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九九章 靠谱推测

第二百九九章 靠谱推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陶二少爷穿过遇仙楼长长的走廊,进了后园临湖一间阔大宽敞的花厅。

    他这个年过的糟心无比。先是幽兰被家里抄卖,到现在踪影全无,这还是小事,接着相亲那件事,实在让他呕心的厉害。

    李家那位六娘子,他还是很看中的,谁知道竟然因为幽兰的事,被人家找上门指到阿娘脸上说三道四,幽兰打了水漂,亲事也打了水漂。

    幸好上头体谅阿爹初初到任,那桩逆伦大案教化不利之责,实在归不到阿爹头上,他被阿娘关了一个多月,总算放出来了。

    唉!

    陶二少爷进到花厅,站在门口环顾四周,一眼就看到了被众人围在中间的董三少爷,顿时一呆,他被放出来,听到的头一件事,就是李家那位六娘子,和董家三少爷定了亲这件大事。

    陶二少爷脚步微斜,从旁边闪进去,拿了几份诗文,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坐下,瞄着诗文,却没看进去,竖着耳朵听着董三少爷那边的动静,心里七上八下,纠结无比。

    他和李家这桩亲事,李家和那位六娘子,当时肯定是相中了他的,这个他笃定得很,后来不成,就是因为幽兰,阿娘已经把幽兰拿走发卖了,李家还是不依不饶,说来说去,不就是嫌他没成亲就宠着别的女人了,这叫什么话儿什么事儿?

    陶二少爷抬眼往上,瞄着被众人围在中间,时不时笑一阵的董三少爷。

    永宁伯府,特别是李家这小三房,如今这样的势头……听说他家六爷这一回童试连着三场头名,那篇策论一出来,阿娘就让人抄了,拿给他看,让他学着点儿。听说那策论轰动得很。

    小三房兄弟两个这样惊才绝艳,那位六娘子生的又那样好,偏偏相的亲家,可都比他们永宁伯府差了不少,比他们小三房差的更多,所谓抬头嫁女儿,那位六娘子这么低嫁……除了这位六娘子过于妒嫉,没有妇德,还能有什么别的原因吗?

    陶二少爷将手里的诗文放到长案上,站起来,靠着窗台,摇着折扇,看着董三少爷。

    他跟董三,也算自小的交情,这事,要不要提醒他一句两句?

    说吧,好象有点儿失了君子风度,可不说,他跟董三这交情……也不是君子所为,要不要提点几句呢?

    围着董三少爷的一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一阵哄笑响起,董三少爷手里的折扇挨个点着众人,笑不可支的叹气摇头。

    嗯,不能不说,他跟董三这交情,由不得他闷声看热闹,一句不提可就不是君子了。

    陶二少爷打定了主意,摇着折扇凑过去,跟着说笑了一会儿,悄悄拉了拉董三少爷,使了个眼色。

    董三少爷脱身出来,跟着陶二少爷出了花厅,站在临湖水台上,董三少爷上下打量着陶二少爷笑道:“年后几回请你,都没能请出来,说是你被家里禁了足,出什么事儿了?”

    “叫你出来,就是说这事儿。”陶二少爷连声叹气,“招了太岁了。幽兰姑娘,你是知道的。”

    “被你家里知道了?”董三少爷眼睛睁大了。

    “嗯,阿娘让人抄了甜水巷,拿了幽兰,等我知道的时候,什么都没了,到现在,幽兰踪影全无。”陶二少爷连声叹气。“不过是个玩意儿,我阿娘一向不大在意这些小事,男人,特别是象咱们这样的,偶尔玩玩,又不出大格。”

    “既然这样,怎么这次拿了?那幽兰做什么出格的事了?”董三少爷不怎么赞成陶二这话,不过,陶二这样,也不能算错,就算错了,他也犯不着当面驳回他。

    “幽兰你又不是没见过,那么柔婉的性子,能出什么格儿?是因为阿娘替我看了一门亲事,大约,”陶二少爷眼皮微垂,顿了顿,才接着道:“那家小娘子脾气不大好,阿娘应该是听到了些什么闲话,知道幽兰这事有碍亲事,相亲之前,就赶紧替我把幽兰打发了。”

    董三少爷长长喔了一声,手里的折扇轻轻拍着陶二少爷,笑了一会儿,才问道:“那亲事怎么样?议定了?”

    陶二少爷斜着董三少爷,“相是都相中了,可隔天,人家就打听到了幽兰的事,找到我家门上,指着阿娘一通抱怨,嫌我成亲前就有别的女人,这亲事就……”陶二少爷摊着手,一脸无奈。

    “这样也好,也好,天涯何处无芳草,听你这么说,这家姑娘,这妒嫉性子也厉害得很,相不成也是你的福份,也算好事。”董三少爷拍着陶二安慰道。

    “我是这么想,可阿娘气坏了,那家门第儿比我们家强不说,她家里两个兄弟,如今在京城风头无二,阿娘说这样的亲事打着灯笼也难找,这不就生气了,拘着我直关了一个多月。唉!”陶二少爷叹气不止。

    董三少爷神情一僵,呆了一瞬,才提着心问道:“到底是哪家姑娘?两个兄弟在京城风头无二的……”

    好象只有一家啊。

    “就是永宁伯李家。”陶二少爷垂着眼皮,“我被禁足,昨天出来,听到的头一件事,就是你定下了李家姑娘这门亲事,从听说一直犹豫到现在,照理说,刚才的事,不该跟你说,可我想来想去,咱们两个自小认识,有说这些话的交情,再说,李家这门亲事,我越想,疑惑越多,不说一句,这心里,实在难安。”

    董三少爷脸色有些僵硬起来。

    陶二少爷斜瞄了他一眼,”这几年,永宁伯府这势头,满京城谁不看好?一个李五也就算了,她那个弟弟李六郎,刚进京城就一片轰动,听说现在,都是和苏大公子,江大公子相提并论的了。还有她那嫁妆,听说丰厚得很呢,这个你更清楚,那位六娘子,我见过一面,那样的人品,那样的门第兄弟,那样的嫁妆,不高攀倒低嫁,这天下,哪有白捡的便宜?”

    董三少爷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能说出口。

    陶二少爷一脸同情,抬手拍了拍董三少爷,声音低落下去,“你这亲事,定都定下了,我这都是白说,你心里有个数,他们永宁伯府,老一辈就是雌虎当家,这一位,低嫁成这样,大约……咳,不说了不说了,好在你脾气好。”

    陶二少爷用力拍了几下一脸呆怔的董三少爷,落下手背到背后,连叹了好几口气,转身进了花厅。

    董三少爷一个人呆站了好半天,才慢慢转身,回了花厅。

    董三少爷心神不宁的混到文会结束,跟着众人往外走,怔忡之间,一眼看到了帮闲贾清贾秀才,顿时眼睛一亮,贾清和永宁伯府可熟悉得很,那位六娘子的脾气性格儿,他必定听说过。

    贾清这样的帮闲清客,一向眼观六路,灵动无比,董三少爷一看向他,他就觉察出来了,脚步斜出,两步就斜到了董三少爷旁边,“三少爷怎么象有什么心事的模样?”

    “哪有什么心事?还不是被那些刁钻的诗文限字难为的。”董三少爷笑道。

    “些许刁钻,能难为得了三少爷?”贾清哈哈笑起来,“我可不信。”

    “真是难为着了。”董三少爷一边心不在焉的和贾清说笑着,一边放慢了脚步,落到了众人后面。“听你说起永宁伯府,李五爷怎样,李六爷怎样,可比我熟悉多了。”董三少爷往正题拐上去。

    “都是下人们的闲话,往后三少爷跟李五爷、李六爷就是一家人了,那才叫熟悉呢。”贾清紧盯着董三少爷的神色。

    “李五爷那两个妹妹,脾气性格儿,你听下人们说起过没有?”董三少爷这探话,可跟老练两个字半点儿不沾边。

    “三少爷想打听什么事儿?您就直说,那位六娘子?三少爷只管说,老贾的为人,你还信不过么?”贾清飞快的瞄了眼四周,单刀直入。

    董三少爷不由松了口气,袖出张十两的银票子,塞到贾清手里,“眼看着就要过礼什么的,这也是阿娘的意思,我们家毕竟是高攀了人家,多知道些六娘子的脾气性格儿,喜好什么的,也好准备的妥当些,不至于哪儿做的不周,惹人家不高兴。听说,六娘子……咳,我身边几个自小侍候的丫头……总是知道些,才好安置。”

    “三少爷的意思我懂了,你放心,这事,是得打听清楚,这嫉妒不嫉妒的……”贾清一幅牙痛模样,“这事儿,唉,这事儿!是得打听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