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零六章 偶遇

第三百零六章 偶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会儿的婆台寺很清静,一行人从天王殿进去,过了大雄宝殿,一路上只遇到几个脚步闲闲经过,远远冲她们合掌微微欠身的僧人。

    进了再后一重的观音殿,几个人刚在观音大士的俯看下,跪到蒲团上,就听到观音像后面,脚步声伴着轻快的话语声,由远而近。

    徐焕忙往旁边避开几步,脚步声到了观音像一侧,和话语声一起停住。

    霍老太太和李夏等人恭敬专心的磕好了头,站起来看过去。

    陆仪夫人阮氏后头跟着几个丫头婆子,笑着上前,和霍老太太见礼,“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老太太,老太太安好,六娘子好,七娘子好,阿夏也来了。”

    “是阮夫人。”霍老太太忙深曲膝见礼。

    阮夫人急忙紧前一步,扶住霍老太太,“老太太可不能见外了。”

    “阮姐姐也是刚来吗?陆将军陪您来的?”李夏看着阮夫人,一边曲膝见礼,一边笑问道。

    “也是刚刚到,陆将军如今忙的常常两三天不回家,哪有空儿陪我来?我是一个人来的,老太太这么晚到,是准备在这儿住一晚上?”阮夫人语笑晏晏。

    “是这么打算的,我们几个都是个闲人。”霍老夫人笑道。

    “我也是闲人,”阮夫人话接的很快,“那正好,我也要住一晚,跟老太太,还有几位姑娘搭个伴儿行不行?我一个人,实在无聊得很。”

    “求之不得!”霍老太太笑容喜悦。

    李夏心里微微一动,看着阮夫人,弯着眼睛笑起来。

    李文楠拉着李夏,满寺里找有意思的东西看,阮夫人和李冬陪着霍老太太,往各菩萨前磕头随喜后,从婆台寺后门出去,找了个两面靠着山崖的亭子坐了,让人从隔不远的婆台庵请了侍候茶水的老尼过来侍候茶水点心,又在婆台庵定了素斋,喝着茶,坐着说话儿。

    霍老太太喝了两杯茶,站起来笑道:“冬姐儿陪你阮姐姐说说话儿,我去看看那两只泼猴跑哪儿去了。”

    李冬站起来应了,阮夫人眉毛微抬,看着霍老太太脚步轻快无比的往山上走,忍不住赞叹,“你太外婆这个年纪,这身子骨还能这样轻快硬朗,真是大福报,也是大智慧。”

    “嗯,阿娘也这么说,太外婆前半辈子过的那样坎坷,换了一般人,还不知道怎么样了。”李冬看着太外婆,敬仰中透着浓浓的羡慕。

    “老太太有大智慧。”阮夫人看着满眼羡慕看着霍老太太的李冬,“佛法上说执着放下,象你太外婆这样,就是放得下,能做到这样的,天底下哪有几个?等我到了你太外婆这个年纪,能有你太外婆一成的豁达,我就满足了。”

    李冬被阮夫人说的笑起来,“夫人跟太外婆不一样,太外婆年青时坎坷命苦,夫人是个有大福的。”

    “托你吉言。”阮夫人仔细看着李冬,“我看你还好,前一阵子听说董家闹的那场事,我一直担心你气着了。”

    李冬听阮夫人说到这件事,神情一僵,片刻才勉强笑道:“没什么大事,过去了。”

    “别往心里去,都说女人家嫁人,就象再一次投生一样,坎坎坷坷都是常事,坎坷些,不见得是坏事,象我就是。”阮夫人说到象她,抿着嘴儿笑起来,“认识不认识我的,都说我嫁得好,说是就是只看陆将军长的那样好看,我这福气就不得了了。”

    李冬惊讶的看着阮夫人,随即抿住笑意,这阮夫人说话,真是直爽随和。

    “其实吧,陆将军不光长的好,人也好,人品好,对我更好,你不知道,从我嫁进陆家之后,只要到寺里庙里,我都得多烧一柱香,多磕一个头,感谢菩萨让我嫁了这样一个简直十全十美的夫君。”阮夫人接着道。

    李冬又是惊讶又是感动,“这是夫人的福报。”

    “跟陆将军定亲前,你猜我议过几回亲?”阮夫人话风一转,看着李冬,笑眯眯问道。

    李冬一个怔神,“你和陆将军不是早就定下的亲事?”

    “不是,陆将军很早定下过一门亲事,那家姑娘十五六岁时,一病没了,那时候陆将军正在军中,后来又到了太后身边,这亲事,就一直没再议。后来,就便宜我了,我比将军小六岁呢。”阮夫人冲李冬眨了眨眼。

    李冬失笑。

    “我十一岁那年,家里就给我定了一门亲事。唉,”阮夫人叹了口气,“我们阮家在南边,是和陆家并称的大家。”

    李冬忙点头,这个她知道,别说南边,整个天下,阮家也是能数得着的大家旺族,和古家,唐家差不了太多。

    “唉。”阮夫人又叹了口气,“这样的世家大族,听起来光鲜,其实……象我们这样的嫡支子女,议起亲来,先讲的都是家族,家里给我定的头一门亲事,门当户对,那位公子,人也出色得很,就一样,喜欢美人儿,他比我大两岁,定亲后那几年,我听的最多的,就是他看上哪个美人儿,现在最宠哪个美人儿,又抬了哪个美人儿回家,到他死的时候,他后院有十六个通房侍女,四个庶出子女。”

    李冬听的眼睛都瞪大了。

    “他是战死的,活着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剑,生时马革裹身,据说是他的愿意,他做到了,就是短命了些。”阮夫人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味儿,微微侧头看着李冬,片刻,上身前倾,靠近李冬低低道:“我跟你说,知道他死那天,我痛痛快快醉了一场。”

    李冬呃了一声,呆了呆,随即噗的笑出了声,“姐姐可真是……”后面的话,李冬卡住了,这话不好说呢。

    “之后我清静了一年,议了第二门亲,对方门风严谨,定了亲不到半年,因为十七叔闹了场轰动全城的荒唐事,人家上门退了亲。”

    阮夫人轻轻叹了口气,“那一回,我难过的病了一场,倒不是因为一而再的亲事不能成,而是第二家议亲的那位公子,我挺看得中的。”

    李冬刚想难过的想叹口气,却被阮夫人这后一句话说的笑了,笑出来又觉得不合适,再看阮夫人,倒比她更笑不可支,心里一松,抬手指顶着额头,笑个不停,“夫人真是……我这场,也很难过,也是……不过现在不难过了。”

    “后来又议了两家,一家人家说八字合不上,到底是不是八字合不上,我没打听,再一家,两下都看好了,翁翁斟酌再三,没点头,说那家前程有限,我那时候,跟你现在一样大,我阿娘没急,跟你说实话,我是有点儿急了,我们南边姑娘嫁人,比京城要早上一岁两岁的。”

    李冬低低嗯了一声,“我跟你一样,阿娘和大伯娘都说不急,我也是……”李冬脸上一红,后面一个急字,没好意思说出来。

    “后来,十七叔回来了。”阮夫人抿着嘴儿笑,“十七叔是太婆四十岁上头生的老来子,不肖子都是惯出来的,这是我阿娘的话,太婆也常常这么叹气,说十七叔不肖,都是她和翁翁惯出来的。

    十七叔闹了那场荒唐事,熟门熟路一跑了之,他要是闹出不可收拾的事,就跑上小半年,之后再回来,太婆和翁翁担心了这小半年,一看到他回来了,就只顾念阿弥陀佛了,自然就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李冬失笑出声,“怎么觉得跟阿夏一样……不是,阿夏不能算淘,她做事从来不出大格,就是主意大了点儿。”

    “阿夏聪明着呢,这是陆将军说的。十七叔一跑半年回来,听说因为他的事,我被人家退了亲,你知道他做了什么?”阮夫人看着李冬,笑容流淌。

    “做了什么?”

    “他跑到那家门口,等到那家公子出门,上前揪住,狠揍了一顿,把翁翁和太婆气了个仰倒,阿爹和阿娘一起上门给人家陪礼。”阮夫人一边说一边笑,“十七叔回来跟我说,他怎么怎么打的那家公子,跟我说,要是我还有气,他就再打一顿,我哪敢让他再打?再打一顿,阿爹阿娘就得给人家跪门磕头了。”

    李冬又是惊奇又是好笑,“你这个十七叔,怎么……真是……”

    “他一直这样,后来我议亲,这事那事的,总也议不成,十七叔比我还急,有一天,十七叔可兴奋的,跑来跟我说,他想起来一门好亲,他说的,就是陆将军,十七叔和陆将军是很好的朋友。”

    顿了顿,阮夫人一边笑一边摊着手,“你别问我陆将军怎么能跟十七叔这样的人成了朋友,我问过陆将军,陆将军比我还奇怪呢,说:你十七叔怎么了?怎么不能跟他做朋友了?你说我能怎么说?”

    李冬笑个不停,“那件让你退亲的荒唐事,是什么事?他打人家……阿夏和楠姐儿还打过人呢,打的也是……这事不算荒唐。”

    “那件事就不说了,没脸讲。”阮夫人一边笑一边摆手,“你别问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我现在能嫁给陆将军,全是托了十七叔的福,好歹得给他留个脸儿。”

    李冬哪是个追着问话的人,听阮夫人这么说,虽说心里猫抓一般想知道,也不好再问了。“你这么一说,我这亲事,好象比你……”

    “至少现在比我顺当,别往心里去,我太婆常说,人哪,得看得开,因为这坎,过了一个,下一个肯定更深更大更难过,不想开怎么活?”

    李冬呃了一声,好一会儿才失笑道:“老夫人这话……这是劝人的?”

    “嗯,太婆就是这么劝人的。”阮夫人笑个不停,“我十四婶家老大,读书笨,十四婶和太婆哭,太婆劝她:别哭别哭,没事儿,你放心,比这事还让你难过的事啊,都在后头呢,现在就哭成这样,以后怎么办?你看看,我当年以为老二做事荒唐没出息,现在有了小十七,这一比,老二不就好到天上去了。”

    李冬笑弯了腰,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那你十四婶……她……”

    “十四婶不哭了,走了。”阮夫人也笑的银铃儿一般,“太婆今年六十多了,也象你太外婆这样,一点儿也看不出年纪,她常常说,没事没事儿,想想后头还有更难的坎,眼前这坎就不算什么了。”

    李冬笑的声音都变了,“老夫人这哪是劝人,这简直是……”后面的话,她没好意思说出来,这是气人啊。

    “我小时候也觉得太婆这哪是劝人,这是给人家添堵添气儿呢,阿娘说,要是真能象太婆那样看得开,什么时候都想着这会儿是从今往后最好的时候,这件事是从今往后最好的事儿,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李冬呆了片刻,看着阮夫人,犹犹豫豫的低声道:“我还是觉得……觉得不大好。”

    “嗯?那你说说,咱们两个说闲话,你有话直说,你看我就是这样。”阮夫人笑道。

    “我是觉得,要是这样,那过日子还有什么盼头?”李冬鼓足勇气,这头一句话说出来,后面的话就顺畅了,“就说我们家,当初在太原府的时候……”

    李冬的话顿住,带着十二分的难堪,“不怕姐姐笑话,那时候,我们家里有位姓钟的老太太,其实也不是老太太,她是阿爹的奶娘,可是……”

    李冬往阮夫人那边挪了挪,阮夫人也忙挪过去些,凝神听李冬低低说着当年钟婆子怎么欺压拿捏她们一家,阿爹怎么糊涂。

    “……到现在,有时候我还做噩梦,梦到钟嬷嬷活着回来了,我们又回到太原府了。”李冬声音很低。

    阮夫人轻轻搂了搂她的肩膀,低低叹了口气,这些事,她听陆将军说过,陆将军的三言两语,已经让她很难过了,这会儿,李冬这一句句饱含着恐惧的话,听的她的心都抽成一团了。

    “那个时候,我就想着,她一天比一天老,她总要死的,等她死了就好了,日子是有盼头的,我和阿娘才熬了下来,现在,我觉得以后再难,也不会象在太原府那样艰难了,我这亲事是不顺,可这……不算什么,姐姐说是不是?”

    “对对对,真不算什么,你比我强,我当时都病倒了。”阮夫人连连点头。

    李冬脸颊微红,“一点儿也不比姐姐强,我也病了,胸口痛,月事也迟迟不来,大夫说是……郁结。”

    “现在还郁结?”阮夫人侧头过去,仔细看着李冬。

    “已经散了,不结了。老夫人往后比,我是往前比,想想在太原府时,这些就都不算什么了。”李冬有几分怯意的迎着阮夫人的打量。

    “这就对了,你这是缘分没到。”阮夫人迎着李冬怯怯却努力要撑起来的目光,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正要说话,一个小丫头从山路上连跑带跳过来,阮夫人拉着李冬站起来,示意小丫头,“肯定是来叫咱们吃饭去的,走吧,太阳都落尽了,这山风也凉起来了。”

    小丫头果然是来叫两人去吃饭的,老太太和两位姑娘,已经在斋堂等着了。

    吃了饭,几个人又喝着淡茶说了好一会儿话,阮夫人无论如何要先送霍老太太回去,看着众人进去,才转回去和霍老太太隔没多远的一间小院。

    第二天,几个人天没亮就起来了,会合了阮夫人,往婆台寺后山看了日出,又在晨雾中往后山爬了一回,在婆台庵一起吃了早饭,等吃好了午饭,才一起往京城回去。

    从早上看日出起,到吃好了午饭,上车回去,霍老太太这个老小孩,和李夏和李文楠这一假一真两个孩子,在后山上追兔子,在溪水里钓鱼,三个人一起,无所不玩无所不乐。

    李冬则和阮夫人一处说着闲话,两个人越说越投机,回去的路上,阮夫人干脆请了李冬到她车上,说着话儿,好解路上的闷气。

    李夏和李文楠和霍老太太一辆车,上车没多大会儿,李文楠就困累交加的睡着了,李夏下巴枕在手背上,趴在车窗台上,看着前面阮夫人那辆车。

    霍老太太从她背后探头看出去,看了一会儿,笑眯眯道:“你说,那位夫人跟你姐姐,是真投了缘了,还是夫唱妇随?”

    “我瞧着吧,”李夏拖着长音,“先是夫唱妇随,后头,肯定是真投了缘了。”

    “你这妮子,鬼精鬼精的,我瞧着也是,那位陆将军,对你五哥真是不错。”

    李夏低低的,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霍老太太低头看着她,好一会儿才低声道:“阿夏啊,太外婆告诉你,凡事不要多想,看一是一,看二是二,陆将军就是对你五哥好,别的,别深想,别多想。”

    李夏回头看了眼太外婆,“我懂太外婆的意思,我没多想,没什么好想的,我不觉得那是什么好事儿。”

    霍老太太低低嗯了一声,抬手轻轻抚着李夏的肩膀,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起来,阿夏这孩子,聪明的太过了,现在,她有点儿担心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