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三百零一章 后手在哪里

第三百零一章 后手在哪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三少爷这几天心情很是抑郁,好几个文会都推了没去。

    贾清传回来那话,含糊的厉害,说什么永宁伯府小三房在外任十几年,刚刚回到京城,下人们也不大知道两位姑娘的脾气性格儿,李五爷和李六爷都是那样出色,想来这两位姑娘也不差哪儿去。

    这话也就够了,偏偏贾清后头又含糊了几句,说是听几个常常来往高邮跑生意的人说,李家小三房在高邮时,大家都知道李县尊家两位姑娘能干不简单,那个小的,跟着她哥哥她舅舅,还有那位先生,成天在高邮县城里乱跑乱逛,还跟人打过架。

    这些话就不能细想了,真正能干的小娘子,哪会传出这样的名声,连往来高邮做生意的行商都知道,可见这名声,不是什么好名声,何况还打过架!

    贾清这种八面玲珑的帮闲清客,有什么不好的话,当然不会明说,最多也就是这样点一点,说出来的话,都是怎么好听怎么说的。

    唉,那位六娘子,看着温温婉婉的,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悍妒之人……是他大意了,那天相亲,她那两个妹妹没规矩成那样,她家大人笑呵呵一点责备的意思都没有,他那时候就该想到,这样的门风,那位六娘子能好哪儿去?

    现在小定礼都下了,订者,定也!

    这位六娘子,要没有那么出色的两个兄弟,他也不怕,不过多调教调教,可如今,她那个哥哥李五爷,在兵部领了书办的衔儿,跟在王爷身边参赞军务,阿爹说,明年春闱,李五爷是必中的,往后前程不可限量。

    那位李六爷,如今和古家六少爷相交莫逆,文会上,有古家六少爷,必定就有李家六爷,京城都有人叫出什么四大才子了……

    董三少爷越想越郁闷,有这样两个兄弟,他对这头河东狮能怎么样?他敢怎么样?他要是敢怎么样,家里有的是人把他打的不敢怎么样。

    董三少爷耷拉着肩膀,背着手,拖着脚步,沿着热闹繁华的潘楼街漫无目的往前逛。

    姚家珠子铺门口,一个三十岁左右,穿着件蟹壳青暗纹织锦缎直裾,气质不俗,看起来极其文雅可亲的男子,正一脸焦急的左顾右看。

    男子看到董三少爷,眉头微皱,踌躇片刻,下了台阶,好象又犹豫了,回身上回台阶,刚抬一只脚踩回去,又下回去,踩了踩脚,冲董三少爷迎上去。

    这男子衣着气质都十分不俗,董三少爷早就看到他了,看着他纠结万分之后,冲自己迎上来,顿住步,好奇的看着男子。

    男子走到董三少爷面前,长揖到底,“这位公子,一看您就是不俗之人,在下姓章,单名一个仁字,前天刚从高邮来到京城,准备考明年春闱,这会儿……”

    章仁口齿粘连,那份为难尴尬的样子,让董三少爷都跟着尴尬难过起来,“章兄别急,有什么事慢慢说。”

    “一看小哥就是教养不俗之人,在下这个……这个……唉!”章仁一跺脚,“在下,想请小哥帮个小忙,举手之劳。在下生性木讷,不会说话,要不是难为极了,在下……在下……”章仁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章兄别急,章兄的脾气,在下也看出来些了,要帮什么忙,您先说说。”董三少爷满怀不忍的看着急的掉出眼泪的章仁。

    章仁看起来更加窘迫尴尬了,下意识的左右瞄了眼,轻轻拉了拉董三少爷,站到姚家珠子铺招牌下,再次瞄了眼四周,“公子风姿不凡,一看就是出身教养都极好的,公子贵姓?是董三公子,有礼了。在下……想来公子也不会笑话,实在是……”

    章仁抬手抹了把脸,长叹一声,“唉!昨天在下陪内人逛到这姚家珠子铺,内人一眼就看中了铺子里的一顶树叶金冠儿,内子照我们高邮的规矩,还了点儿价,也就三五两银子,谁知道……”

    董三少爷听的抿着嘴笑起来。

    章仁看他抿嘴笑,跟着苦笑连连,“外乡人初来乍到,不懂京城规矩,哪知道这姚家珠子铺子不兴讲价。内子脾气……略大,昨儿个一怒就走了,逛到晚上回到家里,内子越想越觉得这顶树叶金冠儿好,今天一大早,就让在下来买这顶树叶金冠儿,谁知道,在下出门走的急了,这荷包……”章仁尴尬无比的拉了拉袖子,“竟然忘了带。”

    董三少爷皱起了眉头。

    “原本不算个事,忘了回去拿就是了。”章仁接着道,“可偏偏柜上说,那顶树叶冠儿,昨天下午另有人看中了,也是没带够银子,说了今天上午拿了银子再来买,在下是怕回去这一趟,我家离这儿又远,在宜男桥一带,等在下再回来,这金冠儿十有八九就被别人买走了。”

    董三少爷一边听一边点头应和,“宜男桥?那是不近。”听到最后,失笑出声,“兄台也真是,一顶冠儿,大不了让他们再打一顶,就是买不着,也没什么打紧。”

    “三公子不知道。”章仁肩膀往下耷拉,浑身郁气,吭吭哧哧起来,“在下内子……在下,那个,内子脾气不大好,在下……在下……怕的厉害。这冠儿今天要是买不到,在下……说不定就得跪上一夜。”

    董三少爷瞪着章仁,噗哧一声笑出来,刚笑了几声,笑容就凝在了脸上,他那位没过门的媳妇,脾气也不大好……

    “唉。”董三少爷的肩膀也耷拉下来了,长叹一声,抬手拍了拍章仁的肩膀,“我们家极少到这姚家珠子铺来,跟他们掌柜伙计都不认识,要不然……”

    董三少爷沉重无比的又叹了口气,这位章兄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

    “三公子能不能帮个忙,替在下在这珠子铺里看上一会儿,在下骑马来的,这就赶回去拿银子,最多半个时辰,实在是……”章仁满脸羞红,不停的长揖,看那样子,难为的简直要放声大哭了,“内子的脾气,在下实在……实在……”

    董三少爷一听就是让他看一会儿那顶金冠,片刻也没犹豫,就满口答应:“这容易,我正好也没什么事,就替你看一会儿,半个时辰是吧?行,你快去快回,唉,你我……”

    后面的话,董三少爷没能说出来,他和他同是天涯沦落人,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章仁感动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冲董三少爷揖了七八个深揖,欠身让着董三少爷,进了姚家珠子铺。

    姚家珠子铺是京城数一数二的珠玉首饰铺子,董三少爷慕名已久,也进来转过几回,却都是看一眼就走了,这铺子里的东西,他们董家可买不起。

    坐到珠帘后的小隔间里,香茶点心,旁边还有一厚摞新书,已经走的有点儿累了的董三少爷十分满意,这个忙帮的不错,帮了章仁兄,又能舒舒服服歇一会儿。

    伙计捧着那顶树叶金冠进来,放到正中圆桌上,章仁火急火燎的交待了伙计,连走带跑出了门,上马走了。

    董三少爷先拿起那顶树叶金冠,翻来覆去仔细的看,这金冠用薄薄的金片打出树叶模样,一片一片叠在一起,又富贵又雅致,这金冠得多少银子?章兄家里,倒是豪富么……

    董三少爷欣赏了一会儿金冠,小心放下,将一摞子新书翻了个遍,挑了一本,看着书,喝着香茶,又吃了块点心,十分惬意。

    正悠闲间,外面一片嘈杂声起。

    “掌柜的,见过这顶金冠儿没有?”一个婆子尖利的声音响起。

    没等董三少爷站起来出去看个热闹,热闹却冲着他过来了。

    珠帘掀起,伙计指着圆桌上的树叶金冠,紧跟着伙计的锦衣婆子一步上前,拿起金冠,一把翻过来,指着里面示意给伙计,“就是这个,你看看,这是我们家的印记。”

    董三少爷心里涌起股强烈的不祥之感,急忙站起来,刚要解释,锦衣婆子一步上前,站的离董三少爷只有半步远,“你那个好兄弟呢?啊?章仁呢?章仁呢?”

    “你怎么这么无礼!”董三少爷被婆子口水喷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气的嘴唇都在哆嗦。

    “呸!”婆子一口口水啐在董三少爷脸上,“别以为你是什么翰林家少爷,就能胡作非为!我问你,章仁呢?大家伙都来评评理儿!”婆子根本不容董三少爷说话,一把揪住他,拖出珠帘,站在姚家珠子铺大堂里,声音简直比大朝会的司礼内侍还响亮。

    “大家伙都来评评理儿!我们是宜男桥的娼户人家,小家小户,养几个孩子,都是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着的。这位翰林家三公子,替他兄弟章仁作保,十天前,梳拢了我家小闺女红杏,从那天到昨天,这十天里,他那个兄弟章仁,就没出过屋,我家红杏……”

    婆子嚎啕了两声,“可怜我那小闺女,弱柳扶风,桃杏花儿一样的人品啊,我养这个小闺女,就没打算让她接客,只想给她找个富贵好人家,抬进去过个安稳日子,那章仁发了毒誓说一定抬我家小闺女进门,就是实在忍不住,求先成了好事,我心一软……”

    董三少爷听的目瞪口呆,这是哪跟哪?这事跟他可没关系,得赶紧说清楚,这婆子怎么知道他是翰林家的?怎么揪着他不放?这众目睽睽之下,这怎么能行?

    “你也想跑!”婆子猛一把揪紧努力要挣脱出去的董三少爷,接着又嚎哭了两声,“诸位大老爷老少爷们们,你们评个理儿,翰林家这位三少爷的兄弟章仁,梳拢了我家红杏,整整十天没出门的折腾我家红杏啊,一个大钱没给,许了要抬我家红杏回家,我就是为了让红杏能有个依靠,能有份安稳日子啊,你们翰林家,怎么能做这样缺德带冒烟儿的事儿啊!”

    “不是我!我不知道!”董三少爷急的一身白毛汗,真是见了鬼了,章仁呢?这个章仁哪儿去了?

    “昨儿个,那章仁弄坏了我家红杏这顶金冠儿,我说叫个人拿来修一修就行了,那章仁非要亲自拿来修,说什么红杏的东西他舍不得让别人拿,他要亲力亲为,谁知道,昨儿个早上,他拿了这冠儿,就没影儿了啊!”

    婆子一只手紧紧死揪着董三少爷,另一只手,捶胸顿足照样捶的热闹无比。

    “我家红杏儿啊,哭死过去好几回啊,可怜我家红杏儿啊!”婆子哭嚎的有腔有调,十分悦耳。

    董三少爷那点子挣扎和分辩,被婆子这高亢响亮、密不透风的哭诉,压了个干净。

    “这位嬷嬷,您先别急,董翰林家在咱们京城,也是有名有姓的,您先别急,人总是找得到的。”伙计趁着婆子一个抽气的功夫,赶紧插话劝道。

    “这话是!那章仁是你翰林家三少爷的至交好友,还是亲戚是吧?那就成,找不到章仁,我就找你!”婆子精神一振,两只手一起上前,揪着董三少爷。

    “我不认识章……”董三少爷的分辩还没说完,就被婆子打断,“你想一摆手脱个干净?三少爷,做人得有点儿良心,我家红杏怎么办?啊?我家红杏怎么办?”

    “咳!”旁边看热闹的人中,一个看起来相当老成有德的中年人出前一步,“妈妈别急,我看这位小哥是个老实人,你看看,这急的脸都青了,妈妈先别急,你容三公子说几句话,三公子,你别急,好好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董三少爷无限感激的看着中年人,“多谢您仗义……”

    “你快说吧,你看看,妈妈又要急了。”中年人乐呵呵的打断了董三少爷的话。

    “是是是,我不认识章仁,他说他住宜男桥……”

    “他住宜男桥?三少爷,您跟您那位知交章仁,可真是好兄弟,连这一说话脸先红,红着脸胡说八道的本事,也一模一样啊!”婆子看起来气极了。

    “妈妈别急,让三公子说完,三公子您说。”中年人好脾气的又劝道。

    “我不认识章仁,真不认识,就是刚才在这街上遇到,他说要买这个冠儿,没带荷包,让我帮他看着这冠儿,他……”

    “买?掌柜呢?您说句话儿,这冠儿是你们家的?买?”婆子声音尖利无比的叫起来。

    旁边伙计摇头,看着董三少爷陪笑道:“您一进来,小的不就说了,冠儿修好了,您不是还拿着看了半天。”

    董三少爷目瞪口呆瞪着伙计,他进来时,这伙计是说了几句什么,那时候章仁正和他说话,他没留意伙计说什么……

    “街上遇到个不认识的,说让你进来看着这冠儿,你就进来看着不动了?三少爷,你这话哄鬼呢?三少爷,这做人,得有良心,你得替我家红杏想想!你得有点儿良心!”婆子揪着董三少爷,掂着脚,凑的简直跟董三少爷脸贴脸,喷了他一脸口水。

    “三公子,”中年人再上前一步,“您还是让那位章仁兄过来一趟,不过一个妓家,说清楚,也不过多打发几两银子,何必……您看看,这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三公子的脸面更要紧。”

    “我真不认识!”董三少爷急的额头一层汗,这么明白的事,怎么就说不明白了呢。

    “那位妈妈,走了一个,这不还有一个呢,你急什么,把你家红杏抬给这位公子好了,看这位公子生的多好,你家红杏肯定求之不得!”人群中,一个看热闹的闲人叫道。

    周围一片叫好声,“对对对,翰林家多清贵,别管什么章仁不章仁了,干脆把你家红杏抬给这位公子好了,你家红杏好看不?可得能配得上这位公子。”

    “这样好!便宜了你家红杏,也便宜了这位公子了,才子佳人,这才是兄弟!”

    ……

    董三少爷听的急的浑身是汗,他被人坑骗了,这会儿他已经明白了。

    正低一声高一声嚎哭的婆子咯一声笑了,“多谢诸位指点,这话极是,三少爷既然替你家那位章仁兄弟一力承担,那可得承担到底,我家红杏,老婆子这就一顶小轿,给三少爷送到府上。”

    董三少爷急的快要哭出来了,这要是一顶小轿抬个什么红杏送到他家门口,他家里……还有他那位河东狮,就算解释清楚了,家里也得把他打个半死。

    “妈妈不要这样。”一直帮着董三少爷说话的中年人上前一步,一边叹气一边劝道:“三公子替兄弟遮挡,这正是君子所为,妈妈也别着急,这样吧,妈妈先松开三公子,给三公子几天,让他去劝劝他那位章仁兄弟,好好了结了他和你家红杏这桩好事,你这就抬红杏到翰林府上,可不光是难为三公子,也是难为你家红杏。”

    “我不认识……”董三少爷刚开口,就被中年人皱眉沉脸,抬手止住,“三公子,您再说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意思?我替你说了这半天的好话,你再说这样的话,连我也无话可说了。”

    董三少爷张了张嘴,被婆子猛揪了一把,后面的分辩硬生生咽了回去,不急不急,不能急,这是京城,有的是讲理的地方,总能解释清楚,他是清白的!

    “这位先生既然这么说,行,我就给他一天,现在什么时辰了?午初一刻,到明天午初一刻,要是还见不到章仁的人,三少爷,我家红杏就请你以后多多疼爱体贴了。”婆子十分爽快。

    “我不……”

    “三公子不要说话!”中年人厉声呵止了董三少爷,转眼看向婆子,“妈妈,一天太紧,三天吧,三天之后,三公子那位朋友再不和您结清红杏的事,你就把红杏抬给我们三公子,你放心,我们三公子是个怜香惜玉的,必定不会亏待了红杏。”

    “成!”婆子爽快无比的应了一声,一把推开董三少爷,拍拍手,看看中年人,又斜向董三少爷,“三天!三少爷,你可记牢了,只有三天!

    还有,我可告诉你,你也别太小瞧了我们下九流,成事的本事我们没有,可要坏了你的好事,那可不难!

    你还是给别人留条活路的好,真逼急了,半夜三更,我们红杏要是一根绳子吊死在你们翰林府大门头上……哼!”

    婆子冷哼了一声,转一圈,从姚家珠子铺掌柜伙计,看到围观的里三层外三层诸人,“大家伙儿可都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这事好好了了,我请大家喝杯薄酒,要是不好……到时候,烦请大家做个见证!”

    婆子转圈行了福礼,站直,又斜了董三少爷一眼,再次冷哼了一声,甩帕子走了。

    掌柜急忙指挥伙计往外赶人,中年人一把拉过董三少爷,“三少爷,您别怪我多事,这事儿是个圈套。”

    董三少爷一听到圈套两个字,眼泪下来了,总算有人知道他是冤枉的了。“我真不认识……”

    “我知道,那个章仁,我知道是谁,您怎么可能认识章仁那种人呢?我都知道,三少爷,您听我说,”中年人拉着董三少爷出了珠子铺,左右看了看,拉着他进了旁边一间茶坊,要了碗清心安神汤,推给董三少爷。“三少爷先喝碗汤定定神。”

    董三少爷仰头喝了汤,长长吐了口气,他觉得好多了。

    “那个章仁,在这东城也是个不上不下的人物,他不缺银子,就是坏,生就的坏,成天以捉弄人为乐,捉弄起人来,没轻没重,上个月,他冒充人家丈夫,把个二十刚出头的小媳妇,生生折腾死了。”

    董三少爷听的脸都白了,满眼惊惧的瞪着中年人。

    “这个人,我听说,家在南水门里,到底哪里,我就不知道了,这样的人,我也不敢多惹。”中年人左右看了一圈,上身前倾,“三少爷,我觉得,刚才那婆子,说不定跟章仁就是一伙儿的,我不让你再分辩,是因为不知道他们的后手在哪儿,照常理说,任谁碰到刚才的事,都得分辩清楚不是?”

    董三少爷不停的点头,当然得分辩清楚了!

    “人之常情,这后手必定就在这个分辩清楚里,所以,我就没让你多分辩,这样,才不会落到他们的套子里。”

    董三少爷想了想,慢慢点了下头,很有道理。

    “我为什么让你先应承下来呢,是因为,咱们知道这章仁的家,就在南水门,咱们得了三天时间,这三天里,他章仁再怎么着,也得回一趟家吧,咱们就守着南水门,只要看到章仁,就把他捉住,往那婆子手里一塞,管他们是狗咬狗,还是一窝子狗,跟咱们就全不相干了。”中年人嘿嘿笑着:“三少爷您说是不是?”

    董三少爷想了片刻,嗯了一声,是这个道理,把人拿住,不用分辩,一切就都水落石出,清楚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