夏恨恨道。

    “对噢,真是,就没有阿夏不知道的。”李文楠连连点头,“阿娘你不是让我多跟阿夏学学么,我一定好好跟阿夏学,学到什么都知道。”

    李冬噗一声笑起来,严夫人唉唉了好几声,挥着手示意众管事婆子,“接着议事,唉,这一堆一堆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