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九八章 振夫纲

第二百九八章 振夫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岚童试连考了三个第一,虽然不容易,却没被李老太爷和李二老爷看在眼里。

    虽说他俩一个从没下场考过,一个屡败屡考,败到他哥嫌丢人不许他再考,可无论如何,人家眼界在那儿呢,这童试一个两个的第一,可不会放在眼里。

    可是,当天秦王爷打发人送了份贺礼,接着陆将军,长沙王府,古家那位神仙一样的六少爷,都热热闹闹送了贺礼过来,这还不说,连江大公子和苏大公子也都打发人送了贺礼,接着就是赵二公子、礼部郑尚书府上,兵部江尚书府上等等各家,都有贺礼送到了。唐家和严尚书府上这些,就不提了,那是他们的亲家,自家姻亲。

    这许多贺礼一送上门,二老爷兴奋的两眼放光,衙门也不去了,守着贺礼,摩拳擦掌要一份份写谢帖,却被严夫人遣了人,几句话堵了回去:岚哥儿虽说辛苦,也没累残了手,这谢帖用得着别人代写?

    李二老爷悻悻之余,拉着脸让人去问这庆贺宴是怎么准备的,大哥不在家,这请柬总得他亲笔写才好吧,这一问,又是被严夫人驳的一丝缝儿没有:一个童生试就大摆宴席的,满京城,除了那几百年没出过一个秀才的,还有哪家?

    李二老爷虽然深深鄙视他这个大嫂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却一个字不敢多说,闷了一肚子郁气,想来想去,去找他爹李老太爷去了。

    李老太爷这一阵子日子不好过,心情更是不好的厉害。

    那老太婆这一阵子邪鬼上了身一样,一看到他就恶声恶气,半点好脸色都没有不说,还严令帐房,不许他支银子用,一两都不许!

    李老太爷想到不让他支银子用这一件事,心里就堵闷的透不过气了。

    她嫁进李家这几十年,回回都是用银子拿捏他,如今早就不是当年了,她还是用银子拿捏他!

    偏偏她发了话,他还就是支不出银子了。

    这些天,他只能窝在府里,长天漫日的郁闷,这老虔婆抽风也不知道抽到什么时候才能好。

    李二老爷一头扎进李老太爷书房时,李老太爷正对着窗户一个人喝闷酒,见李二老爷进来,招手示意,“过来,陪我喝一杯。”

    李老太爷和姚老夫人生了两儿一女,大老爷李学璋因为深肖其母,深得姚老夫人宠爱,二老爷李学珏因为深肖其父,深得李老太爷宠爱。

    李老太爷看到二儿子,面色顿时就缓和了不少,满府里,就这个小儿子最孝顺最知道体贴他。

    ”阿爹,您老可真是好心情,都这会儿了,您还能功夫自斟自饮?咱们这个家里,都乱了套了,您这个当家人,就一点儿也不管?“李二老爷一屁股坐到他爹对面,倒了杯酒,忿忿然仰头喝了。

    ”又出什么事了?这个家里,还能有什么大事?“李老太爷一脸郁结,也仰头喝光一杯酒。

    ”岚哥儿童生试考了个第一,这事不算啥,童生试这么个第一,咱们府上再怎么着,也不把这个看在眼里。可秦王爷,长沙王府,还有江大公子,苏大公子他们,京城的高门大家,都送了贺仪来了,这事阿爹你知道吧?”李二老爷看着他爹问道。

    李老太爷举起杯子,正要一饮而进的那只手,顿住了,拧眉看着二儿子愣神。

    这贺仪不贺仪的,他怎么觉得跟他半点挨不上呢?

    “阿爹,岚哥儿考过个童生试,这事儿不值一提。可秦王爷,金世子,江大公子苏大公子他们,这贺仪送到了,咱们总不能收了贺仪闷声不响吧?这从哪头讲,都说不过去是不是?”李二老爷一脸忿忿。

    “阿爹,前头好些事,我就不说了,都过去了,不提也罢。可这件事,我实在忍不住,没法忍!不能不说。阿爹,岚哥儿他爹不是阿娘亲生的,跟阿娘是搭不上,阿娘的嫁妆,确确实实,没他们什么事儿!可老三是您亲生的,是您的骨血,那岚哥儿,是您嫡嫡亲亲的亲孙子!”

    李二老爷忿然到连连拍起桌子来,李老太爷眉头拧了起来,这话很是。

    “阿爹您想想,这要是林哥儿,松哥儿他们几个,别说考了童子试第一,就是考个最末,阿娘都得大张旗鼓,不知道怎么庆贺了吧?如今换了岚哥儿,府里收贺礼收的手都软了,她还是闷声不响,阿爹,阿娘这什么意思?敢情咱们李家,阿娘生的才算数,阿爹您的骨血,就不算李家骨血了是吧?”

    李老太爷瞪着儿子,这话极是!

    “阿爹啊,不是我说你。”李二老爷话说到这里,一肚皮怨气勾上来,牢骚就多的数不清了,“您这夫纲不振,您自己就算了,连儿子都被你坑了你知道不?你看看大嫂,媳妇儿踩婆婆脚后跟,她踩阿娘的脚后跟这踩的,一步一个坑儿一点儿不带错的,大嫂我就不说了,大哥她不放眼里,您,她也没放眼里吧?”

    李老太爷脸上怒气隐隐,可不是,如今她当着家管着事,不让他支银子用,是那老虔婆的话,更是她使的坏!

    “还有郭氏,您瞧瞧郭氏,我往姨娘房里多去几趟,她就敢指桑骂槐,满院子乱骂,这么多年,我统共,就一个通房两个小妾,阿爹你瞧瞧我院子里那两个小妾,老成什么样子了?我想再抬一个进来,郭氏死把着不肯,大嫂和阿娘都偏向她,人家风流才子,到我这里,前一半没了!”

    李二老爷越说越气,这都是因为他爹夫纲不振,上梁不正下梁歪!

    “不都是因为您,您在阿娘面前这个样儿,郭氏再不贤,我能说什么?”李二老爷摊着手,瞪着他爹。

    李老太爷迎上儿子的目光,羞愧的避开了。

    “这嫉妒不嫉妒的,行,咱爷们委屈些,行,就委屈了!阿爹不计较,我也不敢计较。

    可现在,阿娘……这话不该我这个当儿子的说,可我不说……不能不说啊,阿爹,这算不算……那个啊啥,虐待李氏子孙?

    阿爹,这可是动摇李氏一族根本的大事啊!她这样待岚哥儿,岚哥儿就算了,有个孝字呢,可岚哥儿后头,那是秦王府!长沙王府!江家!苏家!还有古家!这一圈儿,得,把满京城得罪了一个遍儿,阿爹,您这个李氏族长,这家里的当家人,就在这儿喝喝小酒,装着没这回事?啊?”

    李二老爷上身前探,脸几乎贴到他爹脸上,一脸的不可思议不敢相信。

    李老太爷手里的酒杯重重拍在了榻几上。

    “阿爹,您都这把年纪了,这夫纲,也该振一振了,要不然,一直这么上行下效下去,咱们这个家,可就真完啦!”李二老爷一下下拍着炕几,痛心疾首。

    李老太爷闷了大半个月的郁气,这会儿又有了五六分酒意,被儿子这一番痛心疾首,说的怒气郁气中生出了无数勇气,啪的猛一拍桌子,下了榻,背着手,直奔荣萱院。

    李二老爷紧跟在后面,激动的心啊肝啊扑通扑通乱跳,阿爹这夫纲要是能振起来,这个家里,他就能说一句算一句了。

    李老太爷气势昂然直冲进荣萱院上房,迎着一看到他就怒目金刚一般的姚老夫人,大约是真到了要振起夫纲的时候了,李老太爷迎着姚老夫人凶狠的目光,这回竟然没畏缩,气势反倒又往上冲了冲。

    “我问你!岚哥儿考了头名这事,你打算怎么办?啊?你说!”李老太爷手指点着姚老夫人,厉声质问。

    姚老夫人一大早刚听了一大堆老太爷在外头如何左拥右抱,对着十六七岁小美人儿温存小意各种新鲜花样儿,这会儿正满肚皮邪气,正想找个由头叫他过来,臭骂一顿出出气儿呢,这会儿李老太爷递上了这句话,就跟捅开了巨大的马蜂窝一样,姚老夫人的邪火怒气喷薄而出。

    “你让我说什么?一个童生试,打算什么?难道还要锣鼓喧天宣告天下摆上半年一年流水席?

    越老越没出息了!你瞧瞧你那幅样子,你以为你还年青呢?

    你年青的时候,也是个没出息的夯货!还真以为自己风流倜傥不得了了?

    那帮子贱货,看的是银子,你以为看的是你?你这个老棺材瓢儿,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张老脸,还有点儿人样没有?”

    姚老夫人满腔的怒火夹杂在口水里,喷了李老太爷一头一脸。

    跟在李老太爷后面进来的李二老爷,眼看着他爹就要一如既往的溃败逃出,急忙伸手从后面顶住李老太爷,“阿娘,你这是怎么说阿爹呢,阿爹在这京城,可是极受人敬重,有德有行的老伯爷。”

    李老太爷被儿子这一顶一帮腔,勇气顿时又扬起来。

    “你这个泼妇!恶妇!妒妇!我容你这么些年,你越发猖狂了!现在你连我李氏子孙也敢祸害了!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想干什么?我李家是有规矩的!你这个泼妇!这个家由不得你猖狂!恶妇!妒妇!”

    姚老夫人被从来没敢当面还过嘴的李老太爷这一通声色俱厉的尖叫大骂,骂的愣傻住了。

    李老太爷一通骂,喷的姚老夫人傻了眼,这勇气就如长江之水,从天上下来了,扬起胳膊,指着姚老夫人乱挥,“我告诉你!从今天起,老子不忍了!你这个恶妇,妒妇!我李家的门风,被你这个恶妇败坏的一干二净!从今天起,老子绝不容你再胡作非为!你给老子听着……”

    “你这只老王八!”姚老夫人反应过来了,顿时气的尖叫连连,“你敢跟我伸腰子!放你的狗屁!”

    满屋子的丫头婆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对恶泼对骂的老夫妻,傻成了一堆。有几个反应快的,赶紧往严夫人院里狂奔而去。

    出大事了!

    明萃院里,李夏新挑的丫头端砚一头扎进屋,指着外面,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姑娘姑娘,刚刚我看到夫人提着裙子往荣萱院跑,是不是……”

    没等端砚说完,李夏已经跳下榻,拖着鞋子一边往外面跑,一边招手叫端砚,“跟我来,快!还有湖颖。”

    端砚和湖颖跟着李夏,提着裙子一通狂奔,落后严夫人没几步,一头扎进了已经乱成一片的荣萱院。

    郭二太太,徐太太,赵大奶奶等人,落后李夏没几步,一堆儿涌进来,连主子带丫头婆子,把荣萱院从大门到二门,廊下天井中,挤的满满当当的。

    上房里,姚老夫人和李老太爷,面对面叉着腰,你指着我,我指着你,已经骂的声音都快哑了。

    李夏从严夫人身边挤到最前,看着明显骂不过姚老夫人,气的脸红脖子粗,只会翻来覆去骂泼妇恶妇妒妇的李老太爷,抢在严夫人的厉呵之前,跺脚尖叫,“不要打太婆,不要打!别打!不能打!快打!”

    严夫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夏。

    被姚老夫人一串儿一串儿变着花样的恶骂骂的头晕眼花的李老太爷,恍然大悟,扬起胳膊,猛一巴掌甩在姚老夫人脸上。

    姚老夫人的恶骂戛然而止,直直的瞪着李老太爷,片刻,尖叫一声,一头扑上去,揪着李老太爷连撕带挠,连啃带咬,“你敢打我!老王八!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老王八!”

    严夫人脖子僵硬的一格儿一格儿的移向撕打在一起的老夫人和老太爷,再一格儿一格儿的转向兴奋的两眼放光的李夏,好半晌,才缓过口气,“还不快拉开!都是死人吗!”

    严夫人一句话喊出来,心神全数归位,伸手揪住李夏后面衣领,揪着她往后,顺手推到姚四奶奶怀里,“带这妮子出去!看着她!快拉开!去请大医!快!这是怎么回事?都出去!不是说你们……”

    严夫人嫁进李家这几十年,头一回气急败坏到想拎刀砍人。

    经过这一场当面对骂,以及挥出了那一巴掌之后的李老太爷,恍然悟过来,他是夫,是那个女人头上的天!一悟过来,李老太爷这人生顿时焕然一新,再见姚老夫人,腰板笔挺,这气势和从前比,就是天渊之别了。

    隔没两天,有人孝敬了李老太爷一个妙绝无比,十八九岁的清倌人,李老太爷不客气的收了,昂然领着,往姚老夫人面前展示了一番,带回自己院里,千宠万怜。

    严夫人眼看了一场恶骂对打,眼看着怕了一辈子老婆的老太爷夫纲振起,眼看着老太爷说纳就纳了个清倌人,眼看着姚老夫人精神抖擞的投入到了斗渣夫斗贱人的战斗中,一个人坐着喝了小半天茶,让人把李夏叫过去,对着冲她眨着无辜大眼睛,笑的无邪灿烂的李夏,瞪着她看了半晌,一句话没说,只无力的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