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九一章 她很忙的

第二百九一章 她很忙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哪几个?”李夏眉梢微扬。

    “我出来得急,竟然忘了问了,想着九娘子必定挑得出来,怕耽误了时辰,就没再回去问老太太。”单嬷嬷笑眯眯看着李夏。

    李夏斜着她,哈了一声,转头看向李冬,“姐姐先挑吧,让苏叶和姐姐一起挑。”

    “我不少人用,让你姐姐多挑几个,她陪嫁的人还缺得多呢。”徐太太嘱咐了一句。

    李夏答应了,拉着姐姐出来,单嬷嬷,洪嬷嬷和苏叶跟在后面出了上房。

    走近台阶,李夏松开姐姐,往后退了半步,回头示意苏叶上前,自己又退了半步,站在廊下阴影中,仔细打量着站了满院子的小丫头们。

    单嬷嬷出了上房门就垂手站住了,洪嬷嬷往前走了一步,犹豫了下,也站住了。

    李冬走到最前,挨台阶沿站住,看了一遍,回头看向李夏,“还是你先挑吧,我觉得都挺好。”

    “姐姐先挑,规矩不能错了。”李夏一脸的严肃认真。

    苏叶噗一声笑出来,李冬跟着笑起来,边笑边轻轻拍了下苏叶,苏叶一边笑一边看着李夏打趣道:“九娘子也讲起规矩了,真是难得。这一回,姑娘无论如何都得先挑,咱们九娘子难得规矩一回,姑娘可不能辜负了。”

    李冬一边笑一边往前下了一级台阶,仔细的挨个打量起来。

    李夏瞄着姐姐的目光,随着姐姐的目光,一个个看着垂手侍立,都是一模一样打扮,看起来几乎没什么分别的小丫头们。

    李冬挨个看了一遍,指了几个,一个个细问起来,叫什么,多大了,哪里人,怎么个来历,一边问一边挑。

    李夏看了三四个,暗暗松了口气,姐姐也就是性子太好,太能吃亏,别的,可是哪儿都不差。

    李夏不多理会姐姐这边,开始挨个打量小丫头们。

    李冬挑了五六个,看着李夏笑道:“你挑几个吧,让我歇一歇,喘口气。”

    “好。”李夏爽快的答应一声,往前两步,站在台阶边上,看着众小丫头吩咐:“你们一个一个走到我这里,说说叫什么,今年多大了,识不识字,会做什么,家里还有什么人,就这些,好了,开始吧。”

    站在后排的,和头一排中间的小丫头们还好,依旧规规矩矩垂手站着,第一排的两头的两个丫头,一个低着头出前曲膝答话,另一个却瞄向低头出前的小丫头,见她往前,立刻垂下了头。

    第一个小丫头答好了话,垂手正要退回队伍,李夏点了点旁边:“站到这边吧。”

    小丫头抬起头时,李夏的手指已经点完了,不再理她,第二个小丫头已经上前一步回话了。

    第一个小丫头顿时紧张了,急忙看向单嬷嬷,单嬷嬷没看她,小丫头再看向李夏,又飞快的四下看了眼,急的脸色都有些变了。

    第二个小丫头上前一步时,脚步微斜,不易觉察的往旁边推了下第一个小丫头,第一个小丫头下意识的往旁边让了半步,听第二个小丫头已经开始回话,更着急了,李冬怜惜的看着她,往旁边指了指。

    第二个小丫头答完话,稍稍抬头看着李夏,李夏手指点了点,“你站到那边。”

    第二个小丫头应了句是,转身走到队伍另一面,面对队伍垂手站定,第一个小丫头瞄着第二个小丫头,赶紧和她一样,面对队伍垂手站定。

    后面的小丫头挨个上前答话,李夏几乎是一言不发,只是听完了往东指一个,往西指一个。

    也就一盅茶的功夫,院子里的小丫头,就东一堆西一堆分成了两堆,李夏指着西边一堆四个丫头,回头看着单嬷嬷,“我先挑这四个,余下的,等姐姐和阿娘挑好了,都给我吧。”

    单嬷嬷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九娘子这眼力可真是没话说。”

    “阿夏净挑有主意的。”李冬一直看着,忍不住笑道。

    单嬷嬷转头看向李冬,“六娘子这眼力也没话说。”

    李夏挑了四个,李冬将余下的丫头,挑了四个给徐太太,指了六个给李夏,自己留了十个,带回各自院子里。

    ……………………

    严夫人没回议事堂,直接回到自己院里,端坐在南窗下的炕上,隔着大开的窗户,看着院子里盛开的山茶,一肚皮闷气。

    刚喝了一杯茶,闷气还没开始散,孙忠媳妇禀报了进来,见了礼,瞄了眼左右,见只有蔓青在屋里侍候,上前半步,低声禀报道:“夫人,刚刚老夫人身边的胡婆子来说闲话,说夫人刚走,老夫人就打发人把二老爷叫过去了,让二老爷给大老爷写信,好好说说夫人不孝的事,说是一定要大老爷拿个章程出来。”

    严夫人紧紧抿着嘴,片刻,冷笑一声,示意蔓青拿了两个小银锞过来,吩咐孙忠媳妇,“拿给胡婆子,就说是我赏她的。”

    孙忠媳妇答应一声,拿了银锞子垂手退出,蔓青上前给严夫人换了茶,低低劝道:“夫人别往心里去,大老爷是知道夫人的,也知道老夫人。”

    “我不是往心里去,也不担心你们大老爷,我是……”严夫人的话戛然止住,她是怕她把小三房惹急了眼,惹到不可收拾!

    ……………………

    下午的课上,郭胜和李夏把上房让出来,让李文岚象正式考试那样,写一篇经论,一篇文章,一首诗,不过考试要一整天,这会儿,郭胜只给了李文岚一个半时辰。

    李夏那张桌子搬到了院子里的银杏树下,郭胜站在旁边,瞄着上房里的李文岚,和李夏低低说着话儿。

    “……老太爷交往的人不多,除了几个清客闲人,也就是几家伯府,也没见他有什么爱好,平时也就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人家放生他也放生,人家赏春他也赏春,实在闲了,就去听听小曲儿。”

    关于永宁伯府这位老太爷,郭胜觉得简直没一句话能说,这么乏味的人,他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人,这么活着,有什么意思?

    李夏抬头看了眼郭胜,郭胜微微颔首代替欠身,以示恭敬,“盯了这几天,富贵说,一想到这位老太爷,他就呵欠连天。”

    “喜欢听谁唱的小曲儿?”

    “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他习惯去翠云楼,我觉得,也就是去习惯了。”

    李老太爷在翠云楼听小曲儿时,他特意过去看过两趟,李老太爷听小曲儿时那幅样子,跟他平时过日子一样,就是没滋没味四个字。

    “嗯,老夫人那边呢。”李夏对这位翁翁知道的真不算多,她只知道当年在他眼里,她和姐姐,还有五哥,就是三坨令人恶心到不能再恶心的东西。

    “有点儿眉目了。”郭胜立刻振作了不少,“老夫人身边有一个姓胡的婆子,两个儿子,大儿子是府里的庄头,小儿子叫二贵,今年十七,极得胡婆子夫妻疼爱,心头肉掌中珠,说是一直生病身体不好,从来没领过差使,每天就是鬼混到处玩儿。这个二贵,和东大直街上的帽店孙家的二媳妇,勾搭在一起了。”

    李夏知道这个胡婆子,最会梳头,是那位老夫人身边说得上话,也很得她信任的人。

    “能用吗?”

    “能,孙家老二没了小十年了,这个二媳妇当年要殉夫,差点一头碰死,很有几分贞洁名声,二贵是跟孙二媳妇那个独养儿子一起玩耍,才入了巷的,这事儿闹出来就是大丑闻,搭进几条性命都是常事儿。”

    李夏嗯了一声,“就用这个胡婆子吧,越快越好。”

    郭胜应了句是,迟疑了下,低声问道:“请姑娘指点,姑娘用这胡婆子?怎么用?”

    “老夫人太闲了,让胡婆子跟她说说,老太爷在外面风流快活得很,最爱小曲儿唱得好的小美人儿,怜香惜玉什么的,怎么香艳怎么说。”

    小美人儿和香艳几个字从李夏嘴里说出来,没有一丝香艳味儿,倒听的郭胜一身鸡皮疙瘩。

    “姑娘,这个……”郭胜闷了片刻,鼓起勇气道:“世人讲究一个孝字,姑娘身在世间,这个……孝这个,这个规矩,这个……”

    总得守点儿规矩吧。

    “孝字怎么了?规矩怎么了?”李夏抬头看向郭胜,“那些太祖们,在世人眼里嘴里,不都是最英明神武最圣明的么。”

    郭胜眼睛瞪大又赶紧收回去,连眨了好几眨,嗯,姑娘圣明!

    “在下懂了,姑娘放心。”郭胜说完,咳了一声,喉咙稍稍松驰些,才接着道:“陆将军问了五爷和姑娘见江公子的事,听他那意思,是要我提醒五爷……五爷和姑娘,跟江公子不宜多来往。”

    “嗯。”李夏随口嗯了一声。

    郭胜听出李夏这一声嗯里的浑不在意,一直纠结在他心头的疑惑又涌上来,郭胜下意识的左右瞄了眼,压低声音道:“王爷,江公子,还有几位皇子,未来,姑娘的打算?有什么打算?在下不敢妄窥姑娘的意旨,只是,姑娘若是能指点一二,在下心里有数,行事说话,也能稳妥些。”

    李夏抬头看向郭胜,片刻,垂下头,“你想的太多了。”

    郭胜呆了呆,他想的太多了,这是什么意思?

    片刻,郭胜咽了口口水,接着道:“陆将军说,好好打一仗,夺回两座关的事,朝廷已经议定了。统兵之帅,这几天大约就要定下来,陆将军说,和贺将军比,关将军诸多不如,只怕要点贺将军为主帅。姑娘说过,关将军才是最佳之选。”

    “贺武也不算差,不是大事。”李夏笔尖流畅,“如今建国不到百年,正是国运昌盛之时,一场小战而已。”

    这会儿的北边,刚刚经历过将近十年的权力争战,整个部族疲惫成了强弩之末,夺下两座关,余力已经用尽,那对大头领夫妻正急切的要用这点子胜利,把还没能紧紧拢在手心里的诸部族笼络起来……

    可这一回,没有了和亲,没有了之后十年,北边蛮族休养生息的时间和机会,朝廷也不是经历了之后十年惨烈的争位绞杀、四分五裂的朝廷。

    现在的朝廷和那位乙辛大头领,如同上一回的那个休养生息了十年,将各个部族紧紧握在手心里,如臂使指的乙辛大头领,和当年的她。

    上一回,她艰难成那样,照样看到了她乙辛的人头,这一回,有什么好多理会的?

    这会儿,她想做的,是看一看从前心仪而不能得见的人事和物,比如江延世,从前她只在那个晚上远远望了一眼,之后十来年,她听古玉衍说过无数次江延世,江延世的人,江延世的画,江延世的那管笛子,江延世的才能谋略,江延世的风华绝代……

    这一回,她见了江延世的人,还没见过他的画,他的笛声……

    除了江延世,还有龙津桥的夜市,贡院放榜的盛况,奇货聚集的马行街,快活林纵马追逐的轻狂少年,华严庵尼姑们的素斋,崔府君庙会,重阳夜登独乐岗……

    无数的繁华热闹,她很忙。